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二卷 涩色海风 235 暗战(2)小帅的小开

枪通条 收藏 9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URL] 何大明的小弟在三天的时间里,就全部被康饶生搞定,一些胆大包天的小妹不怕死的继续跟着何大明出私活,也在一个星期内全部被拉进了局子里。新区派出所因为这次的扫黄活动搞得有声有色,获得了区里的嘉奖,而新区附近的色情行业也安静了不少,不过圈内人都明白,只要到大酒店开房,只要不找何大明,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何大明的小弟在三天的时间里,就全部被康饶生搞定,一些胆大包天的小妹不怕死的继续跟着何大明出私活,也在一个星期内全部被拉进了局子里。新区派出所因为这次的扫黄活动搞得有声有色,获得了区里的嘉奖,而新区附近的色情行业也安静了不少,不过圈内人都明白,只要到大酒店开房,只要不找何大明,就完全没有事。

何大明很郁闷,他明明就已经分析出这背后捣乱的,八九不离十就是老是和自己作对的康饶生,但是苦于没有证据加上这样的事也不方便摆在台面上来说,所以何大明只好咬断了牙齿往肚子里吞。何大明似乎有点怕了,各项行动都低调了很多,这也由不得他不低调,康饶生可是气势汹汹地盯着呢,一个不小心给抓到把柄,那就什么都完了。

这回却轮到康饶生郁闷了,何大明的小心行事让他抓不到任何的把柄:何大明先自己一步把海鲜档的称全部用砝码调到了正常水平,进出的帐目也异常清晰挑不出毛病;何大明还放权不管自己下属部门的小费和返点费,甚至于连员工聚餐也是由下面的经理一手包办,他丝毫不干预半分。

康饶生郁闷归郁闷,表面上却不流露出一点,依旧如往常一样上下班,聊天打屁,谁都不知道,他回到宿舍的时候,却是在慢慢地计划和完善自己的方案,这个时候的他已经决定不再用各个击破的方法了,而是改用彭大将军的百团大战模式,来个全面反攻,一举打倒何大明。

这天,康饶生休息,他熬了个通宵,在电脑上修改自己的方案,早上六点半的时候,他终于长呼了一口气,把文档关掉,煮了包方便面胡乱地吃掉,然后一头扎到了床上,完成任务的放松心态,让他惬意地一下就睡到了下午。

“叮……”

可恶的手机总是在康饶生休息日大睡特睡的时候响起,康饶生翻了个身,眼睛也懒得睁,伸出手乱摸着把手机摸到手中,熟练地按下了接听键,再把手机贴在了脸上,没好气地问:“喂!谁呀?”

电话里头传来阿娜柔柔的声音:“还在睡觉啊!”

康饶生最受不了柔柔地说话的女生,火气一下子就没有了:“哦,娜娜呀,有事吗?”

阿娜说:“懒猪呀,还在睡,等下有空吗?”

康饶生心里一喜:“有呀,约我出去玩呀?”

阿娜吃吃地笑了:“聪明,今天我也休息,请你吃饭,赏个脸吧?”

康饶生很奇怪阿娜怎么突然就请自己吃饭了,虽然阿娜算是自己在酒店认识的第一个同事,但是这几个月来两人都是保持着再普通不过的同事关系了,于是问:“是不是有事求我呀?”

阿娜故作生气的语气道:“一定要有事求你才请你吃饭吗?真是的,我想请你吃饭不行呀?”

康饶生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没有睡意,半躺着靠在床头,用肩膀和头夹着电话,弹出一支烟点上,才用手拿住电话,说:“不是呀,你不要生气啦,我的意思是说有事的话直说就好了,不用这么麻烦的,哎呀,越说越黑了!”

阿娜这个时候才笑了:“呵呵,你还挺聪明的,确实是有事求你。”

康饶生接嘴道:“说吧,什么事,我能做的我一定帮你!”

阿娜说:“你一定可以帮我的,穿得帅一点,发型弄得酷一点,六点半的时候到中餐10号包厢,假装我男朋友就好!”

康饶生一听乐了,逗着阿娜道:“不用我买单的吧?”

阿娜也乐了:“哈哈,不用,你只管来就好了!”

康饶生假装害怕道:“可是我怕惹事啊,我很胆小的!”

阿娜用非常鄙视的语气道:“切,还有你怕的啊,你到底来不来嘛!”

康饶生这才收住了开玩笑的心,说:“好,我等下下来,见了面我们再详细谈下!”

康饶生放下电话,看了看时间,已经五点半了,于是掐灭了还有大半截的烟,吧嗒着拖鞋进了卫生间,撑在洗手台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胡子很唏嘘,头发有点小乱,睡眼朦胧,倒有点梁朝伟在《流氓医生》里的扮相了。康饶生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坏笑了一下,想道:看来自己还是有点小帅的哈,不然也不会找自己来假装男朋友哈,居然有这么好的事,有吃有喝还有一个“哎呀女朋友”(广东话:名义女朋友,有名无实的意思),真是不错哈,要是再把“哎呀”变成“嘿休”,那就更不错了。

康饶生心里哼着前不久刚从KTV学来的《十八摸》的流氓曲儿洗了个澡,然后光这身子跑到衣柜前,把叔叔买的那套“泡妞套装”给套在了身上,其实就是康饶生的叔叔给他买的在比较正式的场合里穿的衣服,不过康饶生很少穿,他非常讨厌穿所谓的正装,不过今天要假装阿娜的男朋友,演戏就要演入戏,于是他还是挑了套比较成熟的带着点休闲却不失稳重的衣服。套上衣服后,又跑到卫生间,对着镜子一顿无比臭美地把头发吹地好象潘伟柏似的才罢休。

康饶生来到10号包厢的时候,阿娜和阿静两个人已经坐在里面了。

阿静还是一脸冷艳,不过语气却明显地带着点欣赏:“帅啊!靠,阿娜,你叫他来假装你哪朋友,那人还不气死啊?”

康饶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小帅小帅,哈哈!”

阿娜虽然说是叫康饶生来假装自己的男朋友,可是此时见到穿着明显和平时不太一样的康饶生,也不由地眼睛一亮:“不用穿这么帅吧?我只是叫你穿得帅一点而已啊!”

康饶生看了看自己的打扮说:“两位姐姐,不用这么夸张吧,最普通的打扮呀?”

阿静笑了,康饶生似乎是第一见到她笑得这么开心,她说:“坐吧,就坐阿娜旁边,呵呵,不错,真是帅,这套衣服穿起来完全就没有了稚嫩,完全就是一个成熟的小开男人呀!”

康饶生掏出烟和火机,阿静马上就叫了起来:“靠,这身打扮,抽中华烟,却弄个一次性的打火机!”

康饶生看了看手中的打火机说“一次性的怎么了?”

阿静从包包里掏出一个ZIPPO打火机扔给康饶生,一脸鄙视地说:“一次性的打火机太没品位了,这个先借给你用着,不要在细节上出了问题!”

康饶生“叮”地一下弹开ZIPPO,摩擦着齿轮点燃了香烟,又“啪”地一声合上了盖子,把ZIPPO夹在手指上耍着花样说:“阿静你哪来的ZIPPO呀?”

阿静不可思议地看着康饶生一连串眼花缭乱的动作玩着ZIPPO说:“我抽烟的啦,呵呵,别人送的,对了,你小子这么没品位,怎么还会玩这么多花样?”

康饶生当然不会告诉她自己的舅舅和叔叔用的就是顶级的ZIPPO打火机,笑了笑说:“没有啦,以前看到杂志上有介绍,就去买了几个十块钱的练过,哈哈!”

阿娜把康饶生的一次性打火机收了起来,还是柔柔地笑着:“阿静你这个火机干脆送给小康得了!”

阿静撇了撇嘴道:“切,假男朋友你就帮上了,要是真的你是不是要把我动送出去呀?你不会是喜欢上了小康吧?”

阿娜羞得满脸通红,打了阿静几下道:“没个正经的!”

康饶生吐了一口烟问:“到底什么个情况,给我说说,快,没什么时间了!”

于是阿静这个急性子大概地把情况介绍了一下:“之前我们这里有个部长,现在做人小秘去了,她男人的朋友看上了阿娜,于是想让她做介绍,阿娜说她已经有男朋友,他们不甘心,于是就摆下了这个饭局!“

康饶生拍了拍脑门说:“哦卖疙瘩,这么俗气这么老套的情节,琼瑶阿姨都不用啦!“

阿静点了点深表赞同:“就是,不过那女的估计也是想回来气下我们,以前在这里的时候削尖了脑袋想往上爬,被我们赶跑了,现在春风得意了,你可不能落了下风啊,我可告诉你,今天你争的不单是阿娜的面子,还有我、阿黄还有雨姐的面子,知道不?”

康饶生坏笑道:“没问题,哈哈哈,原来我责任重大呀,男的什么个情况?”

阿娜说:“也就是两三个富二代而已!”

阿静马上鄙夷地接上道:“还是装B装出来的富二代,家里也只不过就是做点小生意的,自己开个小破公司就以为很了不起了!”

康饶生笑了笑问:“和酒店的大老板比怎么样?”

阿静扑哧一下就笑了:“那就是卖海鲜的黑脸和老板的比较一样!”

康饶生在心里冷笑了一下,把烟和火机都收了起来说:“那好办,看我的咧!”

正在这个时候,伴随着一阵康饶生听起来非常淫荡的女人的笑声,门开了,一个妖艳地故意把胸脯挺得不能再挺的女人大叫道:“哎呀,让你们久等了呀!不用上班吗?”

阿静笑了笑说:“不久,坐吧,我们交代下去了,没什么事下面的人会搞定的!”

女人招呼着两个看起来大概都是三十多岁的小开样子的男人坐了下来,两个男人没有说话,只是礼貌地对阿娜和阿静笑了笑点了点头,不过看向康饶生的时候,他能感觉出来两人的笑里充满了挑衅和嚣张。

女人看了看康饶生,问阿娜:“这就是你男朋友呀?哪里高就呀,介绍一下嘛!”

阿娜笑着说:“这是我男朋友小康,我们酒店的会计!”

康饶生淡淡笑了笑道:“你好!”

女人大笑:“哈哈哈,会计呀,工资多少呀,不如来我男朋友的公司里做吧,我给你双倍工资!”

阿静笑了笑道:“你说了算呀?”

女人的男朋友,一个梳了个三七分头的男人说:“是的,小宁宁现在是我公司的副总,分管人事!”

所谓的小宁宁得意地对另一个短发男人说:“阿娜,这是我男朋友的朋友,家里很有钱的,他一个人住一套120平米的房子,就在开发区那边,开本田的,比你这男朋友强多了!”

短发男人故意把手放在桌面上摇了摇,问康饶生:“我看你是什么都没有,还是放弃吧!”

康饶生笑了笑说:“我是什么都没有,呵呵,我只有阿娜,够了!”

阿娜这个时候不知道是真害羞还是演戏演多太投入了,红着脸依偎在康饶生身边,幸福地说:“恩,我有你也够了!”

阿静看到短发男人气得脸都黑了,笑了笑说:“好了,先起菜吧!”

不一会儿,一早就准备好的酒菜就陆续上齐了,服务员退出房间后,小宁宁又开始显摆起来:“哎呀,都是什么菜呀,我都吃不惯,太低档次了,也就一千多块吧?今天的钱我们付了!”

康饶生看着一桌子的海鲜,这一桌起码也得一两千,还不包括酒水,这女的真是会装,但是康饶生继续很无耻地假装着饿死鬼的样子,狼吞虎咽道:“啊?这还差啊,我还没吃过这么好的呢,你不吃我吃啊!”

阿静抿着嘴直乐,她知道康饶生是故意的,于是在桌底踢了踢阿娜,阿娜心领神会地给康饶生弄了一条蟹腿,很温柔很仔细地把壳给钳掉,把蟹肉蘸上红醋,放到康饶生碗里:“慢点吃啊,我帮你剥!”

短发男人的脸都要抽搐了,这个时候三七男说:“几点了呀?”

短发男人故意又把手一甩,看了看金光闪闪的表说:“七点多一点,还早!”

小宁宁很夸张地说:“哎呀,劳力士呀!多少钱呀?”

短发男人神气地看了看康饶生说:“不贵,也就一两万!”

阿静噗嗤一下又笑了:“恐怕没这么贵吧?我怎么看也就值个千八百的水货啊!”

短发男人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其实他这个表确实是正牌的劳力士,不过也确实是走私过来的水货,没有任何保修权力的,也确实是黑市价两千多块买的。

三七男冷笑了下说:“那也好过有些人连表都没有吧?”

康饶生这个时候才抬起头来,把还没吸进嘴里的蟹肉一下刺溜地吸了进去,把手一伸,长袖的衣口下就露出那只梅花表,一脸老实地说:“我也有,不过才八百块而已!”

小宁宁两眼放光道:“梅花,怎么可能才八百,上次我去香港看这款表,要一万二呢!”说完又下意识地收住了声,不再说话。

康饶生心里一惊,虽然这一万二的表在有钱人眼里不算什么,可是对于自己,那可是差不多半年的工资了呀,于是很无辜地说:“假的吧,别人送我的时候说才八百!”

阿静这个时候站起来把康饶生的手拉过去,仔细地看了看:“真的,一万二没错!”

短发男脸都绿了,三七男赶紧出招挽回自己这边的劣势:“哈哈,土老帽,连梅花都不认识,戴这么好的表,该不会穿地摊货吧?”

三七男说完,给小宁宁使了个眼色,坐在康饶生身边的小宁宁就一把抓住康饶生的衣领,翻了过来,怔在那里良久说不出话来,直到三七男连续在桌底下踢了她几脚,她才反应过来,放开康饶生的衣领,坐正了身子。

三七男笑着说:“怎么了宁宁,是不是他穿太差了,把你吓到了?不用这么惊讶,不是谁都可以象我们这些人一样穿梦特娇的!”

短发男人也以为要扳回一城,于是笑了笑说:“就是嘛,不是穿美特斯邦威吧,哈哈哈,不走寻常路呀?”

小宁宁这个时候才真正地回过神来,缓缓地说:“阿曼尼!”

康饶生很奇怪地问:“什么阿曼尼?”

阿静这个时候大叫一声:“我就说怎么这么眼熟!我看看!”说完扑了过来,翻开康饶生的衣领,看了看说:“靠,真是阿曼尼,靠,你哪来这么多钱有是梅花又是阿曼尼的?”

康饶生挠了挠头说:“家里给买的,说是和女朋友一起的时候穿,呵呵!”

三七男这个时候又像抓住了什么一样,大笑道:“哈哈哈,该不会是勒紧了裤头,省了几年买套衣服,每次出门都穿这一套吧?”

康饶生一脸老实样地说:“不是的,还有好就几套呢!西装什么的都是订做的!”

这个倒是实话,这些都是康饶生的舅舅和叔叔一手包办的,不过康饶生平时很少穿就是,都是穿康妈给买的便宜货。

三七男郁闷地不再说话,订做的阿曼尼那该多贵,康饶生不清楚但是他心里清楚。

短发男冷笑道:“没房没车的人,穿这么好充其量就是门面工夫!”

小宁宁说:“就是,不要说深圳了,说你老家吧,住多大的房子呀?”

康饶生想了想说:“不太清楚啊,我没仔细去观察过呢,反正我的房间就和三个这样的包厢一样大,哦对了,不包括卫生间,加上的话要四个了。”

这也是实话,康饶生家确实很大,大得要死,农村的老房子,又是自己的地建的房子,哪个不大?老康儿倾尽了积蓄把老房子进行了改造,改造的时候为了加固房子,特意加了几扇承重墙,隔出来的小空间就拿来做卫生间和小客厅什么的,所以康饶生的家除了客房外,主人住的四个房间全部是一房一厅一卫的套间。

短发男冷笑道:“牛不是吹的!”

康饶生还是傻不拉几的样子,掏出手机,翻开相册递给短发男看:“你看,这就是我家啊,有什么好骗你的!”

小宁宁盯着康饶生的MOTO对三七男说:“我也要一部可以拍照的手机!”

2004年拍照手机刚开始流行,相素不高但是价格都贵得要死,三七男无比郁闷地说:“好好好,下次一起去买,我们都换可以拍照的手机!”

短发男不甘失败地把本田飞度的钥匙拍在桌上说:“拍照手机又怎么样?出门没带雨伞还不是淋个落汤机,连部车都没有!”

康饶生乐了,正好口袋里有一把于翠儿宝马的备用钥匙,于是慢慢地把钥匙带出来,放到桌上说:“不好意思,我喜欢骑马!”

三七男冷哼了一声站了起来:“我们走!”

康饶生对着小宁宁说:“慢,刚才你不是说你付帐吗?嘿嘿!”

于是短发男无比郁闷地扔下二十张红牛,正要离去,康饶生叫住了小宁宁:“美女,不如跟我吧,跟我不用上班干活什么狗屁的副总,好吃好喝,只要晚上伺候好我就行了!价格你开吧,如果你喜欢,宝马就给你开好了!”

小宁宁顿时眼睛发光,不由自主地说:“真的?”

康饶生大笑:“当然真的,不过晚上伺候我的时候,是伺候我和你娜姐就寝,哈哈哈……”

小宁宁气得满脸通红,三七男更是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和短发男一起愤怒地离去,也不管小宁宁还站在那里,待小宁宁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走远了,小宁宁边追边喊:“亲爱的,我不是那个意思啦,你听我说嘛!”

“哈哈哈……”三人在包厢里笑得不可开交。

康饶生笑过,恢复了原来吃饭的样子,慢慢地吃着菜。

阿静盯着他说:“小康,你来头不小啊,一身名牌啊?”

康饶生不以为然地说:“别人送的,我家买不起!”

阿静接着说:“那订做的阿曼尼是真的咯?房子都是套间也是真的咯?”

康饶生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了什么一样,但还是很平静地说:“假的啦,吓唬他们的啊,我就这么一套而已啊,你看我平时都穿的什么不就知道了么?”

阿静点了点头说:“哈哈,你个小骗子,对了,车钥匙怎么回事?”

康饶生继续撒谎道:“我不是要扮演小开嘛,特意找于经理借的钥匙,哈哈哈!”

其实就是于翠儿放他这里的,让康饶生自己要用的时候就自己去开。

阿娜笑了:“呵呵,今天你把他们气得够戗啊,小心他们找你麻烦啊!”

康饶生撇了撇嘴道:“对于嚣张的人,你要比他更嚣张。把他踩在地上,再吐两口口水,保证他以后不敢在你面前得瑟!”

阿静长出了口气道:“火机送给你啦,哈哈,对了,我出去看看要不要帮忙的,阿娜你陪小康继续吃,反正那几个鸟人没怎么吃,干净地很!”

康饶生点了点头,朝开门往外走的阿静说:“等下把雨姐叫进来啊,我以后事和你们说一下!”

阿娜柔柔地说:“什么事呀,先告诉我好吗?”

康饶生坏笑着说:“你还没谢我呢!”

阿娜害羞地说:“你要我怎么谢呀?”

康饶生一把把阿娜搂了过来,亲了她一口说:“你说呢?”

阿娜捶了一下康饶生的胸口说:“讨厌,这是包厢呢!”

康饶生跳到门边,把门反锁上:“这样不就可以了?”

然后,一脸坏笑着走向阿娜。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