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记忆 非常记忆之远东夕阳正文 2009年4月19号 -- 最后的士兵

woshizd0214 收藏 0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6.html[/size][/URL] 夜已经很深了,他们没有丝毫的睡意,兴奋和恐惧交织在一起,相信任何人都不会轻易的睡着,他们拉开军官休息室的门,每个人都不禁的瞪大了眼睛,让他们惊奇的不是干净的床铺,整齐的书桌,而是一排排的骨灰,密密麻麻的摆放在架子上!包骨灰盒的布有的已经腐烂,而字条上的名字却很新,应该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6.html


夜已经很深了,他们没有丝毫的睡意,兴奋和恐惧交织在一起,相信任何人都不会轻易的睡着,他们拉开军官休息室的门,每个人都不禁的瞪大了眼睛,让他们惊奇的不是干净的床铺,整齐的书桌,而是一排排的骨灰,密密麻麻的摆放在架子上!包骨灰盒的布有的已经腐烂,而字条上的名字却很新,应该是写上不久,足足有二百来人!这里俨然是个大殡仪馆,大家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越过床铺,里面有另一个房间 打开门屋里只有个书桌,看来是最高指挥官的书桌,书桌很整齐,有人打扫过!笔筒里放着钢笔和铅笔,桌上放着早已经空掉的墨水瓶和烟灰缸,桌子后面同样是膏药旗,不同的是这面旗高级一点,而且很大几乎覆盖了整面墙壁,旗子前的柜子上摆放鬼子的战刀,新勇走过去,拔刀出鞘,一道寒光过后,一把典型的日式军刀出现在大家面前,张铎接过了刀仔细的查看着,虽然怎么多年过去了,刀依然很锋利,做工很考究,镡上的花纹很漂亮,体现出刀主人的地位很不一般


“这把刀很特殊,它的茎上没有刀工的名字、住所、制作年月的铭刻 只有 两个字 岩桥 如果没错 这个岩桥就是信中的岩桥一男,那个日本在东南亚秘密部队的参谋,如果这里不是他的办公室,就是他把刀送给了办公室的主人!”张铎的话让大家明白了很多,


“看这个”


三哥喊了起来 大家顺着他手电筒的光线,发现了一个保险柜,张铎走过去,又准备再一次的施展他的技艺,来打开保险柜,当大家都屏住呼吸等待保险柜打开的时候,身后传来了 两声轻微的“咔哒”声,张铎丢下保险柜跳了起来!大家对他的举动丝毫没有准备,都以为他中了机关!


“都趴下!快!”张铎叫喊着,同时已经飞起一脚踢倒了离他最近的新勇,同时扑向了狒狒!


“碰!!!”在海涛把三哥按到的同时,一声巨响,伴随着气浪的子弹从他们头上飞过,打在保险柜上,原来刚刚的“咔哒”声,是旋转后拉式枪机的上膛的声音,这一点张铎再熟悉不过了,当他在听保险柜密码转盘的声音的时候,这个声音是那样的刺耳。他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映,并在门口的黑影发出第二次“咔哒”声的时候扑了上去!同时嘴里喊着


“三哥!!快!!!”


“撮影しないでください!私たちの1つ!”三哥倒在地上!嘴里大声喊道!


还在和张铎抢枪的黑影并没有停止抵抗!嘴里在哇啦哇啦的叫喊着!


“行ってみよう!あなたがうそつき!敵!行ってみよう”


“岩橋の最高経営責任者であるあなたに来て私たちに語った!”三哥补充到!


“岩橋エグゼクティブ?”黑影放下了手中的武器,瘫坐在了地上!嘴里还在不停的嘟囔着!


“岩橋エグゼクティブ?今すぐ来て!今すぐ来て!”


“什么意思他说什么呢?”海涛一面拉起三哥 一面问!


“我说我们是日本军队派来找他的,他说咱们终于来了!终于等到咱们了!”


“我们是日本人派来的?别逗了!我才不是鬼子的走狗呢!”新勇喊了起来!


“嘘!张铎让我这么说的,他要套情报呢!”三哥终于透漏了他和张铎嘀咕的内容!


原来刚刚在士兵休息室,张铎告诉他,一定是个日本人在这里,如果遭遇了,就说是自己是日本军队派来找他的,再不行就说是岩桥派来的!起初他还不信,现在看来,这还真是个好办法!


大家爬了起来,用手电照着这个黑影,这是个年已古稀的老人,破旧的军帽下露出花白的鬓角,胡子虽然修剪过,但是还是能看到白色的胡茬儿,老人眼眶深陷,很明显对于强光很不适应,浑浊的眼睛躲避着手电的光线,黑瘦的脸颊显的颧骨很高!穿着军官的制服,里面白色的衬衣已经没有了本色,领口和袖口都磨损的很严重,领章上的三杠一星表明了这是个少佐,相当于少校,是个不小的官衔,衣服上有很多补丁,看来是穿了很久,但是并不脏,这和日本人爱干净的传统是密不可分的!他旁边的地上丢的是那只刚刚和张铎在抢的步枪,枪口还在冒着烟!这是支97式狙击步枪,张铎拿起来看了看,保养的不错,这么多年了,还能发射,可见持枪者的保养是很细心的,


老人做在地上,不停的喘着粗气,看来刚刚的搏斗让他费了不少的体力,张铎掏出了水壶递给了他,他摇摇头,回身拿出了自己的水壶,打开喝了几口,看来他对这群‘日本军队’派来找他的人还是有一定的戒心的!


“誰ですか?名前は?”张铎自己问了起来,一些简单的日语他还是会说的!


“私の名前は小泉孝太郎が父の代わりに私はここにいる兵士を守るためにはないが、小泉首相は私の父も関東軍特殊部隊少佐の下に投稿されました!”


“什么意思?”海涛问三哥!


“他说他叫小泉纯太郎 不是军人 是接替他父亲守卫这里的,他的父亲是小泉纯也 隶属关东军特种部队 职位少佐!”狒狒给出了答案!


“小泉純一郎、それを知っていますか?”他继续问,当他听到‘小泉纯也’这个名字的时候很兴奋,因为那是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的父亲。


“イチロー?それが私の半弟、江彼には、地域社会では、イチロー選手の名前から、私は知っての手紙の中で出産した!その後連絡が途絶えて!”


“他说小泉纯一郎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是一个叫江子的女人在日本本土生的,后来写信告诉他父亲的!再后来就失去了联系!”狒狒继续解释着!


“让他把他和他弟弟的身世说清楚!我不会说了!”他让三哥继续问,他看来是要考虑别的事情了!


三哥点了点头,其实当他听到小泉纯也这个名字的时候就想这样问了!


老人慢慢的回答着问题,很明显,多年不说话,使他的沟通能力很差,说话断断续续的!


“昭和14年佳子ここに私の父を見つけるには、私の母を、私を出産した、旅行の疲労の結果として、私を出産した最初の7日間の順応死亡!安らぎの村で私がして育てるケア、中国での従軍慰安婦の規定軍事高位役員、楽しむ時の快適半ば、日本の従軍慰安婦へのアクセスレベルの警察官、兵士たちは、江主席の父よ、江依存韓国従軍慰安婦を楽しむ私、昭和の要塞、秘密保持のために、日本の従軍慰安婦のすべての地域社会に戻り、他の従軍慰安婦と一緒に、村埋没、ホーム慰安婦の名前を変更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私たちの場所をされていないことができる16年の完成後には、彼の父、その時に特別機で夜から配信された小泉首相は、江沢民国家主席宛に小さな自分の名前を変更江牙、横須賀市、神奈川県、父親の故郷に落ち着くの要塞にした私の例は、これは秘密のミッションは、要塞、手紙の交換の実装です、昭和17年、父親の弟から誕生した小泉純一郎という名前の手紙を受け取ったと明らかにした!まで、彼の父の死も揣着と考えられこれが最後の文字は、後の航空機がかつてないほど長くなっています!父は、私はここを観察することや、ロック橋、男兼最高経営責任を残すことができますか死ぬ前に、彼の成功に私に語った!最終的に私に来たので、私は、帝国、長い天皇暮らす私を忘れていた60年待っている!”


张铎露出了厌恶的表情,如果这不是个老人,他的拳头早砸到他头上了!


“他说的什么 乱七八糟的?”新勇急切的问着狒狒!


“他说他在 昭和14年就是1939年 跟他妈芳子来到这里找他的父亲,他应该还在他妈肚子里,由于旅途劳累和水土不服,他妈在生下他第7天就去世了!他就被寄养在村子里的慰安所里,当时慰安所的规定,高级军官享用中国慰安妇,中级军官享用日本慰安妇,士兵享用朝鲜慰安妇,他爹就认识了妓女江子,并让江子抚养他,奶妈呗!昭和16年 就是1941年,要塞竣工,为了保密,日本籍的慰安妇全部送回本土,而其它的慰安妇全部和村子一起埋掉了,妈的,鬼子又清乡了,回国的慰安妇必须改名字,也不能说出去过的地方,江子改名叫小泉芳江,安顿在神奈川县横须贺市,他们的老家,他爹!就是老鬼子,带着他这个小鬼子守在要塞里,这是个执行秘密任务的要塞,往来的书信本来就很少,都由专用飞机定时在夜间投送,昭和17年就是 1942年 父亲收到信 说弟弟出生了 起名叫小泉纯一郎!就那个拜敬狗神舍的那个混蛋,这是最后一封信,以后就再也没来过飞机,他爹直到死还揣着信!让他接替他守在这里,等岩桥一男的命令,然后才可以离开或死去!他一直等 一直等 等了60几年 咱们终于来找他了,临了还没有忘记喊个,天皇万岁! 姥姥的执迷不悟的小鬼子!”看来狒狒也是很生气的!


“我早就说了吧!那个小泉就是个婊子养的,说对了吧?”海涛的言语中也带着蔑视!


“你问他保险柜里是什么??密码是什么??”


“どのような安全ですか?あなたのパスワードはどのくらいですか”


“パスワードを知っている唯一の岩の橋を執行しないものをよく読んでいなかった私の父を知って!あなたは本当に岩橋エグゼクティブ?エグゼクティブ、なぜ岩の橋を教えていない場合は、パスワードを送信?”老人的眼神变了,似乎要去伸手那枪!


“怎么了 他说什么?”张铎没有时间去想他说了什么,先一步拿到了武器!


“他说他不知道,密码只有岩桥自己知道!而且他现在怀疑我们不是岩桥派来的,因为如果是岩桥派来的,应该知道密码!”三哥如实的翻译着!


“告诉他我们当然知道密码,要不怎么进的洞口?就是想确认一下保险柜里的东西有没有人动过!”


“岩のブリッジ、私たちが実際に実行、またはどのようにパスワードを確認するには、ここから送信され、それを入力してくださいへの扉を開くか?”三哥的话他似乎相信了,放下了进握的拳头!


“问他为什么才开枪!为什么在我们进入的时候不开枪,而是把我们锁在武器库!”张铎又提出了下一个问题!


“なぜ我々は時間を入力する際の撮影ですか?なぜ我々はアーセナルにロックされていますか?”


“私は残りの弾薬は、ほとんどないとシュートを乱す恐れが中国人で、私が誰なのか分からないよ!で、地雷除去に来てくれるだけでなく、私たちのような、多くの中国人は私のため、同鉱山の表面にかかるようにもする方法は、次の中国人排除を防ぐために!移動しませんでした!私がするはずですが、中国人ではなく、判断するのを感じる!”


“他说弹药很少,而且开枪的枪声怕惊动了其它人,并且在我们排雷的时候,没有像其它中国人一样起出地雷,这很像他们人的手法,因为地雷下面还有防止起雷的另一颗雷!”


听完三哥的翻译,不禁让他头皮发麻,曾几何时他还真的想把手雷起出来,拿回去研究研究,然而当时时间紧迫,打算出来后再起!如果这老鬼子不出来,他已经死翘翘了,想到这儿,他不禁惊的打了个寒战!鬼子特种部队的战术素养比他想象中的要高很多,如果不是就他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恐怕他们几个早就完蛋了!


“間違った! ! !”老人突然喊了起来!同时又伸手去抓旁边的步枪!他的动作很快连张铎都没反映过来,他已经拿到步枪并跪了起来!


“間違った! ! !日本の場合には、理由を翻訳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か?日本ではない!”老人咆哮到!


“他说什么?”海涛很惊恐!因为老人的枪口正对着拿着日本指挥刀的他!


“他说不对!如果我们是日本派来的 为什么他说的日语我们听不懂!还要我去翻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