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悔的追求——记粟裕夫人新四军老战士楚青

宿将502号 收藏 0 68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近日,个别粟黑竟然发展到指责楚青同志为粟裕大将辩护。特转此文


无悔的追求——记粟裕夫人新四军老战士楚青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作者:陈荣坤 摇 陈 立 李 颖



楚青,原名詹永珠,参加新四军后,为防止家人受到牵连,改名为楚青。提起改名的事,楚青曾回忆说:“这个姓还是粟裕给起的呢!那天他在纸上写了一二十个姓,让我挑,我认为‘王’姓、‘李’姓什么的,太多,就没有选,看到这个‘楚’字,觉得上口,就选做自己的姓了。为此,粟裕还开玩笑地说,小詹啊,你上当了,我的家乡湖南属楚国,你就是我们家乡的人了。”


满腔热血投身革命


1923年3月,楚青出生于江苏省扬州市,自小长得眉清目秀,聪明伶俐,深得祖母喜爱。在祖母的支持下,小学毕业后,楚青考取了省立扬州中学。


抗日战争爆发后,大片国土沦丧。1937年12月14日,扬州沦陷,日军到处烧杀淫掠,无恶不作。楚青家院子里有一间柴禾房,里面有一小隔间,平时柴禾放在前面,后面就堆放一些杂物。日军侵占扬州后,这间柴禾房就成了全家老小的避难之地。一天,有个小鬼子屋里屋外地转了几圈,发现柴房的外墙好像比屋子里实际看到的要长些,便起了疑心,上前扒柴禾堆,哪知在拨弄柴草时被柴禾棍戳了眼睛,痛得哇哇乱叫,狼狈而去。楚青她们侥幸地躲过了这一劫。


这件事发生后,在上海工作的父亲詹克明,便通过关系,给一个美国教堂捐了一笔钱,让女儿她们去那儿避难。那天,为了稳妥,一个美国牧师亲自来接她们。一路上楚青一行7人紧随其后,非常紧张,但日本兵看见了不仅没敢把她们怎么样,而且还向那个美国牧师行礼。这段经历在楚青的记忆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对她后来投身革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原先一直把读书放在第一位的楚青,自此深深懂得:国家,国家,没有国,就没有家,只有赶走日本鬼子,保卫了国家,这才是最重要的,比读书更紧迫。


到上海后,楚青进入省立扬州中学沪校班学习。当时楚青与姐姐詹永珊的抗日情绪非常激昂,再无心读书,立志参加抗日救亡报效祖国。是年秋冬的一天,姐妹俩瞒着父母,跟着一位同学的朋友从上海经过宁波去投奔新四军。当晚其父知道后,立即打电话给在宁波的四弟,让他一定要拦住这姐妹俩。当船一靠上宁波码头,她俩便被已等候多时的四叔带回了他家。在姐妹俩的再三恳求下,四叔最后无可奈何地说:“你们姐妹俩必须留下一人,否则我无法向你们父亲交代。”因当时其姐已经结婚,四叔只同意楚青一人走。


1938年11月底,经历了重重困难的楚青终于到达了皖南章家渡新四军招待所。她的激动与兴奋无法言表。当时招待所里住着7个热血青年,都是自愿要求参军的,但因为没有组织介绍信而被拒收。这可急坏了楚青,到哪儿去弄介绍信啊!就在这时,来了一名持有介绍信的煤业救护队的女同志。机警、聪颖的楚青立刻跟过去,悄悄地对她说:“你能不能在介绍信上加上我的名字啊?”那位女同志很爽快地回答:“那当然可以啦!”就这样,15岁的楚青参加了新四军。


战争岁月里锤炼成长


楚青参军后,进入新四军教导总队第八队、新四军军部速记训练班学习。由于她学习勤奋,工作积极,1939年3月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先后在新四军江南指挥部、苏北指挥部、新四军第一师、黄花塘新四军军部、中共华中局、苏浙军区、中共华中分局、华中军区、华东野战军、中共济南市委等单位任速记员、机要秘书、秘书、参谋、干事、专职党支部书记、调研员等职。她在战争年代主要参加了江南、苏中地区的反“扫荡”斗争、黄桥决战、天目山三次反顽战役、苏中战役及宿北、鲁南、莱芜、孟良崮诸战役,并三次横渡长江、多次穿越敌人封锁线以及沿海作战行动。在陈毅、粟裕的直接领导下,她迅速成长为一名出色的革命战士。


楚青在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机要部门工作,与首长接触比较多,经常聆听领导的教诲,接受领导同志工作方法和指挥艺术的熏陶,又善于动脑、肯学


习,思想水平和工作能力得到很快提高。皖南事变前夕,陈毅司令员打电报给项英,说苏南新四军指挥部要按照中央的方针向苏北发展,希望他们尽早到苏南敌后来发展。作为机要秘书的楚青那几日特别注意来往的电文,她清楚地记得,当时陈毅发的电报是这样说的:我们决心再等你们几天,如果你们不来,我们就过江了。由于项英对国民党顽固派抱有幻想,没有及时撤离,后来发生了皖南事变。在这危急关头,陈毅、粟裕果断率领部队过江,完成了党中央和毛泽东开辟苏北抗日根据地的战略任务。从这件事楚青认识到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革命成败的关键,有正确的路线还要有精明的领导人来实施,才能取得革命事业的胜利。


还有一件事对楚青的影响也很大,这就是几位战友的英勇牺牲。和她一起在新四军军部速记班学习的共有8名女同志。学习结束后,楚青等3人被分配到陈毅、粟裕领导下的新四军江南指挥部工作(现在这3人都还健在)。其他4人留在皖南,1人分在皖北,这5名女同志后来全部壮烈牺牲。其中一位叫章辅的同志,后到地方工作,被当地地主武装逮捕后,当着全村百姓的面,被匪兵把身上的肉一片一片剐下来,可她坚贞不屈,直至壮烈牺牲。还有一位叫施奇的同志,在皖南事变中被捕,关押在上饶集中营,受尽酷刑,还被国民党匪兵多次轮奸。面对无耻的敌人,她坚定地说,我的身子虽然被糟踏了,但是我的灵魂是纯洁的,最后被匪兵活埋。战友们的壮烈牺牲,对楚青的教育非常深刻,她觉得一个革命战士就应该有决心像她们那样为革命献出自己的一切。


抗日战争后期,新四军驻扎在宝应县西安丰一带,开展抗日游击战争,楚青时常领略到粟裕的指挥艺术和卓越才能。为寻机消灭敌人,部队每天都要行军60至80里,最长的一次急行军竟走了2夜1天,中间只停下吃了一顿饭。行军结束后,粟裕笑着说:“你们要记住哟,这可是最长的1天,人家1天24小时,我们过了多少小时啦?”在苏中反“清剿”时,有一天夜里部队要过一座20多米长的小桥,桥的下面是一条浅浅的小河。当粟裕带着大家从桥下走的时候,桥上就走着日军,鬼子皮靴喀嚓喀嚓的声音就在头顶。大家屏住呼吸,情形非常紧张。事后大家奇怪地问:“粟司令,你怎么敢领我们这么走,鬼子要是低头发现了怎么办?”粟裕笑着说:“他们不会低头的,他们低头干什么嘛!”这是因为粟裕对日军的一举一动都十分了解,才能作出这么大胆而又符合实际的决策。诸如此类的事例,令楚青终身难忘。


烽火征程中结出爱情之果


楚青参军那年,粟裕31岁,是新四军第二支队副司令,早已超过了当时规定的结婚条件。


1939年3月立春后的一天,粟裕来到教导总队,准备挑选几个德才兼备的学员到部队工作。教导总队负责人梁国斌向粟裕推荐了楚青。在那里,粟裕第一次见到了楚青。那天,粟裕在询问了她的家庭情况、个人经历和参军动机后,很温和地问起了她将来的志向。楚青脱口而出:“我想上前线,当侦察员,消灭鬼子!”第一次见面,楚青给粟裕的印象非常深刻,认为她是个学习刻苦、成绩优异、充满斗志、才思敏捷的女学员,也是一位清秀俊气的好姑娘。


离开教导队后,粟裕脑海中不时浮现出楚青秀气可爱的身影。他对这个女学员一见钟情了。于是他写了一封表示爱慕的信寄给楚青,但没有收到回音。


过了一段时间,粟裕又给她写了一封信。楚青一看信封,脸色大变,看也不看就把信撕掉了。粟裕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不免有些失望,但也加深了对楚青与众不同性格的了解。他说:“爱情首先是情感。詹永珠不愿意同我谈恋爱,我无法责怪她,因为她有在爱情上选择的自由。”


楚青在军部速记班毕业后,分配到了江南指挥部。楚青心想真是冤家路窄,这下好了,我成了他部下,两个人天天见面,

肯定要遭到报复了。但是,粟裕仍像过去那样爱着楚青,每次见面都是一副若无其事、十分坦然的样子。这样,楚青才安下心来。她也一直暗暗观察粟裕。


一天,粟裕按捺不住内心的情感,把楚青叫到办公室,询问了她的工作情况,并再次表明了自己的爱慕之情。楚青冷静地说:“首长,我对你的为人和指挥才能内心是钦佩的。可是,我出来的目的就是打日本鬼子,现在是国恨家仇,报仇心切,不想谈个人问题,何况我年纪还小。”粟裕也坦率地说:“詹永珠同志,你说得对,我们应该牢记烈士的遗愿,努力去争取抗战的胜利。但我总认为,作为一个革命者,关键是应该处理好革命和爱情的关系。这样吧,我请你再考虑一下,最好我俩能交个朋友,以后互相体谅,互相照顾,互相帮助,这与干革命、报仇并没有矛盾。”楚青感觉到了粟裕的真挚和忠厚,沉默了好一会儿,轻轻说道:“首长,虽然您是一番好意,但我现在还是不想考虑这个问题……”粟裕执着地说:“我会耐心地等待的。”


此事很快传开,引起纷纷议论。有人说楚青“太清高”、“太骄傲”,也有人说她“有自己的见解”。很为老战友的婚姻大事着急的陈毅开玩笑地说:“粟裕啊,有时我想,你何必等呢?要是鬼子突然来‘扫荡’,你背起那个女孩子撒腿就跑,这婚事不就一锤定音了吗!”这一句话,把平素不苟言笑的粟裕也逗乐了。


不久,新四军江南指挥部由江南挺进江北,粟裕与楚青相互间的了解也越来越深。横渡长江、决战黄桥、开辟苏中,粟裕在战火中英姿焕发,屡建奇功。楚青对粟裕更加敬佩。粟裕执着地追求,温柔地等待,毫不动摇。1940年秋天,粟裕又一次对楚青提出婚姻问题。粟裕说:“我有我的审美观。有女同志给我写信,也有人给我介绍别人,但我不动心。和你见了一面,就觉得你与众不同,外表灵秀,内在坚毅,这正是我理想中的恋人形象和气质。”楚青也坦诚地说出了自己的顾虑:“我追求自己的独立,不愿从属别人,又不善于人际交往。这种性格不适合做首长夫人。如果我们结合了,将来你会失望,我也会内疚。”“詹永珠同志,我也不愿意把自己的爱人当成附属品。”粟裕诚恳地说,“我会尊重你的人格的,我一定保证你的独立性,你放心好了!”


将军的真情终于打动了姑娘的芳心,一度搁浅的爱情之舟终于扬帆起航了。1941年2月26日,在新四军一师司令部所在地如东县石庄,楚青与粟裕结为终身伴侣,当时楚青18岁,粟裕34岁。


粟裕一直恪守自己的诺言,尊重楚青的意愿,支持她独立工作。在战争年代,他们各自战斗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新中国成立以后,楚青转业到地方工作。1970年,粟裕身处逆境,身体又不好,楚青毅然离开了熟悉的岗位,调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粟裕身边工作。粟裕病逝后,楚青把为粟裕平反昭雪、完成粟裕遗著的整理和出版、开展粟裕军事理论与实践的研究,作为自己一个正直的共产党员应尽的历史责任。


多年来,楚青主持撰稿并编审了《粟裕战争回忆录》;整理了《粟裕谈淮海战役》;参与审编了《粟裕军事文集》、《粟裕论苏中抗战》。这些著作的出版为开展粟裕军事理论与实践研究打下了可靠的基础。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只有把她献给最壮丽的共产主义事业才是最有价值和最有意义的。楚青同志数十年的革命生涯正是这样做的。一直以来,她始终保持普通一兵的本色,从不以高级干部夫人自居,从不脱离工作实践,在工作和战斗中作出不懈的努力,为党和人民作出了贡献,在她身上我们看到了一名革命战士、一位共产党员的人生追求。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