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到1937年的南京 正文 第十一章,执拗的铁和血

西西河小米 收藏 5 6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4.html[/size][/URL] 米强走在南京的大街上,像幽灵一样,一边寻思一边游荡,犯罪分子一般喜欢犯案后,要去作案现场在看看,米强潜意识游走到,自己几天前战斗的地方,早已看不见那群中国战俘了,地上大块的血迹已经发黑,不仔细辨认,已经看不出来了。 米强弯下腰,抓起一把泥土,放到鼻下嗅嗅,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4.html


米强走在南京的大街上,像幽灵一样,一边寻思一边游荡,犯罪分子一般喜欢犯案后,要去作案现场在看看,米强潜意识游走到,自己几天前战斗的地方,早已看不见那群中国战俘了,地上大块的血迹已经发黑,不仔细辨认,已经看不出来了。


米强弯下腰,抓起一把泥土,放到鼻下嗅嗅,淡淡的腥味,腥味过后,是铁锈的味道。米强洒下泥土,长叹:“铁血、铁血、我们民族只有铁血才能唤醒麻木、只有铁血才能崛起、让铁血来的更猛一点吧,我们汉族不是两脚羊,当两脚羊只有死路一条,我们不要宽容、不要妥协,只要,只要像男人一样战斗到底。石井松根、朝香宫鸠彦、鹰森孝、谷寿夫,你们等着,我要你们的血。”


米强,环顾四周,国军的轻武器,还在那里堆积如山,旁边有些铁皮弹药盒还没打开,日军认为国军的抵抗已经结束,剩下都是下破胆的人,而且日军忙于劫掠,忙于屠杀,只是把缴获的武器堆积起来,等运力充足的时候在运走。


米钱还在游走,走不远在南京市中山东路附近中心空旷的广场上,发现一些脚手架,后世办会经验丰富米强立马知道这里要办展会了,而且是个主席台。


米强走过后,一道闪电,闪过米强的大脑,阅兵炫耀武力,米强知道,米强隐约记得,日军在攻占南京后举行了一次,盛大的祭祀活动。


米强走到主席台附近,环顾四周,里面有日军警戒,米强进不去,只能藏身于黑暗当中,估算自己这里距主席台的距离,和自己后世五十米短跑的距离差不多,然后米强观察周围的环境,发现在不远的地方有几栋楼房其中一栋是被日军炮弹炸毁一半的三层楼。米强默默的向哪里走去,一步两步米强默数自己的脚步,两步换算成一米。


等走到哪里,加上五十米已经九百四十多米,米强从炸塌形成的斜坡摸上三楼。一进房子米强,摸出王八盒子,子弹上膛,靠着墙角缓步前行,进到房子里面,马上用手枪指向里面,以防里面有休息的日本军人,然后一间一间房子检查。


结果米强发现自己过分小心了,但是米强不断的告诫自己这里是1937年的南京,自己面对的是被武士道毒害的日本军人,凶残嗜血一个不小心,自己的小命就完了。而且不是cs死了可以重来,自己必须小心再小心。


趴在三楼的一个窗口上,米强用佐官望远镜观察,主席台的情况,发现主席台已经建成一半了。这里视野不错,观察周围情况,半边楼左右也有几座楼房,这座楼房不出众,而且日军的警戒线还没有到这里,方便埋伏。


米强从楼上下来,还有惊喜的发现,下面有一条排水道,半人高,自己可以通过排水渠,潜伏到这里。


米强顺着排水渠,踉踉跄跄的走到排水渠的尽头,然后大体向着自己的地窖的方向潜行,路过那一片国军俘虏被屠杀的地方,回到自己的地窖。


回到地窖,米强兴奋拿起一把三八大盖,仔细观察标尺,标尺的最大距离一千米。米强知道三八大盖的射击十分精准,决定狙杀日军的头目为南京死难同胞报仇。当这个想法一出来,米强激动的双手颤动,米强知道这种场合日军的高官基本都会来,打死一个,绝对比自己半夜杀人要强的多。米强为自己的想法刺激的热血沸腾。


对高龄说;”你家里面的收音机搬到,地窖来了没有,我要收听日军的广播。”

高玲看着米强有些激动连忙说:“我没拿,在这里听收音机,不怕日本人听见响动,发现我们吗?”


米强有些执念说:“有些事情必须去做,不死不休。我出去渠办收音机。”

高玲说:“你疯了吗?天快亮了,出去被日本人发现怎么办?等天黑再拿”

米钱撇下一句的说:“我等不急了。”就出钻出地窖。不一会满头大汗激动的一脸通红把收音机抱来。


米强激动的说:“打开,打开我要听日军的广播看看他们什么时候在南京举行祭祀活动。”

高玲说:“广播一般都是晚饭后才放,现在哪有。而且,声音传出去被日本人发现怎么办?”

米强像坐不稳金殿的猴子,上跳下窜的说:“拿被子蒙起来,我们俩钻在被窝里面听广播。”

高玲的脸一下红了怒道:“不要脸,谁和一起钻在被窝里面呀。”

米强尴尬的说:“我想刺杀参加祭祀活动的日军高官,自古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你就配合一下。”

高玲有些怒道:“你成天想着,杀日本人,你能杀的玩吗?非要你我都死在这里就好了。”

米强咬牙切齿的说:“能杀一个杀一个,能杀一双就杀一双,能杀几个算几个。”

高玲小脸气的有些红,柳叶眉微微挑起,丹凤眼睁圆,说:“杀人,杀人,你就知道杀人,难道除了杀日本人,你就不想别的,不想怎么逃出南京,我们好好过日子吗?你知道,你每天晚上出去我一个人有多害怕吗?”


米强一愣:“我们!过日子?你说什么?”


高玲有语塞,继续说道:“你别乱想,告诉你,你再敢打我主意,我父亲饶不了你。非扒你皮不可。”


米强不该有的自尊心又冒出来,说:“谁打你主意了,比你漂亮的女孩我见多了,自作多情,无聊!”


刚才还气鼓鼓的高龄,一听这话,俏丽的脸一下多云转阴,刚还怒目的丹凤眼,马上湿润了,两颗珍珠一般的从脸颊滑落。高玲扭头趴在被子上,两肩不住的抽搐,仿佛要把最近的委屈和凄苦全部发泄出来。


米强感到无奈,也无所适从,幼稚的拿出,自己带回来的慰安品,摸出几颗糖果说:“别哭了,我今天杀死了几个日本兵,缴获了一些糖,你尝尝,我以前心情不好的时候,吃几块金帝巧克力,什么烦心事都忘了。这个水果糖虽然比不上巧克力,但吃吃说不定心情就变好了。”


听到米强的话,高玲悠悠的做起来,转过身擦擦眼泪,用三个手指,捏起一颗糖,剥去糖纸。慢慢送入口中看着米强缓缓说:“巧克力,你也吃过,那可是美味,以前班上同学父母,从国外带回来,给我尝过。米强我能看出来,你受过良好的教育,你何苦待在南京和日本人拼命。拼命打仗的事,不是我们读书人干的事情。我们应该有更好的前途,不该死在这里。米强我相信你的能力,你能带我们逃出南京,已你受教育的程度,在我父亲手下绝对可以出人头第。”


米强抱着三八大盖,仔细擦拭,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有些事必须去做要不然后悔一辈子。”


高玲说:“你看着我,你就想这样死掉吗?”

米强抬起头看着高玲,高玲美丽的丹凤眼渴望的看着米强,米强的心有些软,但是一想到满城的鲜血,一时自己的心肠也在变硬,如铁石一般。


一低头又仔细考虑自己暗杀方案的可行性了,心中回忆,后世经典的狙杀案例,美苏狙击手在斯大林格勒的较量,朝鲜战场上张桃芳的狙杀,等 等,张桃芳的最远的狙杀距离好像是八百米,苏德的狙杀也主要在400米左右。这些都是用专业狙击步枪的狙击之王,自己要实行千米狙杀,能行吗?三八大盖的弹道是多少,每一百米弹道下降多少?自己怎们计算风偏?


严重的挫败感涌上心头,米强一拳砸在土墙上,用痛苦刺激自己。心想,难道自己只能骚扰对方吗?打中打不中都听天由命吗?我要干掉的可是石井松根、朝香宫鸠彦、鹰森孝、谷寿夫,那一帮罪魁祸首。


抬起头看见高玲还在如石化一般看着自己,米强突然有一丝淡然的感觉冲高玲说:“就干这最后一回,干完我们就离开南京。”


如石化一般的高玲听了这话,紧绷身子马上变软。米强看到这一切一丝惨笑说:“我希望听天由命多打死几个家伙。”下句话米强自言自语的说:“希望自己还能有命回来,日军不是白痴,不是白痴。”


高玲赶紧给米强拿来饼干,看米强带回来的口袋里面还有清酒,匆匆忙忙给米强倒出酒,再摆出一些小食品。难得对米强一笑说:“来庆祝一下,我们马上就要离开南京了,米强先谢谢你了。”


米强这时一副疲惫无所谓的样子,端起酒一饮而尽说:“你也别谢我,我只是做我认为该做的事情。你自己以后也要坚强,我交待你的话记住没有?”


说完就闷着头大吃大喝,高玲也喜笑颜开和个小喜鹊一样,叽叽喳喳,说自己的父亲。当听到米强孤身一人的时候,拍胸脯说,这次米强救了她,她一定让她父亲委任米强为自己的卫队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