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冷锋 第三章:驱除倭寇还我河山 十三、魏佳梦慷慨赠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62.html


十几匹马,翻蹄亮掌,四蹄蹬开,一溜烟便跑出好几里去,渐渐的听不到后面鬼子追击的声音了。封飘萍勒住马看看前面对孙洪斌说:“刚才那个胖子说他们保安团的马不在城里?”

“嗯,那胖子是这么说的!”孙洪斌看着封飘萍说,封飘萍笑笑说:“咱们该回去了,把马还给人家吧!”说着便翻身下马。

这时那个被他们救了的女孩子一拨马头,来到封飘萍面前看着封飘萍问:“这位少爷,你能否告诉我你的大名?”

封飘萍还没有搭话,小明上前一步说:“我们少爷是……”

“小明!”封飘萍喊住了小明,小明回头看看封飘萍,那女孩子见封飘萍不想说出自己的名字,于是她也翻身下马来到封飘萍跟前说:“你救了我的命,连名字都不能告诉我吗?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不走了,要不我就跟着你走,除非你告诉我!”这时那个军官赶忙跑过来说:“小姐,别闹了,快回去吧,要不团长又该发火了!”

“你们就怕你们团长发火,就不怕我发火吗?好啊!一个个的,你们等着!”那女孩用手里的马鞭指着这几个人大声数落着。

封飘萍一看就知道这女孩子指那种被宠坏了的大户人家的小姐,否则不会有这种盛气凌人的架势。封小明在一旁看着这位小姐发威,不由得自言自语的说:“哼!有什么了不起的,谁没有见过小姐啊,我家小姐就不这样!”没想到这话被这位小姐听见了,她一下子窜到小明跟前用马鞭指着小明问:“你说什么?”

封飘萍见状赶忙过来说:“这位小姐,此处不宜久留,还是早些离开吧,请不必和我的下人计较了,呵呵!”

“离开可以,但你得告诉我你的名字,否则本小姐绝不离开!”女孩子倔强的看着封飘萍说。

封飘萍笑笑说:“那好吧,我叫封飘萍!”

“封飘萍!封飘萍!”女孩子看着封飘萍嘴里念叨着他的名字,旁边的那个军官听到这个名字琢磨了一会连忙赶过来举手敬礼道:“您是八路军新一营营长封飘萍?”

封飘萍点点头一笑说:“是的,请问您们是哪一部分的?”

“我们是晋绥军一零六团的,我们团长是魏……”

“魏新亭的部队?”封飘萍看着军官问,军官忙点头说:“是的!”

“那这位小姐是……?”封飘萍看着军官问。

军官笑了笑说:“这位是我们团长的……”

“我是魏新亭的妹妹,叫魏佳梦!你就是那个什么新一营长,封飘萍啊?我听说过你,前两天我哥哥去你们部队,我就要求跟着去,可是哥哥不同意,没想到咱们还真有缘,在这里碰上了,呵呵,谢谢你救命之恩!”没等军官说完,女孩子走过来自报家门,封飘萍看着眼前这个模样俊俏,倔强率真的女孩笑了笑说:“魏团长的妹妹,呵呵,怪不得呢,原来是军营里出来的姑娘,身上有一股子军人的气势,呵呵!有幸相识,封某荣幸!小姐请与这位仁兄先行吧,我们就此别过!”封飘萍说着回头看看孙洪斌等人,孙洪斌忙和几个人下马,把手里的马牵着递给那几个当兵的。魏佳梦见此情景看看那个军官大声说:“把这几匹马送给封营长!”

那个军官连忙说:“好的,好的,小姐那咱们走吧?”

封飘萍一摆手说:“呵呵,不必了,马你们还是牵回去吧,我们前面有自己的马,呵呵,保重,告辞了!”说完转身便走,孙洪斌几人跟在后面,魏佳梦看着远去的封飘萍叹口气说:“为什么大哥的队伍里没有这样那的人呢?封飘萍,封飘萍,我一定会再见到你的!”

看着封飘萍他们走远,魏佳梦看看那个军官说:“走吧?还傻看什么?人家都走远了!”

那个军官看看魏佳梦心里说:“是你在一个劲的傻看,还说我们,哼!”魏佳梦跟着军官回到晋绥军一零六团的驻地,刚一到门前就看见魏新亭一脸严肃的站在门口,手握在腰间的枪柄上,魏佳梦看看哥哥这个样子对军官说:“是谁又惹他了?天天板着个脸!”

军官看看魏佳梦没理他,翻身下马来到魏新亭跟前报告说:“报告团长,我们把小姐姐回来了,小姐在县城出了点……被……”军官不敢再说下去,魏新亭看着他大声问:“怎么不说了?说!”

“你不用为难他,我自己说,我是偷偷跑出去的,和他们没有关系,我也是偷偷跑到永安县的,我只是想在县城买点女孩子用的东西,想去去就回来,可是,可是没成想遇到了鬼子,她们差点把我给……后来遇到一伙人把给救了,我就跟着他回来了,大哥,你就不要难为他了,这事真的和他没有关系!”魏佳梦指着那个军官说。那个军官用感激的眼神看着魏佳梦。

魏新亭转向那个军官问:“你说,是谁救了小姐?”

那个军官看看魏新亭胆怯的说:“是,是,是八路军新一营的封飘萍营长,是他们救了小姐!我们赶去的时候,小姐已经被他们救下来出了城,正好遇到我们,我们就一起回来了!”

魏新亭看着魏佳梦半天没有说话,魏佳梦看看他说:“大……”

“你给我闭嘴!你个野丫头!从今天起我关你禁闭,一步也不许出去,来人,给我把小姐关起来,关进后院!”魏新亭大声喊着,身边站着的几个士兵看看魏新亭再看看魏佳梦没有一个敢动的。

魏佳梦看着魏新亭大声喊着说:“你凭什么关我禁闭,我又不是你的兵,爹妈死得早你就这样欺负我吧?我就出去,就出去,你有本事就把我的腿打断了,要不,我还会出去的,我告诉你魏新亭,我要是再出去,我就不会回来了,我去找那个封飘萍,我跟着八路,我,我,我……”魏佳梦不知道往下怎么说了,她瞪着眼睛看着魏新亭。

魏新亭气得脸色发白,他看着眼前自己这个从小娇生惯养,任性直率的妹妹说:“你我什么?你还想干什么?”

“干什么?我去参加八路军,我去嫁给封飘萍,给他做老婆,感谢他的救命之恩!怎么的我就不……”没等魏佳梦说完,魏新亭走上前来挥起巴掌打下去,嘴里骂道:“我让你胡说,你这个野丫头!你想气死我?”魏新亭大声喊着:“把她押到后院去!快点,马上!”

那个军官见魏新亭是真的生气了,连忙过来拉着魏佳梦说:“小姐,你少说两句吧,快走,跟我进去!”几个人连推带搡的把魏佳梦推到院里拉进后院。

魏新亭余怒未消,气呼呼的进到屋里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喘着气,这时那个军官走进来看着魏新亭说:“团长,您别生气了,小姐她就是这样的脾气,一会就好了,今天要不是封飘萍说不准还真出事了呢?小姐可就……”魏新亭瞪了他一眼,那个军官打住话茬笑笑,魏新亭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看看那个军官问道:“杨副官,你看见封飘萍他们也在永安县?他们去那里干什么啊?”

“这,我还真没问,不过就是问了那个封飘萍也不会说啊,呵呵,我看他们像是去逛县城的,没什么大事!”杨副官看着魏新亭说。

“你懂个屁,没什么大事,那个封飘萍没事他闲的啊,大老远的跑到县城去,我告诉你,这个封飘萍绝对不是个简单人物,别看他现在是个小小营长,早晚他会当上团长,师长,乃至更高,这是一个极有韬略和思想的人,我见过他一次就知道,这个封飘萍将来必定是我们的心腹大患!这次他救了小姐,我又欠下他一个人情,现在看来这人情是不好还了!”魏新亭喝着茶说。

封飘萍几人走出去又一里多地,回头已经看不见魏佳梦他们了,小明过来嘟囔着说:“营长也真是,人白给了五匹马还不要,偏要走着走,还说什么前面有马,唉!”

孙明看看他笑着说:“小明兄弟,这你就不懂了吧,古人说的好啊,君子施恩不图报,咱营长不要他们的马是对的,呵呵,你呀跟着学吧,别帮人家点忙,就像这人家回报你什么?呵呵!那救了人家一个大姑娘,难道还让人家大姑娘嫁给你不成?哈哈!”

小明看着他说:“你,你怎么说话呢?”

封飘萍过来说:“小明,孙明说的对,咱不能随便要人家东西,咱八路军是有纪律的,尤其像这种事情更不能要,明白了?”小明点点头,冲着孙明做了一个鬼脸。

孙明看看封飘萍神秘的问道:“营长,您是不是还在惦记那个胖子说的话?呵呵!”封飘萍看看他一笑,孙明接着说:“离此不远有一个地方叫阚家营,那里是永安县鬼子的马厩,呵呵,我估计啊,那个胖子说的那些马可能就在在这个阚家营!要不咱去走一趟?”

“好啊,你小子为什么不早说?”封飘萍拍了一下孙明说,孙明一笑说:“现在也不晚啊!哈哈!”

封飘萍一挥手说:“那咱就去趟阚家营,呵呵,要是可以的话,就顺手给他端了,把马牵回来!”

几个人一听要去抢马立刻来了精神,孙洪斌大声说:“那还磨蹭什么?走吧!”

几人在孙明的指引下,直奔阚家营而去。这阚家营就在永安县的西北角,鬼子当初看好这里,是因为这是一个天然马场,草料好,三面环山一面挨着永安县城,所以鬼子便把马厩设在了了这里,一是考虑这里的草料好,二是为了安全,从县城北门出来直接就可以插到阚家营,牵马就可以跑,是一个很理想的养马和藏马的好地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