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捕杀屠宰鲸鱼惊心现场

深深的口子:7月30日和田港,获得下面的肉之前,捕鲸人划开一层脂肪,或称鲸油。供图:Junko Kimura/Getty Images

捕鲸业的拥护者说继续生物研究将会鼓励日本制定更加合理的水产政策。具有特殊意义的是,科学家不仅能测算出哪种鲸鱼聚居在哪片海域,还能了解鲸鱼的年龄、体重和生活方式。

日本捕杀屠宰鲸鱼惊心现场

聚餐:7月30日东京附近的和田港,孩子们触摸一头刚刚捕获的鲸鱼,和田港是日本五个可以捕鲸的港口之一。供图:Junko Kimura/Getty Images

粗略计算,每年世界上捕杀的鲸鱼有1200头,许多是在西太平和南极海域。1986年,全世界禁止商业捕鲸以恢复持续减少的鲸鱼数量,但是以科学和文化为名的捕鲸仍然合法。

日本捕杀屠宰鲸鱼惊心现场

溢出的内脏:洗净之后,这头10米的贝尔德突吻鲸被划开一条长口子准备屠宰。供图:Koichi Kamoshida/Getty Images

近年来,日本捕鲸的数量持续上升,促使美国官员批评东京是钻了国际捕鲸委员会(IWC)科学研究的空子。其他国家退出了IWC,完全藐视该组织。比如挪威和冰岛有意不理睬禁令。

日本的海豚捕捞业受到新近发行的纪录片《海豚湾》的激烈批评,该纪录片的导演是Louie Psihoyos。但是,今年国际捕鲸委员会的年会遭受挫折之后,海豚并不是唯一濒临危险的海洋哺乳动物。

日本捕杀屠宰鲸鱼惊心现场

保留什么:工人们打理鲸鱼尸体时,一个小女孩在旁观。供图:Koichi Kamoshida/Getty Images

观赏鲸鱼普遍的地区,捕鲸越来越不得人心。最近的报告预计鲸鱼旅游是一项每年20亿美元的产业,并有可能最终比捕鲸业更赚钱。

日本捕杀屠宰鲸鱼惊心现场

斩首:观察者--其中一个看起来要呕--仔细观看一头捕获的去首的鲸鱼。供图:Koichi Kamoshida/Getty Images

象这样的照片使日本非常被动,但是日本有可能再次咸鱼翻身。澳大利亚政府因此强烈要求将日本诉诸法庭,还派遣监视船跟随捕鲸船到达南极海域。但是堪培拉暂停了政府为监视船提供的基金,“悄悄地”撤回了船只,IWC六月份的年会也未能就捕鲸设置更严格的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