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奔赴最需要的无名高地的防御战斗(一)

[size=14][B]84年4月30日晚,我部93团1营,奉命撤离者阴山主峰阵地,进驻者阴寨休整待命,阵地又上级安排其他团驻守。

离开高地时,我依然不舍得与它暂别,因为那是我们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和炮火并付出了流血牺牲的代价拿下来的。者阴山的山地并不算上美丽,我留恋的并不是这里的风景,我留恋的是与我一起并肩战斗的战友,他们为了祖国和人民的利益永远的与此山长眠-------再见了,我的战友!我们不会忘记你!

回到休整地(者阴寨),持续的战斗让我们终于有了口喘气的时间。我和四连的战友共同聊起了收复者阴山的所有参战各排的激烈战斗。其间我谈到了我的排长、班长,尤其说起班长时,我是哽咽着说完了他的战绩,在场的战友们眼中都溢出了悲痛和愤怒的泪花。和那些牺牲的战士相比活着的更应该得到尊敬!有一个战士说到了也是在此次战斗中他们排的一个战友:在进攻的时候,敌人的炮弹落在了离他两米左右距离的正前方,炮弹爆炸的冲击力把他推飞出了5、6米远,都以为他没救了--------他倒在地上昏了过去,没有一丝呻吟。可战斗依然继续,大家继续往前进攻,谁也没有顾得上过去多看他一眼。可是就当人们都马上把注意力集中在战斗上的时候,那名被炮火炸飞的战士奇迹般从地上翻了起来,只见他满身是炮灰,全身黑乎乎,两眼依然雪亮。马上又重新投入战斗。大家都捏着把汗听完这名战士的事迹并情不自禁为他欢呼。是啊!战场上一个个生龙活虎的战士倒下后就再也没有站起来过,能起来并活下来的不多。战场上要属卫生员最危险,因为战场上他们紧随其后,并不断在战斗过程中冒着生命危险为负伤的战士进行包扎而且没有武器。我们连的卫生员是丽江人,79年就参加还击战是连队的老兵了。在这次5个多小时的战斗中,他一人抢救了100多名伤员,后被军区授予“战地模范卫生员”的光荣称号。

我们进驻者阴寨的当天也受到了当地百姓的热烈欢迎,他们积极给我们提供许多帮助。据他们讲,以前越南军队常常侵入他们的村寨,焚烧他们的村寨(由于我们云南边民居住的村寨都是木屋和茅草屋),抢夺他们的粮食和牛羊,有时还杀害当地手无寸铁的村民。这些还不算,更不能容忍的是越南军队还在村民常常出入的生活区内埋下地雷,不少村民在劳动生活中被地雷炸伤致残致死。这次我们解放军狠狠打击了越南人,为村民报了仇,也扬了我们的国威。所到之处百姓夹道欢迎!

两天后,我接到师部命令分配到91团(91团在我们攻下者阴山主峰无名高地后接防)参加该团的驻防。在这短短的两日内休整期内我觉得时间很漫长,我一刻也不想呆在后方,我只想和前线的战友们并肩打击那些侵略者。5月3日91团派人来接我,从者阴寨到无名高地,我们路经10号高地,从该高地西北侧山下一路小心前进又进过23、1042号高地和两个无名高地(当时者阴山上一共有3个无名高地)一路看到了4月30日战斗留下来的一些急救包和遍地的血迹,原本弯曲的山路被炮火洗礼得坑坑洼洼,周围一些还没有来得及排除的地雷裸露在外面。虽然这一路上没有敌人的骚扰,但每当我看到这些场景时,我的心不禁又被提了起来,我们一路几小时艰行才终于到了目的地。到了阵地,由于30日的战斗是凌晨进行,我们都没有来得及看下者阴山的风景,这天我观察了下四周地形地貌和我方部署的防御工事以及敌人的三个方向的进攻方位:正前方坡比较平坦,敌人经常从此方进行偷袭,我们在这里多处部署了各式轻重机枪随时迎接敌人的进攻(这样便于扫清大批敌人的正面进攻和压制敌人的进攻势头);其他两面破比较陡且灌木丛多利于敌人伪装和躲避,我方大多少士兵配备56式冲锋枪和阻击步枪(这两种武器的配置有利于近距离的阵地战,阻击步枪便于消灭单人掩体后的敌人和敌方指挥头目及敌人的重武器火力手)。这三面每一面都时刻保持着较高的警惕,任何一方都不能失守,一旦失守,可能就是其他两面的战士腹背受敌,整个防御处于被动从而失去阵地进而影响着者阴山的战局。排长随后也向我介绍敌人近几日的动向和我方人员安排及部署情况,之后我和排长针对性的研究了无名高地敌人有可能采取的进攻路线来确定我的最佳喷射位置以及配合哪路的人员进行防御。最后确定下了我的位置-----正前方。

在我到阵地的第二天夜里10时左右,整个阵地一片静寂,我们换防下来的战士就住在潮湿的坑道猫耳洞里,天还下起了小雨,我在前沿观察着敌情,就在这时,我隐约听见在我前方100米左右处有响动,我心中顿时觉得有些不大对头,于是我喊:“有响动,注意敌人偷袭,准备射击!”[size=12][/size][/size]


接下来我们如何防御请看“奔赴最需要的无名高地的防御战斗(二)”

此篇献给防御战斗的战友们及缅怀牺牲的战友。[/B]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