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博导、女硕士:谁潜谁的规则?

枭龙FC-1 收藏 0 322
导读: 老博导、女硕士:谁潜谁的规则? ——70岁中央音乐学院博导 梁茂春“尝鲜”赔师德[图] [网络人肉搜索] “潜规则”女硕士 70岁音乐学院博导梁茂春真容 中央音乐学院...... ——他,堂堂博导、百家讲坛讲者梁茂春先生,为了泄欲,赔进自己的晚年和多年师德。 ——她,某音乐女硕士,为了读博,也为老师“着想”,自愿献身。 “没头脑”女生,最终落选。怕女生“不高兴”的博导,做贼心虚,声泪俱下携妻到单位“自首”。 师德与原则 抛开潜规则,先谈


老博导、女硕士:谁潜谁的规则?


——70岁中央音乐学院博导 梁茂春“尝鲜”赔师德[图]




[网络人肉搜索]


“潜规则”女硕士


70岁音乐学院博导梁茂春真容


中央音乐学院......


——他,堂堂博导、百家讲坛讲者梁茂春先生,为了泄欲,赔进自己的晚年和多年师德。


——她,某音乐女硕士,为了读博,也为老师“着想”,自愿献身。


“没头脑”女生,最终落选。怕女生“不高兴”的博导,做贼心虚,声泪俱下携妻到单位“自首”。


师德与原则


抛开潜规则,先谈谈师生恋。因为这个所谓“恋”,本身就着实可疑。


而师生恋之所以屡遭诟病,皆因为恋字后面,多少存在的肮脏利益交易。轻则帮助期末过关,重则就涉及升学就业。无怪乎,82岁杨振宁先生与28岁女硕士翁帆的“爱情”,也遭怀疑。


校园师生恋,跨越道德的边界,就难免触犯了原则的底线。既然利益优先,“没有什么不可以”,师德就成了口头上的东西。有的老师不“恋”,也不“爱”。对于学生的爱,只是转化成自我的一种认定,从学生的崇拜眼光中找自己。


不免想起自命为最佳中国文科教师的“范跑跑”之师德。《教师法》中没有规定,在全班师生生死存亡的时候,老师必须舍己救人。他错在川震中跑在学生前面,还出面表达这种“理所当然”,所以,他没有进监狱,却在公众对“人民教师”的形象期待中落马。


对于中央音乐学院而言,这位“年龄上已经退休,却年老心不老”的博导丑事,想必会被有关部门念及态度好、学术丰而低调收场。如果不因为博导,也要照顾学校声誉。但法律责任如何可以不追究?


这已经不是存在“犯罪故意”的问题,他用职权帮助女生换取学习资格,虽最后不成功,但已经作出犯罪行为。


《北京大学2009年博士研究生招生简章》的要求首条就是“......品德良好,遵纪守法”(参见http://grs.pku.edu.cn/zs/content/zsjz_bs2009.htm)而对于博士生导师的要求是否有漏洞?多注重学术成就忽视道德自律,而默认“学术高”就必定等于“道德高”,是否也是这个事件的制度漏洞之一。行贿有罪,受贿亦有罪;包二奶有罪,二奶也有罪。


谁潜谁的规则?


说说“潜规则”。


《南方都市报》做了专题:学术腐败还有救吗?道德堕落若已侵蚀洁白象牙塔的根基,根都烂了,学术还有救吗?


老博导梁茂春睡女生事件。咋一看,就是不想也明白的:老师利用手头权力,以原则换肉体。虽然未遂,但做贼心虚不打自招。


但再一想,德高望重的老博导,如何如此自愿,乖乖就范,带着夫人向组织汇报?


自然事情并非这么简单。女硕士如何甘愿被“潜规则”,她的如意算盘落空,自然要加以揭露,痛陈“被潜史”。


都说中国知识分子脸皮薄,脸皮薄但架不住诱惑,私下比谁都大胆、都狂野。且不说70岁的老人家到底能够如何“睡女生”,而能够不顾“名誉”命根被人捏在手中,搞事情也不免令人生疑——到底是谁潜了谁的规则?


规则的“共犯”


一个巴掌拍不响,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所以,博导潜规则女硕士的同时,也被女硕士给潜了规则。如同螃蟹互斗、彼此钳制,正好来个“一串拎”。


古代对于通奸者称之“狗男女”要“进猪笼”。而这“狗男女”到现代就成为“苟男女”,不但动情、动性,还苟且地、贪婪地玩弄原则。


想起《第一财经日报》的故事谈及没有背景、靠“空手套白狼”起家的买办刘鹗,一旦犯事,便因为自己是“关系网中最弱的环节”,而遭到同党断尾求生。


想起复旦经济系当年的风流老师陆德明,嫖妓之余留下名片,以为遇见红颜知己,展现师德望救人于水火。而这“落难红颜”在公安的手电下,早就忘记了所谓的“恩公”。


想起“90后贱女孩”的自甘堕落,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继续卖丑。这实在是二度伤害,文化嫖客胡卫东洗脑术的后续影响,姑且称为“精神潜规则”。但是在社会一边倒,批判“坏叔叔”的时候,谁注意两个小姑娘的话“我们不想太累,工作那点钱哪儿够花啊”?


再想起张斌之二婚妻胡紫薇大闹奥运新闻发布会事件,利用公众资源泄私己之愤的下三滥手段......闹场是新闻,复合又是新闻。有人同情胡紫薇,谁又记得怒摔张家门而去的原配张立新女士?(“至于胡的因素在张离婚中,起到什么作用,这个就不是我们外人所能知道的了。”据《张斌胡紫薇事件真相(张斌不是张德邻的儿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baea1a0100aj4k.html)


不觉要慨叹:无知者无畏,无畏的扮无知者,却最可畏。


共犯结构,已不仅存在于官商勾连,也存在于潜规则。很难说这位博导,是不是如储时健般希望“最后再捞一下”,还是如奥斯卡电影《杯酒人生》男主角般在婚前(他在退休后)“疯一把”。


这种逾越道德底线,却牺牲了原则的勾当,还是少做(最好不做)为好。对于坏人而言,不指望坏人做好事,不做坏事已是积德。


季羡林先生说的修养“假话全不说,真话不全说”。


或许“坏事全不做,好事不全做”,已经是对某人、某师、某官最起码的做人尺度。




根据网络资料整编:






梁茂春考试门 “涉贿”可定罪处罚‎


http://ygzxw.com.cn/n45358c36.aspx


在这些学生眼中,梁茂春教授是一名德高望重,值得尊敬的老师。上过梁茂春教授课的学生称,梁茂春是音乐系最好的老师之一,他的课都是“满员”状态。一名研究生说,梁茂春 ...




中央音乐学院七旬博导主动坦白曾潜规则女生


http://news.qq.com/a/20090815/000332.htm


博导携妻子到校纪检坦白


该教授姓梁,为中央音乐学院的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中国近现代音乐史的教学研究,在音乐评论界很知名,还曾在《百家讲坛》讲座。


“他是主动坦白的。”昨日,中央音乐学院何姓发言人称,今年7月份,该教授携妻子一起来到学院纪检部门称,与一名邹姓女学生发生超越师生的肉体关系,收受该生10万元贿赂。


梁教授称,邹姓女生是外地学校硕士研究生,今年准备考取中央音乐学院的博士生。为能如愿被录取,邹先给梁5万元作为“学费”。此后又给梁5万作为疏通关系的“打点费”。


今年5月份,中央音乐学院的博士生录取成绩公布,邹姓女生并未如愿考上博士。知情人透露,此后邹找梁闹,甚至到学校相关部门讨说法,“梁觉得很被动,所以主动向校方坦白。”


何姓发言人坦言,梁向校方承认问题态度比较诚恳,这位70岁的高级知识分子可用“声泪俱下”形容。向校方坦白前,梁已将10万元退给邹姓女生。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