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啊!法律不能成为行政机关信息不公开的帮凶

cmdb1234 收藏 1 103
导读:民众拷问国土部门:在事关子孙后代福祉、事关国计民生重大问题的国土资源保护中,理应格尽职守、履行国土资源保护职责的宁波市国土资源局,为何面对为保护土地资源而依法维权的民众要求公开相关信息时,仅仅只涉及到了村书记的问题,就始终捂着盖着,不惜以损害政府机关的公信力为代价,采用说谎欺骗民众而掩盖违法犯罪事实,原本并不需要承担义务的农民正在付出高昂的代价为保护土地而浴血奋战,而肩负着护地安民职责的国土部门却至今还在不停地躲猫猫。你们的良知和良心难道真的没有一点点颤抖吗?

宁波啊!法律不能成为行政机关信息不公开的帮凶

——中国首例诉行政机关不如实履行政府信息公开案在宁波二审


----民众拷问国土部门:在事关子孙后代福祉、事关国计民生重大问题的国土资源保护中,理应格尽职守、履行国土资源保护职责的宁波市国土资源局,为何面对为保护土地资源而依法维权的民众要求公开相关信息时,仅仅只涉及到了村书记的问题,就始终捂着盖着,不惜以损害政府机关的公信力为代价,采用说谎欺骗民众而掩盖违法犯罪事实,原本并不需要承担义务的农民正在付出高昂的代价为保护土地而浴血奋战,而肩负着护地安民职责的国土部门却至今还在不停地躲猫猫。你们的良知和良心难道真的没有一点点颤抖吗?


2009年8月10日上午,因上诉方王家桥村民代表所在的鄞州区洞桥镇遭受此次台风洪涝,一些道路被淹而耽搁,约至9时余才赶到位于宁波市江东区中兴路的市中级法院,庭审约在9时15分开始。

上诉方的5名村民代表杨如根、王明良、李君土、姜忠定、李忠华以及代理人李召宝均出庭应诉。

但出人意料的是被上诉方的宁波市国土局竟无一名工作人员出庭,仅有一名甬泰律师事务所年轻的律师就座被上诉人席。在宁波市国土局局长邬明德出事的消息已成事实的时候,最新又风传宁波市国土资源局鄞州分局也有人出事,联想到该案一审时出庭应诉的是宁波市国土资源局鄞州分局一名干部,而此次宁波市国土资源局鄞州分局没有人出庭有点不可思议,因为在行政诉讼案中,行政机关不派员出庭应诉的情况是极为罕见的。

本案由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员陈信根任审判长、审判员谭星光、审判员俞朝风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张李卡担任书记员。

旁听席上坐了不少参加旁听的民众和一些媒体记者。

一、 上诉及上诉答辩

上诉的事实和理由是村民代表的信息公开申请是针对被上诉方官员李锋在村民代表会议上所讲的“据该局调查了解,金锐公司已经主动恢复还田,退回了多占的土地,因此可以不再追究责任。关于竺明光书记的厂房已在2006年办好了相关手续,不存在查处的问题”的相关讲话内容,其所称的调查了解和作出的“不予追究和查处”的调查结论是典型的具体行政行为,村民代表要求公开其所称的调查报告和调查结论,是法律规定的应予履行的政府信息公开范围,而被上诉人作出“不属信息公开范围” 告知书,是不如实履行政府信息公开义务,是一种变相的行政不作为,行政不作为也属于法律规定的具体行政行为,浙江省国土厅在行政复议决定书中对被上诉人作出告知书的行为确认为是行政行为,而告知上诉人不服告知书行为的可依法向法院起诉,因此,一审法院以此不是具体行政行为作借口,驳回起诉是错误的。

轮到被上诉方答辩时,再一次让我们感到不解,被上诉方居然没有行政上诉答辩状。在行政诉讼案中,行政机关不依法出具答辩状和上诉答辩状的情况是极为罕见的,出具答辩状和上诉答辩状是在行政诉讼中法律规定行政机关应尽的法定程序和相应义务,但宁波市国土局不依法出具行政上诉答辩状,不清楚其原因何在?

被上诉方口头答辩称:上诉人不是利害关系人,无权提起信息公开申请,更不具有起诉资格;作出告知书的行为不是具体行政行为,不属法院行政起诉受理范围;要求维持原判。


二、法庭调查请依法辩别证据、尊重事实

调查一开始,法官在阐述案情始末时,把该案的信息公开申请与几起信访事项和信访回复搅和在一起,当即遭到上诉方的坚决否认,称本案的信息公开申请与信访事项无关,法官所述不实,差点与法官在法庭上引发争论,幸陈信根审判长及时引导才使庭审调查得以正确开展。


事后我们调看了法官所述的信息公开申请与几起信访事项和信访回复的证据,发现上诉方提出的信息公开申请是:要求公开金锐公司和竺明光书记违法占地可以不予追究和查处的调查结论报告,而几起信访事项和信访回复是有关三龙、联友、金锐三家公司违法占地要求依法查处的信访回复,二者不但内容完全不同,而且连申请人也根本不一致,不知法官为何要将二起无关的事情拉扯在一起?


经请教,法律专家一语点破了此中的玄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庭几年前的一份内部通知,信访事项法院不予受理。原来如此,只要把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与信访事项拉扯在一起成功了,既使一审以告知书不是具体行政行为的理由站不住脚了,依然还可以信访事项法院不予受理的理由来维持一审裁定。上诉方的坚决否认,表明了王家桥村民代表决非是激愤闹事的农民,而是具有相当法律知识的真正依法维权的民众代表,有了这样的民众代表,让我们看到了中国民主、法治的希望。


对于告知书是不是具体行政行为?上诉方称国土局作出“该信息申请不属信息公开范围”告知书是一种变相的行政不作为, 行政不作为依法也是具体行政行为;而被上诉方的上级浙江省国土资源厅则认为作出告知书是履行信息公开义务的行政行为,而依法受理上诉方的行政复议申请并于2009年2月18日作出浙土资复决(2008)420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称“维持宁波市国土资源局10月16日作出《告知书》的行政行为,如不服可依法起诉。”


故而,上诉方在上诉状中明确称“如果被告作出告知书不是具体行政行为的话,那么也就意味着被告对原告的信息公开申请至今都未履行过政府信息公开义务,则更应该依法责令其履行政府信息公开义务,因此无论被告作出告知书的行为是不是具体行政行为,其都逃不脱未尽政府信息公开义务的事实:是具体行政行为,则未尽如实履行政府信息公开义务;不是具体行政行为,则未尽履行政府信息公开义务。”


三.法律是维护社会公义的利器,不能成为官员手中的玩具


村民代表要求确认所作告知书为不依法履行政府信息公开义务的不履职行为,并要求依法责令其履行政府信息公开义务而提起行政复议申请,宁波市国土资源局当时也以其所作的告知行为不属于行政复议的受理范围作为答辩理由,但浙江省国土资源厅并不认可该理由,不仅依法受理,在行政复议决定书中也并未以“不属于行政复议的受理范围”作为理由,而是确认了该行为是履行政府信息公开义务的履职行为(具体行政行为),作出维持决定,并告知了村民代表有依法起诉的权利。


村民代表据此依法向法院起诉,海曙法院立案庭也依法立案受理,而海曙法院行政庭却在确认浙江省国土资源厅浙土资复决(2008)420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合法有效的情况下,以作出告知书行为不是具体行政行为作借口,称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受案范围而驳回起诉。


本案无论是行政复议还是行政诉讼,村民代表都是诉宁波市国土资源局未依法履行政府信息公开义务,要求依法责令其履行政府信息公开义务,这有行政复议申请书、行政复议受理书、行政复议决定书、法院案件受理通知书等证据证实,怎么到了一审法官手里,却变成了“不服被告宁波市国土资源局2008年10月16日作出的告知行为一案”?一审此案的海曙法院行政庭副庭长周春莉审判长,您能就此向社会公众作出明确说明吗?

人们更寄望二审的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能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公正裁判此案。


江南 2009年8月11日於宁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