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被蚊子叮咬后昏迷一个多月

风铃响起 收藏 2 2233
导读: [img]http://i0.sinaimg.cn/dy/s/2009-08-18/U3458P1T1D18455554F21DT20090818060947.jpg[/img]   赵森在浙一重症监护室治疗。   □本报记者 陈斯音 文/摄   谁都没想到,今年27岁的帅小伙赵森(化名)竟会被小小的蚊子放倒。一个月前,他被确诊为乙型脑炎,住进了浙医一院(以下简称浙一)重症监护室。之前,他与家人都以为这只是普通感冒。   如今,他虽然从深度昏迷中苏醒,但全身动弹不得,无法开口说话。

小伙被蚊子叮咬后昏迷一个多月


赵森在浙一重症监护室治疗。


□本报记者 陈斯音 文/摄


谁都没想到,今年27岁的帅小伙赵森(化名)竟会被小小的蚊子放倒。一个月前,他被确诊为乙型脑炎,住进了浙医一院(以下简称浙一)重症监护室。之前,他与家人都以为这只是普通感冒。


如今,他虽然从深度昏迷中苏醒,但全身动弹不得,无法开口说话。为了他的病,家人同事已花了十六七万元医疗费。


跑了4家医院,最终确诊乙脑


昨天下午,记者在浙一重症监护室见到赵森。原本高大俊朗的他,此刻无力地瘫在病床上,靠气管置管和呼吸器维持生命。


一个月前,他被确诊为乙型脑炎,如今刚从深度昏迷中醒来。由于脑部神经受损,导致肌张力过低,手脚不能动,也无法开口说话。新婚妻子小邓天天陪伴在侧,父母也从老家黑龙江赶来。


赵森今年27岁,是杭州一家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设计师。此前,他在北京的总公司已有四五年从业经验。


妻子小邓是他的同事。两年前,夫妻俩一同从北京调来杭州分公司工作。小邓告诉记者,老公最早开始出现症状,是7月7日。


“那天中午,他去了趟工地,校对设计图,下午两点多回来,脸色有点差,说有点不舒服。我和同事们就让他去休息了。到了晚上,他开始发烧。”小邓回忆道。


当晚,小邓带他去了省立同德医院就诊,抽血验血,“量出来,他发烧37.3度。医生说是病毒性感冒,开了点药,叫他注意休息,很快就会好的。”


之后两三天,赵森的病还是没起色,一直发低烧,浑身无力。小邓带他就近去了小区诊所,还是没看出个所以然。


到了7月10日早上,一直清醒的赵森突然体温骤升,并且舌头打卷,连话都说不出来。小邓带他去了绿城医院,医生说,不像是感冒症状,建议他做进一步检查。


此时,小邓听人说了乙脑的并发症状,觉得老公的样子很像。两人来到浙一,经医生初步判断,赵森有脑炎症状。


11日早上,赵森出现呼吸衰竭,被送进重症监护室,主治医师经过层层诊治,终于确诊赵森患的是乙型脑炎。


重症监护月余,花了十六七万


进入重症监护一个多月以来,赵森因脑神经感染,数次徘徊于鬼门关前,最终都凭借顽强的意志撑了过来。


尽管如此,一个多月来,家属已花费了十六七万元医疗费。其中,大部分是他和小邓工作几年来的积蓄,还有公司同事自发的捐款。


“得知老公病倒后,北京、杭州的同事们都来看他,还自发组织捐款,一共凑了四五万元。”小邓感激地说。对事业刚起步的小夫妻而言,这无异于雪中送炭。


自7月11日出现呼吸衰竭症状后,一个多星期里,赵森一度因脑压过高,陷入深度昏迷。


“当时医院让我签病危通知书,当时真的很难接受,很痛苦。”小邓说。


重症监护病人每天只有一小时探视期,小邓从三墩的家里搬出,住到医院附近的酒店。最终,她和赵森坚强挺过了这段艰难的时期。


打开小邓的手机,屏幕上是赵森原来的照片,看上去他高大俊朗,没有半点病痛的阴霾。


“他平常身体很好,常去打篮球,没生过什么大病。我们本来打算趁明年虎年,准备要个孩子……”说到孩子,小邓的眼圈红了。


强壮男患乙脑,可能因为太累


主治医师、浙一重症监护室主任章云涛告诉记者,赵森所患的乙脑,主要是通过蚊虫叮咬传播的,但在成年人中发病率很低。赵森今年才20多岁,一个身材高大的小伙子染上乙脑,的确比较罕见,可能与他个人的免疫力低下有关。


人被携带乙脑病毒的蚊子叮咬后,病毒在人体内有一到两周潜伏期,大多数成年人因本身有一定抵抗力,不会发病。


“只有极少数抵抗力较差的,才会感染乙脑,一般都是初生儿或儿童。赵森可能是在被叮咬那段时间里工作疲劳,造成免疫力低下,才会被感染。”


“6月底,我和老公去北京出差,之后回杭州,他就忙于新工程,经常公司、工地两头跑。”小邓回忆说,“他工作一向很拼命,对自己要求又高,因为身体一直挺健康,我们也没当回事。”


得知老公的病是被蚊子叮咬引起,小邓特地查了一下赵森的手脚,几个蚊子包已褪得差不多了。


“我们几个同事从北京回来后,常会招蚊子咬。他去的工地上也有很多蚊子。乙脑还有一段潜伏期,现在具体也说不清,是什么时候染上的。”小邓说。


记者从杭州市疾控中心了解到,目前杭州并无大规模乙脑流行。乙脑的流行强度,取决于主要传播媒介的密度、主要扩散宿主的数量和人群的易感性。预防乙脑,关键是增强自身抵抗力,防止过度疲劳。


目前,赵森已进入恢复期。他的呼吸功能、智力、肌张力都在慢慢恢复,仍需要一段很长时间。同时,因长期卧床,他也有可能面临感染的危险。


尽管赵森仍无法说话,手脚也只能略微抬移,但他已能通过闭眼、点头等方式做出反应。


让家人高兴的是,赵森会写字、认字,认得妻子、父母和同事。医生说,他的智力应该恢复得不错。


“20多岁的小伙子本来生命力就强,在病毒性脑炎的病人里,他算是恢复得最好的了。”护士小诸告诉记者。


为照顾老公早日康复,小邓已申请了离职,因为住酒店太贵,她在医院附近找到一套房子,天天去医院帮助赵森抬手、抬脚,陪他说话、做恢复。


昨天,记者联系上了赵森在北京的上司、客户经理李女士。她表示,赵森在北京工作四五年,一直表现很好,工作也很拼命。“到了杭州后,可能因面临新的环境,他对自己的要求更高了,工作压力也很大。”李女士说。


上个月,她和北京的同事们来医院看他时,赵森还在昏迷中,如今得知他恢复得不错,她与其他同事都替他高兴。


赵森目前智力正在恢复,但有感染危险。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