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四

深圳东子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四 1947年春节后,国共大战更加激烈,潍县却一直无战事。薛景梅除了做好本职工作外,经常把自己关在作战室内,自己跟自己对演沙盘。他将参加战斗的野心深埋在心里,默默地作着随时可能出现的战斗准备。 副官蒋喜财经常来问候刘雅欣,看她需要去哪里走走?刘雅欣对蒋喜财说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1947年春节后,国共大战更加激烈,潍县却一直无战事。薛景梅除了做好本职工作外,经常把自己关在作战室内,自己跟自己对演沙盘。他将参加战斗的野心深埋在心里,默默地作着随时可能出现的战斗准备。

副官蒋喜财经常来问候刘雅欣,看她需要去哪里走走?刘雅欣对蒋喜财说已经走了不少地方了,也不想再到处跑了,她看出蒋喜财很喜欢孩子,便和他聊起孩子的话题。

“蒋副官,你都三十多岁了,为什么一直不成家?”刘雅欣终于提出了自己好奇的话题。

“长官没告诉你吗?”蒋喜财反问道。

“告诉我什么?”刘雅欣问。

“是这样的。我老家在山西太原,以前我成了家的,有个女儿。后来,她们和我父母都被鬼子杀害了。”蒋喜财的眼神变得黯淡,沉默了片刻,继续说,“我知道这个消息后,我就发誓,要多杀鬼子为她们报仇。不赶走鬼子,我绝不会再成家。”

“哦,是这样啊。”刘雅欣觉得自己唐突了,便想圆上话题,说,“日本鬼子已经投降两年了,你也该再成个家了。”

“可是,国共又打起来了,天下不太平,成什么家呀。”蒋喜财叹息着说。

“那也不能这么说,中国人之间再怎么打,也不会像日本鬼子那样随意屠杀老百姓吧?”刘雅欣说到这儿,突然想起刘亚伟在河阳街的杀戮,有些后悔说这话。

“嫂子,国共之战,当然是谁也不会对老百姓草菅人命。可打起仗来,炮弹和子弹不长眼,还不是提心吊胆的。我呀,干脆就不想这些事喽。”蒋喜财无奈地说。

“我看你们前一段时间还释放过几个共产党,那为什么又和解放军势不两立?”刘雅欣提出了这个使自己感到疑惑的问题。

“你说的是刘新连那几个兔崽子吧?两回事,我和长官从来不杀没有武器的人。他们都是上海来的进步学生,闲着没事在附近农村混百家饭吃,顺便煽动老百姓。这些兔崽子也真是的,老百姓手无寸铁,又都是中国人,有什么好煽动的?所以,把他们抓起来好好揍了几顿,再教育教育,就放了。”蒋喜财轻描淡写地说。

“那他们不是还会在附近煽动老百姓?”刘雅欣觉得蒋喜财的回答有些好笑。

“一帮学生娃娃,成不了气候。你看他们,平时一口的普通话,一用刑就成了满嘴的上海话,哇啦哇啦的,不知道他们是在求饶还是在骂我们。”蒋喜财说到这里,自顾自的笑了一会儿,接着说,“我和长官觉得,他们不过是几个受了共产党蛊惑的兔崽子,没必要杀了他们。再说,没有上峰的命令,我们从不主动管地方上的事。”

“那抓他们也是你们上峰的意思了?”刘雅欣问。

“是。潍县地方上几个衙门头子向济南市长王崇五反映,说这里共产党地下活动猖獗,抱怨我们驻军坐视不管。王崇五转告给了我们上峰,上峰叫我们拿出姿态,所以我们才抓了一批教训教训,然后把他们全部赶出了潍县地界。”蒋喜财有些不满地说。

“那你们放人不是自作主张了?”刘雅欣追问道。

“不过是应付差事而已。”蒋喜财说,“长官说得对,军人就是打仗的,跟这些小兔崽子较个什么真呀?这潍县政府的混蛋们也太大惊小怪了,草木皆兵。”

这时,军营里的警报器刺耳地响了起来,士兵列队跑步的声音杂乱地传了进来。蒋喜财下意识地摸了摸腰里的手枪站起身,就见薛景梅的作战参谋急匆匆地跑来报告,说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逼近潍县,已经包围了潍县。蒋喜财来不及和刘雅欣客套,急忙跟着作战参谋回指挥部。

刘雅欣的心陡然提了起来,慌忙跟着跑了过去。她气喘嘘嘘地跑到指挥部门口,站岗的哨兵拦住了她,告诉她旅长薛景梅正在召开紧急军事会议,任何人不得入内。刘雅欣只得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回家里。

刘雅欣心神不定地坐在家里,时不时地到门口张望一下薛景梅的指挥部。杏梅和枣花紧张地依偎着刘雅欣,只有奔儿竟然有一丝的兴奋,惹得刘雅欣非常不满。

薛景梅开完了军事会议,又去前方做了战斗部署,直到晚上孩子们都睡了才回到家里。见刘雅欣还坐在灯下愣神,便一屁股坐了过来。

“怎么还不休息?”薛景梅问。

“我怎么睡得着呢?景梅,真的要打大仗了?”刘雅欣不无担忧地问。见薛景梅点了点头,又问,“你好像并不兴奋呀?这不是你期待已久的时刻吗?”

“是,我是期待着这一天。”薛景梅说完,慢悠悠地点上一支烟,说,“可是,你和孩子们都在这里,我反而没有心思打好这一仗了。”

刘雅欣立即明白了薛景梅的意思。她顿时感到一股怒火就要冲出胸腔,可还是忍住了。俩人互相对视了许久,谁也没有说话。刘雅欣在心里反复思忖着,终于想明白了这个问题。现在的局面是由不得薛景梅,更由不得自己了。

“景梅,你说,这仗什么时候能打起来?”刘雅欣试探地问。

“我也说不准。解放军现在只是包围了我们,周围没有我们的援兵,我已经做好了战斗和突围的准备。刚才我发布了命令,命令部下明天起疏散家眷。”薛景梅说完,求援似的看着刘雅欣。

“你不要说了,我明天就带孩子们回河阳街。”刘雅欣说。

“明天,我派几个可靠的手下,化妆成老百姓护送你们回去。”薛景梅说。

刘雅欣点了点头,低头望着脚尖,抹起了泪水。薛景梅抬头望了刘雅欣片刻,心情复杂地抱起她,走进卧室。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