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雅魂 正文 第二章:影中影(19)

善梁 收藏 21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0.html[/size][/URL] 伊丽娜在山林里打柴,沿着古道的一侧一直朝雾社方向张望,对于鬼子将要到山寨砍伐树林的消息一点儿也不知道。她哼着山歌,心里却想着那个仗义救人的汉人佐治,想到他的勇武和成熟,想到她与他之间那次邂逅和疯狂的ML。许多日子没看到他了,就怪他为什么这么狠心不来看她?突然,雾社古道上一队日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0.html


伊丽娜在山林里打柴,沿着古道的一侧一直朝雾社方向张望,对于鬼子将要到山寨砍伐树林的消息一点儿也不知道。她哼着山歌,心里却想着那个仗义救人的汉人佐治,想到他的勇武和成熟,想到她与他之间那次邂逅和疯狂的ML。许多日子没看到他了,就怪他为什么这么狠心不来看她?突然,雾社古道上一队日本警察打断了她的心思。

她想,有日本人的地方应该就有佐治,于是悄悄跟着。

日本警察和台湾巡查在马赫坡山道上疾进,人人累得汗如雨淋。他们快要翻过山垭时,龟田让队伍停下来,然后独自打马朝马赫坡岩口飞驰而去。警察们都莫名其妙,却也不敢询问,他们的目光紧随着龟田的飞驰而移动。

此刻,岩口古道上匆匆走着一人,正是巡查佐治。龟田急驰而至的的马骤然在佐治面前勒住,那马发出刺耳的啸叫,把佐治吓了一跳。

龟田跳下了马:“佐治君,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佐治连忙立正:“所长阁下,不是您让我……”

龟田的手指朝佐治勾了几下:“路人说话草里听,闭上你的臭嘴!”

佐治便凑到龟田的耳朵边咕噜一阵,龟田听了,连连冷笑,出其不意地从怀里掏出一根绳子把佐治绑起来,边绑边说:“佐治君,委屈您了,不然我不好向大家交代。”

佐治吓了一跳,不知龟田为什么要这样。龟田翻身上马,马蹄声“得得”,不紧不慢地小跑着。佐治跟在马的后面,要用很大的功夫才能跟上,所以他累得气喘吁吁……

这是为什么?伊丽娜潜伏着,呆呆地看。

龟田拉着佐治出现在日本警察面前,警察们都吃了一惊。花岗尤其吃惊。龟田慢慢下马,又慢悠悠地说:“诸位一定很奇怪,为什么会把佐治君绑了?等我说出原委,大家就明白了。近腾义和特娃丝逃出雾社时,第一个发现的人就是他,可他不向我报告,竟然跟随在特娃丝后面,美其名曰跟踪。要是他当时就报告了我,后果会如此严重吗?这种人,诸位说该不该绑起来?”

佐治的脸色当即灰了:“所长大人,我真是——”

龟田的枪在佐治头上点了一下,佐治不作声了。龟田又说:“从明天起,我就要让佐治君在诸位眼前消失,请大家不要惊讶……”

佐治大声号啕:“所长大人,我冤哪!”

龟田又用枪在佐治头上一点,佐治再次哑口了。

龟田命令道:“花岗一郎出列!”

花岗大吃一惊,预感到是要用他这个台湾人去枪毙另一个台湾人了。走出列,已是大汗淋漓,他垂下头,不敢正视龟田。

吉村疑惑地问:“报告所长,您不怕这个汉人放了那个汉人吗?”

龟田冷冷地用马鞭指着花岗:“花岗君是效忠天皇的,你只要能让佐治不再在我们雾社地区出现就行了!否则的话——”后面的话被他咽下去了。

“哈依!”花岗硬着头皮立正。

龟田冷笑一声,将捆绑佐治绳子的另一头交给了花岗,小声说:“花岗君,不要把你的同胞杀死在大路上哦!”

花岗的脑子里一片麻木,无法说出话来。龟田也不理他,翻身上马带着警察们远去了。花岗久久地呆在那儿,佐治在他眼里已经成了一根木头或是一块岩石。奇怪的是佐治竟变得一点儿也不害怕,反而阴笑着:“花岗君,面对同胞的鲜血,你的枪口可不要发抖啊!走吧,找一块树林密集的地方将我秘密杀害,不要让同胞们知道,你心里会好受些……”

佐治这么说着,竟自朝树林里走去。花岗依旧全身麻木,机械地跟着他走,绳索早已不在他手中,而是被佐治拖在林子里蹿来蹿去,像一条爬行的蛇一样。树林越来越密,山势越来越险,不像是花岗要枪毙佐治,倒像是佐治要枪毙花岗,花岗的双腿灌了铅似的沉重。花岗再也无法跟上佐治了,他突然大叫一声:“站住,别走了!”

“我算是长了见识,汉奸原来就你这么一副德性!开枪吧——!”佐治身子一闪,蓦地隐到一棵大树后面。花岗吓了一跳,手中的枪机械地端了起来。

就在此刻,一个女子像鸟一样飘然而至,挡在佐治和那棵大树前面,一边按着自己的胸口一边斥骂:“狗汉奸,要打就朝姑姑这儿打吧!我晓得你叫花岗,汉人名叫麻达,特娃丝的情人!”

花岗终于被震惊了,头脑也瞬间回到现实,手中的枪垂了下来。这个奋不顾身而救佐治的女人竟然是伊丽娜!更令人万分惊异的是绑在佐治身上的绳索居然自行脱落,他感到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了。惶然四顾,隐隐发现一些身手敏捷的人影消失在树林里,他的心一动,原来是龟田设下的一个局!用意何在呢?他没有想明白,佐治和伊丽娜已经转眼间在树林的掩护下不知所踪了。

花岗有些清醒,又有些糊涂;顿生钦佩,也感到懊悔。清醒什么,糊涂什么,他说不明白;钦佩什么,懊悔什么,也无法分辨。眼前什么都没有了,他抬起枪朝那棵大树猛烈地射击起来。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