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代理 青岛志隆公司 拖欠工资及涉黑

simont 收藏 0 214
导读:事情发展到现在也不能怎么样了,看到了很多事,也学了很多,观念也改变了很多。不为别的,只为了请各位老油条们在帮忙看看有没有以后应该注意的。不怕吃亏,就怕反复吃亏。 下面的事情经过基本上是每次情况转变时,就流水账的记下,所以里面啰嗦了一堆,只为了把事情说清楚,请大家见谅。 人物A:我和我同事 人物B:青岛市市北区劳动监察大队 刘队长 人物C:青岛志隆电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老板 江崇卫(男) 林芝(女) 事情经过: 我和我同事在青岛一家私营的软件公司工作,这家公司在2006年8月

事情发展到现在也不能怎么样了,看到了很多事,也学了很多,观念也改变了很多。不为别的,只为了请各位老油条们在帮忙看看有没有以后应该注意的。不怕吃亏,就怕反复吃亏。


下面的事情经过基本上是每次情况转变时,就流水账的记下,所以里面啰嗦了一堆,只为了把事情说清楚,请大家见谅。



人物A:我和我同事

人物B:青岛市市北区劳动监察大队 刘队长

人物C:青岛志隆电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老板 江崇卫(男) 林芝(女)


事情经过:


我和我同事在青岛一家私营的软件公司工作,这家公司在2006年8月开始叫青岛鼎极电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是红旗Linux软件的代理公司,后来认为Linux软件不好卖,就从2008年初开始卖微软的windows软件。从2006年8月份公司成立开始,我和我同事就开始给这个公司打工,一开始那个老板说,公司刚成立,只有投入没有收入,暂时先不投保,只要开始进钱了,就把投保全补上,所以我们俩也就没有计较。但是从2007年下半年开始出现拖欠工资的状况,我们两个人就发现不对劲了,由于期间那两个老板(一男一女),有几次提过,公司经营状况不佳(那是实事),所以希望我们谅解,等好转后尽快补上。之后乱七八糟事一堆,废话少说,直接说到,09年2月,我同事实在撑不住了,要了3000块钱离开了(那时候他还有至少4000多的工资没有结清)。我一直撑到09年5月份,等公司真的开始进钱了,这时候再次提出来补齐工资的时候,2个老板翻脸了,直接就说押下6000块钱不给了。5月14号当天,再次因为这个问题吵起来的时候,我作出来一个本来有用,实则后来看起来,由于不了解规定,结果给弄的没用了的决定。那就是报警,打110。


2位110警察到了现场之后,了解了一下情况,那个男老板(叫江崇卫),当着警察面承认拖欠工资,但是就是不给,说公司帐上没有钱(其实那时候帐上至少10多万)。警察建议我说,这种工资纠纷应该去劳动仲裁,110可以出警,但是不能处理这种事。也对。于是我就把现场情况说明清楚之后,就直接去了青岛市延吉路80号,填写了投诉书。说到这里,我很郁闷,当时没有要求警察做笔录,结果为后面事情的解决留下了麻烦。


从5月14号写了投诉书,一直到6月2号,在青岛市市北区劳动保障中心(广饶路),双方间面,一直都是由市北区劳动监察大队 刘队长,进行联络的。在见面当天,意料内的,那个姓江的竟然带着一份材料说,在投诉材料上写的地址没有要投诉的那个公司,而那个刘队长就说,这个事情没法查了。我当面就提出,现场带人过去,监察大队、姓江的、我和我同事,一起过去,现场抓证据,这个刘局长说什么也不同意:人家不承认,我怎么去查。其间为了这个事废话了近一个小时,最后被投诉的那个姓江的,跟刘队长打个招呼就走了,也没做笔录什么的。反而我和我同事被要求做笔录,在最后签字的时候,我还问了一句:这个笔录是什么意思。那个刘队长说:就是个告知性的东西,今天不是见了面吗,对方不承认,所以我们这个事情没法查下去了,要告知你们,你们签个字就行了(后来要去仲裁的是后才知道,签字了实际上就是结案,我和我同事当时并不知情)。最后,我们签了字,又听了刘队长一些希望他们先落实被投诉公司的真实地址,实在不行就去仲裁等等的一堆废话。


离开之后,我们又到了那个志隆公司注册地(四方区)的劳动保障去投诉,被告知青岛市内四区的要到用工地投诉,结果那一天,就是不停的打电话,多方面了解情况。长话短说,从12333了解到青岛凡属于市内四区的,都在用工地投诉,这是正确的。关于那个志隆公司不承认用工地的情况可以到工商举报。经过半个月的多方了解,包括12333、12315、市北区劳动仲裁咨询等,我们得出一个结论,由于5月14号那次出警没有做笔录,没有记录下姓江的当场承认拖欠工资,而其他证据多为电子版(主要是电子邮件,公司内部的,联络上游公司的),不能作为直接定案证据,因此这件事在追查下去难度很大,因此只能先尽量落实证据,再看情况了。


又过了一个星期,我们决定从工商开始,由我打电话到工商投诉,志隆公司异地办公,用工地在市北区顺兴路209号居民小区内,注册地址在兴隆路8号,姓江的自己家中。出乎我意外的,只隔了1天,12315就反馈了电话,事情查实了,已下整改通知。然后就是6月29号,我去信息城帮朋友办事,找到我同事,把事情说了一下,决定这次由他打电话,反映那个刘队长办事有问题(我同事打的,但电话用的我的,理由是手机没电了。==!靠,单为这破事一个月就打了150块钱打花费了)。后来据我同事说,对方更可笑,竟然问:“钱是谁给的?你们给的?你有证据吗?”??????


打完电话,回到家之后那个刘队长(号码82723082),就给我来了电话,那时候已经下午5:16,貌似那个刘队长应该5点钟下班。这个电话打了半个小时,来来回回都是废话,那个刘队长说,听说你们对那个案子不满意,所以要求我们配合他继续查下去等等(当时6月2号见面时就是一幅不想处理的样子,现在反而主动要求继续查下去)。


最后我实在不耐烦了,就跟那个刘队长说,我也知道现有的证据要继续追查很难,更何况近一个月时间了,很多证据也被那个姓江的销毁了(有内部消息),现在从精力、时间各方面,再查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这时候那个刘队长反而不依不饶,开始说有人举报,又借口说,当时人家不承认就是没法查之类的话。我实在烦的不行了,就对他说,要说有什么不满意那就是这么几点:当初那个笔录,我还问过,没有人告知是结案的东西;第二,多方了解到,用工地与注册地不符,只要是在青岛市内四去的都按用工地投诉,你为什么当时说没法查了(这时候那个刘队长又开始一堆废话,不听);第3,既然可以按用工地投诉,那么对方随便就否认了,你为什么不去注册地查一下,为什么我举报之后不到一天就反馈回来,下整改通知了,你是认真办案了吗?之后又是一堆废话,一开始这个刘队长还客客气气,后来竟然发火了:你打什么电话查的,你说查就查了,怎么证明你不是胡说八道…………


一堆废话之后,我TMD都想骂人了,幸好当初反馈的时候记了个电话,把电话告诉他,又是一堆废话,“我会去查的……”,靠,挂电话,吃饭。


事隔一个多星期,到了7月8号,再次给这个刘队长去电话时,他竟然说,上次那个电话是劳动部门的,不是工商的,没法落实。很客气,“你落实了电话,我帮你查。”我一脑袋问号,重新拨,果然。但是为什么,一个多星期,这个刘队长就没有告诉我??难道劳动监察大队的队长会不知道工商处理这种事情要到哪里落实情况??拖时间!重新、亲自查电话,终于查到:威海路工商所。


9号早上,再次告诉刘队长电话,这次有意思了,听到威海路工商所电话的“瞬间”,刘队的态度立刻就变了:我告诉你,这个事我们会查,你打电话说我们工作人员受贿我们也会查(我同事用我电话打的),你有没有证据啊(又问?怎么觉得他心虚呢?!),还有你谩骂我们工作人员(方向错了,是工作人员骂我同事!),我都想上级领导反映了,我们会找你的…………。又是一堆废话,挂电话,听他?!


7月14号再次给这个刘队长打电话,态度又是很客气:你给我个电话没用,我不能光凭谁随便说说就信了(没用当初你跟我要电话号码干什么?),就算是工商的人说也没用,你必须提供材料。我就问,我个人能拿到材料吗?不是应该你们部门之间取证?刘队长就是不干,这个必须你去举证。靠,懒得废话,亲自去工商所拿到举报单(上面有处理结果)。然后从14好下午开始,无论什么时间(每个半小时或一小时),再打电话给刘队长,不接了。终于15号中午,电话通了,把情况告知刘队长,他又有了借口:你那个材料没有盖章,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提供假材料?现在有些东西你盖了章还有可能是假的呢!???????“我问过了,工商不给给个人的材料上盖章,我可以提供给你,然后正规程序应该是你们部门之间再去落实吧。”“我们去落实什么?你要是不能提过盖了公章的材料,就不要再胡闹了。”???操~这叫胡闹?


算了~还是上网吧,再跟这个拿了黑钱的刘队长叨叨下去,只是浪费时间了!




7月21号,下午4点半,又是这个刘队长,主动打电话给我了。奇怪了,16号把帖子发到网上,17号一个同样被这个刘队长“阴”过的人,告诉我把材料发到市北区政府网站(shibei。qingdao。gov。cn)上,到政府网上投诉他。呵呵?!21号就有主动打过来电话了?!这次还主动去工商落实了那个志隆公司当时办公地就在市北区顺兴路(当初我投诉时写的地址),不是不归他管的吗?!操~什么玩意!我都觉得好笑!不管了,先看看这个拿了黑钱的刘队长,怎么去查给他钱的那家伙吧!


又是一顿扯淡!“当初没落实,确实没法查,希望你明白。现在我去落实了,一定作为一个重点案子去查。”还有“现在那边很不合作,你有什么途径,一块,咱们一块想想办法。”???现在成重点案子了??我有什么途径,跟你有什么关系?难道我有其它途径,你这个劳动监察大队的大队长,就可以甩手不管了??可笑!


他说:“那个公司注册地不是在四方区吗?要不我跟你一块,去四方投诉他看看?”

我说:“我从多个渠道打听了很多地方,青岛市内四区的都按照用工地投诉,现在用工地就在市北,管人家四方区什么事?!你不给办这个事,推到人家四方区干什么?”

他半天不说话……


过了一回,说到那个姓江的在见面时抵赖劳动关系的时候,他又说:“当时,我们大队过去的时候,给你打过电话,当时,你怎么不和我们一块去查,当时……”

我说:“我没接过这个电话,什么时候,谁打的?我怎么不知道?”

“哦,可能是打给你同事了,你们不是两个人一块投诉的嘛!”(操~真会找台阶!)

我说:“你打给谁,我不知道,反正不是打给我了。而且,当时见面的时候,我现场提出来,监察大队、我和我同事、还有那边公司的人,一块去现场,我当场证明,你为什么不让去?”

他又抵赖:“什么时候说的,我怎么会不让去。”

我说:“你的原话就是:人家不承认,我们怎么去查。”

他又是无语半天……


最后,一堆废话说了10多分钟,终于“这样吧,我一定把这个事当成重点案子去查,从快从严从重的去查。”“什么时候有消息?”“呃……”“我也不要你立刻有结论,下周一你给我说说进展吧。”“好,那,下周一,我把进展告诉你!”挂机。


真不知道,这种人,算什么玩意,该做事的时候不做事,等你踹他一脚了,他也爬起来开始做事了。哎~对这种人就一个把法,操!



7月23号,上午10点半,又是刘队长,又是主动打电话给我了。怎么这么主动了?“我们已经从工商那边落实了,也跟那个姓江的又见了面,他还是不承认,现在我们准备去他注册地再落实一下……”我跟他说:“6月底,用工地(威海路工商所)落实了,下了整改通知。7月14号,注册地(宣化路工商所)去查的时候,还没有任何办公迹象,也下了整改通知。7月20号左右,姓江的把桌子、电脑搬过去,说在那边办公了,你看怎么办吧。”“哦,这样,没用的,只要当初他不是在那边办公,有整改通知书作证据,现在他搬过去也没用。我们一定尽快,从严从重去查这件事。我也跟他说了,再不承认这件事,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我现在就是跟你说一下进展……”


呵呵,真是奇了怪了。这个刘队长怎么开始这么积极了?啰嗦了20分钟汇报进展???有点纳闷,有点好笑,不管了,等等看了,看看会有什么发展,会有什么结果。



24号,上午10点,市北劳动监察有个人来电话说,让我和我同事下午2点过去,一起跟那个姓江的再见面。“刘队长呢?”“噢,他出去办事了,临走让我给你们打电话。”“让刘队长给我打吧,一直都是他在处理这个事,我要问清楚了,姓江的什么态度,看看有没有必要去。”过了不到5分钟,刘队长给我打过来了,(不是出去办事了吗?),呵呵。来来回回全是废话……,“你们两个投诉人下午过来一下,那个姓江的现在还不承认,他说那个异地经营是给他建筑公司的(哦,对了,那个建筑公司也是违法异地经营的,不过跟我没啥关系。),你们过来,一块把这个事解决解决嘛。”“至少把你那边,当初工商给你的处理结果的证明文件给我吧。”我就跟这个刘队长说:“第一,到底我举报的是他那个志隆公司,还是建筑公司,你可以到工商去查,至少我这边拿到的上面写的是志隆公司,清清楚楚的,你不是说没盖章没用吗?那么现在给你有啥用?第二,今天我们都没时间(确实没时间),而且他现在还想抵赖,我们去了干什么?听他废话,浪费我们时间?等他态度明确了,承认劳动关系了,想解决事情了,我们再见面。”“……”这个刘队长又开始跟我讲一堆废话了。嘀…嘀…,正好手机没电了,打个招呼,挂机。



27号,下午4:15,刘队长又来了电话,“那个志隆姓江的终于承认了,承认异地办公,当初你投诉的那个地方就是志隆公司。所以呢,我约了他后天,星期三,你和你那个同时一块,都来见个面,把这个事谈谈。”我说:“哦,我们够呛有时间,再说了,他现在全承认了?还是只承认异地办公,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请了假去了,是不是还要听他叨叨些废话?”刘队长又说:“……要不这样吧,周3之前,你们写份材料,把事情怎么回事,都写写,有什么要求也都写上,周3之前给我。”“看看吧,我们不一定有事件,小张还可能出差,我们只能尽量,不能保证周3之前给你。”“行,那就这样,就等你把材料给我咱们再就需处理。……”有时叨叨了10分钟多。


回头,我给我同事,打了电话,经过商量,28号中午,我给刘队长打了个电话:“我们商量了,现在请假不是很好请,而且也不想把事情拖太长时间,所以呢,你那里应该有当初5月14号,我们就写好了的投诉书,里面写了事情是怎么回事,提得要求也在里面有。除非还有需要补充的,基本上都可以按照那里面的来。……另外呢,等姓江的什么时候想坐下来,有诚意解决这个事情了,再见面。现在请假不容易,我们不能三天两头的,不知道他什么态度就整天请假见他。……”刘队长说:“好,那我就按照当初那个投诉书的内容和要求继续处理了,有了结果尽快通知你们。”4分钟多点,挂机。



8月4号,等了一周时间,市北劳动监察那边一点消息也没有,没办法只好,自己打电话给那个刘队长。刘:“哦,我上个星期三给姓江的打电话,他说他的车被法院扣了,正在法院,一会就过来,然后就没动静了,再打电话,也不接了。让他们把一些材料交过来,也不来。而且,一开始还不承认顺兴路那个用工地,我就告诉他:现在承不承认,都是事实。后来他才承认了。但是现在还是说跟你们是劳务关系,不是劳动关系。也就是有些小事,让你们帮过忙,不是你们给他打工。”我说:“我这里还是有一些证据的,但是一些主要的直接证据,当初6月2号见面的时候,我曾经提出来,一块,去现场取证,你不让去,现在可能没有了。”刘:“不是我不让去,当时人家不承认…………。这样吧,我们这个周,尽快催促一下那个姓江的,如果他们在不配合,我们就要对他下一个处理,从严从重处罚他们。”我心里说:噢,这么说,事情的真实情况,你是一清二楚了,操,还装B呢!“行,这个周,等你电话!”刘:“没问题,这个周可以!”



8月10号,有一个星期,还是没动静!又打过去:“喂,找刘队长!”“刘队长不在这里干了。我姓张,你什么事?”?????操!什么玩意啊!终于,了解到,姓刘的被调动了!于是把事情跟这个姓张的说清楚,然后姓张的:“哦,好的,我们在这个周内把情况再了解一下,然后再跟你联系”。然后我又要了刘队长的电话,还是要继续联系上他吧!下午1点半,打了电话85639527,找到了原来那个刘队长,“我上个周1接到通知,我就把案子交个那个张主任了!”我就疑问了:“你上个周1接到通知,那我8月4号,星期2,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说一下?”“昂?那是星期2吗?那个…那个…”又装!“那个…,我都跟那个张主任交接了,你问他吧……”操,都TMD这么给老百姓办事?!没办法,继续找这个新的张主任了!张:“哦,我都知道了,我们要往上级回报,这个周,5个工作日,给你一个答复。”希望吧!哎~又是一周的等待!



8月13号,星期4,早上10点10分,市北劳动监察的张队长,来电话说:“明天上午10点,过来一下。”我:“?什么事?”张:“那个姓江的叫过来一些证据,还有我们工作人员重新取证的一些情况,需要你们过来看一下,到时候会做一些笔录。估计在一个小时之内就弄完了。”我:“哦,白天够呛有时间,你能先把情况跟我说一下吧。姓江的什么态度?”张:“……(叨叨了一堆废话,就是不说什么情况)”我:“如果姓江的还是这个不承认,那个不承认的,我去了有什么用?如果他都承认了,有诚意解决问题,我请假去还有意义,不然我去干什么?!”张:“我现在就是通知你,明天过来,你就说你明天能不能过来吧。”我:“???”……又是一堆废话,之后,张:“你说的那些情况,你不是都发到网上了吗?我这里打了一份,你不用多说了,我现在就是通知你明天过来,你就说你明天能不能过来吧。”哎~我能怎么办?过去吧,稀里糊涂的,过去看看吧!希望发到网上那份(发给了市北区政府网站信箱)的那份材料能有点用。约了周5中午11点,又给我同时打了电话。明天过去看看吧!


5月14号,交的投诉材料,搞了2个月,没有任何进展。7月16号,把材料发到市北区政府网站信箱,转眼又快一个月了。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还是无法对这些打着旗号给老百姓办事的人有任何信心。



8月14号,中午,我和同事11点整,到了市北区劳动保障中心。过了大约10分钟,江崇卫(志隆公司老板)没来,让他在社会上混的弟弟(江崇刚)带了几个小弟过来了。当着张队长和一位叫惠薇的女办事人员,叫嚣:“小子,你等着,我砸断你的腿,还有你家人的腿。……来,认认人(指着那些小弟说),都记住了吧……”。???什么乱七八糟的?!江崇刚:“你知不知道华园春练歌房是我的,你举报电业局什么意思?你举报公安什么意思?你等着,我有时间了在收拾你。……”??什么乱七八糟啊!!然后他就什么关于工资纠纷的材料上也没法签字,他说: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一边还:小子你等着…………。靠~还是110,跟张队长说了声不好意思,打了110。这个江崇刚一听,立马跟那些小弟说,你们都出去。还马上打了几个电话,自己也跑出去一会。前后不到2、3分钟,等110到了,他不见人了。警察了解了一下情况,就走了。没想到过了一回等江崇刚回来了,登州路派出所的人又来了,哈哈~这次碰上面了。警:“谁报警?什么事?”我:“我报的,这个人恐吓我。”江:“我没有啊,我什么也没说。”简单说了几句,立马找借口跑了。警察还没走,又问了几句,这时候,劳动保障中心的张队长和惠女士说了:“刚才这个人,进来就吆二喝三的,还砸断腿,还让小弟认认人什么的。”警察大体了解了一下情况后,就准备走了。这次我可记住了,我跟警察约了:一会我去派出所,做个笔录吧。


警察走了之后,继续谈正事。这次劳动纠纷的笔录做的很清楚,很明白。志隆公司满青岛市到处搬,光是跟市北劳动监察这边说的,一个月之内(从7月21号到8月14号)就换了4、5处地方,一会是顺兴路(市北区),一会是兴隆路(四方区),一会又到洪山坡……。现在只能抓他一个落实情况,所以很可能案子要迁到四方区。而且,张队长也说,看现在这个情况,最好是直接到法院起诉,弄一个有法律效力的裁决。今天的事情,基本上谈的都很清楚,剩下的就是一步步的走下去,看看能发展到什么情况了。但是不得不说,6月2号,如果那个刘队长同意现场抓证据,也不会有现在这么麻烦。现在对张队长和惠女士,不管是态度,还是办事过程,都很满意,看得出,他们已经很尽力了,但是前面刘队长设下的障碍,就能消除了吗?到底是否可以维权成功还是只有等待,哎!



当天晚上(8月14号),我同时打给我电话,说:“那个混社会的江崇刚来电话,打听你住在哪。还要你给那个江崇卫打电话,他想私下谈谈,把事情解决了。……”中间叨叨了很多,最后我就说:“如果是你,你会打这个电话吗?(沉默,看来是不会)反正我是不会主动打过去的,今天我当着他面打110,而不是找借口出去打,把他和他带的那帮小弟堵在那里,就算给他面子了,如果TMD还不识抬举,下次不会这样了。他要有诚意谈,就打给我好了。……”后来,周6早上,我跟我同事说:“我考虑来一下,咱也别显得没有诚意,我准备周一,告诉市北监察那边,有什么要谈的就摆在桌面上谈吧。”“昂,我也这么觉得。”好,那就定下了。



8月17号,周一,我给惠队长打了过去电话,把事情说了一下,“好的,等张队长办事回来,我们商量一下,尽快把事情解决了。”我又打电话给我同事,“我跟惠队长说了,你也打过去吧,最好是原话,那边怎么说的,你就怎么说。”我同事:“我怎么原话说,我要是原话说得话,人家好以为这是私人恩怨了。”呵呵~我心里都想笑了,“私人恩怨?咱俩要工资,现在成我跟那边的私人恩怨了?还是上周五那个江崇刚的电话里面有什么道道??”我就跟同事说:“哦,无所谓,人家会判断,你就原话说吧。”然后把电话号码给了他。


8月17号,下午1点半,市北的惠队长打来电话,“我跟张队长商量了一下,这个事还是建议你,去四方劳动仲裁,而且张队长回来,我就把你上午的情况跟他说了,然后就跟姓江的打了电话,问他是不是有调解的意向,人家说没有。”哈,其实上周我同事跟我说了,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现在更证实了。好吧,问清楚了到四方仲裁的地址和要交的材料,继续准备吧。



PS1:首先不要说我和同事傻,如果说坚持有始有终,坚持RP,也算傻,OK,以后不会了。这次教训够了。以后还是按照曹操那套来吧!



PS2:这个刘队长不可能不知道“市内四区的用工地”原则,两次的态度反差,有谁认为这是正常的?!据仍在那个公司的另一个同事说,那个姓江的买了4张500元的不记名购物卡在5月底给市北劳动监察大队送去了(疑似给了刘队长),之后有没有再给过不清楚。跟我同事说的时候,他跟我说:这还用问,早就看出来了。他打电话投诉的时候有没有说,我就不清楚了,因为有离开一会,本来就是去给朋友办事。但就算没有给过,但是明知道应该查的事情(异地经营,用工地属实),他没有查,这一点应该是很有问题吧?!



PS3:从多方渠道,只要一听说用购物卡行贿,都说没办法。怎么?难道购物卡就是用来干这个用的??这是TMD购物卡??这TMD是在便民,还是便贿?是在促销,还是促贪?

干脆改名叫“便贿促贪卡”就行了!



PS4: 29号下午4:30曾接到一恐吓电话,号码为85648534。然后立刻到派出所报警,由于当时现场有人打架,正在派出所内调节。所以警察用了不到5分钟记录了情况之后,很客气的把我“请”了出来。



PS5:非常感谢12315的同志,包括威海路工商所的杨所长,态度没的说,而且办事非常认真,没有他们,我可能连“最后的证据”也麻烦。


PS6:难道用一天时间就证实的所谓“这个地方没有那个公司”,根本就是异地经营,这个刘队长没有去查,反而采用了?!难道提供了工商的处理书,就因为没有盖章,这个刘队长就不能打电话到工商去落实一下?!难道他自己说他没有受贿,他就真的没有受贿了?!!7月17号下午3点半,有个电话87761468打来,自称是城阳/李沧/崂山区网吧协会,跟我打听那个志隆公司的情况,说把他们系统的一个刘队长“搞”的够呛?!有点迷糊,我听明白的就是这个刘队长还跟网吧协会有关联,而那个志隆公司就是搞网吧软件的。



PS7:这件事想来想去,一点太多了!一个普通的案子,这么巧就到了一个区监察大队的队长手里,受宠若惊昂!工商1天就查处的事情(用工地属实,并且异地经营),他怎么就半个月都没弄清楚?这是不作为,还是受贿,还是两者皆有?!第一次见面,还有重要问题没有确定,就骗我们结案,还说“只是告知”,搞什么飞机?一开始一副不想办的态度,而后又主动要求要查,然后又拖拖拉拉(实际上是什么也没做),最后就不接电话,什么意思?什么玩意?


PS8:8月14号,到登州路备案做笔录的时候,那个警察姓赵,警号是019177。而且,当时从市北劳动监察出来之前,也问过张队长和惠女士,由于他们当时在场,是否可以报一下他们的名字,他们也同意了。具体情况警察在现场也听到惠女士说了,做笔录的时候可能有什么其它要求吧,没有记录,警察说:放心吧,没问题。


PS9:8月14号,晚上,我同事打过电话来说那边要私下跟我谈谈,解决这个事情。然后又告诉我今天江崇刚在那里叫嚣的练歌房还有电业局的事情:“他说,他们练歌房偷电,结果被人举报了,又是电业局,又是公安的去查,他为这个事花了好几万才摆平。他现在就怀疑是你举报的。”我说:“我要工资,我举报他练歌房干啥?他犯什么神经病?”我同事又说:“反正你小心点最好,他练歌房你也知道,整天那些人,吃喝嫖赌的都有,整天跟老二(江崇刚)混的那些人,拿刀玩枪的都有。为了工资不值得。”我说:“昂,他犯神经病,他说什么就什么了?我要工资,我还是会继续要。管他练歌房什么事?再说了,他要真想找事,也不需要去找什么借口,什么电业局什么的还不知道真的假的呢。”……叨叨到最后,我也没打那个电话,直接等到周一,给市北监察打了电话,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吧。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