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过的警察

工资不高,却被小偷惦记,大到29寸的电视机,小到精挑细选买回的胸衣,都被偷得干干净净,伤心气愤胀满了胸腔。去到派出所,带着最后的希望,奢望派出所能凭那些肉眼就能看出的脚印、指纹、血迹和留下的作案工具逮住这个可恶的小偷,挽回部分损失。进入值班室,一个警察正在翘着二郎腿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对我的到来毫无反应。看他实在太专心了,我说:“我报警。”他头都没动,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电视,“有什么事?”“我宿舍里被偷了,大大小小的东西都被偷光,损失将近六千多元。”“真值那么多吗?你回去列一个损失清单,附上购买发票,然后送到这里就可以了。”“不去看看现场吗?这个小偷留下了很多痕迹。”“你是破案的电视剧看多了,不需要看现场的,看了也没用,如果真的抓到了,听听他说话的口气,我们就能认定是不是他偷的。”“指纹没用吗?”“电脑里都没有所有人的指纹作比对,采集他的指纹后也无法查证,有什么用?”他还是看着电视,没看我一眼。我很生气,拿出手机就给在公安局的朋友打电话,问他们当地派出所不积极处理,这事该如何办。这时又进来一个警察,他们看我的架势,就很不情愿地说那就跟我去看看吧。自然我的案子最终也只是躺在纸上。

前段时间,我去办身份证,在办证室遇到两个从农村来办身份证的妇女,她们对相关事宜不清楚,多问了几句,办证的女民警非常厌烦地说:“交钱照相就行,不要说这么多废话给我们听。”我在一旁听着都很气愤,怎么警察就这个态度?

更有甚者。一天吃过晚饭我去逛街,站在路边等着过马路时,一辆飞驰而来的轿车撞飞了站在我前面一步之遥的妇女。肇事车辆绕过躺在地上的受害者,继续往前逃窜,路人都很着急地说堵住他,有人去追,但车速太快,我们甚至车牌都没看清,他就一路超车前行,幸好有一辆警车就跟在肇事车后,车上坐着一个着警服的警察,他也目睹了这一切,我们都以为这辆警车会去堵截,结果这辆警车若无其事地走着它的路,眼睁睁地放跑了那个肇事者。待我报警,交警赶到后,那车已逃之夭夭。围观者谴责那个肇事逃逸者,也骂那个开警车穿警服遇事不肯伸援手的警察。

在我住的县城发生过一起惨剧,一个从山区来卖蘑菇的妇女被街边楼上的水泥块砸中头部,倒地血流不止,不醒人事,有人报警,但无人来管,有好心人亲自去到派出所,希望派出所能出面救救这个妇女,但值班的警察说街上有那么多团员党员怎么不挺身而出,大事小事都来找警察,警察处理那些案子都处理不完。群众又急又气地围着这妇女,等到她的同乡闻讯赶来把她送去医院,她已经不治身亡。那个傍晚下了瓢泼大雨,街上零星有人路过,那个妇女的篮子还站在雨中屋檐下,似乎在等着这个妇女的归来。

凡此种种,警察给群众留下了极其坏的印象,对警察不再敬仰不再信任,甚至遭遇了人命关天这样的凶案都不愿意报警。前几天从安宁到楚雄的公路沿线部署了大量全副武装的警察,小孩见了问:“今天怎么有这么多公猫母猫?”言语之间没有丝毫对警察的敬重。这些值得警察们好好反思。 [/size][/size]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