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三十三,报应说来就来了2

北方老驼 收藏 1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岳林和楚掌柜一边浅斟慢饮,一边谈着生意。两人正聊着,唐掌柜突然急匆匆地进来,附在岳林耳边悄声道:“东家,听楼下吃饭的人说,刚才有一队日本兵到您府上去了。”

“哼,不是派伕便是派粮,抓我进警察局的时候,就没想过我姓岳的还有用呀?不理睬他们。”岳林并未在意,指着唐掌柜对楚掌柜道:“楚掌柜,唐掌柜可是我从你们广平请来的名厨,今天你可要好好地品尝一下大厨的手艺呀。”

楚掌柜连忙端起酒杯,笑呵呵地对唐掌柜说:“其实,唐掌柜在广平城聚仙搂掌勺的时候,我经常慕名而去。后来,聚仙搂的菜味道突然不如以前了,我一打听,才知道唐大厨被人高价挖走当了掌柜的。没想到,挖走唐大厨的人居然是岳会长。今天好不容易有机会能在十里香再次品尝唐掌柜的手艺,实在是三生有幸。来,我陪唐掌柜喝一杯。”

“楚掌柜过奖了,我在聚仙搂掌勺的时候,也常听到楚掌柜的大名,只是无缘相识呀!”唐掌柜陪楚掌柜喝了一杯,又对岳林道:“东家,我看您还是先回家看看去吧,听说是刘三带着日本人去您府上的。”

“啥?刘三带着日本人去我家了?”岳林一听“刘三”两个字,脸色骤变,站起来向楚掌柜抱拳道:“楚掌柜,实在对不住了,先让唐掌柜陪您喝几杯,我得回家看看去。”

楚掌柜见岳林神色惊慌,问道:“那刘三是什么人?竟让岳会长如此紧张?”

岳林叹了口气,“唉!那刘三本是镇上的一个泼皮无赖,现在在警察局当了排长,是个坏得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家伙。前几天找我太太的麻烦被我抽了个耳光,我怕他带日本人去我家是不怀好意呀。”

楚掌柜听岳林如此说,连忙道:“那岳会长赶快回家去看看吧。”

岳林把楚掌柜安顿给唐掌柜,三步并作两步出了十里香,急忙往家里赶去。正快步走着,忽听得有摩托车的声音从后面上来,知道又有日本人来镇上了,连忙停住脚把道让开。没曾想,那摩托车竟然在自己身旁停下,一个熟悉的声音喊他道:“爹!”

岳林扭头一看,禁不住惊喜万分。原来,那开摩托车的竟然是儿子岳锦荣。“锦荣,怎么是你呀?你啥时候回来的?”

“今天早晨才下的火车,见搭不上顺车,便和广平的日本人借了辆摩托赶回来了。”岳锦荣见岳林行色匆匆,神情紧张,疑惑地问:“爹,您脸色怎么这么不好看,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岳林忽地记起儿子在北平是给日本人做事的,就像看见救星一样,一把抓住岳锦荣的手说,“锦荣,快跟爹回家去,咱家可能出事了。”

“咱家出事了?爹,快上车。”岳锦荣的脸也变了颜色。

岳林跨上摩托车,岳锦荣也顾不上街上的行人了,一加油,摩托车便像脱缰的野马一般,风驰电掣地向岳家大院而去。


岳林与岳锦荣一进院门便目瞪口呆了,院子里一片乌烟瘴气,鬼子伪警察如狼似虎,遣散了护院后藏起来的枪支被搜出来堆在一起。刘氏脸色苍白,鬓角流着血,闭着眼睛盘腿坐在院子中央默默地念叨着。姜氏头发蓬乱,衣衫不整,双手捂着脸不停地呜咽。画眉穿一件油腻腻的衣服,灰头土脸被两个伪警察拧着胳膊,一副痛苦的表情。一个鬼子官满脸涨红,挎着战刀站在正房的台阶上。刘三一脸奸笑,手指正点着马占奎的鼻子骂着……

岳林万万没有想到,就因为自己一时愤怒抽了刘三一个耳光,便给岳家带来如此的祸端。只觉得血往上涌,脑袋晕眩,腿一软正要瘫倒,却听得耳边一声清脆的枪响。扭头一看,只见岳锦荣脸色铁青,一手搀着他的胳膊,一手举着一支小巧的手枪。

画眉本来已经陷入绝望了,她忘了自己是如何从伙房里冲出来的,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生出救二太太的念头,直到被两个伪警察扭住了胳膊,脑子才忽地一下亮了。她见鬼子连年近半百的二太太都不放过,知道自己是羊入虎口,生死未卜了。正在绝望之际,突然听得门口传来枪响,抬头一看,认出打枪的竟是岳家少爷岳锦荣,心中顿时大喜。

姜氏见是儿子突然回来了,也不哭了,先是一怔,而后猛地跳起来向岳锦荣奔过去,“锦荣!”不过,她还没跑两步,便被鬼子的刺刀挡住了。

岳家的人见岳林和岳锦荣突然出现,都骚动起来。鬼子和伪警察也如临大敌,谷本指着岳锦荣问刘三道:“他是什么人地干活儿?”

刘三细一端详,认出那人便是岳家少爷岳锦荣。他知道岳锦荣是给北平的日本人办事的,又见岳锦荣敢当着日本人的面亮出枪来,心中顿生惧意。

谷本见刘三望着岳锦荣目瞪口呆地不说话,推他一把重新问了一遍。“刘排长,你的说话。”

刘三心说,这是在自己的地盘,又有谷本小队长给自己撑腰,有啥可怕的呀?干脆给岳锦荣也安个八路的罪名,让谷本把他们父子一同抓到据点狠狠地收拾一顿。想到此,胆气壮起来,指着岳锦荣对谷本道:“谷本太君,他的八路地干活。”

谷本听刘三说岳锦荣是八路,手一挥,带着鬼子向岳锦荣和岳林逼去。

岳林见十几把刺刀逼在胸前,心慌得“咚咚”直跳。扭头看一眼儿子,只见岳锦荣处变不惊,悄声对他说:“爹,你别怕,没事的。”

谷本上下打量打量岳锦荣,眨巴着眼睛问:“你八路地干活?”

岳锦荣微微一笑,从身上摸出个小本本递给谷本,叽里咕噜说出一串日本话来。

谷本疑惑地接过小本本看看,惊愕地望着岳锦荣“啪”地一个立正,给岳锦荣行了个军礼。然后便用日本话和岳锦荣交谈起来,嘴里不断地“哈依,哈依,”着。那些作好了战斗准备的日本兵也都放下刺刀,站回原来的位置了。

岳林不知道儿子的小本本上写着什么,但看到鬼子官都要给儿子敬礼,知道危险过去了,长长地舒了口气。

这时,刘三凑过来,小心翼翼地问谷本说:“谷本太君……”

“八嘎,你地欺骗皇军地干活,良心大大地坏了。”谷本伸手搧了刘三一个耳光子。

刘三不明白岳锦荣对谷本说了什么,谷本怎么说翻脸便翻脸了。捂着脸争辩道:“谷本太君,你别听他胡说八道,我可没有欺骗皇军呀!”

岳林见刘三挨了鬼子的打,悄悄捅一下岳锦荣说:“锦荣,今天的事都是刘三这小兔崽子使的坏。”

“爹,我知道。”岳锦荣朝着刘三冷冷一笑,眼里掠过一丝杀机。

刘三看出情况不妙,往后退了几步想溜。岳锦荣厉声喝道:“刘三!”

刘三停住脚,怯生生地望着岳锦荣。“岳少爷。”

岳锦荣走到刘三的面前,淡淡笑道:“刘三,你可真是春风得意呀,几年不见,又混上排长了?”

刘三不相信岳锦荣敢把他怎么样,讪讪笑道:“马马虎虎。马马虎虎。”

岳锦荣鼻子一哼,“刘三,你刚才说什么来着?我好像听你说的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对吧?”

刘三见风使舵,呵呵一笑说:“嘿嘿,岳少爷,刚才我是说着玩的。”

岳锦荣面色一变,指着乌七八糟的院子骂道:“说着玩的?有这样玩的吗?刘三,你也是喝油坊镇的水,吃油坊镇的麦子长大的,可你看看你的所作所为,你还算是油坊镇人吗?你还有点中国人的良心没有?”

刘三愣住了,他没料到岳锦荣敢当着谷本的面用这日本人听了要杀头的话骂他,头一歪咧嘴笑道:“岳少爷,你的胆子可真不小呀!要不要我把你的话向谷本太君转达一遍呢?”

“哼,刘三,你这是找现世报呀!”岳锦荣眼里满是杀气,抬手将枪口顶在了刘三的脑门上。

刘三害怕了,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叫道:“岳少爷,你……谷本太君……”

岳锦荣轻蔑地一笑,竟然扣下了扳机。只听得“砰”地一声枪响,刘三嘴巴张着,眼瞪得牛蛋一般大小,像根木桩一般直挺挺地倒下了。

院子里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就连刚收起枪的鬼子又把枪口重新指向了岳锦荣。岳林也愣住了,他没料到儿子居然当着鬼子的面儿把刘三给毙了,张口结舌地道:“锦荣,你……”

岳锦荣却像没事一般收起枪,冷笑着在刘三的尸体上踢一脚。“爹,他这是找现世报。猪狗不如的东西,我给您除了这后患,免得他日后再来找咱家的麻烦。”

谷本看了岳锦荣的证件,知道岳锦荣是北平日本特务机关的人,又得知岳锦荣是岳林的儿子,意识到自己被刘三利用了。果然,岳锦荣向他解释说刘三和自己家有过节,他之所以陷害自己的父亲是挟私报复。谷本一琢磨,是呀,岳林如果私通八路,吉川少佐能让他给皇军当维持会长吗?便搧了刘三一个耳光,骂他良心大大地坏了。不过,谷本也没料到岳锦荣连个招呼都不打,便一枪将刘三给毙了。刘三毕竟是排长,是油坊镇据点里伪军职务最高的,这该如何向吉川少佐交代呢?

岳锦荣看出谷本为难了,收起枪拍拍谷本的肩,“谷本君,你别为难,这样吧,一会儿我随你到据点给吉川少佐打个电话解释一下,你不会担责任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