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写给好军嫂张YAN,因149师情怀而结识的女军迷甲乙丙丁的故事(军嫂篇)。

8923075 收藏 29 7107
导读:写给好军嫂张燕,因149师情怀而结识的女军迷甲乙丙丁的故事(军嫂篇)。 我写149,却不认识任何一个149的军嫂,因为我有个原则,不轻易接触部队现役的人。所以,今天写的这个军嫂不是149的,但却和149一样有缘。 记得去年初,我写447团红2连的事迹,尤其想收集他的一等功臣、指导员严真道烈士的遗照,为此,我前后去了红2连当年的连长、战斗英雄郑司令家,447团红2连荣誉室,447团团历史馆,447团原常副政委家等,都没有结果,哪怕是烈士身前的集体照也没有;后来,又通过重庆149战友会联络,询问红2连当

写给好军嫂张YAN,因149师情怀而结识的女军迷甲乙丙丁的故事(军嫂篇)。


我写149,却不认识任何一个149的军嫂,因为我有个原则,不轻易接触部队现役的人。所以,今天写的这个军嫂不是149的,但却和149一样有缘。

记得去年初,我写447团红2连的事迹,尤其想收集他的一等功臣、指导员严真道烈士的遗照.为此,我前后去了红2连当年的连长战斗英雄郑司令家,447团红2连荣誉室,447团团历史馆,447团原常副政委家等,都没有结果,哪怕是烈士身前的集体照也没有;后来,又通过重庆149战友会联络,询问红2连当年的老兵,也没有结果;在达县447退役老兵的帮助下,联系上了烈士的妹妹严真芝大姐家,电话说明情况,也是没有结果。

几次努力下来都没有结果,很是失落。想,那年代照相真的好难吗?于是抱着最后的希望,想联系149师在屏边的烈士陵园,正好我一个朋友就是屏边的人,是政法系统的干部,叫小张,她爱人还是某部职务不低的现役军人,因此她就是标准的南疆军嫂了。在聊天交流中,我给她说明了情况,她非常的热心,说有空去烈士陵园帮问问,我也给她推荐了不少我自己写的149相关的文章,让她先熟悉这部队的英雄事迹。在英雄事迹的感染下,她去问了烈士陵园的工作人员,可那里有?烈士陵园简单到只有烈士的花名册,连烈士身前是什么部队?有什么事迹的详细资料都没有,让她也感到很不解和遗憾。

没有找到烈士严真道同志的遗照是件遗憾的事情,也是一件心病,因为我写149正是缘于447团尖刀英雄红2连血战黄连山的事迹感染。也好不容易熬到今年的清明前夕,正值对越30周年纪念,原计划和战友会的老兵一起去云南扫墓,也随行报道下,这在去年的重庆149师战友聚会上也说好了的。但自己刚在一家新单位,不太好请假,另外重庆战友会的个别老兵到临行前,鉴于当时的国际大气候,是把行程消息对我封锁的,怕我在网络上爆他们的光,(其实,大可不必)影响到他们去越南的计划;而成都149战友会的态度恰恰相反,他们去云南扫墓的人数更多,规模更大,却力邀我同行,发了几次邀请,也是走不开,就放弃了。

虽然,没有打算一同和他们前往,但那段时间对他们还是很牵挂的。因为,不断有烈属和军属以及部分老兵在通过各种方式和我联系,询问扫墓的适宜,这里面有三件事情,让我想到了屏边的小张是可以帮很多的忙的。

1) 重庆149师战友联谊会的组织人王泽伟大哥来电话,说原计划和他们同去的记者放弃了,他们没有专业的摄影师,问我在屏边当地能不能找一个帮帮忙?因为老兵们的摄影技术显然是不过关的,而这次扫墓大家都看的很重。

2) 战友会突然去那么多人,(因为肯定还有13军37师的扫墓团前往)在一个小县城,如果不提前安排食宿、祭奠用品、陵园接待、媒体报道等前期工作,是很麻烦的,(因为清明节是假期)也需要当地的朋友提前联系张罗。

3) 部分烈属是单独前往,对当地不熟悉,也需要当地朋友帮忙接待、照应,比如446团烈属杜红梅一家就是。

还有其他一些问题,都这样。于是我想到了我在屏边的朋友小张,就给她电话说明了下,她也很乐意帮忙,去了民政局和广电局,按地方政府办事程序,如果要当地县政府出面接待,就应该是正规的联系方式(即:求助函),她叫我把战友会去扫墓的人数、有什么级别的领导同行(地方上很讲究这个)、需要当地什么部门协助接待、扫墓需要的花圈(数量、规格)、字幅内容、食宿的标准和具体时间安排等等给她传真一个去,她好提前安排。可我那里办的到呢?就把信息转给两地战友会,让他们直接联络。战友会都是民间组织自发行为,他们也提前决定不了这些事情,会就婉言谢绝了张燕的好心,他们给小张回复说已经有人打前哨,提前安排好了,如果有其他的什么需要帮忙再和张联系。

我得到小张的回复后,感觉好心贴冷屁股上了,小张为此可是张罗了好久,浪费人家表情。呵呵,真不需要帮忙吗?后来,我才知道是成都149师战友会出的面,联系了原447团回云南的转业干部杨老兵,已经安排好了,交代下去,当地政府大力协助(再后来我才知道原149师老领导曹副师长也出面给部队打了招呼,这很重要)。

所以,小张帮忙的事情就先谢绝了。我就给小张说,战友会集体组织的就不管了,除非他们主动给你电话联系。另外,重点帮忙接待下446团烈属小杜一家,可没想到,杜一家到后并没有联络小张,估计是怕麻烦人家。为这件事情,我觉得很不好意思,有点对不住小张,自己也“白伙食”了一回,很郁闷。

清明节的头天,小张一直没有接到149老兵需要她协助的电话,于是就决定清明回个旧给老人扫墓,在临行前,她还专门去烈士陵园打探了下,发现重庆149老兵扫墓团的大巴车已经停在了烈士陵园,才放心回个旧老家的。后来,在清明节扫完墓,成都战友会的倪老兵突然打电话,请小张帮忙,看能否联系到去河口的车子,因为班车已经没有了。但由于是假期,没有提前安排,单位的司机都回家休假了,抽不出来,就没有帮上。战友会超载的部分老兵才包的出租去的。



扫墓的事情已经过去10天了,可事情并没有结束,因为组织匆忙,人多观点不一致,回去后发现很多细节并没有做到家,就又委托小张帮忙:帮助补拍部分遗漏烈士的墓碑、收集烈士花名册、核实烈士陵园多埋的是些什么人、为什么埋那里?守墓人夫妇的照片、当地电视台报道的片段等等,小张单位在对口新农村建设的帮扶工作,很多时候下乡,也抽空尽量去把这些需要她帮忙的事情落实了,并用快件给我寄来转给了成都的战友会老兵。其实大家看到的战友会制作的部分素材就是小张后来提供的,也有烈属小杜一家提供的。

我问小张自己受到“冷遇”后,为什么还热心再去做这些事情?她回答:“我也只是想到就做的人,抛除自己军嫂的身份不说,只要有良知的人,看着长眠于地下的永远年轻的人,都会这么做。”

后来,在说起这次30周年纪念,小张感触很多,要不是我给她提起帮忙的事情,她自己在屏边生活和工作了几十年,居然都不知道当地烈士陵园埋的是13军和149师的烈士,更不知道他们身前的事迹了,很惭愧!因为烈士陵园里面只有冰冷的墓碑和名单,其余的什么都没有,她那里能够知道?陵园除了守墓的一对老兵夫妇以外,没有其他的人了,那里有能力整理这些,能够守护就不错了,,,

后来在和小张把类似的话题打开,居然发现这丫头见解还不错,发出来欣赏一下:

1) 关于儿童的国家教育问题:(小张)

有时候想想,都不知道该如何评价我们现在的教育。战争在现在这些孩子脑海中,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概念。我儿子上小学前,有一次带他坐车从烈士陵园旁边经过,他问我那是什么地方?我告诉儿子是烈士陵园。结果他问我什么是烈士?当时我告诉他,烈士就是象爸爸一样的解放军,在坏人来捣乱的时候,为保护象我们一样的人,牺牲了,死了。

后来我儿子说了一句我啼笑皆非,却印象深刻的话,他问我:“爸爸为什么不是烈士?” 童言无忌,但战争与和平,儿子确实没有深刻的印象,尤其他们还是生活在烈士长眠的边境上的县城里。 那可要让人笑话了 ,但确实也反映了我们国家对儿童的教育问题。

2) 关于“81建军节”的问题:(小张)

前一阵的新闻,英国全国共庆第一个“军人节”,以前英国只有“老兵节”,后来也把现役的纳进去,就改名叫“军人节” 。当时的图片上,公园里,一个小女孩手持国旗,共同参与“军人节。我们的“建军节”,只是军人与地方领导的节日, 党委政府也根本就没有这种认识,这样的氛围,如何让全民认同军人的责任与贡献? 每年新兵入伍,老兵退伍,我们县都要组织机关干部欢送,老百姓也自发的去送,在一个两三万人的小县城里,场面还是挺壮观。有朋友知道我们这一做法,觉得特别奇怪,因为这样的场面,在外面已经基本看不到了。拥军要实实在在的,迎送新兵和老兵,是拥军实质内容之一。

3) 关于军属待遇以及受冷遇和寻找446团烈士张副连长家属问题:(小张)

杨哥的贴子里,对红梅一家的遭遇,有很多人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也赞同。逝者已矣,莫让生者感觉冷漠与可悲。但话说回来,莫说逝者,就是生者,也有被冷落的待遇, 就拿地方政府房改来说,首次房改购福利房的时候,地方双职工可以工龄、职务同时享受,就高不就低。但象我这样的军属,老公就只能享受军龄,不可以享受职务。我的房子就比同级别的同事贵了些 。

另外,你们在寻找烈属?通过当地民政、公安了解了吗 ?打工要办暂住证的,通过公安的户籍系统是否可以查询呀 。

4) 关于看了149战友会扫墓视频的感想问题:(小张)

在土豆网里,小张无意收索到了149老兵贴上去的视频《永远的怀念》,就是扫墓的纪录片,看后总的感觉不错,就是觉得摄影技术不大过关,取景、特写、点线面结合等等都不太理想不自然不清晰,要是不谢绝她出面帮忙的话,她叫单位的技术员来协助拍摄,(人家可是专业级)效果会好的多。

5) 关于烈士陵园狗熊和英雄在一起的个人看法:(小张)

149老兵扫墓的视频,是那天无意搜到的。听到有老兵说屏边把狗熊与英雄摆在一块,是对英雄的侮辱,并打起了官司,就搜了看,结果看到了那份资料, 我倒不觉得有啥,真的。敬重英雄是在心里,用真情,而非形式。

屏边并非故意如此,也无意贬低,在用心的为烈士做着自己能做的事。如果非要迁,我不知道是迁熊好还是迁人好。熊也是屏边一景,路过的人都十分喜欢停留观看,如果迁走,是不是要改变屏边人民的生活习惯。

再换句话说,如果非要迁走,是不是有英雄的地方就该避开,让它独自沉寂。杨哥,我站在自己的角度思考,如果对英雄的敬重非要用一种形式而非用心用真情,这有必要吗? 我是看到那位老兵的指责,作为屏边人,真觉得冤 。

另外,说说小张帮149战友会提供的部分资料和信息:

对越自卫还击战胜利30周年纪念,屏边地方电视台在清明节对老兵扫墓活动做了2分多钟的新闻报道,(在目前的国际大环境里,已经很不错了),战友会的老兵希望能够得到这个报道的影象剪辑,起码这是来自官方的报道。

后来,听老兵说,该电视台报道149师和37师老兵扫墓的消息后,越南那边就起反应了,难道边境双方现在都还有间谍人员在监视双方的动静?小张去广电局取影象资料的那天运气真好,因为再晚一天,那视频资料就被销毁了。

为了把视频资料给寄过来,她还自费刻录成碟子,用的快件专递。为成都149师老兵制作怀念烈士的主题碟子,提供了最清晰的画面。我不知道成都的149老兵446团倪放和447团杨进鸣,你们可否把已经做好的碟子给小张送一套过去呢?出于礼节和感谢,也应该这样。

至于,149师烈士名录,小张说是州民政局借走了,一直没有还回来。因此,屏边烈士陵园管理处是没有这名录的。为了弥补,她把挂在陵园办公室墙上的149师以及部分牺牲的民工、军工、民兵的烈士名单拍摄了下来,也给我用邮件发了过来,也包括守墓人老张夫妇的合影。附如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守墓人张保华是三十七师的战士,也是参加对越作战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屏边烈士陵园东园的466名烈士,其中属于149师的共有429名(师历史记录的人数,又说435人?)其余为当年牺牲的民工、军工和民兵。小张建议守墓的张老兵把烈士按籍贯分类和编号,可能更便于大家查询。

由于怕老兵看不请,小张把名单切割成6个板块:

——————————————————————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自赵广亮烈士至林德佳,共十位烈士就是修路牺牲的,不是149师的 。其余多出的烈士,就不知道是怎么出来的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对小张的歉意和祝福:

在7月初,我还在贵州的时候,小张给我几次短信,都欲言又止。我再三追问,才知道是她单位一个同事的侄儿,从小向往军人,这次高考成绩不错,被昆明**学院录取,同时也填报了国防生,云南省军区也通知他去体检。但因为个子比较矮,只有162,刚好够征兵要求,怕被择优刷下来,看战友会在云南省军区有熟人能够通融不?。我不了解当兵的身高要求,好象听老兵回忆446团1连烈士副连长朱国和王周都只有那么高,也当了兵。我想问题不大,就答应找老兵帮忙问问云南省军区的熟人,看能否通融下?成全这个年轻的军人梦想。

我当时估计的比较乐观,可托人电话打到省军区***副司令那里,得知国防生是按军官体检标准,今年报考人数很多,体检标准提高了,起码要170的身高,放低标准在168左右也许可以通融,但162太矮了,怕是不行。得到回复后,我都不好意思及时给小张回复,因为怕小家伙太失落了。小张说理解,没什么的。她老公现役,但是那种埋头苦干的类型,从不知道托人办事帮忙的人。我原来还奇怪:她老公那级别的出面解决,怕没多大问题哟。但错了,部队也有塌实苦干不知道跑后门的干部。这里,加深了对小张两口子的歉意和敬意!

本来和小张都是平凡人的故事,写出来,不知道小张会骂我多事不?毕竟这是我关于因149情怀所认识的军嫂系列故事中,唯一一篇用实名写的文章,我希望小张能够理解。也希望149的老兵能够记住云南的屏边小城,生活在我们烈士长眠的地方,还有这么一位好心的人——好军嫂:小张,,,,


本文内容于 8/20/2009 9:56:50 PM 被8923075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