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名臣之--丙吉传

马家合子 收藏 2 2507
导读:不言己功能容人过--大汉丙吉福荫后代 汉宣帝刘询所以能活下来,靠的是丙吉;刘询能做上皇帝,也靠的是丙吉。 刘询本是汉武帝刘彻的皇曾孙,戾太子刘据的孙子。汉武帝晚年正赶上有病被江充以蛊术之术对太子加害(因太子和江充非同党),后戾太子刘据提前造反把江充杀害,随后造反被汉武帝镇压,案件发生后,邴吉被调到京城是负责处理此案的主审法官,他心理知道太子刘据没有用蛊术之事,不过是有小人加害,逼的刘据造了反,所以对刘据的遭遇心内同情,又怜悯这个在押的嗷嗷代哺的小皇曾孙,便命小皇孙安置在监中干净清爽之处,并命两名

不言己功能容人过--大汉丙吉福荫后代


汉宣帝刘询所以能活下来,靠的是丙吉;刘询能做上皇帝,也靠的是丙吉。


刘询本是汉武帝刘彻的皇曾孙,戾太子刘据的孙子汉武帝晚年正赶上有病被江充以蛊术之术对太子加害(因太子和江充非同党),后戾太子刘据提前造反把江充杀害,随后造反被汉武帝镇压,案件发生后,邴吉被调到京城是负责处理此案的主审法官,他心理知道太子刘据没有用蛊术之事,不过是有小人加害,逼的刘据造了反,所以对刘据的遭遇心内同情,又怜悯这个在押的嗷嗷代哺的小皇曾孙,便命小皇孙安置在监中干净清爽之处,并命两名女囚胡组、郭征卿哺育皇重孙,使小皇孙活了下来。后来武帝在五柞宫和长扬宫养病,有望气的术士说长安监狱有天子气。汉武帝便派遣人到狱中传旨,命令将监狱犯人一律处死。使者夜晚到来,邴吉冒着灭族的风险紧闭牢门不许使者进入,说道:“皇重孙在狱中,谁敢杀?普通人都不能无辜被杀,何况皇上的亲曾孙呢?”到了天亮,使者没有办法只得回报汉武帝,武帝此时病情好了不少也清醒了,觉得自己的命令不妥,转而大赦天下,小皇孙和满牢的犯人都被丙吉救了下来 。

接着丙吉向上司报告说皇曾孙不应该关在牢中,并想把他交京兆尹抚养没有成功。胡组服刑期满要出狱了,但皇曾孙依恋胡组,丙吉便个人掏腰包雇胡组留下几个月和郭征卿一起抚养皇曾孙。后来监狱主管财务的官员因没有国家的法令不在支付皇曾孙的抚养费生活费,邴吉便丛自己领的工资中按月拨出一份来供养皇曾孙,皇曾孙有病之后又是丙吉自己掏钱给看病。后来听说皇曾孙的外婆和伯父还在,才将皇曾孙刘病己交给他们抚养。这样过了一段时间,皇曾孙刘病己已取得了皇家的承认、有了皇家的户口,但仍在外婆史家抚养。就是说在丙吉的保护关照下,皇曾孙刘病己已得以存活成长起来。

到了霍光主持朝政废掉昌邑王刘贺时,丙吉已由长史升为光禄大夫(皇帝身边顾问)、给事中(常伺皇帝左右)。又是丙吉在霍光选择新皇帝时的第一个时间向霍光推荐了皇曾孙刘病己,在杜延年、张安世的赞同下,霍光等共同履行了征求皇太后同意的手续,派人到长安尚冠里去接在那里的皇曾孙刘病己。他就是历史上有名的中兴之主汉宣帝!

于是因丙吉的建议,皇帝的桂冠凭空落道了经九死一生现仍是无任何官称和爵位的皇曾孙刘病己的头上。后来刘病己改名刘询。丙吉对于汉宣帝刘询来说,真真是重生父母,再造爹娘,如果换了别人,在刘病己作了皇帝后,一定会向刘病己邀功请赏,至少会逢人便夸说自己的这一段极光彩的开天造日的历史,然而,“吉为人深厚,不伐善,自曾孙遭遇,吉绝口不道前恩,故朝廷莫能明其功也”(汉书~丙吉传)。就是说丙吉从来没有在皇帝面前说过这些事,也从未在人前谈过,朝廷上谁也不知道他对皇帝的天大恩情和功劳。

直到汉宣帝元康二年(公元前64年),既汉宣帝既皇帝位第十个年头,邴吉这些对皇帝恩义事情才被人知晓,但不是丙吉主动说的,而是当年有一个宫婢来邀功请赏指名要丙吉做证才“暴露”的,这个宫婢名、姓氏已不可考,因事被没入掖庭为婢。他让在民间的丈夫上书说她对当今皇帝有“阿保”之功。汉宣帝将奏章批转掖庭令考核真假,那宫婢说丙吉知道她的功劳。掖庭令领着丙吉辨认证明,丙吉确实认识她,但对她说:“你当年曾因护养皇曾孙不尽职,被我处过刑法,你那有什么功劳?有功劳的是胡组、郭征卿。”且不说汉宣帝如何处理这件事,总之汉宣帝到这时才知道丙吉对他的生死骨肉之恩,万分感动

并十分赞扬丙吉的贤德,不久诏封丙吉为博阳侯。临到受封时,丙吉正好病重,不能起床。皇帝就让人把封印纽佩带在丙吉身上,表示封爵。这是宣帝怕丙吉病死,一定要在生前对他加封,以示对他的尊宠。但是,丙吉依然是那样的谦恭礼让,一再辞谢。当他病好后,正式上书辞谢对他的赏赐,谦虚地说:“我不能无功受禄,虚名受赏。”汉宣帝感动地说:“我对你进行封赏,是因为你对朝廷确实立有大功,而不是虚名。可是你却上书辞谢,我要是同意了你的辞谢,就显得我是一个知恩不报的人了。现在天下太平,没有太多的事,你尽管安心养病,少操劳,只要你把身体保养好了,其它一切事你就放心好了。”就这样丙吉才不得不接受封赏,从此,为朝廷更加尽忠尽职。 丞相魏相死后,丙吉继任丞相之职。

丙吉为官,不但不喜欢表现自己的功劳,而且驭下甚宽能容人过。《汉书》本传记有他的几则逸事。

丙吉官居相位,(他处理政务)崇尚宽大,讲求礼让。掾史有罪赃,不称职,就给他长期休假,让他离职(就是只给开工资而不让他们上班,当然与汉朝时整个社会环境比较高尚也有关),这就是处罚了,而从不追究那些人的过失。有人指责邴吉说:“君侯你当汉朝丞相,手下人奸诈谋私你怎么不惩罚他呢?”邴吉说:“位列三公的人家,有下属官员被处罚的名声,我认为那是丢人的事。”后人代替邴吉之职,于是以此为前例,三公之府不直接查处下属官员,从邴吉开始而形成惯例。

对于官属掾史,务求掩盖他们的过错,传扬他们的好处。邴吉的车夫嗜好饮酒。曾跟着邴吉出行,醉酒呕吐在丞相车上。西曹的负责官员告诉邴吉想要赶走车夫,邴吉说:“因酒醉的失误而赶走士,让这人将在何处容身?西曹只管容忍他,这只不过是玷污了丞相车上的垫褥罢了。”就没有赶走车夫。这个车夫是边郡上的人,熟知边塞发生紧急军务的事,曾有一次外出,恰巧遇见边郡发送紧急公文急驰来到。车夫乘机跟随(驿骑)到公车探候求取消息,得知敌人入侵云中、代郡,急速回相府见邴吉报告这情况,还没完,(皇上)下诏召见丞相、御史,把敌人入侵郡吏的情况拿来问他们,邴吉一一答对。御史大夫仓促间不能知道详情,因而受到责备;而邴吉被认为能为边务与职守忧虑,是车夫的功劳。邴吉于是感叹说:“士没有不能容的,才能各有所长。假使丞相不先听车夫说知此事,还有什么功劳能受到褒奖呢?”掾史因此更认为邴吉贤能。

邴吉又曾外出,遇到清道的人发生群斗的事,死伤的人横陈路上,邴吉经过这里却不闻不问,掾史特别觉得奇怪。邴吉往前走,遇到有人追赶牛,牛气喘急,吐出舌头。邴吉停下车子,让随员骑马过去问:“追牛走了几里了?”掾史更觉得丞相不问群斗而问追牛的事,太不恰当了,有的因此讥刺邴吉,邴吉说:“老百姓争斗,相互杀伤,这是长安令、京兆尹(就是公安局警察)职责应当禁止、防备和追捕的事,(我的职责是)年终奏请实行赏罚罢了。宰相不亲自处理小事,不应当在路上过问(打架斗殴之类的事)。正当春天还不应当很热,害怕牛行走不远却因暑热而喘息,这意味着气候不合节令,担心将会伤害全国百姓,因此而问这事。”(听了这番话),掾史才心悦诚服,认为邴吉注重的是大事。

因为邴吉不表功,又能容人,所以官声很好,他入相之后仕途一帆风顺,临死时汉宣帝要他举荐人才,他起初谦让不敢,汉宣帝非要他举荐,他才说了几个人,后来证明他推荐的人都很称职,汉宣帝时常盛赞邴吉慧眼识人。五凤三年(前55)春天,邴吉病重。死后封为定侯。

也正因为丙吉功劳大,人品好而厚道,也福荫后代。他的儿子继承了他的爵位,虽曾犯法被削去博阳侯但被宽处理,仍保留关内侯,他的孙子丙昌本来承袭关内侯,到汉成帝鸿嘉元年又改为博阳侯,中断三十二年的博阳侯复归丙氏!

丙吉之所以如此与当时整个汉朝的环境有关,汉朝整个社会风气是:尚、强悍而幽默。所以在汉朝出现这样的景况不足为奇,奇的是那种幽默社会风气!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