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头人 正文 第九章  二佬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8.html


二佬的婚姻大事,的的确确是自己解决的。他不像木头家族的人,说话直统统,铁打的似的,一句就是一句,让人难以接受。有时因为一句不甚大妥当的话,把好事办成了坏事,把好意办成了恶意。我和老小都拙嘴笨舌,经常遭遇这样的尴尬事。在家庭口水大战的时候,被老婆抓住一句话把柄,非搅个人死骨头烂不可。以后学得乖了夫妻吵架,咱有权保持沉默,让老婆火气没处发,大骂木嘴葫芦。在这一点上,二佬强出很多,为人处事能力没的说,表现出色。他谈恋爱找对象完全靠他那张水嘴油舌。

在苏南打工时,二佬一见到路上走过来中意的小姑娘就问,喂,有男朋友了吗?如果没有,拿我凑个数,咋样?出门在外,有一个男的在身旁照应,安全感都强些。再说,有个头痛脑热的,多个侍候的人,可不舒服?姑娘们朝他飞几个白眼,只当是看到一个笑话,也不恼,嘻嘻哈哈地就走过去了,还到处传扬。

现在的二娘,当时初次见到二佬,见到这个小伙子,长得一表人才,穿得标标致致,头发梳得黑亮,就多了一句嘴,说道,“好好的一个人,发什么神经,哪有这么求爱的?只听说过马路天使,没听说过马路王子。”说完,得意的一笑,自以为涮了二佬一把。

哪知为了这一句话,二佬就把她给缠上了,说,小姑娘,你看我像神经吗,要不要检验一下,交往一下,咋样?二娘自然恶狠狠地猛抛“卫生球”;二佬却不管,跟在她身后,打听到她在一家鞋厂打工,以后有事没事,就去找她。

女孩子都是有虚荣心的,见到男孩儿追,也不表态,只是暧昧着,随着二佬瞎折腾。不久,那家鞋厂倒闭了,二娘没有了做事的地方。一个小姑娘,人生地不熟的,只有哭声鼻子了。二佬适时出现,把她介绍到自己打工的厂子,天长日久,假戏真唱了。

我娘还在家里张罗着托人讲二媳妇,媒人找了一个又一个,人家都推托说,等你家老二回来才说。等到年底,二佬带着小姑娘回家过年,娘乐了。这下好了,不要求人了。心里那个美呀,就甭提了。就经常说,还是老二有本事,找老婆不要老娘操心的。这桩婚事虽然以后出现了一点小波折,那也是喜事喜办了。我娘在第二年,就收获了一个孙子他可是木头家第三代第一个男孙,娘就别提有多高兴了。

孙子我娘一手带大,后来要上学了,孩子特别淘气,我娘没有办法应付,再加上年事已高,腰酸胳膊痛的,还要下地干活,实在没有精力了。二佬就与二娘商量了,把娘的孙子托付给他的外婆带。

我娘恼了好久,心里想念着孙子,家里一旦有什么好吃的,就说,我孙子呢。每年孙子过生日,都要记挂掂念许久。还好,后来老小也养了男孩儿,天天陪伴在娘的身边,娘的焦灼感才消除了好些。

娘最挂心二佬,说我们兄弟三人,二佬身子最弱,生活做重了,容易发眩晕,娘很是担心。也别说,二佬的个性也很像娘,办事说话都有娘的特征娘的影子。村子里的人,没有多少认识我,却都认识二佬,并常常把二佬当作木头家的老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