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蒙昧主义神权统治、终极信仰冲突以及全球新启蒙运动(2)

奇正相生 收藏 0 73

二:“神圣同盟”内部不可调和的终极信仰冲突

战后***与犹太教的对话与和解,美籍犹太人全面融入美国主流社会和美以的紧密同盟关系,并没有解决“神圣同盟”内部的终极信仰冲突。

耶稣是弥赛亚(救世主)吗?

按***教义,耶稣是“道成肉身”,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耶稣是人类唯一的弥赛亚(救世主),他为赎人类的罪恶受难、复活和升天,还将再来,带领上帝的特选子民基督徒进入千年王国和“新天新地”天国。耶稣基督(“基督”是“弥赛亚”的希腊语、英语表达)是***信仰的基石,放弃耶稣基督就是放弃***,这是所有基督徒(包括新教、天主教和东正教)都根本无法接受的。

而按犹太教教义,弥赛亚只能是大卫王的后裔,必将按上帝旨意出现的他将带领上帝唯一的特选子民犹太人,以耶路撒冷为都城重建以色列、重建圣殿,在打败所有以色列的敌人后,在上帝的旨意下统治以色列和全世界。耶稣出现后犹太人不仅没得到上帝的荣耀,反而很快失去了上帝的应许之地“迦南”(今天的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浪迹天涯近两千年;而且,依据犹太教严格的一神(上帝耶和华)教义,***中耶稣亦人亦神的地位是完全无法接受的异端邪说,所以犹太人绝不接受“拿撒勒犹太人”耶稣是救世主,绝不接受《圣经新约》,他们依然在苦苦等待自己的弥赛亚。十字军东征时的屠杀,西班牙的宗教裁判所,希特勒的集中营,都没能动摇犹太民族对犹太教义的绝对信仰。

这就是***与犹太教毫无调和余地的“终极信仰冲突”,广为流传的犹太祭司们迫使罗马总督杀害耶稣的说法,则是***社会长期反犹排犹的宗教基础,梅尔·吉布森备受争议的电影《耶稣受难记》反映了这点。


今天,盎格鲁撒克逊—犹太资本同盟以及美国—以色列同盟都是牢固的,但无法解开的“终极信仰冲突”死结与相互的财富权势争夺,使得“神圣同盟”的内部关系始终呈现出某种神秘的复杂性。

“共济会”阴谋论

欧美近现代史的大多数阴谋论,主要都是围绕“共济会”延伸展开的,这被认为是一个主要由欧美政经界人士(包括许多基督徒)组成的,却受犹太宗教—资本力量幕后操控的,为犹太人建立大以色列和统治全球服务的秘密组织。

由于犹太人坚持只有自己才是上帝的选民,基本不向外族传教,而且人口只有1000多万,广为流传的“阴谋论”认为,犹太人只有依靠组织具有世俗(甚至异教)色彩的“共济会”,才能通过统治***为主的欧美社会去统治全世界。

由于美国开国元勋的许多人(包括华盛顿、富兰克林),甚至后来部分总统都被认为是“共济会”会员,由于控制了美国货币发行权的美联储神秘而模糊的股权及管理结构,众多美国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和***(新教)原教旨主义者认为,美国的建立是“共济会”的阴谋,部分极端主义者甚至坚持认为,美国是披着新教外衣的“敌基督国家”和“撒旦之国”。

所谓““共济会”里的的基督徒会员,是否真的成了异教徒,也是人们一直争论不休的。

美国与犹太人是天然盟友么?

1933至1945年,德国欧洲的反犹屠犹高峰期,虽然拥有250万人的美籍犹太人社会大力奔走呼吁,但美国对犹太难民却始终实施极严格的签证制度,只吸收了区区20万犹太难民,占全欧洲被纳粹屠杀的600万犹太人的3% 。

请注意,在1942年“万塞会议”确定最终解决方案之前,希特勒德国的反犹政策长期以来是以剥夺财产和驱逐出境为主的,德国甚至还考虑过让欧洲犹太人在非洲马达加斯加岛建国。

显然,当罗斯福总统说“影响美国经济的只有二百多家大企业,而操纵这些企业的只有六七个犹太人”,当希特勒说他的最终使命是在统一欧洲后“同统治美国的华尔街犹太金元大王们决战”的时候,他们都对当时犹太人在美国的地位作了夸大其辞的描述(今天,犹太人在美国的地位已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另外,(洛克菲勒控制的)美孚石油,福特汽车,通用汽车和杜邦等公司都以公开或隐秘的形式积极参与了德国战前的重整军备和战争中的军火生产。

战后,美国苏联都在联合国投票支持以色列建国,但1948年的第一次中东战争,面对由英国提供装备、占据压倒性优势的阿拉伯联军,以色列的主要武器来源却是苏联阵营的捷克斯洛伐克而不是美国。1956年第二次中东战争,英、法、以色列联合进攻埃及,却在美苏的巨大压力下被迫撤军。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不仅主要进口军火来自法国,以色列顶着巨大国际压力启动的核武器计划,也主要依赖法国而不是美国的支持(虽然犹太科学家为美国的核武器做出了决定性的贡献)。

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美国针对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同时制订了军事计划,据以色列《国土报》根据最新解密的美国文件披露,如果以色列攻入阿拉伯领土,美国将对以色列实施军事打击。以军闪电般的胜利才使美国的计划流产,也根本改变了两国关系:从此以后,美国才成为以色列最坚定的盟友和保护者。

耶路撒冷:终极信仰冲突之地

如果只能选择一个对世界格局走向产生决定性影响的城市,那这个城市既不是华盛顿、也不是纽约,而只能是耶路撒冷

“上帝给了世界十分美丽,九分给了耶路撒冷”。这个被犹太民族无限赞美的城市,或许可以为我们理解盎格鲁撒克逊—犹太民族关系及美国—以色列国家关系的复杂性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

犹太人在灭国两千年后奇迹般在“应许之地”复国,这被认为是上帝的神迹,按犹太教圣经《托拉》(***圣经里的“旧约”),下一步的发展只有一条路:在圣殿遗址耶路撒冷锡安山上建立“第三圣殿”,弥赛亚时代来临,上帝通过自己唯一的特选子民犹太人建立世界王国。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后,以色列通过占领东耶路撒冷控制了整个耶路撒冷,1980年以色列宣布耶路撒冷是以色列永久的不可分割的首都,但是绝对信仰上帝的犹太人却没有按“立约”的规定建立“第三圣殿”。

因为在犹太人圣殿遗址上,***教纪念先知穆罕默德“夜行登霄”的阿克萨清真寺已经存在了1300年(耶路撒冷也因此与麦加、麦地那并称为***教的三大圣地)。

一神教的***教同样来源于犹太教,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同属闪族(按传说两族还源于同一祖先亚伯拉罕,即易卜拉欣),在***世界反犹排犹的近两千年历史中,***教与犹太教总体上和平相处,在摩尔人统治西班牙时代与十字军东征时代,双方还是反***会的盟友。

二战后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复国建立以色列,双方陷入了至今还在持续的战争与对抗中,国际社会公认中东问题核心是巴勒斯坦问题,巴以和平需要解决领土划分、难民回归等重大问题,但最核心的是耶路撒冷最终地位问题:以色列和全球1400万犹太人都很清楚,永远不建立“第三圣殿”意味着对信仰的背叛,但拆毁阿克萨清真寺重建圣殿,他们面对的将不仅仅是几百万巴勒斯坦人,而是15亿穆斯林!(按犹太教义,圣殿地址是上帝选定的,更换地址重建圣殿是犹太人想都不敢想的)。

显然,犹太民族与***世界围绕耶路撒冷圣殿遗址的冲突也是“终极信仰冲突”。在这个问题上,全世界积累几千年的政治智慧都显得黯然失色,以色列最忠实的盟友、全世界最强大的美国政府也得顶住国会的压力,拒绝承认整个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只是坚持“最终地位问题由巴以双方通过和平谈判解决”。

耶路撒冷也是***的圣地,圣经记载耶稣在此受难,复活和升天,圣墓大教堂就位于此地。有强烈***原教旨主义色彩的(新教)福音派在美国社会的迅速崛起,给耶路撒冷问题带来了新的难以预料的影响。

福音教派和美籍犹太人在美国社会各个重大问题立场上都是针锋相对的:福音派是“犹太人—共济会控制美国”阴谋论的最大温床;少数犹太知识分子掀起的“新保守主义”运动,不能改变整个犹太社会自由主义的传统和对民主党的忠诚,福音派则是美国社会右倾化和保守化的主要支柱,其基于对“生命”和“家庭”的信念,使“堕胎”和“同性恋”成为美国历次选举的大政治问题,而部分犹太学者则不无担心地指出,希特勒迫害犹太人是同迫害同性恋和吉普赛人同时进行的。

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被全世界视为捍卫美国利益传播美国意识形态急先锋的美国新闻娱乐传媒界,却被许多***原教旨主义者认为是摧毁美国(***)社会传统的“罪恶之渊”(显然难以想象,犹太资本支配的美国新闻娱乐传媒会成为捍卫同自己信仰格格不入的“基督福音斗士”),福音派原教旨主义者对盎格鲁撒克逊—犹太资本主导的“外交委员会”、“三边委员会”及国际金融机构也持有类似的看法。

但在支持以色列的问题上,福音派却成了美国犹太人最坚定的盟友,在“被占领土”问题上甚至表现得比以色列政府还要顽固和极端。原因在于:***原教旨主义认为圣经无任何错误,世界进程只能按圣经所写的这一条方向进行。

根据《圣经新约·启示录》,犹太人全部回归复国,定都耶路撒冷,在锡安山建立“第三圣殿”是耶稣再来的先决条件。随后的世界末日之际在以色列境内爆发的人类善恶总决战(哈米吉多顿之战)中,损失惨重的犹太人最终在耶稣和基督徒的帮助下打败了魔鬼撒旦的军队,剩下的犹太人接受了耶稣是自己的弥赛亚,和基督徒一起进入千年王国和“新天新地”天国。

显然,对美国政治社会有极大影响的***福音教派,越来越无法接受以色列无限期推迟建立“第三圣殿”,因为这对有狂热信仰的他们而言意味着耶稣无法再来,千年王国和“新天新地”天国无法实现。至于由此可能引发的毁灭性战争(哈米吉多顿之战),在他们看来不仅不应该恐惧,反而是应该欣然期待的,因为这完全是无法回避的宿命。显然,这样的“宗教天命”不仅对全世界可能是巨大灾难,也意味着犹太教宗教天命“弥赛亚王国”的毁灭。

换句话说,今天最狂热支持以色列的美国***原教旨主义者,恰恰是犹太人和犹太教在终极信仰冲突中的最大敌人。


综上所述,“神圣同盟”内部,都坚持自己“宗教天命”的盎格鲁撒克逊资本力量和犹太资本力量,其各自的全球终极目标,是两个版本的终极信仰完全对立冲突的新蒙昧主义神权统治,而且毫无调和余地。

当然,在他们所谓“世界末日”到来之前,“神圣同盟”依然是紧密团结的。但金融危机下也可能会存在某种反向暗流:美国犹太人“反诽谤联盟”已经多次警告,由于犹太人在华尔街的特殊地位,金融危机下“丑恶的反犹主义”有死灰复燃的可能:很多美国人认为这场全球金融危机是“犹太资本”加强控制美国和世界的阴谋,认为制造“庞氏骗局”的犹太人麦道夫把钱秘密提供给了以色列。

在美国取得成功之前,犹太人在德国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特别是在科学和金融上为俾斯麦第二帝国的迅速崛起做出了巨大贡献(近现代史上,大多数犹太名人拥有德语姓氏)。但是,希特勒还是利用经济危机对犹太人进行了大屠杀。美国今天的局面同当年德国还毫无可比性,但危机的持续恶化和***原教旨主义的膨胀不可能不让犹太人警惕:近三千年的异族统治、漂泊和受迫害历史,使得犹太民族除了自己的上帝之外,对任何人都不相信。

最近国际金融界流传的罗斯柴尔德等犹太资本家族支持欧元,对抗洛克菲勒等盎格鲁—撒克逊资本家族支持的美元,就未必完全是空穴来风:这符合犹太民族“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的民族本能和历史传统,而且,欧洲犹太裔政治家也在迅速崛起:法国总统萨科齐、法国外长库什内、英国外相米利班德……

不夸张地说,离开了宗教,人们是无法把握美国、犹太民族和世界格局走向的。

此贴转自:三三三王者论坛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