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雅魂 正文 第三章:圣木恨(21)

善梁 收藏 22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0.html


塔达殴和萨殴的婚礼在日夜不停地筹备着。婚礼前一天的早上,晨光刚从窗口透入,摩那鲁道就在长统间叫喊:“塔达殴、萨殴,准备好了么?”

“好了!”塔达殴兄弟带着酒肉,跟着父亲朝奇莱山顶进发,去朝拜古老的红桧。踏上山道,遥望顶天盖地的古树,悲伤、恐惧和罪恶感使他们的心在颤抖。鬼子即将施展淫威,圣木即将遭受苦难,所有泰雅人都义愤堵膺,可是,如何才能拒敌于外而安民于内呢?摩那鲁道茫然着。他家的狗黑豹箭一般蹿了出来,跑到他们前面。摩那鲁道唤了一声,让黑豹慢下来。于是,父子三人和一条狗在起伏陡峭的山林里快速攀爬而上……

奇莱山云雾笼罩,震撼魂魄的林涛咆哮着从山垭那边滚滚而来,裹挟着一种神秘的色彩。在里面行走,才会感到森林的真实存在,感到生命的无限和动力。摩那鲁道朝山顶攀登着,为避开人们的眼睛,只有往陡险处走,因而他们走得十分艰难。他们的穿着虽然单薄,却因为攀登陡而险的悬崖使他们的汗水悄悄从额头冒了出来;在接近目的地的时候,他们的衣服几乎就要湿透了。歇了片刻,因为海拔的原因,阵阵寒风迎面刮来,很快又冻得他们抖抖索索的。接近奇莱山的顶峰,已是高寒地带。他朝远处看去,眼前展现出茫茫无边的云海,由于阳光的照射,竟是一片金红色的海洋在他们脚下滚动。

美极了!看惯了奇莱山的摩那鲁道也被这景色迷住了,心头沛然升起无限自豪:这就是我们泰雅人的灵魂故乡,就是泰雅人精神的依托之所呀!

可是,摩那鲁道的欣喜只是一瞬,他似乎感到了无处不在的伐木声,心里骤然生出阵阵绞痛。这时,他双眼望定了主峰那棵宝塔般矗立的红桧,定了定神起身又行。到了参天大树的近前,他感到了它辐射在心头的震撼。抬头仰望空中,白云冉冉,缭绕树冠,让人感到大树似乎与天堂相接;深褐色树杆像是撑天巨柱,没有几十人是围不拢的。

摩那鲁道走到树下,第一件事就是匍匐在地,顶礼膜拜。四野寂然,他从怀里掏出一只肥大的猪耳,供在树下,又让儿子供上酒肉。黑豹看到了酒肉,倏忽冲过来,似乎明白那是敬贡之物,就老实地趴伏到大树前。

塔达殴兄弟也双膝下跪,听父亲真诚地祷告:“祖灵哪,我用肥猪祭您,请您保护我们的安宁,保佑我们的圣木吧。让圣木蓬勃生长,直入云天;让魔鬼不敢碰它,死伤遍地……”

祷告完毕,他把猪耳埋到树底,然后又是礼拜如仪。

就在这时,林间小道上传来叽哩咕噜的人声。黑豹一耸,立起了身子,摩那鲁道连忙按住它,示意别动。他们朝山腰看去,原来是龟田和一个既矮又肥的人相互搀扶着上来了,身后还跟着一群日警,都累得东倒西歪。

摩那鲁道大吃一惊,赶紧把儿子一拉,藏到密林深处去了。黑豹也机灵地跟过去,隐藏起来。在他们的目光下,那群鬼子走到大树旁,喘息不止地各自寻找地方坐下。龟田最近接待了一个客人,就是他身边的那个矮胖子。矮胖子是日本株式会社的驻台经理小岛,专门到奇莱山脉采伐木材的,龟田直接将他带到奇莱山脉的主峰上来了。龟田早就想来看看高耸入云的古老红桧,只是因为忙才拖到今天。虽然很累,龟田还是禁不住大叫:

“天呐!这哪是一棵树啊,简直就是一尊天神!你看它象一个无敌巨人一样站在天幕下,使人敬畏!怪不得泰雅人五体投地,把它叫作‘圣木’的,连我也要拜倒在它的脚下了!各位诸君,你们就没有感觉吗?”

“谁能说清这棵古树的年龄?我奖给他一百万!”株式会社的经理小岛喘息着,更是激动不已。“三千年,还是五千年?我虽然学过林业,却也无法估算出它的年龄。龟田君,对于这种圣物,你得展开想象的翅膀,越过古老的年代,才能作出蒙胧的理解呀!”

龟田默了片刻,忽然脸朝蓝天,无限深情地朗诵起来:“我想,大概当人类的祖先还在黄河边上用黾甲和牛胛骨问卜的时候,当尼罗河畔的奴隶们还在艰难地航运巨石垒筑金字塔的时候,当文明的曙光可能才开始降临欧洲,当美洲大陆还是由印第安人独占荒漠之地的时候,这棵树,就已经在这条山梁上屹立,并且承受阳光雨露的恩惠了……小岛君,我的朋友。曾有多少白云掠过它的顶盖,曾有多少海风吹荡它的衰枝败叶;又曾几度红日临照,明月爱抚,众星凝视它呀!多么神奇的树!多么神奇的植物啊!我为有这样伟大的树木生长在我们的宝岛为我们和台湾共同所有,而倍感欣悦!小岛君——”

“好!真是一篇难得的好文章!”小岛鼓起掌来。

“经理阁下,在这棵神树之下没有人不倾倒的。这是一片红桧林,唯独这棵红桧已有数千年的树龄。我派人测算过,它高达七十八米,胸径九点五米,它的根系遍布整个山峰。您看它的伞形树冠覆盖了多大的面积!你看它的虬曲枝杆像不像张牙舞爪的巨龙!再看这个,这个……”

株式会社经理打断他的话:“且慢,高达七十八米?胸径九点五米?了不得,实在了不得啊!我们这回购买的数量,只要这样的十棵大树就够了。”他一边说,一边把一根硕大的雪茄塞进嘴里,不知是雪茄的缘故,还是大树的缘故,他的口水牵线般一泻而出。

“可是我的朋友,这棵树在这儿挺立了数千年呀!”龟田似乎不胜遗憾地轻拍着树杆。“我可不敢得罪天神……”

小岛大笑起来:“所长大人,无论它是什么,不都是天皇陛下的一个玩物么?说什么得罪不得罪!惟独不怕得罪了天皇?”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