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第二十章

深圳东子 收藏 0 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1947年3月12日晌午过后,刘雅欣一家回到河阳街。

一行人来到大门口,发现大门上挂着锁,薛三不在家。护送刘雅欣一家的几个士兵见状,便先行告辞了。

杏梅见四周的人都下地去了,忙跑到来喜家向她打听薛三的去向。来喜告诉杏梅,自从他们一家走后,薛三经常一个人到薛家陵去,这会儿可能又去了薛家陵。

杏梅回来把这个消息告诉刘雅欣。刘雅欣心里担心薛三,忙带着一家人去了薛家陵。到了薛家陵外,就见里面被打扫的很干净,杂草都没了踪影,树木也被修剪过枝叶,此刻,许多桃树桃花满枝,映照出了从前的富贵气息。

奔儿眼尖,透过树林的空隙远远地望见薛三,忙指给刘雅欣看。刘雅欣顺着奔儿的手势看过去,见薛三坐在一座坟头边,她想起来了,那是薛克新的坟墓,她的眼睛霎时便湿润了,她知道,这是他们一家人离开后,老人家感到寂寞才会来到这里,对着故去的人说话。她连忙打发奔儿和杏梅快步跑了过去,自己也拉着枣花加快了脚步。

薛三正在对着薛克新的坟头自言自语地说话,不时地抹一下眼睛。见刘雅欣一家回来了,喜悦的笑容顿时出现在脸上,忙站起身,迎了上来。

“爹,我回来了。爹,你怎么在这里?”刘雅欣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上沁出的细密的汗珠。

薛三拉着枣花的手,没有回答刘雅欣,而是盯着她的脸看了许久,开心地笑了。问:“孩子,你这脸……”

“爹,在潍县时,景梅队伍上的军医给我整了几次脸,就成这样了。”刘雅欣笑着说,语气中也散发着高兴。

“好好,真是太好了。爹这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走,咱们回家去,今天可是个高兴的日子,好好做几个菜。”薛三抱起枣花,又接着放下来,说,“哎呦,咱们家枣花长大喽,我这把老骨头都抱不动喽。”薛三牵着她的手,一家人喜气洋洋地往回走。

“爹,我给你的信都收到了吧?”刘雅欣问。

“收到了。还有你寄的钱,也都收到了。你呀,光是开春就来了两封信,生怕我下地干活。”薛三乐呵呵地说,“你放心,地里的活我就行想干,也干不动喽。我花钱请人干的。”

“那就好。爹,我就担心你闲不住,把自己搞得太辛苦了。”

“怎么会呢?我这把年纪,也就只能伺弄伺弄菜地了。”薛三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雅欣,你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刘雅欣告诉薛三回来的原因,并对他说了,还是没有打听到薛克新妻儿的消息。薛三沉默了一会儿,说这也许是天意。刘雅欣有些愧疚。枣花缠着薛三问这问那的,薛三的注意力被转移了,又高兴地逗着枣花。刘雅欣望着又变得开心的薛三,心里觉得好受了许多。

来到家门口,发现来喜娘俩正帮忙看着放在门口的行李,还有几个扛着农具,从地里回来的乡亲陪着她们说话,见刘雅欣回来了,目光不约而同地望着她的脸,显示出惊讶和意外的表情。当刘雅欣向他们说明了情况后,他们纷纷恭喜刘雅欣恢复了从前的模样。薛三急忙摸出钥匙,打开大门,邀请大家进院子里坐。

杏梅和来喜跑进门,来喜熟门熟路地帮着杏梅给大家倒水沏茶。来喜悄悄地告诉杏梅,她结婚了,并且已经怀了孩子。杏梅开心地恭喜了一番来喜,表情随之显得黯淡,默默地给来喜翻找着送给未出生的孩子的礼物。

“杏梅,事情都过去了,不要再去想了。”来喜看出了杏梅的心思,劝她不要老是想着刘鸣的死。

“唉。来喜,你说,我是不是命很苦?”杏梅悲伤地说。

“瞧你说的,你再苦也比我们这些穷人家的孩子强呀。”来喜说。

“我倒不觉得,我宁愿生在穷人家。”杏梅幽怨地说。

来喜见杏梅又动了感情,忙找些村里热闹的话题说起她听,杏梅渐渐地有了笑容。

刘亚伟带着警卫员走了进来,和大家见过礼,突然万分欣喜地扳着刘雅欣的肩膀望着她的脸,问完了缘由,开心得哈哈大笑。其他人见刘亚伟来了,便客气地起身告辞。

“雅欣,你怎么搞的,回来也不叫孩子去告诉我一声?“刘亚伟有些抱怨地说完,随即又笑了。

“这不是还没来得及嘛。”刘雅欣笑呵呵地说。

薛三对杏梅使了使眼色,杏梅很不情愿地叫了声舅舅。刘亚伟赶紧从口袋里摸出几条五颜六色的丝巾递给杏梅,说:“杏梅,这是我的部下从苏州回来带来的,我可是一直留着,就等着送给你的。”

“谢谢四舅。”杏梅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丝巾,回到屋里去了。

刘雅欣向刘亚伟说起了自己回来的原因,问他的部队是不是也要有行动?刘亚伟想了一会儿,不太想说这个话题。刘雅欣有些不高兴。

“雅欣啊,跟你说实话吧。”刘亚伟终于说道,“前一段时间,国军整编七十四师攻占了临沂。共军华东野战军积极组织反扑。最近,顾祝同长官指挥四十余万国军,和陈毅、粟裕指挥的共军华野的大部分兵力,都已经集中在坦埠一带,很有可能在孟良崮在发生一场空前的大战。”

“孟良崮离咱们这里才四十多里路,你该不会也上前线吧?”刘雅欣有些担心。

“我的部队也接到了任务,将在莲花岭狙击前往坦埠和孟良崮增援的共军。我的指挥所已经前移到薛家陵的东边,其余人马都已经在莲花岭修筑工事了。”刘亚伟有些得意地说。

“哦,我说怎么村子见不到几个兵了。四哥,你可得小心了。”刘雅欣感到心里发紧,一脸的担忧。

“雅欣,你别紧张。”刘亚伟得意地说,“终于又到了为党国建功立业的时候了,我呀,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四哥,我真闹不懂你们这些人,天天想着打仗。”刘雅欣不满地说,“打来打去,倒霉的不还是老百姓?”

“所以才要打嘛。打倒天下太平了,你不是又可以当你的财主了。”刘亚伟说。

“你少跟我提什么财主。四哥,我是真的不想再当财主了。”刘雅欣说。

“你呀,头发长、见识短。当财主有什么不好的?你看看亚忠,现在过得多滋润?你为什么不想过那种日子了?”刘亚伟有些不满。

“我害怕……”刘雅欣不说什么了。

“怕什么?只要你一句话,我用不了半个时辰,就让你当回去财主。我看哪个穷棒子敢说一个不字?”刘亚伟不以为然地说。

“不说这些了。四哥,我真的害怕。我这个家,再也经不起折腾了。”刘雅欣再次强调自己的意愿。

刘亚伟沉默了一会儿,觉得这种谈话太给刘雅欣压力了,便说了句以后再说。又聊了一会儿家常话后,表示自己要去莲花岭视察军务,起身告辞。

“四哥,打仗的时候要小心呀。”刘雅欣跟在后面嘱咐道。

“放心吧。我还不知道什么叫打败仗哪。雅欣,等这一仗打完了,我要在河阳街开个庆功会,到时候,你也来给我的部队唱一段沂蒙小调怎么样?”刘亚伟一脸的自信。

“去你的,我才不凑你这种热闹呢。四哥,你还是要多加小心呀,我心里真的害怕。”刘雅欣说。

“不用怕,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咱们刘家,没有孬种。”刘亚伟说完,大步流星地走了。

刘雅欣送完刘亚伟,回来责怪杏梅不去送送舅舅。杏梅表示不愿意见到刘亚伟,却对刘亚伟送的几条围巾爱不释手,嚷着要去送给来喜一条,说完就蹦跳着跑了。刘雅欣看着杏梅的背影摇了摇头,自言自语地说杏梅,到底还是个孩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