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一部 雏鹰展翅 第四十一章 民主政权

zjqian96 收藏 30 8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URL] 自从“神鹰”进驻小王庄以后,王继才基本上就没怎么闲着,尽管没有人给他安排什么工作,但是王继才还是整天一有空就往训练的部队上跑。要么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要么就是在人家忙的时候跟着张罗。 陈际帆和钟鼎城来家里找他时,这位热心的王先生刚刚从民兵训练场上回来。正准备躺在安乐椅上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自从“神鹰”进驻小王庄以后,王继才基本上就没怎么闲着,尽管没有人给他安排什么工作,但是王继才还是整天一有空就往训练的部队上跑。要么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要么就是在人家忙的时候跟着张罗。

陈际帆和钟鼎城来家里找他时,这位热心的王先生刚刚从民兵训练场上回来。正准备躺在安乐椅上休息一下。

两位营长被王福直接领到王继才跟前,把他惊得从安乐椅上站了起来。

“哎呀,两位长官今日怎么有空到寒舍来,王福,看茶!”王继才乐呵呵地迎了上来。

陈际帆没有和他客套,直接就进入主题。王继才闻听部队要在地方搞这样一个政权后没有立即表态。

“自古有军队就要有地盘,两位长官的心思老夫倒是能理解,只是如今小王庄去去弹丸之地,又处在日本人眼皮子底下,这……”王继才索性捋起胡子不说话了。

误会了,这老头当自己是军阀了。陈际帆见他不开腔心中暗道要糟。

倒是钟鼎城见机快,忙道:“王老先生误会了,我们组织队伍是要消灭侵略的鬼子,不是为了占地盘。但是现在很多地方自从国军退走后,已经成了三不管的地带,一方面鬼子来了老百姓没有主心骨,另一方面各地盗贼横行,群众的生命财产得不到可靠保障。还有更重要的是,随着部队的发展,后勤压力越来越重,兵员与粮食都严重制约了部队的壮大,所以今天营长和我特来拜访王老先生,请王先生给拿个主意。”

“这个民主政权是谁说了算?”王继才半天憋出一句话。

“王先生真是见过世面的,一问就问到点子上。刚才老钟说了,建立政权不是为了满足哪一个人的私欲,而是想既能造福百姓又能兼顾部队,总而言之我们打仗是为了老百姓不受鬼子欺负,而建立政权则是为了更好的打击鬼子,让老百姓的日子更加好过。”陈际帆补充道。

“这个老夫懂得,贵军造福百姓的义举凡是有良心的中国人都会永远记住的。我只想问的是,这个政权能否保护地主的利益?”王继才继续追问。

“只要是通过合法途径获得的利益,民主政权都会保护。但是我们坚决制止那种以高利贷或是单方面提高地租等来盘剥农民的行为。”陈际帆其实对这些并不懂,靠着后世的一些边边角角勉强能说出几句。

钟鼎城干脆说道:“这样王先生,我们几个是军人,对这方面也不太懂,我们提出个大方向,请王先生斟酌。我们认为这个政权是真正属于人民的,他应该要代表绝大部分人的利益。要立法,一个各方面都能兼顾的法律,不管是谁,违反法律都要受到惩处,队伍也不例外。”

“好吧,那老夫能做些什么呢?”

“我们想请王老先生出面牵头在部队所在的十几个村先搞起来,举个例子,先在各村建立新的村委会,成员由本村的各阶层产生,接着各村搞个规章上来,不合理的我们来修改。最后就是按照这个规章搞好村里的各项事务。诸如村民纠纷、治安、征粮、民兵等。各村搞好以后,再由各村推选一个总的机构来管理,你看怎样?”钟鼎城懂的似乎要多些。

王继才见两位营长说得诚恳,又是有备而来,想想后点头答应了。

从王继才家出来后,两人没有回营部,而是把吉普车开出来准备去李祥韬工作的村子,村子里小王庄只有十几里地,胡云峰带二连驻扎在那儿。

两位营长的到来让胡云峰很是高兴,他一面把两人迎进连部,一面倒水递上。

“两位营长大驾光临,有何指示啊?”胡云峰笑嘻嘻来了句。

钟鼎城说:“你小子刚自己出来单干几天怎么就变得油腔滑调的?你的部队怎么样?有什么困难没有?”

胡云峰听到问工作,立即收起笑容认真回答:“困难暂时没有,只是我们连快成了管片民警了。”

“哦,有意思,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陈际帆一听来了劲。

胡云峰开始愁眉苦脸地讲,本来这里的群众开始对打鬼子并不是十分热心,部队来了之后,真正做到了秋毫无犯,还利用业余时间帮助村里的乡亲干点活。乡亲们逐渐把部队当做自己人。接着营部又派来学生帮助搞搞群众工作,这下效果更好了,现在二连不但兵员充足,而且民兵也报了不少名。

“好事啊”,陈际帆打断说,“怎么你还拉着个脸呢?”

“营长你们有所不知,开始形势一片大好,后来二连回到总部和小鬼子干仗,李祥韬他就留下来了,部队回来后我忙于部队的修整,没工夫管群众工作的事,谁知这小子弄出个事让我哭笑不得。”

“什么事?”钟鼎城问道。

“这小子犯纪律了?”陈际帆也问。

“没有,这小子组织了个农会,说是要广大农民都团结起来,为自己争取该得的利益,接下来就吵吵着要斗地主。”

“斗地主?”陈际帆心想还打拖拉机呢?这什么节骨眼上,还搞那一套。

钟鼎城乐了,“人才啊,老陈,你从武汉带来的这个学生真是个人才,年纪轻轻就深得百姓拥戴,这下我们搞政权有人了。”

“这小子的确是个人才,在武汉他只说了几句话我就感觉到了,当时我觉得他的周围有党员在影响,而且是个水平较高的党员,至于他本人入没入党不清楚。只是这样下去绝对不行。小胡,你是怎么处理的?”陈际帆问道。

“还能怎么处理?部队来村里,人家这些个地主也是给予大力支持的,总不能带人把人家给抄了吧。咱可是懂法的,城管干的事咱不干。”

陈际帆说:“你做得对,可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地主和农民双方的矛盾一旦激化,咱们夹在中间就不好办了,大敌当前,团结是重中之重。这样,你把连里的事放放,跟我们去找李祥韬。”

陈际帆三个来的时候,李祥韬正伏在桌上奋笔疾书,他要把这段时间工作整理一下送给副营长看。不知怎么,营长对自己不大感冒,倒是副营长很赏识自己。

李祥韬一想到自己在这里能够施展才华越发心潮澎湃,以至于营长他们来了都没发觉。

“李祥韬同志,在忙什么呢?”钟鼎城尽量装成首长的语气问道。

“营长?副营长?连长?”李祥韬有些语无伦次,想必是对方的到来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坐,我们听说你干得不错,特地来看看。”陈际帆说完拉着大家找地方坐下了。

“你给营部的建议我们看了,成了抗日民主政权的想法很好,我们想当面听听你的想法。”陈际帆开门见山。

李祥韬口才很好,听到营长他们对自己的建议非常重视,心里很激动,于是就侃侃而谈:“组织政权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国民党走后,这些地方成了无政府状态,一盘散沙,各自都只关心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更有甚者,个别地主还趁机调高地租、放高利贷,很多农民的日子过得很苦,在这种情况下指望他们起来支持抗日是不现实的。”

“看来这段时间你是用了心的,可是要改变这种情况得讲方法,不能鼓动农民去打地主的主意,这样只能是激化矛盾。”陈际帆带上批评的语气。

“可是地主的财产从哪来的?还不是靠剥削农民来的?现在农民觉悟了,要向地主讨回属于他们的东西,这有什么不对?”李祥韬激动起来。

钟鼎城一看苗头不对,对李祥韬说:“别激动,李祥韬同志。问题应该这么看,地主出土地,农民呢出劳动力,收获的成果双方都有权利参与分配,只是分配比重该如何协商。还有,地主也不是天生就是地主的,据我所知,很多地主生活节俭,人也勤劳,咱们不能鼓励非法剥夺人家的财产,否则没有人回去劳动,大家都去打倒地主好了,现在我们共同的敌人是日本鬼子,无论是地主还是农民都是中国人,中国人的事可以协商解决,打鬼子才是主要矛盾。你说是不是?”

钟鼎城的话老成持重,李祥韬一时反驳不了,站在那没说话。

陈际帆开口了:“李祥韬同志,你能够站在农民的立场上说话,说明你最起码是一个有良知的人,而且你的工作能力有目共睹,但是凡事都要把它放在抗日战争的大环境中去考虑。地主和农民的问题,说大点,几千年来一直都有,一直都没解决。过去农民过不下去了揭竿造反,结果给生产造成极大破坏,你是读过书的,应该知道。我们可不可以用政权的力量立法来规定双方的利益分配呢?”

李祥韬没有说话,营长的观点不是没有道理的。他觉得这些军人的水平怎么比他们这些读书人的还要高,可是另一方面自己在武汉的那些朋友们说的也不错啊,一时间李祥韬沉默了。

“你是共产党员吧”?陈际帆忽然问道。“没关系,无论是哪个党,只要是真心抗日,对老百姓好,我们就团结。”

李祥韬遗憾地摇摇头,“不是,他们说还要考察一段时间,后来营长你们来到武汉,我听说你们是能打鬼子的,就报名来了。”

“其实共产党现在都没有再搞阶级斗争了,在华北游击区,他们正在搞得是减租减息运动,既维护了广大农民的利益,又照顾到了地主的利益,大家的矛盾虽说没有根本解决,但是不致激化。还有,部队里国军的士兵较多,他们以前可能在江西打过红军,国共之间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所以我建议你不要在队伍了宣传,以免引起不团结,明白吗?”陈际帆语气相对缓和。

“两位营长,今天你们的话我记住了,关于建立政权的事我想谈谈看法。”

“好啊,说说看?”钟鼎城鼓励道。

“我想在村里建立一个委员会,由村民自己选出委员,分别负责村里的财务、民兵、妇女等工作,村委会再选出一个领头的,定个任期,到期再重新选举。村里的工作部队可以指导,但不得干预。”李祥韬说完拿眼睛悄悄向营长望了一眼。

“没问题,二连就驻扎在本村,有什么困难你可以找二连长商量。”

胡云峰赶紧表态:“是啊,选举的时候,部队可以帮你维持治安嘛。”

“还有一件事,我和苏学长她们曾经商量过,想请示一下营部。”李祥韬说。

“你说。”

“我们从武汉一共来了15个人,都是读过书的,我们想在这里办所小学,把附近的孩子们都收进来教他们识字,想请营部给些经费支持。”

李祥韬这一说,陈际帆、钟鼎城和胡云峰三人对望了一眼,心想惭愧啊,怎么把这茬给忘了,百年树人啊,光打跑小鬼子有什么用?要是国民都没有受过基本的教育,国家还是会落后,落后人家还会打来的。

“没问题!”三人一起回答。

李祥韬没想到首长们会是这个反应,愣在原地。

“你和苏学长她们搞出个方案来,需要多少钱营部给,需要修房子营部派部队来。关于政权的事,你先在本村搞个试点,总结点经验报给营部,我们再去其他地方推广”。

“请营长放心,我一定努力!”李祥韬兴奋得一个立正。

“我们走了,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多锻炼,多吃饭。”陈际帆最后说。

“是!谢谢营长关心。”李祥韬语气有些哽咽。

从李祥韬那里出来后,陈际帆和钟鼎城两人又向胡云峰问起一些二连的问题,做了记录后回到小王庄。

两天后,王继才带着他写的东西来营部请示。

材料主要提到如何制定根据地军粮征收和民兵服役的问题,说得很详细,可操作性也很强,但是对于如何组织政权则没怎么提?

“王先生,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陈际帆决定摊牌。

“陈长官有话但讲无妨,老夫洗耳恭听。”

“王先生,‘神鹰’能有今天,与您的大力支持十分不开的,我们上上下下将永远铭记你对抗日事业做出的贡献。可是我们拉队伍抗日是为了什么呢?老百姓又为什么要支持我们呢?我们拉队伍打鬼子不是为了当官发财,而是要保护我中国的老百姓不受鬼子祸害。而老百姓之所以支持我们,是因为他们觉得我们能给他们带来希望,如果我们不能让他们的日子好过起来,那么消灭鬼子对他们又有什么意义呢?”

“陈长官有话就直说,老夫听着。”

“我们的意思是首先要组织地主商量一下减租减息的事情,另外各村的抗日民主政权必须有农民代表参加,但这样一来势必要损害到您的利益,请王先生谅解。”

“就这事啊,你们小瞧老夫了。两位长官到现在还拿我这个老头当外人,老夫倍感遗憾,唉!”王继才说着抬头望着房梁。

“我们晚辈若有什么不当之处,请您原谅。”钟鼎城也说。

“二位长官不妨想想,老夫现在还有别处可去么,这里就是我的家,我的祖辈都埋在这里,部队也在这里,老夫和‘神鹰’早已分不开了。既然是自己人,你们就不要跟我客气,莫说是减租减息,就是需要老夫变卖家产,老夫也不会皱下眉头,你们小看老夫了。”

王继才一表态事情就好办多了,大家就王继才提出的方案又仔细斟酌了一下,决定现在小王庄搞起来,王继才再到各村去作动员,在李祥韬他们这帮学生的配合下和当地人一道组建抗日民主政权。

政治上的事很多,陈际帆不大懂,再加上部队各方面也需要操心,所以陈际帆索性暂时不去管任由他们去搞,只要不出乱子就行。

最先搞起来的是李祥韬工作的新庄,村里首先成立了村委会。接着是小王庄,小王庄的工作很顺利,毕竟是营部所在地,人们的觉悟要高些。

不过在更远一些地方,抗日民主政权的建立很不顺利,原因居然是和中国共产党派驻滁县的特别支部撞了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