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昌解放 国民党少将潜入深山当“野人”

陈继承 收藏 0 303
导读:解放城市:西昌 解放时间:1950年3月27日 解放军主要进攻的部队:第62军184师第15军44师 解放军行军路线:1950年3月12日,北路部队184师分三路从温江出发,翻过蓑衣岭,突破大渡河,进军西昌。南路部队44师分两路从云南出发到达西昌。 沿途战役:大箐梁子沙骡马激战、黄联鹿马站战斗等数次战斗 1950年3月27日,西昌解放当天,正逢民间“城隍会”的日子,解放军一夜之间进驻了城内,城里各要口都贴上了安民告示,大人小孩跟在解放军行列后面欢呼,沿街的居民高喊:“欢迎解放军

解放城市:西昌


解放时间:1950年3月27日


解放军主要进攻的部队:第62军184师第15军44师


解放军行军路线:1950年3月12日,北路部队184师分三路从温江出发,翻过蓑衣岭,突破大渡河,进军西昌。南路部队44师分两路从云南出发到达西昌。


沿途战役:大箐梁子沙骡马激战、黄联鹿马站战斗等数次战斗


1950年3月27日,西昌解放当天,正逢民间“城隍会”的日子,解放军一夜之间进驻了城内,城里各要口都贴上了安民告示,大人小孩跟在解放军行列后面欢呼,沿街的居民高喊:“欢迎解放军!”就在老百姓们欢庆胜利的时候,国民党军却在仓惶逃离西昌城,但能乘飞机去台湾的人毕竟是少数,国民党的一些将军因此也只能潜入深山当“野人”。


2009年5月26日,本报“重走四川解放路”报道组记者来到攀西高原上的“月光城”西昌,听经历过那段历史的老人讲述60年前发生在这里的故事。2中共西昌市委党史研究室得知记者的采访意图,非常热情地推荐了“西昌战役战史研究会”的成员宋润田和赵金奎,曾经担任国民政府军委会西南反共救国第四纵队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的张伯伦


当天,中共西昌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还将“镇室之宝”给记者看。这是一份发黄的《浙江日报》,发行日期为1950年4月18日,报纸的边角已经破损,字迹有些模糊。报纸右下角醒目位置一篇名为《西昌战役基本结束》的希望这样写到:1950年4月8日,西昌战役胜利后的第二天,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司令员贺龙,政治委员邓小平向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报告了西昌战役胜利的消息。接着周恩来总理在全国政治协商会议上庄严宣布:“经过西南、滇西、西昌战役,解放了除西藏以外的大陆领土。”西昌战役成为新中国进入新时期的重要标志。这是中共西昌党史研究室保存下来关于西昌解放最早的报道。


新中国成立 近一月后才从报上获悉


国民党统治下的西昌几乎跟外界隔绝。地下党各级领导不知道我党我军的情况,特别是了解不到解放战争的进展情况,作为中共西昌地下党县委书记的谢克群自有门路:从国民党的报纸中反推消息。


1949年5月下旬,地下党从国民党的报纸上看到消息:“南京消息中断!”“我们猜测,这应该是南京解放了。”赵金奎说,那段时间只要国民党的报纸对共产党进行大肆诬蔑,谢克群就可以推断共产党一定在那个地方取得了胜利,果不其然,后来获得的有些消息,印证了南京解放的事实。


此外,地下党员获得消息的另一个重要渠道,就是谢克群订的一份《密勒氏评论报》的英文报纸,这是一个英国人在上海办的报纸,由于外国人办的报纸国民党不敢干涉,所以这些报纸成为西昌地下党员得到消息的重要途径,虽然当天的报纸到了谢克群的手上至少要晚一个月。


由于谢克群跟赵金奎同住一个村,赵金奎承担起了帮谢克群传达重要指示的工作。


1949年10月底一天,赵金奎按谢克群的安排,请了几位西昌地下党的重要同志到谢家中,那一天,谢克群穿了一件崭新的衣服,谢的岳母给大家煮了萝卜炖猪肉,看到谢克群的兴致如此高,再三问他遇到了什么喜事。“你捡到金元宝了吗?高兴成这个样子。”在场人眼巴巴地盯着谢克群,谢卖了半天关子才开口:“10月1日,毛泽东主席在北京天安门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这是我从《密勒氏评论报》上得到的消息,绝对可靠!”在场所有人激动得几乎要跳起来,兴奋之情难以言表。


手握打狗棒 送情报地下党路遇解放军


尽管新中国成立了,但1950年3月之前的西昌依旧在国民党统治下。


1950年3月26日早上,太阳刚露出笑脸,谢克群就召集了几名地下党成员到他家中商议大事:“好了,解放军终于来了,西昌要解放了!”这是谢刚得到的准确消息,谢克群安排赵金奎和巫敬论向其他同志传达与解放军的接头暗号:“张忠、黄文”。


一路上,两人为了对付可能会遇到的国民党残兵,手里各拿了一根打狗棒。赵金奎和巫敬论完成任务后迅速往回赶。“不准动,举起手来!”一阵怒吼声着实把两人吓坏了,对方问赵金奎和巫敬论是干什么的?赵说:“我们是这个村的农民,家里有人生病了,现在去请医生。”对方连连道歉,他们帽徽上的五角星在夜色下隐约可见。“是解放军!”两人不露声色地离开了。赵金奎和巫敬论抑制住内心的喜悦,径直奔向谢克群家报喜:“我们遇到解放军了!”谢克群一拍大腿:“你们赶紧到小庙机场去迎接解放军!”大家迫不及待地出发了。


老百姓一开门 街上睡满了解放军战士


1950年3月27日,农历2月初9,初春的西昌还很冷,街上的铺面全都紧闭大门。小庙乡的张在香一大早打开门,吓得猛地把门关上。门外的大街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人,“解放军来了,大家不要怕!”外面传来一阵洪亮的声音。


直到现在,赵金奎还对解放军到小庙的那一幕记忆犹新:“我们几个地下党员来到小庙,只见解放军横七竖八地睡在地上,每个人都脏兮兮的,衣服破烂不堪。这时候街上住户陆续开门了,一见大街上躺着那么多兵,以为是国民党的部队,吓得赶紧把门关上。这时候一个年轻人怯生生地伸出脑袋,赵金奎一看,是表姐夫谢克群的学生,赶紧让他转告乡亲们,这是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军,是来帮助西昌人们过上好日子的,请大家别害怕!”


“乡亲们,赶紧给解放军烧点热水喝吧,大冷的天,他们会生病的!”年轻人激动地满大街喊。不一会儿,有人端来了热水,有人请解放军进屋休息,解放军说什么也不愿意打扰老百姓,甚至连一口热水也不愿意喝,直到一位军官模样的人过来下达了喝水的命令。“昨天还看到国民党的部队,今天解放军就进城了,我们都还没反应过来呢!”老百姓感叹道。


这天,按照西昌民间神会的惯例是“城隍会”,进驻城内的解放军部队在城门洞、钟鼓楼等要道口贴上安民告示,城内四处是飘扬的五星红旗。城内游人如织,小吃摊应有尽有,全城人民都在为解放欢庆!


当官的飞去台湾 国民党军只能四处逃窜


就在人民迎接解放军进城之际,除少数跟着胡宗南、贺国光坐飞机到台湾的人,更多的国民党军只能四处逃窜,这其中也包括国民党的一些将军。


60年前,张伯伦国民政府军委会西南反共救国第四纵队副司令员兼参谋长,贺国光的直接部下,曾担任中国远征军长官司令部少将专员。经历了潜逃、坐牢、被特赦等岁月之后,如今的张老已是96岁高龄。张伯伦的人生充满了传奇,他曾担任远征军少将,西康省政府秘书,中华民国国民大会代表等职务。1950年西昌解放时他潜逃至深山,躲了13年之后被捕入狱,1975年获特赦,1984年曾任汉源县政协常委。


闲聊之后,张伯伦向记者讲诉起60年前的故事。“贺国光坐飞机跑了,我跑到山上躲起来。”张伯伦耸了耸肩说:“1949年10月之后,很多国民党将领都去了台湾,留在大陆的斗志全无。贺国光本来答应带我去台湾,但后来变卦了。我能不逃命吗?”在贺国光和胡宗南逃离西昌的几个小时之前,时任国民政府军委会西南反共救国军第四纵队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的张伯伦,带着弟弟和四个手枪兵仓惶离开西昌,准备逃往老家盐边县。“那段时间如同行尸走肉,天天晚上失眠,常常感叹时局变化太快。”张伯伦摆了摆手:“不堪回首!”


张伯伦跟贺国光的关系,还得从60年前说起。1949年12月15日,国民党中央任命贺国光为西康省主席,企图以西昌为据点,固守西南大陆以待局势变化。张伯伦的岳父葛绍武是西昌盐边相当有势力的大土司,与贺国光的交往相当“到位”。


1950年2月中旬,张伯伦到西昌是受贺国光和胡宗南的联名电邀。张伯伦曾经是黄埔军校13期学员,在国民党政府任过职。由于张伯伦及岳父家在整个西昌的威望,贺国光、胡宗南希望张伯伦能够承担起“反共救国”的重担,张妻的哥哥葛世槐也受到邀请,5天之后,张葛二人到达西昌,当天下午5时,胡宗南在泸山海滨原蒋介石官邸为他们接风洗尘,参谋长罗列、副参谋长沈策出门迎接。1950年3月上旬,张伯伦被任命为西南反共救国军第四纵队副司令员兼参谋长。


张伯伦在《逝去的岁月--张伯伦自述》中提到,他与内弟葛世槐为了争取胡宗南更多的军用物质,佯称解放军压境,请求紧急增援。1950年3月19日,胡宗南派飞机在盐边县城铁索桥边的河滩上空投弹药和物资,并电告葛要坚守盐边。葛世槐认为已经达到了投诚后为解放军作贡献的目的,于是一边把部队向盐边城附近撤退,一边观察解放军向华坪进军动向。第二天,张伯伦收到岳父的急电:“为实现我们起义意愿,准备迎接解放军进城,速返。”张伯伦因故没有返回盐边。



去台湾被拒 国民党少将深山当“野人”


“国民党大势已去,毕竟我是国民党的将军,不得不考虑如果被抓到之后的遭遇。”张伯伦说,他当时内心充满了犹豫,是留在西昌,还是跟贺国光去台湾。1950年3月20日,罗列参谋长找到张伯伦:“你有什么打算?”“我决心去台湾,贺已经同意。”这天上午9时,张伯伦从西昌城三衙街天主堂侧崔春域家走出门,“看见石塔街人潮如涌,每张脸上都表现出惊慌失措的神情,我意识到那是逃亡的前奏,心情非常复杂,于是到胡宗南的长官司令部找到罗列参谋长。罗列跟副参谋长沈策正在电报室发报,还未等张伯伦开口,罗列先发制人:“局势有变化,你可以立即回去协助荫堂(张伯伦妻子的哥哥)搞好防务。”罗列写了一张领条给张,让他到军需处领差旅费到盐边。


当天晚上,贺国光的上校副官主任孙桓章对张伯伦说:“贺国光很快就要离开西昌了!”张伯伦立马去了望远室见贺国光,“伯伦啊,你暂时不能离开大陆,你要协助荫堂,我们会空投资源,万一形势有变,退到左所藏区组织力量打游击。”贺国光说了些安慰的话,张伯伦去台湾被拒后非常沮丧,他暗中派人观察贺国光的行踪,3月24日晚上,贺国光的车从望远室疾驰驶向石塔街,张伯伦招手致意,车停在张的身边,张欲上车,但再次被贺国光婉言拒绝,孙桓章小声说:“今晚是去泸山新村开会,走的时候一定通知你!”


“我当时已有家室,加上贺国光一再拒绝我跟他一同去台湾,所以只好为逃命做准备了!”张伯伦说:“贺国光都逃命去了,我怎么不能?共产党能够深得民心,国民党做不到,这是失败的根基。”张伯伦逃离西昌之后便潜入深山,过了13年的“野人”生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