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人-鼠-蛇-虫同宿(老山轮战回忆)

mgihz 收藏 18 19756
导读: 在老山战区这种山岳丛林地方,由于雾多、潮湿,荆棘藤绕,部队进入此地打仗多年,利用天然洞穴和掩蔽工事藏身,不论是在一线步兵“猫耳洞”,还是二线炮兵阵地,都有不少在平时看起来挠人不安的小动物与战士为伴。比如老鼠、毒蛇和其它昆虫。它们寄生在我们这十分狭小的活动范围内上窜下跳,随意出入不给“通行证”。一般地说,对于它们的肆无忌弹的猖獗活动不敢治理,还总以“761”压缩干粮、罐头、粮秣“款待”它们,不然,这帮家伙会更加厉害。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



在老山战区这种山岳丛林地方,由于雾多、潮湿,荆棘藤绕,部队进入此地打仗多年,利用天然洞穴和掩蔽工事藏身,不论是在一线步兵“猫耳洞”,还是二线炮兵阵地,都有不少在平时看起来挠人不安的小动物与战士为伴。比如老鼠、毒蛇和其它昆虫。它们寄生在我们这十分狭小的活动范围内上窜下跳,随意出入不给“通行证”。一般地说,对于它们的肆无忌弹的猖獗活动不敢治理,还总以“761”压缩干粮、罐头、粮秣“款待”它们,不然,这帮家伙会更加厉害。


人-鼠-蛇-虫同宿(老山轮战回忆)


我所在的130加农炮二营营部工事内就严重受灾。老鼠白天休息,晚上活动,挠得我很不安宁,每晚都因此醒来好多次。我自小怕鼠,就是在农村插队的那两年也讨厌和畏惧耗子。一次,有只老鼠东翻西跳掉进了水缸里淹死了,我气得真想把那水缸砸了。现在可好,在这战区的工事里,夜间总能听见那耗子“叽叽”叫声,有时又听见是蛇与老鼠在打架,我吓得用被子蒙头不敢声张,真他吗见鬼。虽有钢架支撑不会垮塌,但那用编织袋装泥土垒成的堡垒却成了耗子的洞穴,据说这里面还藏有一条大蛇,更使我们几个人心虚得狠。为加强防范,我找来一点雄黄撒在床下,不知能否起点作用。

我用卷尺认真地丈量了一下所住的工事空间:长不过两米,宽不过一米四三,高不过一米七。在这两个多平方里仅仅能安放下一个床的位置,再就只能放一个木箱,平时是黑洞洞的,白天如果要写什么的话必须点蜡烛。勿用置疑,这里生活太简单,简单到修身养性的地步。仗是不可能大打,两个多星期过去了,只进行了一次击作战,战场的温度一降再降,战士们都希望打大仗,干它个热火朝天。可能一线步兵还是要紧张得多,我们经常看到有救护车路过这里下南温河的野战医疗所送伤员。

驻守在老山主峰的旅侦察连连长刘农打电话给我,说请我给他们连的观察所阵地写几个大字,并希望我能上主峰去看看。我倒是想去,可眼下没有机会呀!

工事外一颗不大点的树上,一绞一绞的毛虫缠在树杆上,我们用纸醮上柴油,点着后烧得那虫子“劈劈叭叭”直往下掉。

我不由得想起在集结地的时候,27集团军“济南第一团”政治处吴主任给我们作报告时,讲到过蛇多鼠多的事,他们全团几乎所有的人都被老鼠咬过,连队的指挥所平均有两条以上的大蛇。有个连队战士午睡时被眼镜蛇一口咬在右小臂上,另一个战士立即用嘴给他吸出毒汁,结果吸毒的战士嘴也肿得老大老大的。

在老山,是否可以把这些侵害我们的动物当成另一类敌人呢,我看是这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