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的隋朝 第一章 杀杀人 跳跳舞 第八回 其实你很脆弱

范布衣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8.html[/size][/URL] 思想决定行为,好的思想决定好的行为,糟糕的思想决定糟糕的行为,这是自古不变的道理,别人暂且不说,就拿宇文赟为例:他的人生座右铭我们前面已经说过: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咋听上去,颇有一点道家的味道,人生苦短,没错,及时做点事情也没错,错就错在行乐上了,因为此“行乐”非彼“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8.html


思想决定行为,好的思想决定好的行为,糟糕的思想决定糟糕的行为,这是自古不变的道理,别人暂且不说,就拿宇文赟为例:他的人生座右铭我们前面已经说过: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咋听上去,颇有一点道家的味道,人生苦短,没错,及时做点事情也没错,错就错在行乐上了,因为此“行乐”非彼“行乐”,道家的乐是不被世俗所累,超然于物外,达到物我两忘的境界,是养生之道。而宇文赟的乐呢?当然是享乐、玩乐了,如同一首歌唱的“快乐到死”,养生之类的东西离宇文赟实在是太遥远了,他才二十出头,正当年呢?养生?开玩笑吧?

也许是冥冥注定的吧,宇文赟有一次在夜里和宫女手挽手唱到:自知生命促,把烛夜行游。

他真的自知吗?天知道。

不过,真的应验了,公元581年5月,宇文赟病了,去天兴宫游玩的计划不得不中途改变,五月初十,宇文赟病情急转直下,已经卧床不起,太医们一个个恨自己不是神医,关键时刻,不能救皇帝一回,好表现一下,看来病是不可能好了,事情来的实在太突然,宇文赟这次感觉是真的要见马克思了,连夜传近臣刘昉、颜之仪等人,刘昉、颜之仪火急火燎地进了内宫,往宇文赟床前一看,全明白了,这是皇帝不行了,要交代后事,但是宇文赟这下似乎被死神死死缠住,连话都说出来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几个人心里当然也各打各的算盘,宇文赟话说不出来,也没有关系,反正就这一点事儿,好好辅佐小皇帝宇文衍,那是后话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宇文赟咽气了。

到了五月十一,宇文赟实在是撑不过去了,带着对花花世界的无限眷恋和就要永别的遗憾,安静地离开了。享年22岁,

我们在本书的开篇就提到了宇文赟的光荣殉职,说他生的不光荣,死的很伟大,自有其中道理,宇文赟玩够了,撒腿溜到另一个世界去了,但是在他的身后将发生一场灾难,一场他应该想到却没有想到的灾难。不过现在暂且停一下,我们还不想让宇文赟轻松地在我们的视线里消失,因为他太年轻,死的太早,我们对他的兴趣还没有结束。

在中国的历史上,短命的皇帝实在太多,我们可以把这一现象叫做非正常死亡,这种死法大多出于以下几种原因:

一 相互残杀 二、饮食失衡 三、极少运动 四、讳忌弃医 五、乱吃仙丹。六、生活无序 七 饮酒纵欲

据调查,中国皇帝的平均寿命在39岁,长寿的像乾隆(88岁)萧衍(85岁)武则天(81岁)的实在是凤毛菱角,少的可怜。他们之所以能长寿,大多没有以上情况的发生,而多数的皇帝就没那么幸运了,都是在四十左右就over了,宇文赟更是拖后腿的,只有22岁,离平均年龄还有一大截呢!

我们之所以对他的死很疑惑,就因为他太年轻,死的又太突然了,那么他是不是符合上面的非正常死亡条件呢?答案当然是肯定的,我们来看一看:

首先,前面五条都有可能,但不是一定。相互残杀的可能性比较小,他从生病到死亡只有两天时间,的确有点短,不排除病后侍从下药的可能,因为从他的行为分析,他周围的人对他有好感的可以说几乎没有,宫人们每天动辄被毒打,怀恨在心的人大有人在。

其次,饮食失衡、(油腻的东西吃的太多,清淡的偏少,他还曾经绝过食),极少运动(出入车驾)、讳疾忌医(坏事做多,有病了怕人趁机下药)、乱吃仙丹(宇文赟自称为天,可想而知他是多么想长寿)、生活无序(该睡时,不睡,该起时,不起,拼命折腾)这是多数皇帝的通病,宇文赟或多或少都会有一点的。但这些还不至于致命。

关键是最后一条:醉酒纵欲,我想这一条可能是导致宇文赟迅速送命的原因。他十四岁就有太子妃了,青春期才刚刚开始,过就上了成人生活,可想而知对他的身体影响有多大,但是这仅仅是个开始,刚刚进入成年,他竟然对“酒”和“色”出奇的喜好,虽然大多数对这两样东西,都比较喜欢,但是他近乎狂热,逼得的他老爸没办法,对他下了禁酒令。但是好景并不长,不久他老爸宇文邕撒手人寰了,宇文赟也迎来了他人生的春天,从此跳出如来佛的掌心,老子天下第一了,想干嘛就干嘛!首先酒得喝起来,憋了这么多年,要加倍的补偿回来,大喝特喝,其次,女人是不能少的,宇文赟不但创造性地册立了四个皇后,还每年搞一次选美大赛,漂亮的黄花闺女全都选到宫里,宇文赟于是没日没夜地纵情享乐,被宠幸的妃子们当然也不会放过这样出人头地的机会,(要知道,许多人被选进来连见皇帝一面的机会都没有)浑身使出十八般解数,讨好皇帝。这真是“哪里有酒哪里醉,哪里有床哪里睡”!

最要命的是这二者的结合,众所周知,“酒”与“色”相结合,威力巨大,对人体的摧残将是毁灭性的,《黄帝内经》上对“醉以入房”是明确反对的,酒后纵欲,耗气伤精,虽助兴,却败兴。醉酒后纵欲可以让人兴奋、然后失调最后昏睡麻醉。宇文赟才不管这些,他不断地以惊人的毅力在床上尝试这种危险活动,,日复一日,妃子们如同一个个无底的黑洞无休止地吸取宇文赟的能量,消耗着宇文赟的精力,可怜的宇文赟同志,不知疲倦地奉献着,不知疲倦地提前消费他的身体,而他的躯体如同一架使用过度的机器,终于有一天,出现故障,进入报废期了。

也许宇文赟躺在床上,才意识到,其实他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强大,如果他是凡人,那么他注定脆弱。

宇文赟用自己的方式走过了荒唐的22年,头也不回地潇洒地拜拜了,如果你看到这里,为他的短命而有所感叹的话,那么你错了,他,是不幸的,又是万幸的,不管是生前还是生后,他都是一个不幸的幸运儿,也许你不太明白我说的什么意思,

那么请看下回:想说爱你不容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