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陈际帆对珠龙镇可是一点都不陌生,在打过仗后,这地方成了真空地带,同时也是防区的边缘地带,对于在这里建立扛起民主政权,陈际帆心里没什么底,所以他决定亲自来看看。

老钟没有来,根据地的事多着呢。

陈际帆听到尚长福在大官塘村,他二话没说拍马赶了过来,尚长福的水平他还是了解的,打仗不怕死,但是要让他参与民生,恐怕是让张飞学绣花。

就在陈际帆刚刚赶到时,他听见了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说熟悉是指的说话口气,不用猜都知道是共产党,开始陈际帆还有些兴奋,毕竟是来到这个时代见到的第一个娘家人,可是后来他越听越不是个味,终于忍不住喊了声:“共产党员就你们这觉悟?”

国内形势在那明摆着,大敌当前,民族矛盾已经上升为主要矛盾,国共都开始合作了,怎么这些人还在念念不忘阶级斗争?这里可是敌占区离鬼子只有个把小时的车程。

“是营长!营长来了,营长来看大家了!”尚长福的警卫们兴奋得喊了出来。

尚长福听到长官来了,顾不得和对面这两人争吵,赶紧回头快步迎了上去。

“报告营长,四连连长尚长福奉命执行任务,请指示!”尚长福立正敬礼报告一气呵成。

陈际帆回礼后只冲他点点头,然后朝着对面这两个新四军代表径直走了过去。

周明和李海云就这样震惊地看着陈际帆向自己走过来,从刚才这位连长的举动,他俩看出“神鹰”的军纪很严,很有正规军的样子。眼前的这位营长,步伐矫健、目光如炬并且脸上一阵肃杀之气。

“你们是新四军派来的?”陈际帆向他们问道。

周明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道:“这位长官怎么称呼?”

陈际帆也没回答,而是转身冲着围观的老百姓说:“如今国家遭难,鬼子可不管你是地主还是佃户,该杀的杀,不该杀的也杀,所以我们所有的中国人都要团结起来。我们建立政权的目的,就是要有人领着大家伙组织起来,一起打鬼子。下一步,还要协商各村减租减息的事情,总之,在‘神鹰’所有的辖区内,不让一个乡亲受欺负,不让一个乡亲饿肚子,更不把乡亲们扔给畜生不如的日本鬼子。所以,请乡亲们积极配合选举,这是关系大家切身利益的大事,不要受了别人的蛊惑。”

周明和李海云一开始还觉得这位营长说的话在理,谁知最后一句让他们无法接受。周明决定反击:“这位长官说的话好没道理,我们只是在说明一个事实,怎么能说是蛊惑呢?”

“你们叫什么名字?新四军派你们来这里干什么?”陈际帆尽量把语气放缓和一点问道。

“我叫周明,是中共安徽省委派驻滁县特别书记,这是我的同志李海云,我们想请问贵军,这样的选举能保证大多数群众的基本利益吗?”

“那二位以为要怎样才能保证大多数群众的利益?”陈际帆反问。

“发动群众一起来揭露地主阶级剥削的本质,重新分配土地,让耕者有其田、居者有其屋。”周明的回答很专业。

对他的回答陈际帆不置可否,事实上到了21世纪所谓的居者有其屋也只是一个愿望,大多数人还是买不起房,总不能发动群众去抢房开商吧。陈际帆不想再跟他们做这种无谓的争论。自己所在部队的前身就是从新四军的一支,对新四军他还是有感情的。再说新四军也是真心抗日的,能够和他们一起合作岂不是很好。

想到这,陈际帆便不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了,他对两位新四军代表道:“怎样才能保证群众利益我们可以慢慢来,靠一两句话是不能解决几千年遗留下来的问题的。我们中国‘神鹰’抗日特遣队愿意和一切真心抗日的队伍合作,早日把入侵的鬼子消灭。”

“请问这位长官怎么称呼?”周明见对方转移话题,也赶紧借坡下驴,毕竟这次并不是为吵架来的,借机了解“神鹰”的情况才是正理。

“陈际帆。国际歌的际,风帆的帆,现任中国‘神鹰’抗日特遣队营长,两位若不嫌弃,请随我到小王庄一叙。”

小王庄就是人家的总部,赵、曾二人不再推辞,跟着陈际帆往小王庄而去,尚长福本想派人护送,陈际帆婉拒了。

“尚连长,这里隔鬼子很近,随时都会有战斗发生,你要狠抓部队训练,不可有丝毫松懈。”

“放心吧营长,尚长福明白。”

在周明和李海云的眼中小王庄和其他的村子没什么不同,除了大点外。但是当他们走进去后才开了眼界,这里整个就是军营,随处可见到打扮得花里胡哨的战士们在村里的巷子里钻进钻出。好像一点纪律都不讲,陈际帆笑着解释说这是战士们在进行巷战演练。

营部的钟副营长听到新四军的客人来了,兴奋地在屋里唱起歌来,是啊,对他们而言,新四军共产党就是这个时代的亲人,回来看到亲人没理由不高兴。

陈际帆领着两人在营部坐下后,大家首先作自我介绍。周明和李海云二人这才搞明白原来这里就是“神鹰”部队的总部,感情人家才一个营啊。一个营就能消灭这么多鬼子?两人赶到有些不可思议。

随着谈话的深入,赵、曾二人逐渐了解了这支部队的来历,把他们争取过来的想法也强烈起来。陈际帆似乎看出来他们内心的想法,故作轻描淡写地说:“现在部队的主力都是些原来国民党中央军精锐部队的官兵,对贵党还存在一些误会,我个人的主张呢,只要是一心抗日的部队我们都要团结,新四军的战斗力很强,对老百姓也很好,和新四军合作我们感到非常荣幸。”

周明一听,争取的事只好放放,不过他很好奇为什么这支名震皖东的队伍才一个营,为什么不大力发展队伍呢?要在新四军,起码队伍已经有一个师的规模了。他把疑问说出来后,陈际帆笑笑回答:“人多了养不起,训练也跟不上,兵不在多而在精,把没有训练好的部队拉上战场是对战士生命的不负责。”

“陈营长的观点我们不大赞同,有谁天生就会打仗的,还不是从战争中学习战争嘛?日本鬼子越来越猖獗,部队必须加快发展才能对鬼子形成有效威慑。国名党执行的是只靠政府和军队的片面抗战路线,这样的的政策注定是要失败的,只有把群众发动起来,才能最终赢得抗战胜利。”

“赵书记这话不错,但是政府军中也有热血男儿,他们和贵党贵军一样,为了国家民族的独立和自由不惜牺牲生命。正面抗战也好,敌后抗战也好,都是我中华民族抵御外侮的一部分,如果我们能在民族危亡之时团结起来,日本必败,中国必胜。”

“陈营长的观点和我党中央的观点倒是一直得很。好吧,作为新四军驻滁县的代表,我在这里正式提出与贵军合作,不知两位是否有兴趣?”

“好啊,不过我希望贵军不要在我军防区内发展队伍,以免不必要的摩擦和误会。至于合作嘛,这样,我军最希望得到有关周边日军活动的情报,具体说来就是鬼子有什么军事价值极高的目标,比如补给站、机场、司令部等等,贵军若有这方面的消息请及时通知我们。”

周明一听心想口气好大,这些地方倒是不难找到,关键是这些都是日军重兵把守之地,要想实施攻击风险极大。就凭对方一个营似乎太勉强了,不过既然人家提出来了也不能拒绝,当下也应允了。

周明答应了陈际帆的条件,并提出以后用情报换武器的建议。

陈际帆心想你们不缺武器都怪了,动不动就整上千人的队伍,又没什么战斗力,还消耗粮食。打不死鬼子就没有武器来源,攻不下据点你就没有物资补给。陈际帆想想答应了,交换嘛,总得是双方都有益才行。新四军的情报系统应该是很发达的,电视不是常演这样的镜头吗?

“对了,两位营长,你们对当前全国抗战的形势有何看法?”周明问道。

陈际帆心想怎么又是这句,在武汉是个人物就对自己问出这句话,往好了说这是关心局势,往坏了说这是一个民族缺乏自信的表现。如果是在二十一世纪,随便找个人来问说中日再发生战争的话,大多数人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说当然是中国胜利。原因很简单,日本太小了,和中国这样一个大国进行长期战争,失败只是时间问题。

“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日本虽强却是个小国,而中国虽弱却是个大国。只要我们中国人能够团结起来,暂时撇开党派团体之争,大家一起抗日,那小日本完蛋只是个时间问题。”

“陈营长的观点我党内部也有人提起过,只是目前国民党败得太快,部分人认为中国抗战的前景不容乐观,就拿安徽来说,我相信不久日军就会大举进攻安徽全境,进而攻取武汉,而武汉是守不住的。”周明不无担心地说。

陈际帆没想到这个书记还有些战略眼光,心想共产党最终胜利不是偶然的,连一个个小小的基层干部都有如此眼光,可见人才是第一位的。

“武汉守不守得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政府军守武汉的方式,如果还像以前那样集中重兵于孤城,那势必会给鬼子歼灭我有生力量的机会,相反如果以武汉为核心进行灵活机动的防御,则可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让敌人在短期之内占领中国的计划破产,只要能将战争拖下去,日本就完了。”陈际帆接着话头分析道。

“陈营长对时局看的很清楚啊,我辈自叹不如。对了,听说贵军对游击战的应用很得心应手,已经让鬼子吃了不少苦头,恕我直言,以前我一直以为游击战是我党我军的拿手,一般人尤其是国民党是根本看不起游击战的,我们借此机会互相学习如何?”

陈际帆心想这个赵书记真不简单,简直不放过一切机会学习。不过人家既然问了,总要说点什么,再说红军能在恶劣的条件下和国民党周旋这么久也不是偶然的,能够向前辈学习,这样的机会并不多。

“游击战在西方是不登大雅之堂的,其实我们祖先早就将它用于实战了,只是到了近代我们在历次战争中均输给西方人,才会认为西方人才懂得现代战争,而忘了我中华才是兵家之祖。国军中很多人瞧不起游击战,一方面是他们受日本、德国等军事强国影响太深,而另一方面是因为你们用的就是游击战。其实,游击战对付鬼子最有用,你看,鬼子如果占领我们500个村子,一个村子一天死一个鬼子,相当于一天鬼子就要阵亡500人,一年下来就可观了,鬼子兵员有限,绝对经不起这种折腾。所以贵军应该毫不犹豫地进行游击战,这样才是对正面战场最好的配合。当然,部队的军事素质一定要提高,否则打鬼子只是一句空话。”

陈际帆一口气讲了这么多,听的周明和李海云这两个共产党员佩服之极,周明忍不住恭维两句,然后又问:“那贵军今后如何发展呢?”言下之意你们两边都不靠,靠什么生存。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就是我们又多大肚量就吃多少饭,绝不做无谓的牺牲,也不会有意保存实力。鬼子失败得越早,我中华民族就可少遭点罪,至此国家存亡之际,所有中国人都应该记住,国家和民族的利益高于一切。”

陈际帆只能说这么多了,过去历史书上新四军对鬼子连个像样的战役都没打过,一直引以为遗憾,他希望今天自己这番话能够起到点作用。

赵、曾二人不好再问什么了,留下了以后的联系方式后两人告辞离开。二人也曾提出想参观“神鹰”的训练,但陈际帆想想后婉言谢绝了,这是军事机密,对任何人都不能轻易透露。

两人离开后,钟鼎城问陈际帆为什么不考虑加入新四军,陈际帆说等等看吧,现在还不是时候。

其实陈际帆内心也很矛盾,自己这些人在21世纪就是党培养的,党叫往哪就往哪,绝无二话。可是现在他心里只想如何把队伍壮大把鬼子早日消灭,让自己的祖国早日强大起来。有时候他也会想,如果没有内战,说不定中国还能更强大些。

但是这些话只能在心里想想,自己这支小小的队伍,能否影响历史,谁心中都没数。

“对了”,钟鼎城打断了陈际帆的走神,“截止到现在为止,各村民兵数量已经超过一千人,可能还会再增加。”

“这么多,”陈际帆终于明白为什么新四军在敌后短短时间就能发展壮大,只要老百姓的觉悟一起来,汇成的力量确实很大。“这些民兵的训练情况怎么样?”

“很糟糕,”钟鼎城道,“各连队主官都把经历放在自己的主力部队上,抽不出人手去村里,还有就是民兵也严重缺乏枪支弹药,大部分还拿着大刀长矛。”

陈际帆一阵苦笑,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以前他根本瞧不上大刀长矛,现在自己这边也碰上了。

“这样下去不行,老钟,我看民兵工作还是由你亲自主抓,需要人手就从下面调,枪支方面一个村10支。老钟,你是侦察兵出身,下去后尽可能从这些人中选出些苗子来,咱们的特战排以后还得要人。”

“没问题!”钟鼎城爽快答应。


本文内容于 2011/4/15 15:04:04 被小编R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