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不为所知的越战故事

不屈狼魂 收藏 0 2373
导读:请大家耐心把文章读完,我觉得非常感人. 在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麻栗坡县郊外的烈士陵园内,埋葬着957位解放军烈士。每年,这里都有许多从各地赶来祭奠烈士的亲人。然而,陵园里唯一的一位上海籍烈士——昆明军区某部原雷达连技术员、1984年牺牲的刘贵彦的墓前,24年来,却很少出现亲人祭奠的身影。           是烈士的父母、弟妹不想念儿子、哥哥吗?当然不是。父亲已是80高龄,母亲也已76岁。只是前往云南不菲的旅费,拖住了他们长途跋涉“看望”烈士的脚步。           令人欣慰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请大家耐心把文章读完,我觉得非常感人.



在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麻栗坡县郊外的烈士陵园内,埋葬着957位解放军烈士。每年,这里都有许多从各地赶来祭奠烈士的亲人。然而,陵园里唯一的一位上海籍烈士——昆明军区某部原雷达连技术员、1984年牺牲的刘贵彦的墓前,24年来,却很少出现亲人祭奠的身影。


是烈士的父母、弟妹不想念儿子、哥哥吗?当然不是。父亲已是80高龄,母亲也已76岁。只是前往云南不菲的旅费,拖住了他们长途跋涉“看望”烈士的脚步。


令人欣慰的是,清明节前夕,在闸北区几位援滇支教老师和援滇干部的帮助下,已筹得部分路费的烈士父亲和三弟,将代表全家前往云南麻栗坡烈士陵园祭奠刘贵彦。


烈士陵园里的“孤独”英魂


这个故事还要从援滇教师龚奇说起。龚奇是闸北区青云中学的教师,去年援滇支教,现任麻栗坡县一中副校长。2007年国庆节清晨,龚奇老师与另外2位支教老师,结伴来到麻栗坡郊外的烈士陵园。


当龚奇在英烈录中记载的957位烈士中,发现唯一的上海籍烈士刘贵彦的名字后,便在墓群中找到了刘贵彦烈士墓。烈士是在老山自卫反击战中光荣牺牲的。龚奇在瞻仰时发现,与周围其他一些烈士墓相比,刘贵彦烈士墓前长着许多杂草,墓碑上还积着厚厚的尘垢,英魂显得有些“孤独”。墓前冷落的景象告诉他,烈士的亲人已有相当长的时间没来祭扫了。


墓碑上只刻着几个字:刘贵彦,1958-1984。烈士牺牲时只有26岁!望着墓碑上黑白小照里那张微笑的脸,龚奇的心灵震颤了。他在墓前向烈士默默保证:明年的清明节到来时,我一定带来您亲人的问候和上海的土特产为您祭扫。


烈士父母没钱去云南扫墓


今年春节回沪探亲的当天,龚奇就着手寻找烈士家属。


他通过朋友帮忙查找未果,就上网发帖请网友们帮忙,也没有找到。他又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输入“刘贵彦烈士”姓名在网上搜寻。结果显示,刘贵彦入伍前曾在上海远洋运输公司工作。龚奇马上打电话给公司保卫科,可因时间久远未留下什么材料,公司人员只知道有这个人,但不知其家庭的具体住址。龚奇并不死心,又通过上海市民政局和杨浦区民政局,终于找到了刘贵彦烈士家的确切地址——控江路1200弄某号204室。


龚奇立即上门拜访,见到了刘贵彦烈士的父亲刘亚东。在与老人交谈中,龚奇了解到,刘贵彦烈士1984年牺牲后落葬时,由部队出资,老人曾与刘贵彦烈士生前的女友以及一位同学一起前去整理儿子遗物,并到墓地祭扫。烈士的妹妹结婚时,也曾和新婚丈夫去祭扫过哥哥的墓地。但在以后的日子里,全家再也没人去上坟祭扫过。


让龚奇震惊的是,亲人不去祭扫的原因,竟然是两位老人的养老金微薄,其他3个儿女要么下岗、要么单位效益差,生活都比较困难,没有足够的钱能用在远赴云南扫墓上。


24年没“看”到他了,想他呀


昨天下午,记者根据龚奇提供的地址,踏访了刘贵彦烈士的家。老两口就住在二楼19平方米大的一间简屋里,正面墙上醒目地悬挂着刘贵彦烈士的大幅头像,两边分别悬挂着解放军总政治部颁发的烈士证明书和追记一等功证书。屋里还零乱地摆放着油漆斑驳的衣柜、桌椅,显得很拥挤。


“1984年7月的一天,我接到一封部队来的信,拆开后看到上面的‘刘贵彦烈士的遗物’几个字,我就眼睛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刘贵彦的母亲孙杏英刚说了几句话,泪水就簌簌而下。顿了顿,她的情绪稍微稳定下来,又回忆道:“我昏过去后,医院诊断是突发心脏病,很严重,20多年来一直没有治好,现在还有房颤。”


“其实在他牺牲的几个月前,我们全家还吃了一顿团圆饭,为我过50岁的生日。贵彦专门请假回来探亲,他告诉我,他坚决要求上前线,已被批准。我很担心地说,小心啊。他说,妈妈你放心,不会有事的。可是,他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我已经24年没有‘看’到他了,我想他呀……”泪水再次从孙杏英的眼眶中涌出。


老夫妻俩把儿子的大幅遗像从墙上取下来,用布轻轻擦拭着,他们说,贵彦是家中的长子,也是4个子女中读书最好、最令父母自豪的孩子。


刘亚东一边劝慰老伴,一边对记者说:大儿子牺牲后,全家人一直沉浸在悲伤中,老伴因为长时间流泪,导致双眼底出血,视力下降到了0.03。“贵彦是为国家牺牲的,值得!每当我们想他时,就看看他的照片。我们也想去云南看他,但路太远,路费、住宿费负担不起。”


烈士女友嫁给了烈士弟弟


孙杏英透露,刘贵彦生前的女朋友张艳萍是他中学时的同学,两人相恋后,感情很好。贵彦牺牲后,她天天来安慰他们夫妇,帮助做家务,并承诺要永远照顾两位老人。


孙杏英说:“艳萍是个好姑娘,她经常来照料我们,看到我们家小儿子贵臻人品好,长相也酷似贵彦,就有了好感,结果,两个人产生感情,结成了夫妻。艳萍是个孝敬公婆的好儿媳,贵彦若在地下有知,也一定会感到欣慰的。”


“要好好谢谢龚老师啊,有了他的帮助,今年清明节前,我们终于可以去云南‘看望’贵彦了!”刘亚东、孙杏英两位老人的眼睛里闪出神采。


为促成刘亚东及其小儿子前往麻栗坡祭扫刘贵彦烈士,让英魂不再“孤独”,龚奇在沪期间,多次前往控江路街道办事处,请求街道领导特事特办,从经济上助刘亚东老人一臂之力。控江路街道决定从双拥基金中拨款资助老人。刘贵彦烈士生前曾经短暂工作过的上海远洋运输公司,也明确表示拿出一笔资金,解决刘亚东父子的部分路费。目前各方资助路费共4500元。


闸北区援滇干部、文山州州长助理李华忠及龚奇等,已经安排好了刘亚东父子在麻栗坡的整个行程,并将承担两人的食宿费用。因为身体原因,孙杏英老人这次无法远行,她说,要把病先养好,争取明年清明节去云南“看”儿子。(新民晚报/江跃中、顾武)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