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战争机器人间兵器 收藏 15 36536
导读:■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题记:鸦片之危害,世人皆知。鸦片战争,虎门遗事,可谓醒世警钟。事过境迁,尚有蒙昧之士,混沌不悟,不惜性命,追逐一时虚妄之快,身陷绝境而不能自拔。甚者,危国害民,而为社会之公害。谨慎端察,大有死灰复燃之势,焉能等闲视之。 一。吸毒女阿丽的故事: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15_17380_9817380.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题记:鸦片之危害,世人皆知。鸦片战争,虎门遗事,可谓醒世警钟。事过境迁,尚有蒙昧之士,混沌不悟,不惜性命,追逐一时虚妄之快,身陷绝境而不能自拔。甚者,危国害民,而为社会之公害。谨慎端察,大有死灰复燃之势,焉能等闲视之。


一。吸毒女阿丽的故事: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第一次吸毒,是发廊老板强行在她胳膊上打了一针。昏睡了三天后又被注射过几次,从此她就再也离不开毒品了。老板就这样控制着她和另外几个女孩。

阿丽说,她人长得漂亮,化妆时在用一些“花贴”将伤口贴上,就看不出了。阿丽每晚出街、坐台,靠客人给的小费来应付生活开销和买毒品。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她每天至少要吸一“颗”,需要300多元。挣够毒资,满足毒瘾,成了她生活的惟一目标。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阿丽来到购买药品的私人药店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购买药物后在迫不及待的吸食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又一次毒瘾突然发作赶回家中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毒瘾发作时的痛苦表情,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毒瘾发作时的痛苦令阿丽难以忍受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阿丽只好拿出毒品,先用纸将毒品卷起。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再将毒品罐入注射器。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毒品罐好后准备注射。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阿丽正在为自己注射毒品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阿丽在出租屋里吸毒的情景由于长期注射毒品全身到处是脓疮。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手部的特写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在好心人的帮助下,阿丽进戒毒所戒毒。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阿丽在进戒毒所前和男友告别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在戒毒所中的生活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戒毒后的阿丽容光焕发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戒毒后的阿丽,不知将走向何处。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祝福她获得新生



二。吸毒的一家: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云南省瑞丽市目脑路上的一家旅馆半地下室106房间,为节约房租钱,两对夫妻同时住进不到8平方米的房子,睡在床上的交10元一天,睡在地上的交5元。两个家庭共5人生活在这间房内。床上的郭洪浦一家三口是贵州盘县人。郭今年31岁,三年前带着老婆杜吉会和孩子来到瑞丽。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妻子杜吉会恨丈夫,丈夫在外打工染上毒瘾,骗她说吸这东西减肥,让她也上瘾。在瑞丽一个月还没找到工作,丈夫胆小怕事,只知吸毒什么也干不了,她只好出卖自己的身体。6岁儿子郭朴辉脸上长了很多小痘痘,龟头上也化脓,母亲用双氧水给孩子涂抹,但不见好。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晃三年过去了,丈夫从没有干过活赚过钱,靠她每天去接客养这个家。她每天接客2~4名,每次交易能赚得30元左右,只够夫妻俩每天的房租和毒资。杜吉会得了一身的病,比刚来时消瘦了很多。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在他们家,往往有了钱就买毒品,不会给孩子治病。 丈夫郭洪浦带着儿子坐在路边,他们要到深夜2点才能“回家”睡觉,因为旅馆让给妻子上班赚钱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杜吉会以卖身为生,一家三口靠她养活,一个晚上要接客2-4人,能挣60-100元。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记者拿了些钱来到杜吉会居住的地方,带他们到医院看病。医院的主任医生给他们检查后说先化验后再开药。医院等了两个小时,化验医生拿着化验单告诉记者,他们一家三口全部是HIV阳性。医院把这三个人的血液送到市疾病控制中心进行确诊,开了一些药。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照医生的吩咐,记者没有告诉他们HIV阳性的化验结果。在记者的劝说下他们同意回家种地。第二天,记者给他们买了回家的车票。


三。吸毒女朱丽香的故事: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我们曾几次进入戒毒所,但毒瘾太深,已很难自拔。我们追悔莫及,在此告诫世间朋友们:小心啊,千万不要沾染白色的恶魔--海洛因!”朱丽香今年23岁,虽然正值年华,却已憔悴得像30好几的人了。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朱香丽在烟雾中沉沦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吸烟使她陷入非人非鬼的生活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她每天晚上8点到凌晨3点蹲在街头,贩卖零星毒品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痴呆的眼神,憔悴的面容,走向不归路。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每次去卖毒品前都要祈祷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妹妹杨小梅,今年才19岁,她俩同住在市区西郊一间10平方米的小屋里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吸毒时常共用一支注射器,却从不消毒,妹妹的左手已被感染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朱丽香(左二)刚到城市时人很漂亮,这是她18岁生日聚会时的照片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朱丽香病在床上,奄奄一息



四。吸毒的女生: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没吸之前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毒瘾发作,按奈不住。开始了!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有得抽可真开怀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如痴如醉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烟雾中的沉沦!


五。惨痛的教训: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湖南某家全家吸毒,败家后全家纵火自毁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吸毒者自残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某女因注射毒品过量死于南宁市街头。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黑龙江某吸毒女因吸毒而死.



■黑镜头之社会的一角:“都市吸毒女”(组图)

广西一吸毒女青年25岁,在毒瘾发作时难受之极,跳楼自杀。



后记:人的一生有三种东西万万不可接触沾染:色乱,赌博,毒品。一旦沾染,后患无穷,枉来此生!

珍惜你的生命,珍惜你的一切!!!




































6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