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抗日故事 正文 第一章(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67.html


第二天经过认真研究和细心准备,我们决定奇袭武家沟。那里有一个恶霸地主的护院队,地主叫武霸王,他手里虽只有三十几个人、七八条枪,但平时与伪军勾结在乡里耀武扬威、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我们决定教训一下这些混蛋,顺便把他的枪借来用用。本来这一仗不会好打,武霸王的院子在武家沟的高地上,四周无遮挡,是一片开阔地,加上院墙高、四周还有炮楼。是个易守难攻的堡垒。正在为难之时,老四打听到他有个远房表哥在里面打短工,问我可不可以试试让他晚上开门接应。我听说大喜,答应只要他做内应事后给他50块大洋酬谢。老四一听羡慕地说:“那还不如我去内应,50块大洋啊!你可真阔气。”其实我当时身上一个子儿都没有,但我明白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的道理,先预支了吧。况且做了内应就不能在武家立足了,要不今后查起来麻烦就大了。多给点钱也算是安家费吧。结果事后证明我给的一点也不多。因为这个内应,仗打得十分轻松,我们连墙都没爬,从正门大大方方就进去了。进去时这帮护院队还睡觉呢。我们也没客气,把护院队都制服后,揪出武霸王就是一顿暴打,直到他发誓再也不与抗日民众为敌我们才作罢。这老东西手里没有命案,我们也没想下死手。可谁知那老东西连惊带吓,没过几天竟然死了。他这一死竟让我们以后足足半年没消停,当然那是后话了。

最终我们以零伤亡的代价缴获长枪7支,子弹1200余发。短枪2支,子弹60发。钢刀27把,马6匹,纸币一万多块,银元500多块,金条2根(10两一根),金元宝6个(2两一个),金首饰合计6两,银元宝60个(二两一个)。还有一些玉器、字画、紫砂壶什么的。金银是好东西,方便携带,到哪里都好使。至于纸币我吩咐黑子快快花掉,最好都买成粮食。要不贬值就坏了。

经过我们这一折腾,手头富裕多了。这叫手里有粮心中不慌。有钱了,我底气十足的对黑子说,买枪,多多的买,金条有的是。又对秀才说,招兵,多多的招,粮食有的是。黑子和秀才不屑的看着我:还说自己是官宦子弟,好像没见过钱一样。

这次招兵没敢公开,都是通过熟人介绍。这样的好处是不会招到生人,防止出叛徒。当然主要是大张旗鼓的招兵也没人敢来,谁知道你是干什么的?招来的兵我是和秀才一个一个亲自把的关,兵源素质我挺满意,都是身强力壮的小伙子,还有不少原来当过兵、干过警察。我对他们说只要是有战斗经验的,待遇上绝不会亏待你们。因为我很清楚打起仗来主要靠他们这些老兵。老兵是战斗的核心,是新兵的兄长,是胜利的有力保障。他们会教给新人战场各种生存要领,这都是平日不断实践总结的积攒,很多经验教训甚至是用血换来的,是训练里根本学不到的。

随着队伍人数的增加,我们在山里选了一个易守难攻的高地,开始了高筑墙、广积粮,边挖地窖边盖房的建山寨运动。二愣还平出一块空地做训练场。训练的第一天因为有不少老兵,队列走的还算挺整齐的。我嘱咐秀才给每个人做两套新军装。我记得父亲说过良好的军容军纪是战斗力的可靠保证。秀才一算账连连说,这些衣服得买多少子弹啊。我瞪了他一眼:那不是一回事,平日吃得好、穿得齐,练得严,队伍士气才高涨,战斗力才强。秀才听了撇撇嘴说,还是武器重要,要是枪配齐了,比你那衣服还整齐。我看着他想不认识一样:说武器重要的应该是我啊,你何时也知道武器的重要性了?秀才转身就走,嘴里还嘀咕着:打仗谁还不知道枪重要啊,真是笑话。老四和黑子他们听见我们的对话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二愣边笑边说:大队长又戳到秀才的痛处了。

此后又经过几天的准备,我们辽北抗日独立大队正式成立。

那天我首先做了成立前的讲话,大意是:各位兄弟姐妹,今天对我们兄弟们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今天是民国21年六月初三,我们辽北抗日独立大队正式成立了!我首先问一句:在座的没有怕死的吧?怕死可干不了鬼子啊。大伙都说哪有怕死的啊!我笑笑接着说:我相信咱这也不会有怕死的!都是热血男儿,死算得了什么?关键是得死得值!咱抗日杀鬼子、除汉奸为了啥?就为了这辈子活得值得,兵荒马乱的我是宁可死在战场也不老死在炕上。凭啥坏人吃香的喝辣的我们就的忍饥挨饿的受着?这回咱告诉他们,做坏事之前想想后果,想想干了坏事还能不能看见明天的太阳......

接着秀才又给大家系统的讲解了抗日的重要意义。足足讲了一个小时,要不是我拦着不知道讲到什么时候。我碰碰他说:政委,宣读军规军纪吧。秀才说:“那好,有时间咱们再好好学习。”宣读完毕秀才强调:俗话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来个人把黑红棍请出来。大家看好了,它就是纪律。从今以后无论谁违反军规一律黑红棍伺候,绝不姑息。

我接着说:“这套规章制度今后由政委不断完善。我们是子弟兵,不是土匪,这点千万大家要记住。今后谁敢抢老百姓东西、侮辱妇女,一律严惩不贷。我们是一支正义的武装,正义之师必胜。来玉萍,把咱们的军旗拿来。于萍就把她前几天秀的红色军旗展现在大家眼前,上书:誓杀东洋鬼子,痛饮日寇血——大丈夫宁战死不当亡国奴。大家看见这面军旗了吗?这面旗子就是咱们的荣誉,是咱们的灵魂。这面旗指到哪里我们就打到哪里。今后这面旗子要让伪军见了就跑,鬼子见了就怕,老百姓见了就踏实:咱们的队伍终于来了。”台下队员听后无不为之动容。

最后我宣布整编制度:设大队部。我任大队长,秀才任政委。直属部队有,侦察队:关键是搞情报、刺探敌情、打前站等工作。卫生队:暂时只有玉萍一个人。通信队:老四任队长。让他当通信队队长主要是考虑指挥打仗他不行,当战士有点挫伤他积极性。毕竟他是老资历了。用黑子的话说,他不是能喊吗?炊事队:柴大娘,外加帮忙的刘寡妇。教导队:二愣任队长,再加上四个有丰富经验的教官。后勤队:黑子任队长。黑子身体负伤之后打仗肯定不行了,还是管钱吧,因为后勤太重要了。主要职责是钱的运输保存、武器弹药运输保存、粮食运输保存。这个队特别重要,下设三个武装押运班、两个库房,一个粮食库房、一个弹药库房。战斗部队下设三个中队。其中一、二中队待建(目前人员不够)。三中队共60人,中队下设三个小队。一队待建:二、三队选出优秀的战士才能去一队。小队又下设三个班,每个班9个人。

终于有了自己的队伍。我那几天真是感慨万千,看着吧,日本鬼子们,你们不是厉害吗?老子过几天到沈阳找你们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