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越海上边界谈判难点重重

拉风的难人 收藏 0 26

8月12日,外交部副部长武大伟(左一)与越南外交部副部长胡春山在河内举行了中越政府边界谈判代表团团长会晤,重点就海上问题进行了磋商。


划界不仅要考虑到大陆架的延伸,还有海域的渔业、油气等问题,无法复制陆地划界经验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金微发自北京 中印边界谈判刚落幕,中越海上边界谈判接踵而至。尽管事先没有任何预告,但来自外交部的一则简短消息还是引起国内广泛关注。

8月12日,外交部副部长武大伟与越南外交部副部长胡春山在河内举行了中越政府边界谈判代表团团长会晤,重点就海上问题进行了磋商。


中越博弈北部湾


来自外交部的消息称,中越“双方同意按照包括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内的国际法所确认的法律制度和原则,共同寻求双方都能接受的基本和长久的解决办法”。

“中越海上边界谈判机制早就有了,但外交部副部长武大伟亲自出马,这还是海上谈判机制建立以来从未有过的高规格,足见双方的重视程度。”一位南海问题专家对本报表示,他认为明年是中越建交60周年,也是两国领导人定下的中越友好年,双方的表态也是为了营造友好的氛围。

实际上,中越边界问题的谈判实际早在中越关系正常化后就已开始,1991年,两国发表联合公报称双方将着手解决两国之间存在的边界问题,并分别成立了海上和陆地边界谈判小组。

1999年12月30日,中越双方经过16轮谈判最终签订了《中越陆地边界条约》,并在去年年底如期完成陆地边界勘界立碑工作。

而中越海上边界谈判还未尘埃落定。2004年6月30日,经过多年谈判,《中越北部湾划界协定》和《中越北部湾渔业合作协定》正式生效实施,由此产生中国第一条海上边界线,到今年已实施五年。但随着渔业资源的衰退,中越围绕着渔业的争夺矛盾也越来越突出,另一方面,中越在划界时的过渡性安排水域已经逾期,这也加剧了北部湾中越双方的博弈。


越南边谈判边侵权


目前,中越两国海上边界问题除了北部湾就是西沙、南沙及附近海域的边界问题,而后者是矛盾的焦点。

越南总理阮晋勇今年4月在接受香港《大公报》专访时透露,2009年中越将签署《勘界立碑议定书》及《新边界管理规定》两份文件,此后双方重点将放在“海上问题”的谈判上,致力找出双方均能接受的、长久的海上边界解决方法。采访中,阮晋勇没有提及侵占我国南沙群岛的问题,只是表示要继续谈判。

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划定标准,中国在南海海域内拥有岛屿有1700多个,从中国地图上可以看出这些岛屿都位于一条被称为“九段线”的国界线内。然而,如今这条“九段线”并不乐观,300万平方公里的主权海域中我们实际控制的不到一半。

从1973年起,越南政府已经开始抢占我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到1975年4月,北越打败南越后立即派兵占领了这些岛屿,完全背弃先前他们在南沙群岛上的主张(即南沙群岛属于中国领土)。南海油田储量丰富,2006年越南至少从南沙群岛开采了1200万吨的油气,2007年越南政府更是公开在南沙招标开采能源。作为东盟国家中唯一一个宣称拥有南沙群岛全部主权的国家,越南已经非法侵占中国南沙岛礁29个。

今年以来,越南除了任命西沙、南沙群岛“主席”以宣示“主权”,抓捕我国渔民,还不断加大军力建设。

至于这轮中越海上边界谈判,相关部门没有披露太多细节。但本报采访多名专家均表示双方对南沙、西沙的谈判可能性很小。厦门大学南洋研究所李金明教授说:“在南沙、西沙问题上,双方没有共同的语言,两边的主张差距太大,我们讲‘九段线’内海域是我们的,但越南说西沙、南沙都是他们的。”

我国一些专家也主张目前在没有更好的解决南沙争端情况下,最好不要急于划界。


陆地划界方案无法参照


此前,不少人认为中越陆地划界和北部湾划界能为中越海上边界问题提供经验,但李金明认为两者性质不同,“中越陆地划界和北部湾划界是历史遗留问题,早在清朝已经划过界,而南海历来是我国主权海域,南海问题是《联合国海洋公约法》提出后激发的争端,是个现实问题。”

另外,海上边界比大陆要复杂得多,没有可参照的东西,“即使按照《联合国海洋公约法》,这只是一个精神和原则,实际操作上不仅要考虑到大陆架的延伸,还有海域的渔业、油气等诸多现实问题,无法复制陆地划界经验。”一位南海问题专家说。

中国著名军事专家戴旭在接受《国际先驱导报》采访时则表示,南海是我们的内海,我们应坚持“历史权益”优先,“国际公约法”其次的原则,首先要尊重南海历来就是我们固有的领海这一事实。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