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要想活,杀了东条再来说

江南为枳 收藏 3 293
导读:四十.要想活,杀了东条再来说 开战两年多,航母舰队基本上残了,舰载航空兵基本上残了,陆基航空兵基本上残了,驱逐舰队基本上残了,潜水艇舰队基本上残了,联合舰队基本上残了,大日本帝国海军基本上残了,从根本上来说,大日本帝国基本上残了。 这战争好像不像当初那些“第一委员会”的人预言的那么拉风嘛,当然第一委员会的那四位大佐现在也不唱高调了。从本周一开始NHK放了一部三集的电视片《海軍400時間の証言》,介绍了战后军令部的高级军人们召开的“海军反省会”留下来的400小时的录音带。里面就有现在担任联合舰队先任参

四十.要想活,杀了东条再来说

开战两年多,航母舰队基本上残了,舰载航空兵基本上残了,陆基航空兵基本上残了,驱逐舰队基本上残了,潜水艇舰队基本上残了,联合舰队基本上残了,大日本帝国海军基本上残了,从根本上来说,大日本帝国基本上残了。


这战争好像不像当初那些“第一委员会”的人预言的那么拉风嘛,当然第一委员会的那四位大佐现在也不唱高调了。从本周一开始NHK放了一部三集的电视片《海軍400時間の証言》,介绍了战后军令部的高级军人们召开的“海军反省会”留下来的400小时的录音带。里面就有现在担任联合舰队先任参谋的高田利种大佐的谈话录音,人家是这样说的:“我在第一委员会里呆过不假,这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但是我也没有过对美作战必胜的信念”,人家其实并没有真的那么想,当时也就随口那么一说,人嘛,哪能不出个差错,谁都有不当心的时候对不对?


他们也就随口那么一说,但是现在怎么办?这仗没法子打了,硬着打?鬼畜的航母多,飞机多,大炮多;偷着打,鬼畜还有那种叫雷达的卑劣武器。


要不然投降?不行,帝国军人怎么能投降?


那想办法谈和,可是首相,陆相兼参谋总长是东条英机那个一根筋的宪兵八嘎,不但不肯谈和,还要继续打。1944年2月10日,当时还没有兼参谋总长的东条和参谋总长杉山元,海相岛田繁太郎,军令总长永野修身一起开会讨论怎下一年的军用物资怎么分的问题。


当然再怎么样的八嘎也不会主张巨舰大炮了,大家都是在扯飞机的蛋。海军说太平洋战争海军是主要正面,要给海军大头,海军44年没有三万架飞机玩不转,可是扯了大半天以后的结果是陆军两万六千架,海军两万四千架,海军比陆军还少。


其实海军分得不比陆军少,日本飞机有点古怪,海军飞机的个头比陆军大,四巨头坐地分赃分的是原材料,讲的是吨数,两家平分,这样海军能造的飞机架数就比陆军少了。


决定一下来,海军就翻了天了,那个岛田八嘎的马甲没错,丫就是东条的副官,不,丫是东条的裤腰带,跟佐藤贤了富永恭次是一路货色,不趁早换了这号海奸,迟早大日本帝国海军会变成大日本帝国陆军的海军。




东条英机带着副官岛田繁太郎在参拜明治神宫)


可是东条喜欢岛田,岛田不但海军大臣当得挺稳当,没过几天还把永野修身的军令总长的顶戴花翎都弄到自己头上去了,这一下海军一个恨啊,弄不掉岛田就干脆把东条拿了他辣块妈妈的。


但东条这号最拿手的是特务政治,《有一类战犯叫参谋》里面说过中野正刚,新名丈夫受迫害的事情,这里再打一个递信省工务局长也被东条英机抓了壮丁的八卦。




(1982年时的松前重义)


当年日本搞电讯的东北帝国大学出来的多,这位松前重义也是东北帝国大学的工学博士,毕业以后进了递信省(邮电部),是电讯方面的大拿,他在1932年发明了使用无载电缆(non-loaded cable)进行远距离通讯,1937年利用这种方式成功地在安东(现在的丹东)和奉天(现在的沈阳)之间进行了远距离通讯。


递信省工务局局长是勅任官,天皇亲自任命的,称呼是阁下,相当于军队里的少将到中将,可这位阁下突然被抓了壮丁,而且是二等兵。松前收到了征召通知觉得纳闷:现在是战争时期,通讯工作者不受征召啊,再者他堂堂的工务局局长阁下怎么就成了最低的二等兵呢?他去找他的上司通信院总裁盐原时三郎,谁知道盐原总裁听完这事没有一点惊诧,就说了一句:“那很麻烦诶”就再不说话了——盐原肯定知道这件事。


当时松前不知道盐原是什么人,盐原时三郎在东条就任关东军宪兵司令官的时候在当时的关东军司令官,甲级战犯南次郎的手下工作,那时开始和东条成了哥们,和满洲国总务长官,当时的东条内阁书记官长,甲级战犯星野直树也是朋友,后来东京国际军事审判时,他和青濑一郎一起是东条英机的辩护律师。


上官不肯帮忙,部下们倒到处走门路去帮松前呼吁。部下们找到了陆军兵器行政本部长菅靖次中将,菅中将找到陆军次官富永恭次中将讲道理。


《有一类战犯叫参谋》里面提过这位绰号为“东条英机的裤腰带”,和佐藤贤了一起干“北部法属印度支那进驻”的陆军省次官富永恭次中将。


后来富永恭次东条英机下台以后被新上任的陆军大臣杉山元一脚踢到第四航空军去当司令官。杉山元在发配了他以后长出一口气:“那个能说会道的家伙总算不在眼前了。”


第四航空军在菲律宾。自杀式的“特攻”是海军发明的,而把“特攻”引进到陆军的却是这位富永恭次。这位把人家都骗去“特攻”去了,每次还都手握军刀,摆出一副无可挑剔的军容为人送行,说你们全走了本官最后也去,结果人家全走了自己却揣了一张“胃溃疡”的医生证明,在护航机的护卫下临阵脱逃,逃到台湾去了。


这一下群情激愤,军部就给了富永恭次个转入预备役的处分。后来一想不对,这小子怕死临阵脱逃,给他个转入预备役不更死不了了?不行,还得让他上战场,就又让他去满洲当了139师团长,后来被苏联红军抓到西伯利亚去关了11年。


菅靖次找到富永恭次要求解除对松前重义局长的征召,富永恭次听完来意,立即起立摆了个立正的架势,对菅中将说:“这件事就请不要再多说了,这是总理大臣的直接命令”。


松前到底捋了东条的哪根逆毛,惹得东条非得置他于死地不可呢?


松前是工程师,经常去美国出差,对美国的工业能力知道的非常清楚,听说要和美国人打仗觉得不可思议,这不摆明了要失败嘛,人家的工业是什么水平,俺们是什么水平?再一听更不对了,俺们大日本很厉害?还什么都行?哪来的这些鬼话?


松前就自己调查了起来,调查下来的结果大吃一惊,东条内阁的军需省发表的国内生产数字全是在扯淡。松前得出的结论是:这次战争日本必败,东条内阁如果继续存在下去的话日本肯定要亡国。


海军听到这句话最开心,海军省也好,军令部也好都请松前去做报告,重臣们也找他,连昭和天皇的弟弟高松宫海军大佐也找他去问东条到底在干些了什么怎么日本就要亡国了。


这就是东条一定要置他死地的理由。其实真要说起来东条也不算太坏,东条整人还整在明处,东条从不会发动些不明真相的年轻人去活活把仇人打死或者饿死折磨死,完了还猫哭耗子地连裤子都不穿就去参加追悼会。东条最厉害的也不过就是抓壮丁,送你上战场,看你自己能不能活着回来,像这位松前重义后来还真活着回来了。


当然也有人说松前重义是搞伤痕文学,哭哭啼啼没出息,那么多人都被抓了壮丁怎么就你不能抓?有位小老人家说他爷爷抓知青上山下乡很不错的,不少有出息的人都上山下乡过。


想到爱因斯坦,基辛格也都受过希特勒的排犹迫害,那位小老人家的胡言乱语为希特勒辩护正合适。


言归正传,拿掉东条不容易,反过来说杀东条可能还更加简单些。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