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子 正文 第一一章,虎口,狼窝(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7.html





“啪,啪!”两声清脆的耳光响起,声音之大连外面的卫兵都听的一清二楚,室内片仓衷甩了甩打的有点疼痛的手掌,愤怒的看着站立在眼前的日军少尉,努力平息着自己心中的怒火。


“椿裕君,你太让我失望了,这次的任务事关重大,可是你却把时间浪费在一个支那女人身上,如果任务失败,我想,椿裕君你只有剖腹自尽了。”看着被打的红肿的椿裕二,片仓衷仍觉甚是生气。


“是阁下,我辜负了天皇和关东军总部对我的教诲,辜负了阁下对我的期望。”椿裕二打了个立正,点头回答道。


“如果你的道歉可以挽回任务的话,我想,我一定会接受你的道歉的,可是现在,我们要找的人没有了,东西也不见了,椿裕君,你有什么弥补的办法吗?”片仓衷生气的质问道。


“我们在追那个女子之前,已经到达磨盘山附近,对方的踪迹在这里变的混乱起来,似乎显示有很多人在这里接应,因为不敢贸然的打草惊蛇,所以,我们没有继续追下去。”椿裕二努力的回忆只之前的一切,为自己失败的行动寻找着借口。


“磨盘山?”片仓衷重复了一遍,随即跑到地图前,仔细的寻找起来。


“这方圆几十公里内,是否有可疑的地方存在?”指点着地图上那个三角形的标志许久,片仓衷转头询问道。


“这里是我们的治安区,境内除了一些流寇和土匪以外,没有成建制的游击队和抗联。”椿裕二沉思了好一会,肯定的回答道。


“这就奇怪了,情报机关报告说,支那军队并没有派遣小分队类的作战部队进入满洲地区,那么会是谁接应他们的呢?”片仓衷奇怪的自言自语道。


“会不会是他们的亲戚?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带人把周围几十里的村庄彻底搜查一遍。”椿裕二连忙猜测道。


“我们在这里不是讨论疑惑的,我需要确凿的证据,首先我们不能肯定东西是否落在那个叫章小榆的手里,所有这些结果,都要等帝国的军事专家,对被他枪杀的三名皇协军的尸体进行弹道测试,如果证明枪支却系我们的特工所遗留的武器的话,那么就可以肯定东西一定在这个人身上,在帝国的专家没有得出结论前,尽量不要打草惊蛇,支那人的情绪很容易冲动,一旦在逼迫下做出什么有损帝国的事情,恐怕我们都要剖腹了,你现在的任务,是尽量查清楚章小榆等人的下落,如果可以,尽量秘密调查。”片仓衷连忙摇头拒绝了椿裕二的建议,转而命令道。


“是,阁下。”得到命令,椿裕二打了个立正,随后转身向外走去。


轻轻的带上门,椿裕二终于有机会揉起自己已经被打肿的脸,感受着面部火辣辣的疼痛,他一直被压抑着的愤怒也随之腾起,想到那名该死的支那女子害的自己吃了一巴掌,椿裕二就感到异常的愤怒,站在门口思索了一会,他整理好军装,快步向牢房走去。


牢房里,大丫头一直处在恍惚的状态之中,自从再次落入鬼子手里,她就知道,自己的末日到来了,好人家的闺女落在鬼子手里,不死也要脱层皮,一想到可能出现的种种状况,大丫头就恼恨的想要撞墙,早知如此,她说什么也要追上小榆和他一起逃了,什么家业,什么富贵,兵荒马乱的还要守着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眼前自己落到鬼子手里,好好的清白身子肯定不保,她争强好胜的心也顿时淡了下来。


目前唯一可以期盼的就是在县城里当县长的大伯,能处于亲戚关系拉自己一把,可是大丫头知道,这希望渺小的简直可以忽略,分家那天,大伯已经把话说绝了,此刻让他惦念着兄弟之情,显然有点妄想。


想到这里,大丫头已经对自己的未来不抱任何希望了,她想到死,一口咬掉自己的舌头,或者干脆一头撞死,可是她不甘心,她想见小榆,就算再苦再难,哪怕见他一面就死了,她也要看上对方一眼,大丫头知道自己有点妄想,可是她却无法让自己打消这个念头,这念头就如同一丛野草一样,虽然水没土,却仍然不停的疯长着。


“吱!!”正思索间,牢门忽然被打开,一双军靴随之出现在眼前,大丫头胆怯的向后退了退,抬眼望去,立刻发现前面站着的就是拉自己入火坑的那个鬼子军官。


椿裕二看到对方看向自己,自认为有礼貌的笑了笑,随后脱下手套,走上去,在大丫头身边蹲下来,仔细端详起对方。


在进牢房之前,椿裕二一直对她感到气愤,可是当看到她之前,这愤怒的情绪却一扫而空,眼前这个村姑看起来是那么的漂亮,纤细的腰肢,鼓涨涨的胸脯,修长的大腿,无一不是那么迷人,椿裕二自问在日本国内,从来没见过如此动人的女子。


“你的,什么名字?”慢慢的凑过去,椿裕二小声用生硬的汉语询问道。


大丫头没有回答,而是再次缩了缩身子,退到牢房的墙角。


“我们交个朋友吧。”椿裕二兴奋的挨过去,再次询问道,可是回答他的却仍然是不住的颤抖和摇头。


眼见这一幕,椿裕二忽然笑了,他笑的并不是对方的胆怯,而是自己的礼貌,他忽然觉得自己有点愚蠢,竟然无聊到要用礼节去征服对方,一个支那女人,这简直愚蠢到家了。想明白这一点的椿裕二,忽然扑上去,一把拉住大丫头的头发扯到牢房中间,所有伸手扯向对方的衣襟。


“兹拉!”声响中,衣帛碎裂,鲜红的肚兜和饱满的胸乳顿时暴露在他的眼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