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青春 正文 四 成长之惑(2)

淡淡一生 收藏 1 8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7.html[/size][/URL] 晚上的班务会时间,按照安排,各班都在讨论如何完成这次任务。当过多年班长的孙毅飞,尽管能从战士的表情中,捕捉到他们内心的变化。作为刚刚上任的新指导员,在还缺少必要群众威信的前提下,对自己动员的效果,孙毅飞不免少了点自信,多了些担心。当然希望能直接听到战士们的反映,看看自己动员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7.html


从军,是孙毅飞童年追寻的梦想。父亲的藏书中,厚厚几本真实记录新中国将军们的星火燎原,孙毅飞不知看过多少遍。他崇拜那些在刀光剑影血雨腥风中,叱咤风云匡扶正义的将军们。梦想有一天,自己也能走进这个光荣行列。

命运像是在开玩笑,正像有些同年入伍的农村兵形容的,来到铁道兵,是走对了路进错了门。来到铁道兵,是孙毅飞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更没有任何准备。除了知道铁道兵是修地铁的外,其他一无所知。自从孙毅飞既兴奋,又迷茫,仓促走进不是自己崇尚追寻的铁道兵大门,一条并不情愿选择的军旅之路,再也无法改变。

环境总是有意无意磨炼考验人,迫使人们在客观环境中改变自己,改变自己的行为模式。没有谁能改变生存的大环境,尽管人们可以有条件挑选自己生存的小环境。但不管挑选什么样环境,环境对人,仍然会严格遵循淘汰法则,适我者留,逆我者去。

十六岁,还是一个尚未退去童真稚气的大男孩。参军后,孙毅飞依然还像在家时一样,尽情享受老兵的谦让照顾。贪玩,好奇,由着性子来,继续保持原有的生活节奏。

走进社会大门,对初次踏上社会的孩子,挑战人生的大幕,才刚刚拉开。尽管人的年轻时代,是最容易适应环境的时期,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但未知的,以及无法预料的生存考验,却像一个严厉法官,不会给任何人网开一面。不管是对新环境陌生还是恐惧,是喜爱还是兴奋,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种种不适,学会生存,懂得生活。

在“小兵”这张保护伞下,孙毅飞稀里糊涂过了半年多。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半年多,都干了些什么?

军队这个担当同等责任,需要付出同样牺牲的群体里,当“小”字逐渐失去保护伞作用时。理想和现实的冲撞,个性与理性的矛盾,自我与环境的不协调,以及个人得失与集体利益的纠缠,都会充分显现出来。

城乡差别,造成城乡矛盾,部队也不可能免俗。部队里不仅士兵绝大多数来自农村,基层干部几乎也都来自农村,不自觉中,多少会使他们评判的天平,产生倾斜。

连里有城市生活背景的寥寥无几,显然是少数,孙毅飞和陈苏自然很快熟悉。虽然来自不同城市,有不同经历,但感受到的排斥,本能的抗争,求大同存小异寻求支持,成为当务之急。一起聊一起玩,谁弄来好吃的都一起分享,使两人关系越走越近。当然,谈论赞美各自的城市,吹嘘自己的见闻经历,依然在自尊中占着主导。成为两个年轻人争论最多,最不服气的话题。

也许是知青生活,灌输给陈苏的生存技能。星期天下午,陈苏把孙毅飞叫到僻静地方,从衣服里拿出藏着的玉米,叫孙毅飞准备柴火。

看着尚未成熟的嫩玉米,孙毅飞问:“你哪弄来的?”

陈苏扒着玉米皮,说:“你管那么多干什么?累不累?赶快点火。”

孙毅飞说:“是偷老百姓的吧?你胆子够大的,不怕别人看见告你状?”

陈苏满不在乎的说:“没人看见!几个破老玉米算什么?我们在乡下比这邪乎!鸡、狗都偷过。把狗肉放到河里冲,冲得漂白漂白的,放点辣椒炖,真TM香!”

孙毅飞说:“干嘛非要偷呀?不怕别人说你们是小偷,抓起来游街?我看你们是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陈苏说:“你又没下过乡,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哪知道那是什么日子?分的粮食不够吃,不偷怎么办?等着活活饿死?”

孙毅飞说:“别说得那么惨!我听说知青都是集体户,生产队给照顾。”

陈苏说:“照顾个屁!我们刚去是给照顾,那是怕你呆不住,时间长了谁还管你?老农民都是坐地户,家里有自留地,养个鸡鸭什么的,怎么都好过。知青尽是大小伙,分的粮食连半年都不够。到生产队借一次给,借两次给,再借谁还借给你?有几个知青点不欠生产队的粮?和你说不清楚!”

渐渐烤熟的玉米散发出清香,远比连队伙食诱人。吃偷来的东西,怎么也觉得不光彩,孙毅飞有些犹豫了。

陈苏讥笑着说:“还北京人呢?瞧你吓得怂样?你不说谁知道?你吃不吃?不吃我可都吃了。”

孙毅飞立刻不服气的说:“谁胆子小了?有什么呀?吃就吃!”

紧张受约束的生活,压制不住年轻人天性的活泼。恰恰让他们一旦有机会,便会想法放纵,释放积蓄的过多能量。

每周定期开放的洗澡堂,成为年轻人最喜欢耍闹的地方。少了性别约束,当都脱去最后一块遮羞布,每个人的私处,都会成为其他人对比调笑的对象。那些不自觉中不幸展露本能的人,更是大家乐此不疲取笑的热点。什么“小吊车”“金枪不倒”“…”,大家绞尽脑汁,为其编写形容词。

这天洗澡,别人正和陈苏搓澡。陈苏站在池边,双腿岔开,两手支撑身体,整个身体都在配合用力,尽情享受搓澡带来的乐趣。

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洗完澡穿上衣服的孙毅飞,找来一把刷澡池子的大号棕刷,悄悄走到陈苏身后。孙毅飞示意别人躲开,趁陈苏闭着眼,全神贯注等待搓背,把手中棕刷,猛的塞进他的腹股沟。

大腿根是皮肉最娇嫩,最敏感的地方,也是别人轻易不能碰的部位。突然受到最难以忍受的刺激,本能的条件反射,令陈苏两腿迅速合拢,把象刺猬一样的大棕刷,夹在两腿中间。更深的刺痛,又使陈苏像跳芭蕾一样,迅速劈开双腿。动作变换之快,差一点失去平衡坐在地上。同时不由自主大喊一声:“哎哟!**!…!”龇牙咧嘴,整个面部都变了形,双手紧紧捂住下身。

等陈苏明白过来,检起棕刷准备寻找孙毅飞报仇时,孙毅飞早已遛出澡堂。

看着刚才发生的故事,澡堂里其他人笑得前仰后合,赶紧保护自己的小弟弟。每一个人都警惕性倍增,下意识注意别人的动作。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