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随想便随笔(2)刮胡子“扯淡”与尼姑“断发”胡扯(血狼)

王老兵 收藏 18 309
导读:[size=16]今天心血来潮,刮胡子时,一边照镜子,一边便想议论一回刮胡子。 鲁迅先生就曾经议论过刮胡子的事。诚然,依我浅薄的思想与学识,就已决定着不会有他那样深邃的感悟,不堪之处,看官不必深究。总而言之,预先声明,我的所为,绝不是希图仿照东施也叫胃疼。所诉所言,绝然是亲历,不会掺杂道听途说的水分。 平生最崇拜和敬仰一人,那就是民族的大英雄岳武穆。幼年时父亲送我一套《说岳全传》的小人书,于是就发现:黄河岸边,风波亭里,岳武穆威武的英姿,与我影像最深的便是那一把胡子。与其说秦侩的那把山羊胡子激起了我的愤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今天心血来潮,刮胡子时,一边照镜子,一边便想议论一回刮胡子。

鲁迅先生就曾经议论过刮胡子的事。诚然,依我浅薄的思想与学识,就已决定着不会有他那样深邃的感悟,不堪之处,看官不必深究。总而言之,预先声明,我的所为,绝不是希图仿照东施也叫胃疼。所诉所言,绝然是亲历,不会掺杂道听途说的水分。

平生最崇拜和敬仰一人,那就是民族的大英雄岳武穆。幼年时父亲送我一套《说岳全传》的小人书,于是就发现:黄河岸边,风波亭里,岳武穆威武的英姿,与我影像最深的便是那一把胡子。与其说秦侩的那把山羊胡子激起了我的愤慨,不如说岳武穆的美髯使我认定,要成为受万人敬仰的英雄,必先长着他那样的胡子。并且,看到神思飞扬之处,经常抬起头来留意父亲的下巴,疑惑着他为甚没有这样一把胡子。也从而得出结论,父亲的没成英雄,原是没有这样的胡子!于是,我就盼望着快快长出这样的一把胡子,以便能跨马扬鞭,驰骋疆场,也当一回大英雄!

但是,后来我却又对这想头产生了质疑。也是在小人书里,发现了个问题:坏蛋们也长着胡子,并且也飘飘洒洒,美轮美奂。就连万恶的大地主刘文彩也少不了美髯齐胸。这意外的发现令我非常震惊!只有英雄才配长的胡子,生长在这恶人的嘴脸上,简直是亵渎了英雄。于是我就怀疑画家的动机,他是否有意画错?我坚信,画家绝然跟我一般是没见过刘文彩的。可后来又发现,人民公社批斗地主老财时,长着刘文彩似的胡子的爷爷也有缘于其中,并且五花大绑的也得低头向人民认罪!于是,我就抱怨爷爷起来:长什么不好?为啥要长英雄的胡子?难怪被批斗!我顺便也找出了爷爷被批斗的原因,并为这发现跟着人群欢呼雀跃:活该!

不消说,这种英雄的胡子逻辑随着时间的推移,注定是要夭折的。小孩子的原则性可变性极强。后来我认为,英雄也不一定非得长胡子!这些是在露天电影场的意外发现:伟大领袖毛主席就没胡子!黄继光董存瑞也没胡子!童年时的偶像英雄也不分性别,刘胡兰就没胡子!但是,却没影响他们不成为实实在在的英雄。于是,我就更加迷惘,甚而至于彷徨。回顾身边,长胡子的只有男人,而女人就不会长!我惊诧于这个发现,于是我决定研究下去。以至于凡看到男人们在镜子前歪着嘴、扭着脖子观察或修面时,我就兴致盎然的看得津津有味。

研究的过程极其漫长,小屁孩的提问令人哭笑不得,也或是他们根本就没弄清楚。最好糊弄我的回答是:因为是男人,所以就长胡子!还是不明白,但我确信,因为我是男人,所以一定是要长胡子的。长了胡子也一定是要刮的,因为现如今的英雄不留胡子。于是,我就逐渐失去了研究的耐心。但是,恍然不留意间,我却真的长出一层浅浅黄黄的绒毛了。

这层绒毛的发现非常偶然。男孩子不喜照镜子,对于身体的悄然变化很不挂怀。只是感觉同“青梅竹马”们嬉戏玩耍时,看到她们有异于往常,平添了许多扭捏的戏份,更是诧异于她们的身体魔术般的变化。游戏中她们的有意谦让使我顿悟,原来她们没从前那般的令人讨厌了,是需要重新认识各位在心中的份量。可这种认识很难,似乎每人都有可爱之处。我有些患得患失,更情愿回到两小无猜的境界。但是,这真是我的一厢情愿。因为在后来不长不短的一段日子里,她们在选择游戏的方式上就与我划清了界限。尽管我曾用过小恩小惠去极尽笼络之能事,但是,现实是残酷的,频频丢来的白眼是我明白:我被抛弃了!

这使我很沮丧,也很困惑。后来,就在我也惶惶然于身体的突飞猛进时,父亲的一次戏言揭开了这疑窦并使我找到了被抛弃的原因。他说,哟嗬!都长胡子了?要找媳妇了?

找媳妇是令人恐惧的事情,很自然我没那非份之想。尽管谁家接新媳妇我也爱往人堆里凑热闹的。但是,长了胡子是得认真对待!于是,我就揽镜自鉴:鼻子底下,嘴巴上,细细密密地糊弄人似的粘着一层浅黄色的绒毛。

红润而白皙的脸上有着这般谓之为“胡子”的东西很令人不爽。年长者更是拿来当着取乐的笑柄。小屁孩徒然间堕落到他们污言秽语的群体,这简直有辱“孩格”。更让人烦闷的是,手拽钳扯终不能抑制住这绒毛青葱繁茂的生长。于是,心中就琢磨着怎么铲除这烦恼之根。当然,最有效的方法不外乎拿起剃刀。又于是,在一个云黑风高的夜里,且是一个无人光顾的角落,借着昏黄暗淡的电灯光的照耀,面对墙壁之上的镜子,怀着做贼的心情,我笨拙而沉缓地提起父亲吹毛即断的剃刀……

刀锋过处,只一下,上唇突觉一寒,立即罢手。错愕间,镜子里那张满是困惑的面孔上,鼻翼下,人中处,渗出一粒暗黑的血珠……乖乖!原来这剃头刀真不容易摆弄!搞不好还会出了人命的。那怪经常听到剃头匠们说,不管你是什么王公贵胄,只要上了他的“剃头台”,都要听他的吆喝和摆布。于是我就产生了联想,与“头”有关并都需受人摆布的还有个“断头台”。可“剃头”和“断头”却又有质的区别:一个是自愿,而一个则是被逼迫的了。

剃头也非全是自愿,比如尼姑就是个例。首先,我们得把尼姑当成女人。别以为尼姑就不爱打扮,我就见过擦口红的尼姑。虽然淡淡的一抹,但是却没有掩盖住那嘴角的痕迹。总而言之,尼姑就是女人。女人就会爱美,爱收拾打扮,最起码区别于“臭和尚”。谁闻到过尼姑是臭的?当然,能闻到的机会是微乎其微的。我要说的是,头发对于女人来说,意义非常之重大。如今的大街小巷,最招摇的铺面就是专为引诱女人的“发拉理”、“一剪美”等等。卷曲的拉成直的,黑得染成花花绿绿的。直叫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可见,女人花在头上的功夫,决不会比科学家研究一个课题所花的精力和时间少。至于尼姑为何要引颈自残,以及了却缘分之前的凄凄艾艾,泪眼迷离,无机缘得以考究,道不出子丑寅卯,姑且置之弗伦。可是,作为女人的尼姑,甘愿把美发剃个精光,我想绝不是自愿的!

本文内容于 2009-8-15 19:46:46 被王老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