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阁英雄传之童氏双刀 正文 第二章之再入绿林坊

铉铁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4.html[/size][/URL] 童护院,过来。 童优知道今天汪汪叫他是有好事来了,自从童秀离开这里以后,汪汪来找童优的就只剩下好事了,包括打那些来这里滋事的人。童优迎合了下:这几天,又看谁不顺眼了? 哎,我看上了一个女子,非常的顺眼。 哦。童优不太懂了,汪汪还有为一个女子叹息的时候。其实童优自己对男女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4.html


童护院,过来。

童优知道今天汪汪叫他是有好事来了,自从童秀离开这里以后,汪汪来找童优的就只剩下好事了,包括打那些来这里滋事的人。童优迎合了下:这几天,又看谁不顺眼了?

哎,我看上了一个女子,非常的顺眼。

哦。童优不太懂了,汪汪还有为一个女子叹息的时候。其实童优自己对男女的那点事,也不太懂。虽然已经二十岁了。可童优天真的觉得男人要和一个女子在一起,至少这个自己是先喜欢上了对方才可以的吧。

汪汪好像只要是异性他都喜欢。童优在闲暇的时候估计了下,他最近这段时间,喜欢上了不下二十个婢女。现在又有了新的女子?

你可不可以给我想个办法。汪汪说。

我?童优问。

对,从你的角度看,我怎么才能取得她的芳心。汪汪说。

我还没取得任何一个女子的芳心过。童优说的目的是要告诉他,你找错人了。

你就当我也没碰过任何女人。我第一次喜欢这样一个女人。真的。汪汪发誓了。

这下童优挠头了,我知道他这个一个纨绔子弟是不缺女人的。要我来说,这感情的事,不仅仅要双方都有心,还要门当户对才可能在一起。于是童优说:我喜欢她的话,在没有了解她之前,我不会去碰她一下的,因为,我觉得,尊重是相互的。

汪汪笑起来,笑的好夸张。一直笑的有点支撑不住了。

童优也傻笑,除了跟着他笑,童优也不知道方才那句话说错了。

你的刀挥动起来很老道,你说出来这话却是很幼稚。汪汪最后说。下午你陪我去她家里走一趟吧,先去看看情况。

不过是一个女子?你是怎么知道她的?童优问。

我知道她已经有一段日子了,只是昨个在庙会的时候,看到她了,比传说的要温婉,要有灵性,反正就是我一见到她,就彻底被她吸引了。汪汪说,眉飞色舞状。

难道这些婢女你都没有被她们吸引过?童优问。童优说出这番话,纯粹是顺着他的话赶上来的,没有任何对他的偏执看法。童优可以发誓,自己哪里有那么高的心机来套他的感触。

如果下午这事有眉目了,我一定让你学会做一个男人。那些婢女是让你陶醉的烈酒,酒醒以后,你就不会对他们有什么眷恋了。而我昨个遇到的女子,她是百年陈酿,要细品。可能会用十年二十年来细品的那种。

女人是酒?童优不知道这个答案对不对,也许是这样的吧。


下午有阳光,但不明媚。天也有点灰蒙蒙的。冬天都是这样,时而有阳光,时而就只剩下阴云,街道上有很多人晃动,世间只有人这种高级动物才给自己找很多烦恼的事做,比如现在的汪汪,一脸愁云。童优坐在马车里,在汪汪后排。看的出来汪汪还是有点紧张。

我们去的是哪里找那个女子?童优无聊的问。

绿林坊。汪汪有气无力的说。

荆州城也太小了吧,我童优从那里出来才两个月,今天又回去了?童优没有了底气,就想着是不是找个理由逃避一下。我去那里不好吧。

我知道。汪汪说,可是你不过去,怎么让人家知道,我汪府里也有江湖的味道。

这和你追那个女子有关系吗?童优问。

太有关系了,她的两个哥哥,都是江湖大侠,我这般一个人去的话,可能会被他们奚落,如果你能给我出头挡拆一下,我想,我就可以稳超胜券了。

她叫什么名字。童优明白了,自己去当盾牌的,这正是一个护院的天职。

陆筱娇。这阿娇在荆州城可谓一大风景啊。汪汪说的时候,甚至是崇拜景仰的语气。

哦。童优想:原来陆家还藏着这样一个美人啊。还能比公孙大娘更有迷人的地方?


童优又进了绿林坊的门。依旧朱红,不过现在的心情已经改变了很多,至少现在是来做客的。

童优是跟着汪汪这个大官人来做客的。童优是作为汪汪这个大官人唯一的随从来做客的。

陆家的人对童优是熟悉又陌生了。

陆展鹏对童优皱了下眉,有想说话又没有说的感觉。童优私下对他还是有感激之情的,因为初来荆州到如今在这里立足,还是有这位陆兄的一点帮助的。

陆浩天亲自接见了汪汪,陆浩天见到童优之时有点惊讶,不过很快他就和汪汪聊到了一处。汪汪的父亲的表兄在长安的户部做官,汪汪家族本来在荆州就是士族。

汪汪说,过年了,来看看长辈。

岂敢岂敢,我这里是江湖气息比较重,江湖规矩比较多,孩子们都是一身江湖的习气,所以平日里就不怎么去打搅贵府。

我也喜欢江湖人,我本人虽然没有习武的本事,可是我还是很欣赏江湖人的简单和豪气。汪汪这一刻的口才真是不得了,这哪里是个霸气十足的街头混混?人伪装起来真是会骗死人。

我知道,我看出来了,这位童兄弟就在我这里待过,后来觉得我这里太小,才去贵府的吧。陆浩天的表情是有些恭敬的,这位老人家也会伪装?

两个伪装的人继续虚伪的对话:

我在荆州五十年了,还没有机会去拜访过贵府。陆浩天说。

其实汪家也就是小门小户,我父亲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操持家务。

公子过来,是来切磋武艺?陆浩天说。

我——就是想过年了,过来拜访一下江湖中的前辈。

前辈的名头倒是不敢自居,若贵府有需要我陆家出手相助的地方,我竭尽全力就好了。陆浩天说。

前辈真是要全力助我?

说来看看是什么事。陆浩天说。

我想见见阿娇姑娘。

我这女儿在陪他夫婿,你找她有什么事吗?陆浩天说。

她有夫婿?

她夫婿是陇西铁家的少当家,铁老英雄在扶风之地也算是赫赫有名。陆浩天说。

扶风之地多侠士。我可以幸会幸会铁家的英雄吗?汪汪最后的挣扎,他也许是不见黄河不死心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