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岁女孩严重烧伤 男友不离不弃向其求婚(图)

沧海一笑HA 收藏 22 6518
导读:  核心提示:8月3日凌晨,山东青岛一位女孩在家中吃饭时被突然出现的火球烧伤,全身烧伤面积达73%,未来手术花费将在30万到50万左右。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已经向其求婚的男友不离不弃,一心只想陪伴其左右。   [img]http://img2.cache.netease.com/cnews/2009/8/17/200908170806035deff.jpg[/img]   朱永兵给未来的媳妇喂食物   [img]http://img1.cache.netease.com/cnews/20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核心提示:8月3日凌晨,山东青岛一位女孩在家中吃饭时被突然出现的火球烧伤,全身烧伤面积达73%,未来手术花费将在30万到50万左右。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已经向其求婚的男友不离不弃,一心只想陪伴其左右。


20岁女孩严重烧伤 男友不离不弃向其求婚(图)


朱永兵给未来的媳妇喂食物


20岁女孩严重烧伤 男友不离不弃向其求婚(图)


昔日美丽的谷兴霞(朱永兵供图)


半岛网8月17日报道 身高1米72、体重130斤、皮肤白皙、长相可人,今年20岁的谷兴霞是个十足的小美女。


男朋友朱永兵比她大5岁,身高长相全都一般,所以他逢人就夸:“我找了个这么好的女朋友,可幸福了。她答应明年就嫁给我,羡慕吧!”


可是,这一切被8月3日凌晨3点钟,莫名其妙飞入室内的一个“汽油火球”粉碎,谷兴霞:“当时是在我朋友家,正在吃方便面。忽然就进来一个火球,刺鼻的汽油味,然后我的脚下着火了,很快全身都烧着了。我开始拼命地跑、拼命地跑……”医生诊断:谷兴霞全身73%烧伤,属于重度烧伤,如果不及时植皮,生命危在旦夕。


这十几天,朱永兵一直守在身边,他继续给她讲故事、继续说他们那些开心的事。


他说:“我要救她,让她继续做我的新娘!”


她说:“我想活下去,嫁给他报答他!”


两次求婚


时间:2009年4月份


地点:开发区一间小房子里


结果:她初步应允,他连睡觉都笑着入睡


在黄岛开发区的一间小房子里,谷兴霞做好饭菜等朱永兵下班,那天做了他最爱吃的菠菜汤、炒了个土豆丝、还炖了条鱼,谷兴霞做饭很好吃,辞掉工作后变成了家庭主妇。


那一天朱永兵回来得也早,看到桌子上丰盛的晚餐,身上的疲劳一下就没了。


“我当时心里特别有感触,不管在外面多累,回来还有可口的饭菜可以吃,喜欢的人又在家里,我就觉得很幸福。”朱永兵是个农村小伙子,老实巴交的他肉麻的话说不出口,吃饭过程中,朱永兵几乎用了最小的声音说:“我们明年结婚吧。”


“什么?你说什么?”


“嘿嘿,我说,要不咱明年结婚吧!”鼓足勇气说出这句话,朱永兵脸红了,心里怦怦怦地跳,低着头不敢看。


谷兴霞看着这个羞涩的大男孩,却忍不住笑了:“那我考虑考虑吧。”


朱永兵嘴里的饭菜还没咽下去呢,抬起头看着她,这下谷兴霞笑得更开心了:“行!我答应你,关键是看你表现了。”那晚,朱永兵说自己吃了好多,越吃越开心,连睡觉都是笑着睡的。


时间:2009年8月16日


地点:烧伤整形科病房


结果:看着痴情的男子,她眼角流出泪水


市立医院烧伤整形科病房内,浓重的苏打水的味道充斥在周围。病床上这个被烧得面目全非,让人触目惊心的姑娘就是谷兴霞。


朱永兵站在病床前,用手摸着她的头,声音很轻柔地说:“乖!你好好养病,咱明年结婚啊!”


这次,谷兴霞没有笑,也没有像上次那样逗他,她只是睁大眼睛看着朱永兵,看着这个挚爱她的男子,眼角流出一滴滴泪水。


“行,我答应你!好了就嫁给你!”


追溯 夜晚飞来大火球,20岁少女全身烧伤


时隔5个月,朱永兵两次求婚却在完全不同的环境之下。事情还得回到8月3日凌晨3点钟,那个炎热的夜晚。20岁少女谷兴霞已经记不清当时的细节,她只是不停地重复:“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我在我一个朋友家住的,那天晚上特别热,凌晨3点多那会儿我热的睡不着觉,又觉得肚子很饿,就起来煮方便面吃,就这么一会儿时间。我在餐桌前吃面,忽然有个火球就过来了,我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闻到了汽油味,然后脚底下开始着火,很快身上也全是火。我站起来就想往外跑,可是不管用,火越来越大,直到有人过来把火扑灭,我才获救的。之后的事情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朱永兵说:“我联系不上她,就给她一个朋友打电话,她朋友才告诉我,说出事了,在市立医院。我就赶紧从黄岛赶过来了。”出事当天,黄岛当地的医院治不了,重度烧伤的谷兴霞转院来到青岛。


伤心 “救救我,我们明年要结婚”


8月16日上午11点30分,在市立医院烧伤整形科,朱永兵拉开被子,谷兴霞被烧伤的伤口赤裸裸摆在记者面前,除了惊讶之外,记者哽住了,满目所见,几乎让人窒息。病床上的人脸上、身上还有脚上,全部都打着白色石膏状的药物,打得很厚,但这样也不能完全盖住她身上的大片伤口。谷兴霞看着记者,跟记者问好。


“你好!救救我 !”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是很疼吗?”


“嗯,伤口很疼,全身都疼。”因为谷兴霞身上涂着药膏,只能裸露着,她的双手一直在发抖。


“不能盖东西,冻的。”朱永兵走过去,又把手放在谷兴霞的头上,这是他的常用动作,哄她的时候他一直都是这么做。也可能是记者在,也可能是这个动作让谷兴霞太敏感,她竟然哭了起来,睁大眼睛看着记者流泪:“我求求你,救救我!我想活下去,我们明年还得结婚!”


一提“结婚”,谷兴霞的情绪开始激动,朱永兵的双眼也红了:“我们结婚,不哭了啊!”


病房里很安静,所有人都在注视着这对“患难夫妻”。


医生 7次植皮最少30万,要不她就完了


谈到谷兴霞的伤势,主治医生许庆建很无奈:“只要现在有钱,她就能活下去!我们看着也难受啊,她才20岁,她这么年轻,不能就这么结束生命。”


“当时送来医院的时候受伤皮肤已经变成了白色,完全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入院后,我们赶紧给她用了磺胺嘧啶银,只有在烧伤非常严重时才会使用这种药物。这十几天,我们一直在对她进行抗感染的治疗,还好小谷比较年轻,内脏器官没有受到损害。但她现在最大的困难也是唯一活下去的方法只能植皮,手术预计需要7次才能完成,她的伤势太严重了。另外,现在覆盖着她的身体的死皮,在烧伤20天后会渐渐溶掉,到那个时候,没有了皮肤,她的肉将会直接暴露在外面,非常容易受到各种感染,一旦感染,这个姑娘就没救了。”


那整个手术需要多钱?


“30万到50万吧。无钱支付营养药,现在只能用抗感染药,现在就连抗感染的药物费用也可能无力承担了,我所担心的就是停药以后她会面临着病菌的威胁,随时都有可能失去生命。”


痴心 他说:不想别的!我就要救她!


“没办法!愁死了……”这个蹲在病房门口,一直喃喃自语的人就是谷兴霞的父亲谷信仓,今年才42岁,从临沂老家赶来的他现在看起来却像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女儿的遭遇让这个一家之主没了主意。“我们一家都是农民,她妹妹才8岁,她是为了打工才到青岛的,都是为了补贴生活呀,家里本来就没有什么积蓄,这十几天在医院已经花了3万块钱,现在家里已经拿不出钱来了,今天的抗过敏药已经停了……”谷信仓都要愁哭了。


“我要救她!没想别的!”说这话的是朱永兵。


朱永兵今年25岁,两人认识一年的时候,遇上这种事,也有人曾经劝过他,没必要这么做,“毕竟你俩现在还没结婚啊”。


可朱永兵不这么看,“去年我带她回家了,家里人都很喜欢她。我也跟她求婚了,我们将来还得在黄岛买房子,还会有自己的孩子。我不放弃,前几天我已经给家里去了电话,让他们在家筹钱,能筹多少是多少,周围的朋友我也借遍了”。


“现在你还有别的办法吗?”


朱永兵不说话,眼圈发红。


“如果,我们只说如果,这个钱咱凑不起来的话……”


“不会的!明年我们一定会结婚。”朱永兵落泪了,他打断记者的如果,给了一个很肯定的回答,“没有如果!”


在外面和记者每交谈十几分钟,朱永兵都得回病房去看一次。住院之后,他就成了谷兴霞所有的依靠,只要一会儿看不见,她就着急:“她就会问,你去哪了呀,我以为你不要我了呢。”


朱永兵和谷兴霞在黄岛租的那个小房子还没退,“小霞好了,我们还得回去住呢。我不退!”


记者要走了,谷兴霞再次睁大眼睛,她的手动了一下,又说出了那句话:“救救我!明年我一定要嫁给他!” (本文来源:半岛网 作者:宫岩、郝春梅)


2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