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周昕:我出庭指证宋祖德

qu123 收藏 0 110
导读: 8月12日,谢晋遗孀诉宋祖德、刘信达侵犯名誉权案在上海静安区法院开庭。我作为该案证人出庭作证,也是唯一到场出庭作证的证人。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18_30923_9830923.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18_30924_9830924.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18_3

8月12日,谢晋遗孀诉宋祖德、刘信达侵犯名誉权案在上海静安区法院开庭。我作为该案证人出庭作证,也是唯一到场出庭作证的证人。



记者周昕:我出庭指证宋祖德


记者周昕:我出庭指证宋祖德




记者周昕:我出庭指证宋祖德

事情源于去年的10月28号,在宋祖德的博客文章发表后不久,我就拨通了宋祖德的手机。手机号码是从我所在的齐鲁电视台一位编导处得到的,因为宋先生此前曾来齐鲁台做过一次辩论节目,所以编导留有他的手机号。手机很快接通,我先问:“是不是宋祖德先生?”对方回答说:“是”。然后我表明身份,对他进行了关于谢晋博客文章的电话采访。


在采访中,宋祖德先生毫不犹豫地承认关于谢晋的博客文章是他所写的,并一再强调,他是“有确凿的证据才会这样写的”,并表明他不怕打官司,打官司也一定会赢。


这次电话采访的主要内容,在当晚齐鲁电视台《每日新闻》中播出。我没想到将近一年之后,它会成为重要的呈堂证供。




原告律师富敏荣先生为该案搜集了大量的证据,多达49套,仅文字证据就有1000多页的复印件,这些证据可以充分佐证宋祖德在博客上所说谢晋“性猝死”、谢晋与刘晓庆有私生子等事是凭空捏造。但富律师还不放心,他可能事先料到了宋祖德方面会否认博客文章是自己所写,所以他也在媒体报道的取证下了很大的工夫。因为媒体对宋祖德的采访,可以更有力的证明那些关于谢晋的言论确实是出自宋祖德之嘴。


我所做的节目也被收集了去。本以为提供了那期节目的光盘并出具了证明就可以了,但在开庭前大约1个月,我接到了律师事务所的函件,问我能不能来一趟上海,亲自出庭作证。


于是我来到了上海,以双重身份——采访这次庭审的记者,和为本案出庭的证人。




记者周昕:我出庭指证宋祖德



本以为我的作证是很简单的事,因为事实明确,只要告诉法庭我采访过宋祖德,宋祖德说过那些话就OK了。可是没想到……


没想到宋祖德方面是这样应对的——对博客所说谢晋的“那些事”,他们没能举出任何一条证据,更别说“确凿的证据”,也就是说,他们从一开始就全盘承认针对谢晋的那些话是凭空捏造的。但对于是谁捏造的,人家却全盘否认,一口咬定那不是宋祖德本人写的!那些博客文章是被黑客“黑”了!


雷啊。既然这样,那我对宋祖德做过电话采访了呀?那可是他亲口承认过的,应该能证明是宋祖德说的了吧?可是没想到啊没想到……


他们说那接电话的也不能证明是宋祖德本人!


这下子被彻底雷倒了!!!!


见个***的,没见过这么***的。




记者周昕:我出庭指证宋祖德



空荡荡的被告席 审理现场正在播放我在《每日新闻》电话连线宋祖德的采访录音




在庭上,被告律师是这样问我的——“你见过宋祖德本人吗?”


他的意思应该是,我见没见过在眼前喘着气的宋祖德本人?宋先生来过我们台做节目,我完全有时机见过他,但我确实没见过他本人。除非有采访,本人不爱凑明星,德华、德纲、甚至三德子来了我都没兴趣去看,何况祖德。所以我实话实说:“没有。”这也是我向法庭庄严承诺过的,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不能大嘴乱讲。


但我真没意识到,律师这句问话是有含义的,那背后的意思就是说:你连宋祖德本人都没见过,凭什么认为电话采访的就是宋祖德?说不定是哪个“黑客”拿着宋祖德的手机冒充他的呢?又说不定是你搞了个假电话采访呢?




哎呀,难倒我了。我这才知道作证人不容易,得做好被万般刁难的准备。


对方律师这样的质疑,倒是没有当庭问我,而是我不在庭时向法官提出的。如果他当庭问我,那我只能这样回答。


第一,我拨通电话后,我首先问对方是不是宋祖德,对方给予了确认。


第二,宋祖德先生通过不懈的努力,把自己打造成了一个“名人”。他几乎是无数次出现在公众媒体上高谈阔论,让我对他独具特色的长相和声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电话采访的交流过程中,根据这些印象,我也能确定那是宋祖德本人。


第三,可以通过科学仪器的检测,分析电话里的声音到底是不是宋祖德本人的声音。


但我知道,就算这样的回答,如果当庭说出来,也会被人家律师再质疑。我平生头一次作证,那么紧张,说不定就会语无伦次了。




记者周昕:我出庭指证宋祖德



律师就是律师,确实厉害,不服不行。


对付律师还是得律师。事后知道,对于被告方的那些质疑,原告律师富敏荣一句话就把对方问了个哑口无言:“你说宋祖德的博客不是他写的,你说接受电话采访的也不是宋祖德本人,那也请你拿出证据来证明啊?”


没有。还是没有证据。


听说法官也问了被告律师一个问题:“宋祖德到底接受没接受齐鲁台的采访?”崔律师说:“我不清楚。”法官又说:“这不是庭上临时提供的证据,如果被告不正面回答,法院可就此推断原告所要证明的事实成立。”


崔律师还是说:“我真的不清楚。”




事情到现在,反正我清楚了。


我的感受和原告律师评价对方的那三个字一样:耍赖皮。




行文至此,作为本案证人,我再次庄严地宣告:我所做的证词都是真实的。


我和大家一样,期待着宣判的那一天。




再谈两点感受:


1. 关于祖德先生。


祖德先生的博文我经常拜读,看他写的那些东西确实很“提神”,而且我也一向欣赏敢于说话的人,尤其是针对演艺明星之类的公众人物,更不用太客气。


但问题是,你在说别人的事情时,撇开揭人隐私是否道德不谈,你必须保证说的是真实的吧?如果说你以前揭秘的那些明星轶事,是真是假还难以判定,但这次说谢晋的那些事,连你们自己也不得不承认是胡说八道了。这样子胡说八道,就不应该了。


更不应该的是,你既然承认那是胡说八道了,就应该勇于站出来承担后果和责任。可现在呢?博客文章还历历在目,电话里的豪言壮语犹在耳畔,你竟然愣是不承认那是自己干的了,还硬扯出个什么“黑客”来,你这是在跟大家玩过家家、躲猫猫吗?


咱是个成年人,还是个“名人”,还是个男人,这样子不好吧?


祖德先生,在以后的日子里,欢迎您继续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说出来,但一定要保证是真实的,一定要做好承担责任的准备。


否则,不论您多有钱,也赔不起啊。




2.关于出庭作证


我问过富律师,就这件事采访过宋祖德的记者不在少数,为什么单单找到我,富律师说他也联系过其他媒体,但有的说太忙,有的说不方便,只有你们齐鲁台答应得最爽快。


还好我不算太忙。虽然为筹备新节目《一天零一夜》的开播,也是一个月没休息,但这件案子开庭,我是一定要来采访的,这次在采访之外又有了作证的任务,更是要来。


但到了开庭前才知道,按规定,作为证人是不能参加旁听的,只能在休息室等候。那样的话,法庭里发生什么情况就不得而知了。当然如果我放弃作证,就可以以记者的身份进去了。怎么办?两相权衡,还是得作证,只好先放弃记者的工作了。


作为记者和作为证人,其实要求是一样的,那就是陈述客观事实。而作为证人,如果我的证言能对本案的判决有推动作用,那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


有意义,就得做。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