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蒙昧主义神权统治、终极信仰冲突以及全球新启蒙运动(1)

奇正相生 收藏 0 287

新蒙昧主义神权统治、终极信仰冲突以及全球新启蒙运动

2009-08-06 11:18:45


新蒙昧主义,是指盎格鲁撒克逊——犹太资本“神圣同盟”主导的美国霸权,像中世纪蒙昧主义时代天主教会一样,以人类终极信仰主宰的姿态和剑与火的方式,向世界推销的“美国价值观与模式是世界发展进程唯一标准”的思想

文/彭晓光


被犹太民族视为“噩梦中的噩梦”的二战结束后,***世界与犹太民族开展了对话与和解。在承认***源于犹太教、“共同拥有一个上帝(耶和华)”、“共同拥有一部圣经(旧约、犹太教的《托拉》)”的前提下,创造了西方世界的“犹太—基督”文明传统,巩固了盎格鲁撒克逊—犹太资本“神圣同盟”的宗教信仰基础。

美国3亿人口中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占主导地位,还有紧密的世界“英语国家同盟”(美英加澳新),犹太人在全球约1400万人,约600万人在美国,560万在以色列,200万在欧洲。但人口统计学的悬殊对比,丝毫不意味着犹太资本在“神圣同盟”中居于从属地位:犹太资本在华尔街和美国传媒娱乐业拥有强大甚至主导性地位,犹太民族社区对美国政治经济某些方面甚至拥有支配性的影响力。


今天的“神圣同盟”,主要表现在美国的世界霸权地位和美国对以色列承担的安全义务上。

一:“神圣同盟”的终极目标:全球新蒙昧主义神权统治

工业革命以来,只有英美这两个英语国家建立过世界霸权体系,而先后挑战他们的拿破仑法国、威廉二世德国、希特勒德国、苏联和日本都遭到了失败的命运。这个颇带有宿命色彩的史实,形成了所谓“英语民族霸权天命论”,是美国追求终极世界霸权的强大心理基础和驱动力,而被他们自己无限上纲为“神学图腾”的“特选子民”信仰,则导致这种霸权必将走向全球新蒙昧主义神权统治(或许包装成某种“世界政府”的形式)。

必须看到,金融危机中和金融危机后,美国依然是世界头号强国,极度夸张的神秘魔咒“挑战英语民族霸权者必败”至今也未被打破。对自己“宗教天命”毫不动摇的“神圣同盟”,依然走在建立全球新蒙昧主义神权统治这个终极目标的道路上。“神圣同盟”的终极目标战略将继续在三位一体的领域推进:

意识形态

核心是“普世价值”,是以“神圣同盟”“特选子民价值”为内核、以美国拥有最终定义权的“普世价值”去统治人类思想。

我们认为,美国的政治经济制度是人类社会建立的最重要的制度之一,也是使美国成为超级大国的有效制度,但当美国像中世纪蒙昧主义时代的天主教会一样向全世界推销“普世价值”时,事物的性质发生了根本的变化:“特选子民”的内核,“剑与火”的十字军远征,使得这场传销运动成为了人类社会“迈向黑暗的新蒙昧主义神权统治之路”。

因为美国定义的“普世价值”终究是为“特选子民价值”内核服务的工具,美国必然在传销“普世价值”时表现出公开的虚伪性和双重标准:一方面,美国定义的“普世价值”成为美国解构其他国家民族意识、摧毁其他国家爱国主义精神和推行“颜色革命”的工具;另一方面,在美国国内,“美国至上”的口号则喊得震天响起,为追求霸权在对外侵略中也大肆践踏自由民主和人权。

伊朗总统内贾德曾说过:“如果我们在核问题上让步,他们就会提出人权问题;如果我们在人权问题上让步,那他们又会提出动物权问题”。这段话可谓看透了美国的传销本质(邻国伊拉克恰恰因为没有核武器而被美国安上“莫须有”的罪名发动侵略战争,这在伊朗引起的心理震撼是较远国家难以体验的)。西方许多公正的学者指出,即使按美国的标准,伊朗也是中东最民主的国家之一,而革命前美国大力支持的伊朗,则是地地道道的封建王权统治(美国在冷战中,往往授予自己支持的独裁腐败政权反共“自由斗士”的称号)。

再看俄罗斯的例子,因为符合美国的霸权战略,叶利钦炮轰议会,制订世界上权力最大的总统制宪法就成了“捍卫民主”(按这部宪法,叶利钦可以像换衬衣一样更换总理,以至于俄罗斯流行这样一个政治笑话“赫鲁晓夫承诺,上台后让每个人都吃上土豆烧牛肉;戈尔巴乔夫承诺,上台后让每个人都有新思维;叶利钦承诺,上台后让每个人都当一回总理。”)。而严格按照宪法程序办事的普京,因为推行不利于美国霸权的政策,则被毫不客气地扣上独裁者的帽子。

英语民族持续二百多年的世界霸权在全球造成了一个影响深远的心理现象:任何其他国家民族(以色列除外)都对盎格鲁—撒克逊民族存在或多或少的民族自卑心理。狂妄自大的威廉二世和希特勒也曾痴迷于同“表兄弟”大英帝国建立同盟(这是他们自杀性的对莫斯科战略的根源之一);一度与美国平起平坐的苏联也不能幸免,俄罗斯长期以来因未经历欧洲式的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而形成的对美国西方深层民族自卑心理,在美国意识形态战争的进攻与戈尔巴乔夫彻底否定历史政策的内应下,短时间内被放大为极度扭曲的民族自虐和民族虚无主义,直至民族精神和国家联盟的土崩瓦解。

美国发动的全球意识形态战争,是“神圣同盟”追求全球终极目标的主要方式之一,并未因金融危机而停止,盲目迷信美国价值观的人大多数并不真正清楚:他们实际上在为“普世价值”背后的内核“特选子民价值”服务,在为世界陷入新蒙昧主义神权统治铺路。

货币

核心是美元霸权,甚至未来“神圣同盟”主导的世界货币。制造了这场世界金融危机的“神圣同盟”,原以为已成功向世界分散了风险,自己可以控制局面,未料到美国也遭受重创,但他们丝毫没有放弃以货币霸权统治世界的计划:利用全球经济已被美元“绑架”的局面,以更大的“美元泡沫”向全球转嫁危机,加大对能源、粮食、生物医学技术及生态新能源技术创新的控制,力图在走出危机后或甚至利用制造更大的危机来强化自己的货币霸权。


军事

核心是追求美军的“核垄断”地位。没有强大军事力量支持,既无法以“剑与火”传销意识形态,也无法阻止货币像蒋介石的金圆券那样变得一文不值。所以在危机中我们看到,美国没有削减其占全世界一半份额的军费。但是,苏联的解体并没有改变在核力量上美俄“相互确保摧毁”的基本格局。“神圣同盟”认为这构成了实现自己终极目标的巨大阻碍。这是美国退出《反导条约》,构建陆海空天反导系统的根本原因。

目前反导系统尚无百分之百的成功把握,因此有人将之嘲笑为“马其诺防线”,但这个观点是危险的。“马其诺防线无用论”其实是军事学术的一个严重误区:“马其诺防线”在二战中极大地限制了德军的选择,后者被迫采用极端冒险的“曼施泰因计划”,而希特勒也多次因为担心法军在南翼的进攻而陷入歇斯底里状态。法军的错误在于没用充分利用“马其诺防线”提供的优势地位。

美军显然不打算重犯法军的错误。在打造全球反导系统、强化传统战略核力量的同时,还在全力打造一支“隐形”空军;目前已装备B—2轰炸机21架以及F—22战斗机183架。隐形飞机是一场新的军事革命:1999年美国从本土起飞的一架B—2,跨洲际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后返回,期间所有欧洲国家的雷达系统都未能发现。美军不仅时常公布F—22同F—15、F—16在演习中表现出的压倒性优势,甚至吹嘘说无法组织两架F—22进行演习——因为F—22上美国最先进的机载雷达也无法探测到对方。

F—22单价2亿美元,B—2单价超过20亿美元(列装时超过等重的黄金价值),仅仅为了在常规战争中争夺空对地优势,效费比就太低了。美国人不止一次向世界描绘了这样的场景:以装备核武器的B—2和F—22对其他大国的战略核力量进行不给对手预警时间的先发制人打击,以全球反导系统“马其诺防线”拦截对手(所剩无几的)战略核反击,并以强大的传统战略核力量作为报复工具……战后,美国政界、军界和学术界对制定核战争计划、对他国公开进行核讹诈从来就没有遮遮掩掩过。持续恶化的金融危机形势下,美国更不会放弃以武力拯救美元霸权的计划。

此外,美军还在为“世界大战”研制威力更大的未来武器:控制人思维意志的武器、地球物理武器(如阿拉斯加的HAARP计划)、机器人部队、太空打击力量、月球军事基地……

美国情报机关在意识形态、货币与军事领域都扮演着“尖兵”的作用,英语国家情报共同体(美英加澳新)同以色列情报机关密切配合,长期以来对世界各国,包括其盟国欧洲和日本进行着耗资巨大的信号情报工作和其他隐蔽行动。

爱因斯坦被问及第三次世界大战会使用什么武器时,他回答:“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第四次世界大战的武器是石头”。“神圣同盟”在意识形态、货币和军事领域推动全球走向新蒙昧主义神权统治,必将给世界带来最终脱离任何人控制的巨大灾难。但“神圣同盟”是不可能放弃自己“宗教天命”的,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不坚持自己的“宗教天命”和全球终极目标,他们将丧失凝聚力和方向感,成为自己控制的巨大财富的俘虏,在金钱的强力腐蚀下走向全面崩溃。

此贴转自:三三三王者论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