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二

深圳东子 收藏 0 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刘雅欣休息了两天,没事就和薛三去自己家的地里看看,体验着当庄户人家的感觉。 河阳街的人对刘雅欣一心想当个庄户人家感到有些好奇,河阳街开天辟地头一遭没有了财主,反倒叫人们不习惯了,于是,总是有人问起她内心的感觉。刘雅欣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地告诉大家自己的想法。刘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刘雅欣休息了两天,没事就和薛三去自己家的地里看看,体验着当庄户人家的感觉。

河阳街的人对刘雅欣一心想当个庄户人家感到有些好奇,河阳街开天辟地头一遭没有了财主,反倒叫人们不习惯了,于是,总是有人问起她内心的感觉。刘雅欣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地告诉大家自己的想法。刘雅欣的话,有人信,也有人不信。信的人认为刘雅欣这些被战乱折腾怕了,不敢再当财主;不信的人认为薛家和刘雅欣娘家势力犹在,也许是因为战争没到最后的结局,所以不敢当财主。

对于河阳街的议论,刘雅欣一概未知可否。奔儿心里有些不平衡,经常口气抱怨地问刘雅欣。这天,奔儿自己扛着锄头去地里锄草,手上磨出了几个血泡,回来坐在院子里,喝了一通水,对刘雅欣发泄着不满。

“娘,你也真是的,好好的财主干嘛不当,非要自己种地?”奔儿气咻咻地说。

“你呀,又来了。你当初不是也同意娘的决定的?”刘雅欣嗔怪道。

“我当初是同意,我现在不同意还不行?”奔儿摊开双手,说,“你看看,我手里磨出了好几个血泡,我不想再种地。”

“我看看。哎呀,怎么成这样了?别动,娘给你把血泡挑了。”刘雅欣捧过奔儿的双手,心疼地看了一会儿,从小桌子上的针线箩筐里找出一根针,一边给奔儿挑着血泡,一边再次耐心地对奔儿说着自己的想法:“奔儿,你也不小了,娘告诉你说心里话吧,娘这些年确实怕了,娘受得罪,咱们这一家人受得罪,你也都经历了呀!还有,你想想你爹,你四舅,还有你三舅,你就该知道,现如今,天下根本就不太平。难道,你还想再受一次过去的苦吗?实话告诉你,娘宁肯再去逃荒要饭,也绝不会想着又当什么财主。”

“那,五舅为什么就敢当财主?”奔儿还是想不通。

“他是他,你是你。你五舅现在光棍一个,他当然什么也不怕。可是,娘能像他那样想吗?”刘雅欣厉声教训奔儿想法天真,对他说,“奔儿,娘知道,咱们家没什么劳力,辛苦你了。可你好好想想,这些年,咱们一家是怎么过来的?好几次,差点全家都没了,你难道不知道?如果这一家人还打算平安地活下去,就不要再想着当财主的事。你好好想想娘的话。”

奔儿觉得刘雅欣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尽管还是有些想不通,但也不再和她争执。

杏梅领着枣花跑了进来。枣花叫着娘扑进刘雅欣的怀里,杏梅看见奔儿的双手,关切地询问着。

“看什么看,有啥好看的?”奔儿没好气的说。

“就要看。哥,明天我也帮你锄草去吧?”杏梅心疼地说,“不能老是你一个人忙地里的活。”

“不用啊,这点活我还干得了。走,弄饭去,我给你烧火。”奔儿和杏梅去了灶房。

薛三乐呵呵地跟着进来,坐在小马扎上捶着双腿:“哎呀,真是老胳膊老腿了,跟着孩子跑几步,就不听使唤喽。”

“爹,快喝口水歇会儿。”刘雅欣给薛三递过水。

“雅欣啊,刚才,我们去莲花岭看了看,情况不妙啊,看那架势,又要打大仗了。”薛三说,“咦,你好像一点也不紧张?”

“我能不紧张吗?我是麻木了。”刘雅欣说,“你看河阳街的人,都不知道跑了。以前,只要打起来,到处都是逃难的。”

“不一样了嘛。以前是日本人捣乱,现在是国共开战,再怎么说也不会像日本人那样祸害老百姓。”薛三的口气里有些侥幸。

刘雅欣看出了薛三的底气不足,便顺着他的话表示了自己的担忧:“爹,我只担心,莲花岭离河阳街太近了,真要是打起来,炮弹可不长眼睛。”

“是啊,大家伙儿都得小心点。不行,我得去通知一下村民。”薛三说着就准备起身。

“我说爹,你咋又跟当维持会会长那时候一样了?”刘雅欣感到薛三的举止有些好笑。

“会长就会长吧,只要为了乡亲们好就成。”薛三站起身,说,“你看你四哥,自从他来了河阳街,又把以前维持会的几个懒汉召集起来,都弄成治保了。这几个家伙,哪还能干点正经事?”

薛三说完,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