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案”莫名变成“伤害案” 受害人反进拘留所

易水飘雪 收藏 3 706
导读:“杀人案”莫名变成“伤害案” 受害人反进拘留所

——我的遭遇谁来帮助


人民公安本为人民,滑县公安却伤人心。我的丈夫郭志辉因与郭发生争吵,在郭家门口被郭用尖刀连刺三刀,刺中肝脏,当场死亡。因我家无钱无势,在滑县公安局对案件侦查过程中,我家遭遇了一系列不平遭遇。我丈夫被害,老人孩子无人照顾,一家老小势单力薄,无人帮助。

一、“杀人案”莫名变成“伤害案”

我丈夫郭志辉被郭禹刺中后当场死亡,经法医鉴定,一刀刺中肝部,两刀刺中肺部,从使用的凶器,刺杀的角度和程度,以及导致的后果来看,郭禹的行为属于故意杀人,但因郭禹的父亲郭存业,堂兄郭广秦有钱有势,四处活动,到处送礼,滑县公安局徇私办案,将郭禹的杀人行为认定为“故意伤害”行为,使其重罪变轻,郭禹的父亲气焰嚣张的说:“让他们随便告,反正俺也死不了。”

二、警方办案,漏洞百出

案发后的一分钟,我大娘崔爱英到达案发现场,但警方在事发后两天内未向崔爱英进行询问,怎能公正全面对现场情况进行了解?后经我们多次反映,警方才对崔爱英进行询问。警方将办案指挥部设在凶手堂哥郭广秦家中,有失公正,我们见到警察在郭广秦家中大吃大喝。

三、逃犯被抓却成自首

郭禹杀人后,其父郭存业、其母崔青叶、其妻郭利敏、堂婶张利珍、堂弟郭广宁均在现场,但既不报警也不施救,后都逃离现场。郭禹指示其妻藏匿凶器,并焚烧作案时的衣裤,其朋友马国举开着郭广秦的农药厂的面包车送其逃跑,企图逃避法律制裁。马国举驾车送郭禹沿河南213省道向长垣县方向逃窜。据群众反映,二人逃至长垣聂店收费站被抓获,凶犯堂兄郭广秦随警方一同前往。我方亲友问郭广秦“人是在哪里被抓的”,郭广秦支支吾吾,前后两次所说不同,后警方称人是在孟庄抓获(孟庄距案发现场仅仅1.5公里左右)。当我们要求警方核实抓获地点时被警方拒绝,后经凶手家属疏通关系,警方竟然认定凶手郭禹在孟庄自首,实在荒唐,令人无法接受!!!

四、反映问题无人答复,受害人家属反被拘留

我们是普通百姓,无权无钱无势,我们说话无人听。案发两天后,公安机关和政府其他部门无人过问我们的案件情况,况且我们对公安机关认定的故意伤害罪不服,无奈之下到县政府反映问题,县政法委薛书记承诺两天内给予答复,第二天滑县上官镇派出所民警承诺次日中午12:00前给与答复,但是直到次日下午也无人问津。我们家人到省里上访,晚上七点,滑县二十名警察开大巴车过来。连打带拉,采取拧耳朵等暴力手段强行将受害人家属带上车,警察将受害人妹妹郭晓娟眼部打伤,并将家属手机没收。我们被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拘留,分别被拘留7-29天不等。上访人员全是受害者亲属,并未纠集其他人员,我们只是反映问题并未闹事,怎么就成了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犯罪?作为公民我们有说话的权利吗?上访反映问题是犯罪吗?上访就要被抓吗?我们一家老小怎么扰乱社会秩序了?

锦涛总书记说:党的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是维护人民群众的利益。我相信党和政府会为我们一家主持公道,但滑县政法委、公安局、检察院等机关对我们反映的问题置若罔闻,不予理睬,我真不知道该找谁说了?谁能帮帮我!!!(您的转载就是对我们的支持,谢谢!!!)

1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