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慈禧太后与安德海宫禁寻欢,传到了年轻的同治皇帝的耳朵里,同治气恨不已。有一次,同治也逮着个机会,狠狠地训斥了安德海一顿。安德海一肚子委曲,竟然向同治的母后慈禧太后倾诉,慈禧太后不仅不责骂太监安德海,反而还护着他,竟然训斥起自己的儿子来了。


其实,慈禧对安德海宠幸有加应该是周所周知的事情了,但是对于一个太监为什么能拥有如此恩宠,恐怕还有许多人不知道。那么,身为皇太后的慈禧为什么如此宠幸一个太监?这个太监安德海是何许人也?他为什么能让慈禧一刻也离不开他呢?


安德海何许人也?


安德海,祖籍河北省南皮县。后来到了他祖父的时候,举家迁居河北青县汤庄子村。安德海自幼聪明伶俐,长大了更加狡猾。史书上说,他能够讲读《论语》、《孟子》诸经,艺术精巧,知书能文。由此可见,安德海也并非是不学无术的小混混。


史料上还说,安德海最大的能耐就是善于察言观色,阿谀奉承,而且不露一丝痕迹,开始以忠心获得咸丰皇帝的喜爱,继而又以柔媚赢得慈禧太后的欢心,并且一生都深得慈禧太后的宠爱和器重。


纵观安德海短暂的一生,他最得西太后赏识之事,就是鼎力帮助慈禧除掉了肃顺、载垣、端华等顾命八大臣,成功地“辛酉政变”,让慈禧牢牢掌握了大清王朝的军政大权。因此慈禧垂帘听政之后,便加封安德海为皇宫大内的总管。此时的安德海已经登上自己政治生命的巅峰,连皇室亲王、朝廷重臣,见了他也要矮了三分。


慈禧太后宠爱安德海,戏称他为人精儿,爱称为小安子。 宫里宫外,无论何人,都怕安德海,连太后的独子、年轻的同治皇帝对他也是又恨又怕。


同治七年冬天,气焰熏天的安德海,竟然在北京最大的酒楼前门外天福堂大酒楼张灯结彩,大摆酒宴,正式娶徽班唱旦角的年方十九岁的美人、艺名九岁红的马赛花为妻。


慈禧太后为了表示宠爱,特地赏赐白银一千两,绸缎一百匹。太监娶妻的新闻,在北京的大街小巷迅速传播,各种趣事艳闻,不胫而走。


宫禁寻欢的惊人手段


安德海最懂得慈禧太后的心。太后不到三十岁就守寡,那颗孤独寂寞的心,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只有她自己独自品味,也只有她自己独自承受。


自从有了安德海,慈禧太后感觉好多了,感到在她最孤独、最寂寞的时候,终于有一个可以理解、可以倾诉而又值得依靠和信赖的人,这人就是安德海!


安德海生性机灵,宫中无人可比,慈禧太后喜欢什么,他就说什么;安排什么,他就千方百计地安排好什么。


慈禧太后一生好戏,特别好淫戏。安德海特地在她一年之中大约有五个月的时光逗留的西苑,建造了一座精巧绝伦的大戏楼以供看戏;并专门召集了一班一流梨园子弟,排演戏剧,尤其是在淫戏方面大下功夫,供慈禧太后享乐。


慈禧太后在安德海的照料和陪伴下,吃、喝、玩、乐,样样舒服,高兴的时候还时不时地穿上戏衣,上台走几圈,哼几句,真正是不亦乐乎,忧烦全忘,乐不可支。


每当这个时候,安德海常笑容满面地进言:太后像月宫里的嫦娥,真正是仙人儿啊!一句话就让慈禧太后眉开眼笑。


每当看见慈禧太后安然端坐的时候,安德海就会恰到好处地说:太后真像那南海观世音菩萨啊,救苦救难,功德无量!此时,慈禧太后就会像那个南海观世音一样安抚身边这个可人的“善财童子”一番。


就这样,慈禧太后已经到了离不开安德海的地步了,从饮食起居到休息就寝,都是安德海为她安排。安德海长得端正,身材也很标志,皮肤保养得也好,每天恭恭敬敬、一丝不苟地侍候着自己的这位主子,甚至连就寝、出恭也都不离左右。于是,慈禧太后私幸安德海、小安子是假太监之说,就流传了出了紫禁城。不仅在京城内传遍街头巷尾,就是在外地的城乡也是传得纷纷扬扬。



玩弄大清亲王的非常艺术


不过,太后确实是很爱小安子,无论什么好吃的,总要先给小安子留一份;无论有什么名贵的衣服,只要有可能,总要赏赐给小安子;如果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小安子要是没有,他就赏赐小安子!史书上就记载说:太后宠安德海,语无不纳。其后,遂干预政事,纳贿招权,肆无忌惮。


有一次,慈禧太后正与安德海闲谈,两人说得高兴,真是忘乎所以,闹成一团。这时,总理朝廷政务的恭亲王来了,有军国要事,请求太后召见。可是,令恭亲王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慈禧太后为了和安德海玩乐,竟然推辞不见!


此时一脸愠色的恭亲王虽然无奈地退下,但他恼羞成怒溢于言表。事后他恨声连天地对亲信侍从说:非杀安德海,不足以对祖宗,振朝纲!


安德海得知此事以后,知道此时慈禧太后与恭亲王不和,就瞅了个机会,就向慈禧太后进谗言,损毁恭亲王。不久,慈禧太后就削掉了恭亲王议政王之职。因为这件事而让大清王朝第一亲王失宠,安德海的受宠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慈禧太后与安德海宫禁寻欢,传到了年轻的同治皇帝的耳朵里,同治气恨不已。有一次,同治也逮着个机会,狠狠地训斥了安德海一顿。安德海一肚子委曲,竟然向同治的母后慈禧太后倾诉,慈禧太后不仅不责骂太监安德海,反而还护着他,竟然训斥起自己的儿子来了。


年轻的同治真是气得真跺脚,在宫内来回地走,气恨恨地大骂安德海,并特地做了一个小泥人,长得和安德海一模一样,然后,同治骂着安德海,骂一句,毁一只手,骂一句,去一条腿,最后恨恨地砍掉了小泥人的脑袋说:朕一定杀安安海!不知道是真是应了“自作孽,不可活”的那句话,安德海的大限终于来了。


自作孽,不可活


同治八年,不可一世的安德海觉得在北京呆烦了,想出去散散心,于是,就借口置办龙衣,在慈禧太后的许可下,大摇大摆地出京了。慈禧太后对同治说:皇帝大婚快到了,叫小安子到广东为皇帝大婚置办龙衣。同治表面上同意了,心里却说:好,机会终于来了!


同治皇帝密谕山东巡抚丁宝桢:拘捕安德海。本来清廷对于太监的管理和约束,十分严厉。清顺治皇帝入关以后,宫内设立太监,但立下了严格的规矩,特地在后宫正宫之乾清宫后面的交泰殿内,立下铁牌,上书:


太监但有犯法干政、窃权纳贿、嘱托内外衙门、交结满汉官员、越分擅奏外事、上言官吏贤否者,即行凌迟处死,定不姑贷。特立铁牌,世世遵守。


安德海携带一干男女,顺运河南下。他以皇太后钦差自居,穿一身御赐龙衣,船上悬挂着迎风飘扬的日形三足乌旗,船边飘荡着五彩缤纷的龙凤旗帜。随行的官兵、苏拉、妻妾、太监、宫女、僧人等数十人,个个光鲜照人,分乘两条大船,浩浩荡荡,气势非凡。


素以严刚有威著称的丁宝桢接到同治皇帝密旨后,立即手下见机捉拿。安德海对此并不知情,依旧大摇大摆沿运河南下,没想到刚抵达泰安,就被擒获,解往济南。


一路之上,安德海自然口出狂言,致使许多官员真的不敢动他一下,只有巡抚丁宝桢却认为朝旨未可知,先杀之!他还说:宦竖私出,非祖制。且大臣未闻有命,必诈无疑!当天晚上,丁宝桢下令,杀了安德海,随行的二十余人,也一律处死。


丁宝桢杀了安德海,许多官员真的吓破了胆。丁宝桢的奏章,也随之送到京师。慈禧太后知道了安德海被杀,大为惊诧,一时莫知所为。她阴沉着脸,同慈安太后一起,召集恭亲王、军机大臣和内务府大臣,商议对策。但众大臣异口同声:太监,祖制不得出都门,犯者死无赦,当就地正法。


然而心爱之人如此惨死,慈禧太后不禁万分悲痛,上谕扣发了两天,在恭亲王的敦促下,才发下去。而事实上,上谕到达的前五天,安德海就已经人头落地了,并且为了满足人们的好奇心,巡抚衙门下令,暴尸三日。从此,大清王朝的皇宫大内,便结束了太监安德海的时代;同时也预示着一个名叫李莲英的太监时代的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