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大家都不相信王立军会打人????

回家种地 收藏 19 7506
导读:  (《羊城晚报》新闻周刊2000年8月10日) 在当今社会风气还不太纯净的情况下,一个坚守正义法律和良心的执法者,会被一些人认为是与众不同的“另类”和“怪物”,很可能是要遭到这些平庸奸邪之徒的排挤和陷害的。王立军也不例外。提起那段黑暗痛苦的经历,王立军感慨万千。    ——编者题记                  “英雄”与“败类”的一步之遥      ——铁岭市前公安局副局长、司法局局长王海洲诬告陷害王立军案         李小瑛 刘彦民      


(《羊城晚报》新闻周刊2000年8月10日)


在当今社会风气还不太纯净的情况下,一个坚守正义法律和良心的执法者,会被一些人认为是与众不同的“另类”和“怪物”,很可能是要遭到这些平庸奸邪之徒的排挤和陷害的。王立军也不例外。提起那段黑暗痛苦的经历,王立军感慨万千。

——编者题记






“英雄”与“败类”的一步之遥


——铁岭市前公安局副局长、司法局局长王海洲诬告陷害王立军案



李小瑛 刘彦民



7月24日。辽宁省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法庭肃穆庄严。80余名来自全国各地的记者和当地的旁听者挤满了法庭。8时40分,各界关注已久的庭审———铁岭市司法局原局长王海洲伪造公文、私刻公章、诬告陷害他人一案终于开庭。(上图为王海洲受审)


坐在被告席上的王海洲,56岁,原铁岭市司法局局长,因严重违法违纪构成刑事犯罪于1999年9月30日被逮捕。他坐上被告席的原因,正是他想诬陷铁岭市公安局副局长王立军的后果。也许他没想到,想以肮脏手段告倒他人,结果却把自己推上了被告席。


此案由铁岭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被诬告人王立军没有到庭。庭审进行了8个小时,公诉人以及双方律师辩论激烈,因控方主要证人没有出庭,庭审暂时休庭,择日再审。



暗中使黑,英雄蒙冤



王立军,公安战线上无人不晓的英雄人物。若把颁发给他的勋章全部挂起来,就是一件金光闪闪的防弹背心。


1987年11月,27岁的王立军就任晓南派出所所长。当地社会治安状况严重混乱,抢劫、强奸、殴斗、聚赌、卖淫等案件不断发生。一些不法分子无法无天:有的歹徒持刀在大庭广众之下砸派出所的玻璃;有的公然干扰法庭审判,抢走外地公安机关在当地抓获的案犯;一位秉公执法的派出所民警竟被一伙流氓杀害……面对这种情况,王立军立下军令状:不把晓南治安整顿好,就地辞职!


王立军制定了严格办案纪律和奖惩措施,接着果断出击,挖出一大批犯罪分子。经过奋斗,晓南镇出现了平静,1988-1991年管区内无重大案件发生。


1991年3月,应铁法市人大、政协呼吁和群众的强烈要求,铁法市决定派王立军到大明镇派出所任所长。大明镇与四县相邻,人口占铁法的四分之一,发案率占全市的二分之一。而王立军在大明工作仅8个月,就和民警一道侦破各种刑事案件300余起,查处治安案件360起,打掉19个抢劫、盗窃、流氓等犯罪团伙,打击处理各类犯罪人员1200余人。在他调离时,从镇领导到工人群众数千人含泪相送,场面激动人心。1993年8月升任铁岭市公安局副局长后,他执掌帅印侦破了震惊全国的“十大刑事案件”,如抓获“银州大盗”,侦破“工人疗养院特大抢劫案”、“9·02特大东北洗劫客车案”、“空中流氓沙龙案”、“跨国虎案”……


今年5月中旬,国家授予王立军“一级英模”光荣称号。之前,他曾两次获得“二级英模”称号。据公安部调查,在全国公安战线,集中国十大杰出民警、一级英模、二级英模等多种荣誉于一身的公安民警,唯王立军一人。他受过20多次大小伤,有一次头部受重伤,医生都说不行了,单位连花圈都准备好了,追悼会的悼词也写好了,他却神奇般地活了过来,只是以后落下了头痛的毛病。


去年3月至8月间,王海洲幕后策划,把公安局副局长王立军推上了被告席。当时全国70多家报纸报道了“人力车夫状告公安局长”的惊人案件。


1998年10月14日,王立军接到市政府电话通知,上级领导要来铁岭视察,要求市公安局派一名领导引路开道。王立军便同市刑警支队二大队副大队长刘勇一起坐车,由司机任树辉开车前往迎接。当车冒雨行至一个十字路口时,与一辆人力三轮车相撞,三轮车上坐着的中年妇女及一名女孩倒在地上。王立军连忙把小女孩抱上自己的车,刘勇也把中年妇女扶上了车。王立军随后打手机报警。这么简单的一件交通意外,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却被王海洲等人像捞到救命稻草一样,大肆炒作。他们鼓动三轮车夫张贵成状告王立军,许诺给钱、房子,安排子女工作,还出钱替他请律师,并召开新闻发布会。在新闻发布会上编造谎言,说王立军一下车就挥拳向三轮车夫打去,还恶狠狠地说:“我打的就是你。”他们还把这些谎言写成诬告信,四处散发。


经过半年的审理,1999年9月29日“三轮车夫张贵成状告王立军人身损害赔偿一案”,经沈阳市新城子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原告张贵成的诉讼请求。王立军赢了这场官司。


然而,面对本报记者采访,王立军却说自己“虽赢犹输”。赢,是组织赢了,是正义赢了;而对于他本人,造成的损失却无法弥补。


王立军深有体会地说,再高的荣誉,再多的辉煌,都没有任何保护功能。当风雨袭来的时候,你依然要面对,荣誉做不了保护伞。


他一夜之间“臭名昭著”,他的辉煌蒙上了阴影,国外某出版社发行一本书,书名是《中国打黑警察被推上了被告席》;一些外国机构不断给王立军打电话或发传真,询问王立军是否需要“政治避难”或其他援助。



在无助的日子里,王立军经常思考“英模”的意义。



在受冲击的日子里,王立军经常一个人开着车到大山里,问天问地,人间到底有没有公平?他曾把数百名罪大恶极的人绳之以法,为众多老百姓讨回公道,可自己却保护不了自己的公道。


王立军最消沉的时候,铁岭市社会治安开始恶化,已逃跑的黑势力一批一批地回来了,他们以为王立军不管事了,犯罪率一下子上升了1/3。老百姓围着公安局,要求王立军站出来。面对群众的请求,王立军知道自己没有退路,只能选择奉献。他又带领干警出发抓坏人,一个月内就抓了300人。在一次追击抢劫犯的途中,一个老太太递给他一条毛巾,他接过毛巾一看,原来里面包着2只鸡蛋。他十分感动:这鸡蛋就像老百姓的心,既值得你珍藏又需要你的保护。


王立军坚定了在铁岭市与黑势力斗争到底的决心。这既有领导的要求,又是老百姓的需要。他有多次调动的机会,沈阳市、深圳市、海口市……他也知道大城市比这里好,职务比这里高,工资比这里多,但他始终没走。对付王立军,王海洲之流有两个策略:一是整倒,二是整走。经过较量,他们知道,要整倒王立军,难;但要整走王立军,则有希望。在这股邪恶势力面前,王立军告诫自己:回避等于屈服。辽宁省的领导干部也说:王立军遭诬陷报复,现在得以澄清,让他坚守岗位,以压歪正清。


王海洲的行为使王立军的声誉受到极大伤害。王立军前往参加第三届犯罪科学侦察新进展国际研讨会等四次国际会议的资格均被取消。原定公安部授予王立军共和国卫士、一级英模的光荣称号均因此被推迟和取消。王立军及其太太的精神和身体均因此受到伤害,不得不住院接受治疗。


鉴于此,王立军的诉讼律师王蕴采向法庭提出诉讼请求: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人王海洲犯有诬告陷害罪并依法判处其刑罚;请求判令被告人王海洲为原告人王立军恢复名誉,消除影响。



故伎重演,偷鸡不成蚀把米



公诉人指出:王海洲对王立军策划了两次大的诬陷事件。


一件是已宣告失败的“三轮车夫状告公安局长”案;另一件就是7月24日开庭审理的“王立军抓捕张凤英打人致死”案。


1998年12月24日,铁岭市工商局工作人员张艳霞回家途中遇到一个卖假金表的人。这人和他的同伙合演双簧戏,使张艳霞答应以5万元买他的劳力士手表。张以为丈夫何克训在家,能辨别真假,于是把卖表人领回家中。因丈夫不在家,她说拿不到钱,不买了。卖表人脸露凶光,要她打电话叫丈夫拿5万元回家。张被迫打电话给何克训,说要5万元钱有急用。何克训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是家里电话,再往家里打电话时,卖假表的没让张接。何克训曾在公安机关工作,意识到妻子被绑架,便向公安局报案。接案后,王立军与干警即刻赶往何家。到家后,何刚扣了一下门,卖假表的人便从室内冲出,夺路而逃,不料慌张中一脚踩空,头朝下摔到四五楼之间的缓步台上。干警把他抓获,送去医院后经抢救无效死亡。经查,此人名张凤英。


为了配合“三轮车夫状告公安局长” 一案,把王立军搞垮,王海洲于1999年3月中旬捏造了王立军和公安干警在抓捕张凤英时,“将张凤英堵在报案人家中进行殴打。王立军打累了才停手,令手下带张凤英回去审讯时,张凤英已快不行了。送到医院,为时已晚”。凭着这一捏造的事实,王海洲采取资助、代写控告信等手段,煽动张凤英家属控告王立军。


1999年6月中旬,辽宁省公安厅收到一封写给中纪委副书记刘丽英的控告信,控告人是张凤英的母亲吕淑珍、儿子张振东、哥哥张凤田。信中控告铁岭市公安局副局长王立军等人刑讯逼供、草菅人命,把他们的亲人张凤英活活打死。公安厅领导对此十分重视,由辽宁省公安厅纪委和铁岭市纪委共同组成调查组,对控告信中所反映的问题进行调查。


调查组调阅了张凤英一案的全部案卷,询问了参与此案的所有当事人和现场证人,到铁岭市医院查看了有关的病历,询问了参加治疗和抢救的医生,还专程到吉林省辽源市调查了控告人。


经调查,辽宁省公安厅纪委和铁岭市纪委联合调查组得出结论:控告信和控告书所反映的问题全部失实。


在7月24日的庭审上,市检察院派出的公诉人对张凤英的行骗过程,摔伤头部后的死亡经过,尸检情况,家属当时的态度叙述得一清二楚,还出示了证明照片,请出了证人。


公诉人特别对被告如何利用张凤英之死制造事端进行了详细的叙述。


1999年3月下旬,王海洲与某市公安局局长王××共同策划控告王立军,王××因王立军批准查其儿子打人致死、弟弟私藏枪支及他本人倒卖走私汽车等犯罪问题,对王立军怀恨在心。王海洲指派2名律师,王××指派属下民警,找到张凤英家属,把他们接到沈阳安排住宿,为他们起草控告书,复印诬告材料,唆使张凤英家属去省里、进京告状。在委派民警的带领下,张凤英家属到辽宁省检察院、省纪委等部门下跪喊冤,并以同等形式多次到北京最高人民检察院、中纪委等部门状告王立军。在真相大白后,王海洲又推卸责任,说王立军打人致死的过程是听干警杨某说的,但结果证明,杨某没对王海洲讲过此事。


尽管王海洲在庭上百般否认,谎言还是掩盖不了事实。等待他的,将是庄严的宣判。





这个案件刚出来的时候,辽宁各地的报纸都有报道,但是只是很不起眼的一个小小豆腐块,只写到有人指控王立军打人,事实待查。仅此而已,而且街头巷议中,绝大多数人根本不相信王立军会打人,倒是经常有人冒出来一句“这怕是得罪人了,被人陷进‘局’了”相信今天也是同样的,如果还有这样的事情,辽宁人民仍然会有类似的态度,为啥?????为啥不炒作啊?为啥人民群众早早的就没有被不明真相呢??各位警察先生,摸摸后脑勺,想想王立军说的那句话“内除积弊,外消积怨”,人民群众对警察的“积怨”不是盲目的和没有原因的!!

2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