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新聊斋之警察故事——难与人言的见义勇为

消防警察119 收藏 21 2716
导读:首先声明,本贴故事绝对真实,原本系119战友之亲身经历,为了叙述和大家阅读的方便而改为第一人称,而且为了同样的原因地名没有使用代码,故事的原型也绝对不是发生发生在文中所叙述的地点,成文的样子纯系119乾坤大挪移的结果。 见义勇为原本是好事,但是警察、军人的“见义勇为”是否与履行职责是否挂的上钩一直各界争论不已,在119的记忆之中,真正结局较好,让英雄流血却不流泪的大概只有徐洪刚同志一人吧。但是不论如何,大概谁都无法理解,见义勇为怎么会不敢与人言说?大家看完下面的故事便知端倪。 时间,20年前,1989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首先声明,本贴故事绝对真实,原本系119战友之亲身经历,为了叙述和大家阅读的方便而改为第一人称,而且为了同样的原因地名没有使用代码,故事的原型也绝对不是发生在文中所叙述的地点,成文的样子纯系119乾坤大挪移的结果。

见义勇为原本是好事,但是警察军人的“见义勇为”是否与履行职责是否挂的上钩一直各界争论不已,在119的记忆之中,真正结局较好,让英雄流血却不流泪的大概只有徐洪刚同志一人吧。但是不论如何,大概谁都无法理解,见义勇为怎么会不敢与人言说?大家看完下面的故事便知端倪。

时间,20年前,1989年春节前的一个周末,上午。地点:山东省济南市火车站广场南侧9路车首发站。119坐在靠窗的大通道公交车座位上,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气发呆。现在的人们大概已经回忆不起大通道公交车意味着什么,但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这种从捷克进口的两节链接式的公交车为方便百姓出行和缓解交通压力付出了多大的贡献是无论如何高估都不过分的。当时公交车上人很多,嘈杂的说话声和污浊的空气让人昏昏欲睡。就在这时,突然从车厢前部传来了激烈的争吵声音,原本快要发出的9路车自然停了下来。

原来,一个穿铁路制服的男子背着工具袋一屁股坐在发动机盖子上不起来了。相信40岁以上的朋友应该还记得那个年代的公交车发动机是安置在车内前部的,车厢内人员拥挤,发动机盖子又宽敞又暖和,自然就成为一些仁兄的首选。在这辆9路车上,这位酒气熏天的老兄和制止他的女售票员争吵起来,影响了大家的行程,119也很烦躁的吼了一句“别吵了!快开车。”却没有什么效果。只听得女售票员一声惨叫,坐在车厢中部的119透过人缝望过去,就见女售票员手捂额头摔倒在发动机盖子上,鲜血从她的指缝间哗哗流出。那铁路工人还要挥动手中的尖角铁锤再打,119本能的大喊一声:“不许动!(我是)警察!放下凶器!”这一喊不要紧,全车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119的身上,更要命的是,那个铁哥居然挥舞着铁锤向我走来,一边走一遍念叨:“臭当兵的!想死啊你!”其实不怪119当时“冒充”警察,因为武警和警察本来就是一家,再说87式警服与武警制服除去肩上的盾牌不同外基本相同,别说老百姓会区别不出,连俺们学员外出时都想办法借一副公安的盾牌别上,为的是图一个方便,没想到却让119遇上这样的事情。

书归正传,正当119狠斗私字一闪念的功夫,这位铁哥已经走到俺的眼前,尖角锤劈头砸来,迫不得已,119只好出手叼住铁哥持锤的手腕,顺势借力向后一挥,铁哥就撞碎车玻璃飞出车窗,趴在地上。出手之后119不由得后悔不已,怨自己学艺不精,居然忘记了这是在公交车上而不是在训练场,把人扔出去了万一摔出个好歹那可咋办。119急忙跳下车,还好铁哥居然晃晃悠悠站了起来,119不由得大松了一口气,把铁哥扭进9路车站旁边济铁公安处,交给值班民警。自然人家要登记119的姓名和工作单位,119却不敢说出自己是ZB警校的学员,只好胡诌了一个烟台市公安局***的名字扭头就跑。

看到这里大家也许会觉得奇怪,“见义勇为”本是一件好事,至少办案单位一张表扬信寄到警校,立功未必罢嘉奖是跑不掉的,为啥不敢报出真实单位和姓名?其实119也是有着迫不得已的苦衷,原来这次外出只是和私交甚好的区队长说了一声,没有跟学校请假,要报上真实姓名那不是自我暴露?119才没那么傻。

跑出公安处大门时,119还在想,真倒霉,9路车本来就少得可怜,在公安处折腾这么半天还不早就跑没影了?正想着,抬头一看,不由得乐出声来,9路车发动机运转着还停在原地。疾步跳上车,更让119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原本以为先前的座位早被人占据,却没有想到拥挤的车厢中大家闪出一条“胡同”,119的座位还静静的空在那里。

加个尾巴,因为这个故事并没有结束。

119赶到目的地,却听说要找的MM出差去兖州了,犹如被人兜头破了一盆凉水,失望之余只好返回火车站搭火车往兖州方向赶。时值春运期间,车厢内的拥挤可想而知,车过白马山,119幸运的等到了一个空座,坐下刚要打个盹,就听到车厢里一片吵杂声,原来开始查票了。119不由得一阵心虚,原来从济南上车时由于匆忙没有来得及买票,上车后没等补票却又遇上查票,真够倒霉的。

正在心中忐忑之时,查票的人等却出事了,领头查票的列车长白色制服上血迹斑斑,一个上身穿铁路棉衣的男子正持刀向列车长捅去。原来这位刀兄拿着铁路通勤证上了火车卖点私货,与查票的列车长发生了冲突就白刃相见了。119一时情急,站起来大喊一声:“我是警察!放下凶器!”这一嗓子不要紧,全车厢的目光立刻集中到119的身上,满车厢就119一个人身穿制服,感觉就和站在舞台的聚光灯下的效果差不多,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上了。刀兄转身向我挤来,大号水果刀上还往下滴答着列车长的鲜血,他的2个同伙也亮出了手中的尖角锤。我一看这位拿刀的姿势立刻放下心来,菜鸟一个,好对付,就在水果刀快要捅到我鼻子尖时,我向后一闪,伸手叼住刀兄持刀的左手腕,右掌在他后背一拍,立刻就让他从座位背上飞了过去,119顺势把水果刀抢在手里,没容刀兄挣扎,就将他按在地板上,用鞋带把他绑住。刀兄的2个同伙可傻眼了,看着刀兄满脸的鲜血和一道斜贯脸部的伤口,只剩下哆嗦的劲头。我也觉得很奇怪,又没有对这他的脸下手,怎么会这样?转眼看到旁边坐席上翘起的一个铝制座位号码牌,才明白过来是刀兄从座椅上“飞”过时被座位号牌划伤的。

很快乘警赶到,119帮着他们把刀兄一伙3人押到餐车,才从乘警口中得知“真相”,原来今天轮到餐车查票,于是餐车主任挂上“列车长”的臂章,开始客串查票,于是就发生了上面的事情。乘警照例又是登记119的姓名和单位,这次俺可长了记性,谎称自己是潍坊支队的,顺利蒙混过关。车到兖州,乘警组长非常客气的把我一直送出站外,并叮嘱我:“兄弟!今后只要坐胶济线和津浦线的车,只管提我的名字,检票口执勤民警就会把你送上车。”我告别这位热情的乘警大哥,走出老远才想起忘记补票了。当天夜间和MM坐夜班火车返回,面对人山人海,MM十分发愁,我突然想起乘警大哥的话,带着MM到了民警值班室,果然顺利上车。

一路上一边抱着呼呼大睡的MM,一边在想今天一天的运气真是够衰的,遇到2次出手的机会“见义勇为”还不敢留下真实姓名,否则2次嘉奖是跑不了的,真的是很可惜啊!

本文内容于 8/16/2009 1:54:17 AM 被消防警察119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