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胜利六十四年祭

邵立品 收藏 3 179
导读:在我们民族的历史上曾有无数仁人志士蒙冤而死的时候都会懔然地说:历史将会还我清白。之后慷慨赴死。如果他们地下有知,历史也会死去,他们还能死的那样从客吗?仅仅六十四年前的历史,在我们迈出双脚去用心丈量的时候,才惊讶地发现,我们的现代史已经开始了死亡的进程。 日本对中国的侵略,是我们中华民族有史以来遭受到的最大规模的以毁灭我们的文化为目的,进而把我们亡国灭种的入侵。但同时也是中华民族有史以来对侵略者最坚决、最广泛、最光荣的一次抵抗。整个民族的主流精英没有人说过要投降的话,国共两党弥消内战,共同唤起国人空前的

在我们民族的历史上曾有无数仁人志士蒙冤而死的时候都会懔然地说:历史将会还我清白。之后慷慨赴死。如果他们地下有知,历史也会死去,他们还能死的那样从客吗?仅仅六十四年前的历史,在我们迈出双脚去用心丈量的时候,才惊讶地发现,我们的现代史已经开始了死亡的进程。


日本对中国的侵略,是我们中华民族有史以来遭受到的最大规模的以毁灭我们的文化为目的,进而把我们亡国灭种的入侵。但同时也是中华民族有史以来对侵略者最坚决、最广泛、最光荣的一次抵抗。整个民族的主流精英没有人说过要投降的话,国共两党弥消内战,共同唤起国人空前的民族意识,形成全民抗战的大局面。可惜的是,如此值得后辈们千秋万代为之自豪的历史,从掀开之日起,就被淹没在自己卷起的政治风浪中。那是一次空前的民族解放战争,他的意义本应超越一切政治与党派的纷争,因为民族比王朝更长命,这是六千年告诉我们的不争的史实。


本着对历史认真的态度,当六十四年胜利纪念来临的时候,我们要思考,这个六十四年祭,我们是应该纪念胜利还是应该纪念抵抗呢?


我们胜利了吗?由于中日两国军事与工业实力的巨大差距,作为一个独立的战场,直至战争后期,除滇西、缅北一地,中国军队并无全局性战略反攻的发动,大多地区基本仍呈守势,战中仍是败多胜少。不应讳言,如果作为一个独立的战场,我们并没有胜。但是在反法西斯同盟的共同努力下,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了,而我们是这个同盟的成员国。我们的胜利更多地是来自全民族不屈抵抗的道德感和为此赢得的民族尊严。因此,胜利六十四年纪念的主旨应该是属于我们的抵抗而非欢庆并不仅属于自己的胜利。


我们光荣的抵抗属于中华民族所有党派与军队,所以我希望自此六十四年祭始,我们的媒体在提到抗战的时候停用国民党军队、共产党军队的称谓,而应该统称为中国军队,以此消弥政党抗战的沉疴,重塑民族抗战的史实。


另外,我希望为所有的至今健在的抗日军人授勋。胜利已经六十四年,我们对同族军队不抵抗的互相指摘已经整整一个多甲子了,一个多甲子长到几乎与人的生命相同,就因为兄弟阋墙,就该让我们的众多抗敌者在漫长的人生中活得比投降的敌人还惶恐,比失败的侵略者还耻辱吗?六十年一个轮回,对于我们民族有从头开始的意思,让我们把对自己人的一切历史怨恨在这一节点上清零好吗?


还有,我希望组建抗战老军人生活救助基金。我亲见一位抗战老兵叶进财给他的救助者郭小华第一次通电话的情景,当我们把接通的手机递给老人时,他只说了三句话,因为在他心里,电话费是很贵的东西,“共产党万岁。你们工作顺利万岁。我现在一个月可以吃二次肉了!”然后慌忙地把电话双手捧回来。我相信今天的中国完全有力量让这些油尽灯枯的老人每个人每个月吃两次肉了。只需小康的我们每个人每个月一点点钱,就可以让这些风烛残年的老迈军人在以身许国六十四年之后能真正体味到来自后代同胞的些微温暖;让这些不久于人世的老人将我们的感恩之心带给先死的殉国者;让他们最后的微笑原谅我们六十四年偏见带给他们的创痛,他们的同胞曾在自己士兵与侵略者作战的伤口上撒盐。虽然六十四年的创伤早已结枷了,但让我们哪怕再晚,为他们盖上薄薄的一层纱布吧。仅仅因为政治,让哪怕一位以身许国的军人蒙冤即是罪过,而让整整一代热血报国的军人在人们冷漠地淡忘中孤独地终老人生则是全民族的耻辱。我们再多地重复对胜利的欢呼,哪怕一百年、一千年之后,此事此时不做,我们这个自诩胜利的民族将永世蒙羞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