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新闻一则

孤老离世,遗产留给好片警

一封“病历遗书”见证13年“亲情”,好民警又将这笔财产转捐小区作帮困基金

赵彬 张兵 陈咏

4日中午,家住扬州市友谊社区、今年79岁的贫困孤老许铭荣离开人世。老人留下的遗书出人意料,上面清楚地写着:其居住的房子和一辈子省下来的2万多元低保金全部留给一个叫徐兆华的民警。老人在扬州有不少直系亲属,却一分钱未留给他们。5日,徐兆华将老人的毕生积蓄捐给许铭荣所在的友谊社区,社区随即将这笔钱设为“社区帮困基金”,帮助小区困难人群。

委托医生“转交”遗书

“说实话,老许留遗产给我,我是有思想准备的,因为几天前,他跟我说过这样的话,当时我拒绝了。”扬州市蜀岗风景区派出所副所长、一直在友谊社区当片警的徐兆华告诉记者,老人患了肺部肿瘤,还有严重的肾病。元旦以后肺部感染,1月12日自己送他去扬州市惠民医院住院治疗,“2月2日,老人说要把积蓄给我,我说,你就安心治病吧,其它的什么也别想,钱别给我,给我也不要。”

4日上午11:15,徐兆华和往常一样,又赶到许铭荣的病床前。已到了弥留之际的许铭荣已经不能动弹。老徐坐在老人床头问:“今天怎么样了?”但老人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是看着老徐,眼角泪流不止。11:22,老人吸了两口气,慢慢闭上了眼睛。老徐急忙喊来医生护士,经检查,老人已经离世。老人的主治医生许主任说:“在这之前,老人实际上已经不行了,他之所以能‘撑’到11点多钟,其实是在等你来,看到了你,他也就放心地走了。”许主任边说,边拿出几张纸来,“这是前几天老人写下的遗书,委托我转交给你的,他没有亲手交给你,是担心你不接受,老人用尽力气反复跟我说,务必要交给你。”

记者看到了老人写在病历纸上的遗书,上面写着,“我的心愿是将房子和存款给唯一的继承人,干儿子徐兆华十多年来抚养、关心、照顾我,本人现将友谊小区30幢401室这套房子留给他,房内家具、衣物、家电和存款都给他,存折放在小铁箱和皮包里。”记者注意到,弥留之际的老人非常清醒细心,存折密码、存在哪家银行以及铁箱、皮包的位置都写得清清楚楚。末了还写着:“请社区桑书记公证,惠民医院的许主任作证”。记者了解到,老人市区有不少直系亲戚,有哥哥、弟弟、姐姐,有不少侄子、侄女,但他没有提到给他们留遗产。

“亲情”延续了13个年头

“老徐这个警察真不简单,对许铭荣比亲老子还亲,这么多年,可真苦了他了!”在小区采访,说起徐兆华和许铭荣,大家都直竖大拇指。

1996年,徐兆华来到友谊社区当片警,认识了老许。老许没有结过婚,孤身一人,背部残疾。60多岁的他性格开朗,不时帮社区做做杂事,搞搞卫生,当时就给徐兆华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他岁数大了,又是一个人,我该帮帮他才是呀。”老徐自己也没想到,这一帮,就是13年。

从开始时帮老人买大米、换液化气,逢年过节给老人送吃的、买衣服,到每天都打电话问候一下,隔两三天就上门看望,给老人买电器、生活用品,每天帮老人买菜,老人俨然已经成为老徐家的“一分子”,不仅仅是老徐,他爱人陆凤春和女儿徐阳也加入进来,把老人当亲人待。

有天夜里,老人突然发高烧到40℃,想找徐兆华,可平时揣在身上的警民联系卡怎么也找不到,情急之下就拨打了110,请110找徐兆华。已睡下的老徐飞快地赶到老人家里,将他从4楼背下来送到医院。接下来的5天,老徐天天把老人背上背下。老人病情基本稳定后,抓住老徐的手,边哭边说:“我对不住你啊,对不住你们这一家子!”

“在我眼里他就是老父亲”

徐兆华说,自己的父亲去世不少年了,老人孤苦伶仃一个人,年龄跟自己的父亲差不多,和老人相处长了,经常下意识地就把老人当成了父亲。“说句老实话,我看望、照顾80岁的老母亲,远远比不上老许,不是我不孝顺,我还有弟弟可以多陪陪母亲,老许太孤独了。”

徐兆华和许铭荣的“亲情”越来越浓,看到老人每个月只有200多元的低保收入,徐兆华除了给老人买电风扇、取暖器等日常小家电,每年给老人买新衣服,每天帮老人买荤菜蔬菜外,还经常给老人零用钱。但老人省惯了,从来不舍得多花一分钱,徐兆华给的钱基本不动,老徐便多了个心眼,把钱买成好吃的,买成生活用品。老人年纪大了,徐兆华还给自己定了个规矩:每年给“老父亲”体检一次。

徐兆华对老人好,老人对他的依赖性也越来越深。从2005年起,老人开始称徐兆华为“干儿子”,并在小区“宣称”自己认了个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干儿子”。看到老人高兴,老徐也不想扫他的兴,别人问起来,自己也就认了。2007年,老人查出肺部肿瘤,肾病也到了晚期,徐兆华心急火燎地找了很多专家,得到的回答几乎都是没有有效的办法,能做到的就是让老人生活得好一些,尽量延长他的生命。从此以后,徐兆华憋足了劲让老人开心,甲鱼、黄鳝、母鸡,什么好吃买什么,炖好了给老人送过去。一有时间,就陪老人走走逛逛。老人住院治疗,老徐工作再忙,事情再多,每天必去老人病床前。

“钱用在刀刃上心里踏实”

“这个钱他该拿啊,这么多年,老徐吃了多少苦,付出了多少,大伙都清楚,许老汉也该回报他!”昨天记者在小区随机采访,居民们听说许老汉立遗嘱,将房子和钱留给老徐,都异口同声地说“应该”。

扬州市友谊社区桑光眉主任告诉记者:“徐兆华十几年如一日地对老人好,没日没夜地帮老人,比儿子还细心周到,我们看在眼里,也很心疼他。”

“徐兆华愿意当‘干儿子’,为老人花去了大量的时间、精力,还包括数目不小的钱,老人把遗产留给他,他拿得光明正大,无可厚非。但他毫无保留地捐给了社区,真的让人感动。”桑光眉说,友谊社区是个老小区,7000多人中有五分之一以上是60岁以上的老人,经济条件好的早搬走了,小区困难居民集中。老人留给徐兆华的23300元钱,是从每个月200多元钱的低保金里“抠”出来的,老徐捐给社区,大家商量了一下,决定建一个“社区帮困基金”,拨付给小区困难人群急用,正好老徐也有这个意思。下一步,社区考虑将房子也变成钱,充实到基金里,让基金发挥更大的作用。

“小区居民都劝我把钱和房子留下,我感谢大伙肯定我做的事情,相比较而言,自己是个公务员,衣食无忧。这笔钱花在小区生活困难的群众身上,算是用在刀刃上了,我心里踏实,也格外坦然。许老汉在九泉之下知道了,也会尊重我的做法。”徐兆华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