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三卷:南美洲 第二十六章:铁血长征(一)下

红色猎隼 收藏 4 10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6875.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


黄昏时分,一架俄罗斯军方最新型的卡—60型军用直升机徐徐降落在位于莫斯科霍罗舍沃公路地区的俄罗斯武装力量总参谋部情报总局新大楼的楼顶,虽然是2003年投资95亿卢布(约合3.56亿美元)兴建的新大楼,但是曾经设计过俄罗斯“海逸饭店”的著名建筑设计师—叶夫根尼.谢洛夫却将这栋总面积达7万平方米的俄罗斯军队神经中枢设计的异常古朴,与位于美国弗吉尼亚州兰利宛如城镇的中央情报局总部以及伦敦泰晤士河畔的維多利亚区貌似神秘古堡的英国军情六处相比,俄罗斯武装力量总参谋部情报总局新大楼显得异常的普通,毫无显眼之处,但也正因为如此却欲发的让人感觉深不可测。

“怎么?收土豆收砸了?”在这栋地上9层,地下3层,由4座楼体组成方形建筑群内,即便是俄罗斯武装力量总参谋部情报总局(GRU“格鲁乌”)局长——瓦连京.科拉别利尼科夫大将的办公室内所有的窗户也都只能朝向院内的体育场。这当然是出于安全的考虑。此刻站在自己的办公室巨大的落地玻璃面前,瓦连京大将正一边闲暇的注视着莫斯科如血一般的落日残阳往来的人群,一边语气平和的对着正推门从外面的那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年轻人问道。

“不!将军阁下,一切顺利!”虽然此时依旧是莫斯科一年之中最为温暖的盛夏,但是托洛廖夫上校的脸上却仿佛凝结着一阵厚厚的冰霜。虽然诚如他自己所言,在联邦德国的心脏—柏林,托洛廖夫上校的工作进行的很顺利。但这并不是这位俄罗斯武装力量总参谋部情报总局特别行动部队的负责人比预定的时间提前的72小时返回莫斯科的全部理由。

“我听说……您刚刚向总统递交了辞职报告。”在沉吟再三之后,托洛廖夫上校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哦!孩子,你不愧是‘格鲁乌’最优秀的情报人员,消息很灵通嘛!”瓦连京大将转过身来微笑的坐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在他的身后那个从前苏联时间沿用至今的“格鲁乌”徽章之上,那只巨大的黑色蝙蝠依旧笼罩着半个地球。

“这不公平,您为我们伟大的祖国付出了这么多,他们没有理由这样对待您……以及我们。”托洛廖夫上校有些冲动用双手猛烈的敲击着瓦连京大将面前那结实的橡木桌子,发泄着内心深处的不满和彷徨。“孩子,‘上帝有恩,沙皇有威’。身为军人我们总要面对残酷的牺牲。我已经很幸运了,可以平安的干到退休。”瓦连京大将微笑着端起眼前的倒满了一个古旧行军杯中的伏特加豪爽的举起高声喊道:“敬伟大的俄罗斯以及梅德韦杰夫总统。”

“父亲!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已经牺牲了近两百万同僚的我们,还要裁减掉那些从车臣战火之中锤炼出来的精锐之师。”看着一手将自己带大的、长期以来在自己心目宛如父亲一样高大的瓦连京大将独自饮下苦酒,托洛廖夫上校不禁继续追问道。虽然知道长期以来引起多方反对的俄罗斯军事改革,仍在总统梅德韦杰夫和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的支持下强力推进着。但是三天之前接到梅德韦杰夫总统签署命令,解除了激烈反对裁减麾下部队的俄罗斯武装力量总参谋部情报总局局长—瓦连京.科拉别利尼科夫大将职务的消息之时,托洛廖夫上校已经感到前所未有的震惊。

由总统梅德韦杰夫主导,并通过曾经担任过联邦税务局局长的谢尔久科夫亲自操刀的俄罗斯军事改革事实上是2001年1月由俄罗斯前总统普京所批准的俄联邦安全会议提交的《2001到2005年俄军建设5年规划》的延续。在前总统普京所主导的那次军事改革之中,原属于俄罗斯武装力量四大军种之一的战略火箭军将于2002年从军种降格为独立兵种—战略导弹兵。

与此同时,俄罗斯军队将恢复陆军总司令部,新的陆军总司令部大量任用了西伯利亚军区的军官。例如:西伯利亚军区原参谋长莫洛佐夫中将被任命为陆军总参谋长兼第一副司令,西伯利亚军区原陆军航空兵主任伊万诺夫少将被任命为陆军总司令部所属的武装力量陆军航空兵副主任,西伯利亚军区原副司令斯科罗杜莫夫中将被任命为陆军总司令部所属的武装力量战斗训练总局局长。此外俄罗斯后勤改革计划也是普京时代军事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其基本方针是,不分军兵种,不分部门,实现统一的区域性后勤保障体制,以最大限度地避免重复建设,有效地利用资金,节约军费开支。

而鉴于长期以来,俄罗斯军费拨款一直不能正常到位,对俄罗斯军队建设和发展所造成的严重影响。普京时代军事改革启动后,在前总统普京和时任国防部长的伊万诺夫的督促下,从2001年开始俄罗斯武装力量的军费开支首次得到正常拨款。但是这一情况的改善在很大程度上是通过裁减人员、精简机构和淘汰陈旧的武器装备实现的。在普京时代俄罗斯军队分阶段裁减36.5万人,同时完成了伏尔加河沿岸军区和乌拉尔军区的合并。新成立的乌拉尔军区,其司令部设在原乌拉尔军区司令部所在地叶卡捷琳娜堡。而原伏尔加河沿岸军区则被改编为一个合成集团军的领率机关。这样,俄罗斯军队军区的数量便从现在的7个减少为6个。

应该说普京时代的俄罗斯军事改革进程,使得苏联解体之后的俄罗斯军事建设朝着以均衡发展为方针、以适度发展为目标和以内涵发展为标准的方向前进。如果其5年建设计划将得以完成,俄罗斯军队将可能成为真正“高效、机动、灵活和战斗力强”的现代化的武装力量。毕竟由于军费拨款能够正常到位,仅2001年上半年,俄罗斯军队首次较大幅度增加了采购新式武器装备的数量。其中用于发展新组建的航天兵的开支将比2000年增加1到2倍。而随着俄罗斯国内经济形势的逐渐好转,俄罗斯政府在制定2002年联邦预算草案中也增加了军费开支的数额。2002年俄罗斯军费开支将达到2629亿卢布,将比2001年的2060亿增加569亿卢布。

但是这一切最终都随着普京的遇刺而噶然而止,在一代强人逝去之后的动荡和过渡期内,杜马国防委员会成员纷纷写信建议国家领导人暂缓军事改革,不要解除近20万军官的职务,停止取消准尉军衔、放弃将师团改组为旅,尤其是在意义极为重大的西线和东线。最终围绕俄军改革展开的争论已幕后走向了公开。改革的反对者强调,若不通过新的军事学说,改革就无法进行。因为在总统签署、安全会议批准的法律文件中,并未明确指出国家所遭遇的现实威胁,没给武装力量布置具体任务,甚至没有点明潜在的敌人是谁。惟有在得到上述重要而具体的指令后,才能弄清军队应当做好打何种战役的准备,其组织结构、军队构成、武器及作战方式将会如何安排。

面对俄罗斯周边所面临的形形色色的威胁。北约和欧盟的东扩,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的不稳定、阿富汗局势,以及东部边境崛起的中国,使得敏感的俄罗斯相信某些国家对俄罗斯存在领土要求。因此军事改革的重点不是裁军、而是组建更为强大的常备军,建立完全符合战时编制、配有最先进武器及军备和保障体系,如侦察分队、导航设施、目标指标器、通讯工具、无线电电子炸弹等。整个军官培训体系也面临改革。军官不仅应成为高水平军事人才,还需要具备高学历、强健的体魄、较高的文化素养和智力水平、管理能力。

同时普京改革方案根本没有彻头彻尾考虑清楚,缺乏资金及社会保障,尤其是在经济危机尚未结束的当下。军官人数削减,不少人丢掉官衔,但又不能将其完全辞退。国家无钱支付遣散费,也无力提供法律规定的住房。近6万人即将被贬为“庶民”的军官都是无房户。国防部最多能购进近4.5万套房屋,而国库捉襟见肘,该计划很难实现。房屋的市场价格比国防部所能承受的支付能力要高得多。此外,那些手头握有闲置或是烂尾住宅的公司,未必会愿意低价将其出售给军方。

虽然俄罗斯政府始终宣称他们并没有裁减军队的基干力量,仅有3.6万名军官需转为预备役。而他们也办理了1万人,其中只有3200人是由于组织人事调整而被裁,其余人都是因超龄、健康状况不佳、服役期满或无法继续服役而被精简,还有400名军官系自愿退役。” 但反对者掌握的则是另一些数字。他们强调,被裁减的军官在3个月后无法继续拿到应该拿到的钱,因此不得不选择自愿退役。不过,在后一种情况下,他们仍然不能拿到相当于20倍工资的遣散费。以一些拒绝前往新驻地(从莫斯科到西伯利亚或是远东)的“固执人士”为例,上级给他们下了无法继续服役的鉴定,他们因而被辞退,且无法获得遣散费。一言以蔽之,改革的支持者与反对者在所有问题上都各执一词,很难达成一致。何况对于个人命运和军队战备孰轻孰重的问题,也很难下结论。而来自俄罗斯军官团的抵抗更是悄无声息。比如在获得过俄罗斯英雄称号的沙马诺夫中将出任空降兵司令之后,对驻扎在图拉的第106空降兵师的改组已经暂停。

而梅德韦杰夫上台之后,任用了曾在普京时代在圣彼得堡税务局工作,将俄罗斯第一大尤科斯石油公司因漏税而查到破产,并将该公司创办人、前俄罗斯首富霍多尔科夫斯基送进西伯利亚监狱的阿纳托利.谢尔久科夫出任国防部长,这位由文职国防部长亲自主导的军队改革计划刚一启动便遭到俄罗斯军队的强烈反弹。

俄罗斯军队的高级将领们纷纷抱怨军队改革计划十分封闭和不透明。无论是俄国社会还是军方内部都不了解这份改革计划的内容。虽然名义上军队改革的目的是为了从根本上改变目前苏联式的俄军结构,使俄军未来变得更加灵活机动。改革计划提到到2012年时,把俄军总人数从目前的134万人减少到100万人。军官数量从目前的34万人减少到15万人。军事院校从目前的65所减少到10所。俄军总参谋部的人员将缩减50%,将军的数量将从目前的1100人减少到900人。另外将精简俄军指挥结构,把目前的军区-军-师-团的指挥体系改革成军区-作战司令部-旅的指挥体系。俄军部队分类将从目前的1890个减少到172个。俄军步兵将从目前的23个步兵师减少到12个旅。俄军的主要作战单位也将从师过渡到旅。改革目前已经从驻扎在莫斯科郊外的俄军最精锐的珍宝岛师开始。

虽然谢尔久科夫强调改革是由于在2008年的俄罗斯与格鲁吉亚的战争暴露出前苏联的军事建制的落后,另外也符合世界各国军队小巧灵活的潮流。但是依旧遭到俄罗斯军方以及社会上一些阶层的强烈不满。毕竟过去苏军作战一直靠人员优势取胜,而在兵员素质和武器装备没有得到显著提升的情况之下,盲目的裁军必然引发一场灾难。

一大批俄军高级将领已经提出辞职申请,抗议军队改革。提出辞职申请的包括在军队内部有威望的俄军总参谋部军事情报总局局长科拉别里尼科夫大将、主管军队后勤保障的国防部副部长伊萨科夫上将,以及直属国防部的中央指挥所所长戈什科德拉中将。另外,俄军总参谋部6个主要部门的主管将军也同时提出了辞职申请。而面对俄国军方内部对军队改革的不满情绪,俄罗斯武装力量新任总参谋长马卡罗夫只是下达命令,禁止俄军军官向媒体和外界谈论军队改革的事情而已。

一批具有光荣历史的精锐之师也被列入裁减名单,其中就包括总参谋部下属的3支部队——第67特别旅、第12和第3近卫特种旅。第67特别旅在阿富汗战争和车臣战争中表现优异,有许多士兵曾被授予“俄罗斯英雄”称号。在属下3支部队面临解散的背景下,科拉别利尼科夫早在去年便两度提出辞呈,但未获批准。这位曾指挥过车臣战争的老将一直被认为是地位最稳固的高级军官之一。然而,他擅自不参加今年3月17日的一次国防部会议,以此为契机,他的辞职被列入了克里姆林宫的议事日程。

其实早在今年初,克宫就已经开始考虑让科氏退休,但因无法找到合适的接班人,致使该议题一拖再拖。据称,科氏的5位副手结成了“统一战线”,一致拒绝接替自己的老上司。经过长时间酝酿,接替科氏的最终还是他的一位副手—亚历山大.什利亚科特里夫中将接任。而科拉别利尼科夫在离职后则将获得了总统颁发的“国家功勋”三级勋章。此前,他已获得过俄军人的最高荣誉——“俄罗斯英雄”勋章,以及英勇勋章和“国家功勋”四级勋章。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