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犁为剑之抗日新篇 第五章 耻辱的九一八 第九节 训话

我爱奇奇 收藏 8 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


看着部队虽然进入了演习的程序,但是部队的气氛却丝毫没有临战前的紧张,大家都认为这只不过是一场演习,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苦一点,累一点而已,所以,虽然大家都在紧锣密鼓的准备,战士们却大都无法调整好自己的状态,甚至还有很多战士在原来休假的时间要求按时休假,这可急坏了李琮,以这种状态去打击已经秘密准备了好久的日军,恐怕会被日军打得丢盔弃甲,李琮不得不细细思考如何让战士们都兴奋起来,进入战时状态。

李琮决定再次发挥自己自认为是“高级律师”级别的口才,给战士们好好做一次临阵动员。

为了更好的占领沈阳,日军在“九一八”事变前,进行了大规模的军事演习,9月15日,日军演习到了北大营边上,当时的演习是从城外到城里一步步推进,9月2日,在北大营附近的文官屯、关帝庙;3日,演习进攻城垣的野战;4日和5日,演习包围东北兵工厂;8日,日军嚣张的在北大门外架起了机关枪,佯攻沈阳。在合堡大街上的巷战演习也是在那几天进行的。14日到17日,演习一直在北大营边上,17日演习中,两个日本警察还冲进去割断了北大营的电线。日军的演习将他们的野心昭然若揭,可东北军当局依然抱着幻想,认为日军不敢发动侵略战争,再有南京国民政府、蒋介S的不准抵抗政策压下来,东北军也只能是当了缩头乌龟,面对日军的一再挑衅,却不敢有所回击,李琮决定抓住这个机会来为战士们动员。

9月17日,李琮将全旅将士集中在操场上,在部队快速集结后,整个操场静悄悄的一片,因为,他们的最高长官——李琮,站在他们的面前,脸色凝重,一言不发,眼睛看着部队的方向,似乎是将整个部队都看着眼里,却又像目光已经穿透了所有人的身体,透向远方。

战士们纷纷感到很奇怪,平日里李琮对大家虽说是很严厉的,但是,有时也很是活泼,总让人觉得不敢离他太近,又不愿意离他太远,战士们觉得李琮还是一个很不错的长官,今天,李琮却让人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仿佛旅长遇到了天大的难事一般,这不禁让战士们有些担心起来。

旁边,那些张学L培养的东北军军官们也莫名其妙的看着这群在“中东路事件”中,大放异彩的大头兵,看着他们静悄悄的站在操场上,却半天没有任何动静,一时间,军官们都以为李琮疯了,看着大兵们傻不楞登的样子,军官个个掩口失笑。

李琮丝毫不理会那些军官们的嘲笑,依旧我行我素,率领着全旅的官兵们默默地站在操场上。

整整半个小时过去了,士兵们的情绪不禁有点急躁起来,大家都不知道李琮的闷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

觉察到士兵们有点不耐烦,李琮立刻挺了挺自身的腰板,显得依旧是精神抖擞,同时用严厉的目光扫视了队伍一遍,李琮目光所到之处,立刻让战士们如同接触到了炙热的阳光一样,一个个战士在李琮的目光下又挺直了腰板,谁也不想让旅长认为自己是个软蛋,才站了这么一会儿,就扛不下去了,那以后,在部队里就再没有脸面混下去了。

李琮看着大家又重新恢复了精神,心里也是一阵的欣慰:这几年的心血还算是没有白费,部队已经开始有了自己的灵魂了。

渐渐的,又一个小时过去了,在李琮的带领下,战士们没有丝毫的放松,大家依然坚定的站在操场上,李琮的举动在惹得那些军官们哈哈大笑之后,又让他们感到迷惑不解:这家伙脑子坏了,无缘无故的站在这里好半天,难道他们要学习和尚的禅功吗?

在这里已经站了两个小时了,李琮终于开始动了动,他向前走了两步说:“弟兄们,大家刚才站在这里都在想什么?”

战士们依旧个个站得很挺拔,没有人回答李琮的话。

李琮指着面前的一个战士,大声问道:“你说,你刚才在想什么?”

那个战士没想到李琮会突然点到他的名,顿时,脸上涨得通红,心里也一阵紧张,嘴里嘟囔着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来。战士的举动惹来了一片笑声,这下子更然那个战士说不出话来了。

李琮笑着鼓励他道:“没事,你想什么就说什么,在这里的都是你的兄弟,都是会在战场上和你一块儿杀敌的兄弟,都是会和你一起出生入死的弟兄,对着自己的弟兄们说,没什么可笑的。你就大胆的说。”

听见了李琮的话,战士们在心里突然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弟兄,出生入死的弟兄,原来我们大家都是弟兄。弟兄这个词仿佛突然间就深深地印在了战士们的心里。

顿时,战士们的笑声中包含了更多的善意成分,不再是嘲弄的意味,有时候,就是一句简简单单的话,却往往能改变很多的东西。

大家的情绪也感染了那个战士,他在李琮的鼓励下,鼓起勇气说到:“我刚才在想我妈做的猪肉、酸菜炖粉条子,老好吃了,我都吃了好几大碗。”

“哄”的一下,那个战士的话又引起了大家的一片哄笑,这个时候的笑声更多的是对弟兄大实话的宽容。

李琮也笑了,他笑这个时候人性的淳朴和憨厚,也对战士的大实话表示了理解,这才是真正的、没有任何心计的普通人,一个平凡的战士,也正是这种人在抗日战争中成为了中国抵抗侵略的中流砥柱,那些在战争中牺牲的战士们已经永远的成为了这个国家的守护神。

气氛变得很轻松了,李琮也咧着个大嘴,乐不可支。紧接着李琮举起手向下压了压,示意大家都安静下来。战士们在李琮的示意下迅速的安静下来,整个操场又变得鸦雀无声了。

李琮接着说道:“好,他想着在吃猪肉炖粉条子,你们呢?都在想什么?是不是也觉得猪肉炖粉条子是个好东西啊?你们想不想吃?”

战士们异口同声的说:“想!”

有一个战士甚至大着胆子问道:“旅长,咱们什么时候吃啊?”

他的话语引来了大家的一致赞同,有些战士都开始舔起了嘴唇,仿佛美味已经在嘴边了。

李琮有些缓慢的说道:“是啊,大家都喜欢吃,我也喜欢吃,我也想天天都吃上。”

战士们对李琮的话觉得有点莫名其妙,要是和旅长说的一样就好了,天天猪肉炖粉条子,那还不是天天都在过年了。

李琮突然抬高了声音说道:“可是,弟兄们,有人不想让我们吃猪肉炖粉条子,还想把我们从这片土地上赶出去,让我们永远不能吃上猪肉炖粉条子,你们知道是谁吗?”

战士们对李琮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有些措手不及:谁这么恶毒啊?老子吃顿猪肉炖粉条子碍着谁的事了?不然老子吃,还要把老子赶出去,永远吃不上?妈的,这人是谁?找出来,往死里揍,太可恶了。

有个战士再也忍耐不住了,大声问道:“旅长,那人是谁?找出来,弟兄们往死里打。”

“对!对!旅长,是谁啊?是不是那些当官的?不让弟兄们过的舒坦啊?”战士们群情激奋,以为是东北军当局克扣了自己的军饷。

李琮又不得不摆了摆手,等待大家安静下来了才接着说:“不是那些当官的,你们想错了。我来告诉你们,这人是谁?他的名字叫日本。”

“日本?就是那些东洋矮矬子?成天在中国的地面上横行霸道的矮子?可是,这些矮子虽然可恶,但是,跟我们好像并没有什么关系,弟兄们的军饷又不是他们的发的,弟兄们吃顿猪肉炖粉条子管他们什么事?”战士们议论纷纷,李琮的话并没有引起战士们的共鸣,大家不相信李琮的话。

李琮冷冷的一笑:“不错,我们的军饷的确不是他们发,我们看上去也和他们没什么关系,但是,弟兄们,小日本这些天的举动你们都看在眼里了,成天对着我们东北军搞演习,演习的内容就是如何占领沈阳?占领辽宁,占领整个东北。一旦,小日本占领了东北,我们上哪里去吃猪肉炖粉条子?”

“小日本敢和我们动手?真是反了他娘的,他们在东北才几根毛?老子们吐口唾沫,也能把他们淹死。日本人不敢对我们动手。”战士们纷纷表示对这番言论的赞同。毕竟,事实摆在眼前,日本人在整个东北也不过有1万多人的部队,而整个东北军是他的好几十倍,根据这个对比,日本人除非是脑袋坏掉了,才敢对东北下手。

李琮早就料到了大家的心思,那个时候,很多普通民众、军队士兵、甚至一些高级将领都认为日本人不敢在东北挑起事端,虽然会有些小打小闹,但,日本人不会拿自己这1万多人的性命开玩笑的。

李琮接着说:“是,日本人确是在东北没多少人,可这不代表这些矮子不会出其不意,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这几个月来,日本一再对我们进行挑衅,多次制造事件,杀我同胞,夺我财产,你们谁敢保证日本人不敢对我们动真格的。再说了,我们这个政府一再对日本人进行忍让,不准我们挑动事端,严令我们军人不得采取任何自卫措施,大家说说看,这还有没有天理了?哪有让人打了还不还手的?我们自己的百姓,我们这些军人不保护,谁来保护?眼睁睁的看着日本人嚣张的样子,我们却不能做出半点举动,你们说,还要我们这些当兵的干什么?难道我们手里拿的是烧火棍吗?难道我们就只能做一个被日本人骑在头上拉屎拉尿的龟孙子吗?”

“不能,不能!”战士们心中的怒火被点燃了,联想到前一阶段日军频频在东北地区制造事端,而东北当局秉承南京政府的不抵抗政策,一再忍让,不许东北军进行还击,战士们心中早就憋着一股子火气,被李琮一挑逗立刻就上来了。

李琮接着煽风点火:“大家说说看,政府不让抵抗,日本人又步步紧逼,看着咱们好欺负,谁能说日本的野心不大?日本人就不想把东北地区据为己有?更何况我们自己都不硬起来,别人当然要欺负你,更何况,论更方面的实力,你都打不过人家,人家当然要到你家里来,看上什么就拿什么,看上你的钱就拿你的钱,看你的姐妹,就抢走你的姐妹,看上你的房子,就让你滚蛋,说不定看上你的老婆,就抢走你的老婆呢?你们说,我们是滚还是不滚?我们自己的钱还要是不要?我们自己的兄弟姐妹还要不要保护啊?我们大老爷们的老婆能不能任人欺负啊?”

“不能!不能!”部队的士气渐渐被提起来了。

“我们当然要保护好自己的兄弟姐妹,一个男人连自己的老婆都保护不好,还能叫男人吗?日本人的野心大着呢,一旦让他们占领东北,我们的兄弟姐妹和亲人就会成为日本人的奴隶,我们到时候会连个家都没有,你们还想着吃猪肉炖粉条子?吃屎去吧,谁给你做猪肉炖粉条子?所以,要想吃猪肉炖粉条子,首先要有自己的家,才能吃得舒坦,才能吃得安心。其次,和自己的兄弟姐妹一起吃,才能吃得有滋有味。你们说是不是?”

“是。”战士们明白了李琮的意思,没有家还谈什么过好日子?自己连个家都保护不好,还怎么面对自己的列祖列宗啊?还怎么说自己活出个人样了?还怎么算是个大老爷们啊。

“这几天,我知道大家很辛苦,很累,但是,我们累的值得,只要我们时刻提提防小日本,就不怕他们来占我们的地盘。当然,我们也要告诉小日本,老子可不是好欺负的,你小日本不是搞军事演习吗?老子照样也搞,你小日本的演习内容是如何占领沈阳?老子的演习内容就是如何打败入侵沈阳的侵略者?老子就是要告诉小日本,别以为政府命令我们不准制造摩擦,我们就会忍气吞声,惹急了老子,就把小日本玩死里揍。咱们得告诉小日本,老子也是爷们,是顶天立地的爷们,想在爷们这里占便宜,爷们就打断他的脊梁骨,让他永远趴着,永远都站不起来。”

被李琮的话所感染,战士们眼里都冒着热切的目光,恨不得演习立刻开始,好给小日本看看,中国的大老爷们才是真正的汉子。

“废话我就不多说了,各部队下去之后认真执行演习计划,不准任何人偷懒耍滑,一旦发现,老子就狠狠地修理修理他。好了,各部队带回。”

李琮将战士们的情绪调动到最好,然后好执行自己辛辛苦苦制定的计划。

在李琮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的煽动下,战士们也都忘记这几天的辛苦和疲劳,卖力地开始准备“演习”的事宜,张宏、刘进等人看见李琮一席话将战士们煽呼得如此高涨,一个个对李琮的嘴皮子功夫又敬佩了几分:看来,李琮这个家伙的确有非凡的语言天赋,这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功夫实在是让我等干拜下风。

不过,李琮煽呼大家的结果,确是众人乐意看见的,这才是一支准备大搞演习的部队才应该具有的精神状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