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一部 雏鹰展翅 第四十二章 选举风波

zjqian96 收藏 22 20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URL] 1938年4月初,春天的信号已经准确无误地传到了日寇铁蹄下的安徽滁县,农民们开始往自家的土里播下种子。日军华中派遣军主力依然集中在津浦路沿线和第五战区的国军反复拉锯,而台儿庄的日军已经快要走到崩溃边缘。 小王庄地区的中国“神鹰”也相继在所驻地十几个村子建立了抗日民主政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1938年4月初,春天的信号已经准确无误地传到了日寇铁蹄下的安徽滁县,农民们开始往自家的土里播下种子。日军华中派遣军主力依然集中在津浦路沿线和第五战区的国军反复拉锯,而台儿庄的日军已经快要走到崩溃边缘。

小王庄地区的中国“神鹰”也相继在所驻地十几个村子建立了抗日民主政权,尽管这个政权和今天的村委会差不多,但也足以保障“神鹰”的兵员与粮食来源。

但是在珠龙镇的张家庄、大官塘等地却遇上了令陈际帆等人都一筹莫展的麻烦事。

不是土匪,也不是汉奸。

是遇上了同样在那里开展群众工作的新四军特派员。

自从“神鹰”奇袭了珠龙镇后,为了避免当地老百姓受到牵连,陈际帆一直没有派部队在附近一带活动。不过这一带鬼子早已绝迹,“神鹰”早就把这些地方看成自己防区的一部分,事实上也必须这么做,因为这些地方是小王庄的外围防线。无论从哪个方面,这里都必须建立稳固而可靠的政权。

但是这里已经有共产党派遣的支部活动了,滁县境内东面是津浦线,沿线驻有鬼子重兵,南面是县城,鬼子也是防卫森严,而西面和北面则是“神鹰”的地盘,只有中间的珠龙镇,鬼子没来,“神鹰”也没去。

于是中共安徽省委派遣的特别支部就在这里开始了敌后动员工作。中共驻滁县党组织的书记叫周明,副书记叫李海云,两人本来是雄心勃勃地来的,还带了一个工作组准备用最快的时间打开滁县的抗日局面,发展游击武装。

可是他们很快发现在这里遇到了从未有过的困难,既不是因为这里的百姓对抗日没有热情,也不是因为鬼子在这里不由重兵。而是因为,这里的老百姓根本不买他们的帐。

而不买帐的原因是因为这里活动着一支武装,一支叫做中国“神鹰”抗日特遣队的武装。

来之前安徽省委把这支神秘的民间武装的一切资料都给了他们。资料显示,这支武装战斗力极其强悍,成立仅仅数月,已经和鬼子交锋多次,歼敌将近千人!而且每次都是全歼!

周明和李海云开始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因为在此之前组织上在安徽其他地方组织的游击队战果最大的一次仅仅是伏击日军运输车队,炸毁两辆汽车,歼灭29人,缴获29支枪而已。

但是人家最差的一次也是全歼鬼子野战部队的一个小队,差距太大了。两人思来想去,实在是想不出有哪支部队会有这么强悍的战斗力。从报纸上得到的消息是说这些人是国军的一些后方留守人员组建的部队。但两人基本否决了这种说法,首先是从掌握的情报看国民党根本就没有什么留守人员,其次即使是有,也不可能对游击战这么精通,否则也不会在江西屡战屡败了,两人都是江西时的老红军了,对国民党军的战斗水平还是多少了解的。

这到底是支什么样的部队呢?

正在两人疑惑不已的时候,下面报告说珠龙镇附近的两个村正在搞什么“抗日民主政权”。两人大惊不已,如果说强悍的战斗力并不算什么的话,那么建立抗日民主政权就足以令人吃惊了。这说明这支部队在政治上非常成熟,远非那些啸聚山林的土匪可比,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那些地方的军阀将来都远远赶不上这支队伍。

“周书记,对滁县地区的复杂局面,我们应该采取措施,不然以后我们的工作会相当被动。”李海云忧心忡忡地向周明建议。

“能采取什么措施?我们既无部队,有没有坚实的群众基础,更重要的是,这支部队到底是友是敌都不清楚。我看这样,我们亲自下去看看,先把情况弄清楚再说。”周明比较谨慎。

大官塘是珠龙镇南边的一个小村,一百来户人家。村东头的晒谷场上正熙熙攘攘,全村老老少少都集中过来了,接下来这里将要发生的事情是他们祖祖辈辈都不曾见过的,就是由大家伙选出村里带头的来。

驻扎在附近的是“神鹰”的四连,连长尚长福亲自带一个警卫班过来压阵,说是选举,其实和后世的根本没法比。候选人除了村里的一个地主外还有村里几个有威望的乡亲,由于村民基本不识字,所以就采取举手表决的方式进行。

尚长福虽然觉得有些滑稽,但他还是带着警卫班在村子里尽忠职守,有村民们自己选带头人,自己想都没想过,营长他们还真敢干。

主持选举的是营长从武汉带来的几个学生,此刻正在有板有眼地跟村民们解释选举的办法。

村民们开始是观望,后来有几个胆大的后生吼出几个名字,大伙居然跟着举手赞成了。只见晒谷场上一会又有无数双手举起放下,一会又见学生们往一块黑板上写着什么。

尚长福眯着眼睛望着晒谷场上,心里巴不得赶紧选完好把部队带回去训练,争取在营部的统一考核中取得好成绩。其他几个连可不是吃素的,一连和二连和鬼子死磕过,手下的兵牛的不行,想当初四连也是立过战功的,无论如何不能叫人比下去了。

晒谷场那边忽然安静下来,这一反常情况立刻让尚长福停止了思维的飘散。

“怎么回事?”他问旁边的一个战士。

“报告连长,不知道!”战士回答得很干脆。

“过去看看!”尚长福简单发完命令就带人直奔过去。

尚长福悄悄带人过去后半天才搞清,原来是选举出的村委会成员中有一个是本村地主,大家不干,两个三十多岁的人正在质问主持选举的学生们。

“这种选举怎么能代表穷人兄弟们呢?选来选去还不是地主们高高在上,广大穷人受剥削,你们这种做法往小了说是幼稚,往大了说是欺骗,所以我们代表广大群众强烈反对这种所谓的选举。”

话说完,有很多人跟着大喊:“不算数,重新来!”

这两个质问的人正是周明和李海云,他们本来是来观察“神鹰”的动静的,谁知选举的结果让他们根本无法接受,李海云忍不住质问起来。

几个学生被几句话噎得说不出话来,个别女生的眼睛还有红。

尚长福一看原来是砸场子的来了,当即分开众人来到两人面前,对两人上下打量一番后冷冷地问:“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捣什么乱?”

“中国人,”对方回答,“来这里当然是监督选举,免得有人打着选举的旗号欺骗群众。”

“这里是中国‘神鹰’抗日特遣队的防区,选举是我们防区自己的事,用不着你们来添乱。请你们赶快离开。” 尚长福不愿和他讲什么选举的事,他不懂。

“选举是关系百姓利益的事!”李海云立即反驳,“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们不能容忍这种赤裸裸的欺骗!”

尚长福没什么文化,在“神鹰”的这段日子他从没感觉部队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营长给他下过命令,要他维护好自己驻地内的选举秩序。所以对面这个人的话对他而言就是捣乱。既然是捣乱,那就不能客气。

尚长福把手往后一挥,后面四连的战士立刻围了过来。

周明站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他要好好看看这些在百姓口中的传奇部队到底是个啥样。对方十几个人围上来后,周明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神鹰”的士兵。

很明显这是支训练有素的部队,从他们整洁的军装就可以看得出,只是周明不明白为什么军装会染成花花绿绿的,如果说服装是外在的,那么这些战士的握枪和站位就足以说明他们受过正规训练,绝不是随便捡几杆枪就号称自己是什么的那种。

周明决定再看看,看看这些人会干出什么事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谅他们也不会怎样。想到这,他拿眼神示意李海云不要激动。

“这位老总,我们做错什么了?拿枪对着自己的同胞是什么意思?你们的枪难道就是用来指同胞的吗?”周明和颜悦色地询问。

尚长福听了这话后一怔,营长倒是说过这话,部队的枪是用来打鬼子的。所以尚长福命令撤枪。

“我们当兵的虽然是粗人,但是也懂得些道理,明明大家都已经选出领头的了,偏偏你们出来横插一杠,说你们捣乱还冤枉了你们不成?”尚长福大声喝道。

“选出的是地主,地主平时剥削穷人还少啊,现在又选他们出来,这不是明摆着欺负穷苦百姓吗?”李海云还在据理力争。

尚长福理直气壮回答:“我们长官说了,大敌当前,所有中国人呢都应该团结起来,把过去的恩恩怨怨都丢在一边,拧成一股绳打鬼子。在我们‘神鹰’,地主和农民一个样,只要不当汉奸,老老实实做人,我们就保护。好了,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瞅你们不是本地的,报上来历,否则以奸细论处!”

“我们是新四军”,周明回答,“受上级指派到滁县地区发动群众抗日”。

“新四军?”尚长福没听说过这支部队。旁边一个战士上来小声告诉他:“就是和我们打了十年的红军,后来改编了叫新四军。”

“共匪啊?”尚长福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因为以前营长他们教育过说不准称呼这种字眼。

“如今国共合作,这位长官的说法最好不要再提。”周明很担心,对面这个军官明显是个铁杆国民党兵。

李海云可没有这么好的脾气,他继续指责:“不管是谁,侵犯工农利益我们就要管,我们共产党人是坚决维护工农利益的……”

李海云话没还说完,就听见远远传来一个声音:“共产党人就你们这种觉悟?”

本文内容于 2011/4/7 11:20:21 被小编R编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