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吗?中国研制飞碟来对抗F-22

装甲军米 收藏 3 1272
导读:F-22战斗机是最先进的战术战斗机,它的设计是为了取得空优,以及在敌方领空中进行长时间的作业,它的隐形匿从能力及“低观察度”的功能,让它有能力在一个无法运用其它功能较差的战斗机种的空防环境中生存下来。   最真实的气候环境   利用极端的温度影响作战效果   合乎空气动力学的低阻力机身及超速   巡航所节省的燃料,能够在战斗中拥有无与伦比的续战能力   隐身、速度、机动及攻击能力的结合,使F-22和以主宰未来的空中冲突   但F--22依然是当今理论物理指导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F-22战斗机是最先进的战术战斗机,它的设计是为了取得空优,以及在敌方领空中进行长时间的作业,它的隐形匿从能力及“低观察度”的功能,让它有能力在一个无法运用其它功能较差的战斗机种的空防环境中生存下来。


最真实的气候环境


利用极端的温度影响作战效果


合乎空气动力学的低阻力机身及超速


巡航所节省的燃料,能够在战斗中拥有无与伦比的续战能力


隐身、速度、机动及攻击能力的结合,使F-22和以主宰未来的空中冲突


但F--22依然是当今理论物理指导下出现的新技术武器。对于时间 空间 物质 和场 人类的认识依然没有太多的进步。看来只有靠我们的科学家来一步一个脚印来探索了。


飞碟”的十六个超时代特征:强力旋风、强大磁场、电磁干扰、机体旋转、周身发光、核能辐射、直升悬停、无声飞行、波浪轨迹、外壳电场、雷达隐身、非超光速、空中离合、空中变形、三域通用、极度加速。


“飞碟”升力之谜:


“飞碟”在大气层中飞行时是以空气动力学中的“涡流”来产生升力的,但完全不同于一般飞机机翼上的涡流,而是一种磁场控制的“等离子体涡流”,并且这种涡流在构形上很复杂,是由一个如同核聚变的磁容器“托卡马克装置”中的等离子体螺绕环(即飞碟的“光环”)的扩散流体向圆面中心旋转行进并聚集,又形成一个小台风,再从其中心向上涌起形成一个小龙卷风,这是一个按顺序演化并三者合一的过程。


可以简单地说:


1。先在一个锥形或漩涡形磁场中以圆周切线方向喷出等离子流形成一个初步的等离子体环流,这个环流中等离子体只是绕着圆心在水平面上旋转,只有一个维度的旋性,但这种等离子环是不可能稳定的,因为其内正负电荷的分布是不均匀的;


2。那么只有再在圆面中心处的一个如同核聚变的“托卡马克装置”的“中心感应线圈”中通以脉冲电流,产生脉冲磁场,此脉冲磁场再通过感应,在上面那个等离子体环中感应出“感生电流”;


3。这个等离子体环中的感生电流使得等离子体在垂直面上也产生了旋转,即有了两个维度的旋性;


4。结果就像把一个电话听筒线两端接合起来,成了一个电磁学中的“螺绕环”,而且等离子体流在磁场中转动切割磁力线,将发出强光;


5。这就是UFO上最有名的“光环”!!!(也就是我所说的“立体涡流”);


6。这个“光环”在锥形或漩涡形磁场中是逐渐向外扩大移动的,而且其约束时间也是有限有,最终也会象“托卡马克装置”中的等离子环一样会破裂,而这个“光环”中扩散出的流体在磁力线约束下向飞碟的圆中心旋转集聚,成为一个“小台风”(也就是我所说的“平面涡流”);


7。然后“小台风”的中心处再竖起一个高大的“小龙卷风”(也就是我所说的“中心涡管”);


8。然后这个“小龙卷风”从飞碟的上方大量吸入空气;


9。“小龙卷风”把动能传给这些吸入的空气,使它们也旋转得到动量,并因为离心力而旋开来;


10。这些被吸入并被旋转的空气是一直从上向下走的,是从“小龙卷风”的顶部吸入口吸下来的,从“小龙卷风”的底部排出的;


11。这些被排出的空气现在又碰上了“小台风”,因为“小台风”是在“小龙卷风”的下部圆周处;


12。那么“小台风”再一次把动能传给这些被排出的空气,加强其旋转;


13。越来越多的空气就这样不断被吸入,又不断被旋转排出,最后从飞碟的边缘旋转向下走,成为“向下旋转的旋风”(也就是我所说的“旋性下洗流”,有点类似于“城市尖卷风”),而此下洗流在垂直轴y向上的动量的分量就是升力的大小;


14。飞碟因此得到了升力!!!


15。这种升力是空气动力学范畴的,是一种气动升力,是以这种涡流的小质量高速度小动量,带动了周围大质量空气低速度的大动量,是一种四两拨千斤的办法!


16。飞碟的下部排出的这种“向下旋转的旋风”(也就是我所说的“旋性下洗流”)还可以用磁场约束成为一个下部的“龙卷风”,可以把车辆和人体吸起来;


17。飞碟的这种等离子体“光环”可以被下部的磁场压缩后向下喷出,碰上东西后爆开,可以成为强大的小旋风,旋转着扫断树林,开辟着陆区;


18。飞碟的这种“中心感应线圈”产生的脉冲磁场也影响周围很大区域,可以干扰通信,烧毁电器,地方停电等等。


19。飞碟上的强大的恒定磁场可以吸附铁性物质和磁性物质等;


20。飞碟的等离子涡流在磁场中发强光;


21。飞碟的磁场约束的等离子涡流的水中减阻作用,可以使其在水中高速飞行;


22。以上仅仅是飞碟用来产生升力的涡流在形成过程和附带功能方面就可以解释了UFO的很多特征,还有更多的特征都已经被全部破解了

机发明百年以来,航空气动力技术主要是一种,即当空气相对于机翼快速运动时,不管是否超音速,机翼都受到前方来流的“冲量”,而空气因机翼的诱导和压缩作用,形成“下洗流”的铅垂线方向的“动量”,机翼因反作用力或形成上下表面压力差而得到升力;其他的包括“脱体涡”、“乘波飞行”、“机翼上表面吹气”或“附壁射流”技术等等。


机场和航母的建造和维护耗资巨大,其跑道面积大,但起降飞机频率受限,应急能力低下,无论是从经济上或使用上,都日益希望摆脱大机场和大航母,摆脱跑道的制约。


无论是曾经、现有或研制中的直升机都有缺陷。现有如占多数的旋翼直升机,其阻力大,速度受限,耗油率高,旋翼尺寸大;如英国的“鹞”式军用喷气直升机,其技术复杂,高温高速气流对地面环境影响大,安全系数低;研制中的新式直升机,如模仿鸟类的载人扑翼机,因为重量、尺寸与功率的比值受限,在理论或实践上没有任何成功的希望;如美国的“鱼鹰V-22倾转旋翼直升机,其可靠性差,存在固有缺陷,特别在快速下降时,易出现危险的“涡环状态”,因产生逆行环流和剧烈涡流而导致事故;美国曾经的舰载垂直起降战斗机XFV-12,利用喷气在副翼上产生抽吸的效果,以喷气带走周围空气的比例为1:60,即以小质量高速喷气诱导大质量低速空气,但因不考虑升力面,和与其相关的升力表面涡流流体的速度、剪切流层或压力梯度层的厚度等因素,加上对空气的诱导效率不高,以及喷气在内部管道的转弯处的严重损失和燃气再吸入等等问题,增升效果不佳。


另外有一个百年来的难题,即从飞机发明开始,人们自然就想将汽车与飞机相结合。但这种尝试一直没能成功,气动外形和机体结构无法协调,安全性难以保证。

用高速涡流或旋流产生升力的飞行器的专利有:张义柏的97205608.4喷气涡流式飞行器、任俊超的97110404.2飞行物升空方法;用桨叶旋转压缩空气产生高速旋流和“陀螺效应”的飞行器的专利有:林康的99124654.3一种空陆两用旋风陀螺直升机车;用上表面真空薄层产生升力的飞行器的专利有:何惠平的98112980.3外壳旋转式航空飞碟飞行器;用于航空航天领域的离子加速器的专利有:德国汤姆森管电子有限公司的99809994.5等离子体加速器装置;利用天然的“沙丘”形状的空气动力原理的专利有:高歌的85100305.2沙丘驻涡火焰稳定器;用磁力约束的高温等离子体附壁射流产生升力、推力和减阻的专利技术有:马瑞安的85105602减阻推进射流航具。


据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赵凯华、罗蔚茵的新概念物理教程《力学》,写到:“涡旋环绕的轴线叫涡线,有一个很好的实验可以演示涡线随流体运动的情况,如图5-33所示,在一个扁圆的盒子底的中央开一个圆洞,像鼓一样在面上蒙一张绷紧的橡皮膜,侧放在桌上,事先在鼓内喷上一些烟,用手拍鼓面,就会看到有一个烟圈从底上的洞冒出来,一面向前移动,一面扩大,这烟圈是一条闭合的涡线,空气像螺线管一样绕着它旋转,如果在一定距离之外放上一枝蜡烛,烟圈过后还会把它吹灭。”(注:烟雾颗粒只在垂直小圆面上旋转,而在水平大圆面上不转,这是一种“涡环”。)


据互联网网址: 中国科普博览/地球故事/大气科学馆/风从哪里来/奇妙的风/龙卷风(http://www.kepu.net.cn/gb/earth/weather/wind),“龙卷风是一个猛烈旋转着的圆形空气柱,龙卷风吼声如雷,可能是由于涡旋的某些部分风速超过声速,因而产生小振幅的冲击波。一般情况,风速可能在每秒50-150米,极端情况下,甚至达到每秒300米或超过声速。但龙卷风中心的风速很小,甚至无风,这和台风眼中的情况很相似。尤其可怕的是龙卷内部的低气压。这种低气压可以低到400毫巴,甚至200毫巴,而一个标准大气压是1013毫巴。当龙卷风扫过建筑物顶部或车辆时,由于它的内部气压极低,造成建筑物或车辆内外强烈的气压差,瞬间就会使建筑物或交通车辆发生“爆炸””。


据人民交通出版社出版,黄向东的《汽车空气动力学与车身造型》,写到:“气动力对汽车的稳态和瞬态稳定性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高速行驶的汽车若升力足够大,会出现“发飘”的感觉,保持预定路线行驶的能力和可操纵性明显下降;当气流相对汽车有横向速度分量(如侧向阵风或转向)时,若汽车的风压中心位于车身前部,就有随风偏离原来行驶路线的趋势(即横风不稳定性)...为减小升力,汽车外形宜避免和典型翼剖面相似,并具有一定的负冲角。从这个意义上讲,楔型汽车最好...风压中心与车身重心的相对位置导致了横风稳定性问题的产生。如采取前轮驱动的方式或使整车重心尽量前移的设计等等,可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这个问题。有些高速运动车和试验样车,在后尾部由设置了类似飞机的垂直尾翼,以使风压中心后移。”

国防工业出版社出版,彭泽琰、刘刚的《 航空燃气轮机原理(上册)》,写到:“粘性气体绕过不良流线物体时必然会产生绕流脱体现象,在其后方形成一个稳定的涡流区,在燃烧技术上称之为回流区。气流流经形沙丘(BD)形旋涡发生器具有顽强的抗干扰性能。沙丘稳定器主要是利用良好的自然气流结构,既保证了良好的热量和质量交换,又减弱了V形稳定器尾缘旋涡的周期性脱落,增强了稳定火焰的生命力,延长了可燃微团的停留时间,并在一定程度上防止了由于旋涡周期性脱落带来的振荡燃烧的激振因素。”


国防工业出版社出版,程昭武、沈美珍、孟鹊鸣的 《世界飞机100年》,写到:“20世纪50年代末,美国的北美航空公司在研制XB-70型鸭式超音速轰炸机的过程中,发现飞机在以马赫数3的速度飞行时,由机腹进气道前端所引发的激波,使机翼下表面的气流压力增加,飞机的总升力因而提高30%,而且没有附加额外的阻力。这一现象当时被称为“压缩升力”或“激波升力”。...美国纽约的温斯勒工学院所提出的一种空天飞机方案就是真正的“飞碟”。为了减小阻力,从“飞碟”的圆心伸出一个细长的等离子体锥管,用来激发等离子体和产生斜激波。”


据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张三慧的《大学物理学----电磁学(第二版)》写到:“为了产生受控热核反应的条件,就把上述环形磁瓶装置和环形箍缩装置结合起来,这也就是在环形箍缩装置中的环形反应室外面再绕上线圈,并通以电流。这样,在反应器内就会有两种磁场:一种是轴向的B1,它由反应室外面的线圈中电流产生;另一种是圈向的B2,它由等离子体中的感生电流产生。这两种磁场的叠加形成螺旋形的总磁场B。理论和实践都证明,约束在这种磁场内的等离子体,稳定性比较好。在这种反应器内,粒子除了由于碰撞而引起的横越磁感线的损失外,几乎可以无休止地在环形室内绕磁感线旋进。由于磁感线呈螺线形或扭曲形,在绕环管一周后并不自相闭合,所以粒子绕磁感线旋进时一会儿跑到环管内侧,一会儿跑到环管外侧,总徘徊于磁场之中,而不会由于磁场的不均匀而引起电荷的分离。在这种装置里,还可分别调节轴向磁场B1和圈向磁场B2,从而找到等离子体比较稳定的工作条件。此实验装置叫托卡马克装置,是目前建造得比较多的受控热核反应实验装置。”


其中,如张义柏的97205608.4喷气涡流式飞行器,其是在一个盆式容器内产生了平面涡流,但涡流是由斜上方的下降气流收集而来,其盆式容器首先受到反推力或反升力。如林康的99124654.3一种空陆两用旋风陀螺直升机车,其旋风陀螺是由垂直面上的桨叶和水平面上的桨叶共同构成,主要是由中心的风扇大量吸气产生了中部的低压区,再由垂直面上的桨叶旋转将四周空气以一角度导入形成空气涡旋,但当空气涡旋尚未成形时就被水平面上的桨叶破坏了。例如何惠平的98112980.3外壳旋转式航空飞碟飞行器,其上表面的真空薄层是向上排斥带电重离子,所以根据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原理,上表面因受带电重离子的反作用力而仍然受到重离子的静压,即飞行器没有与外界形成物质和能量的交换,其运动部分是在一个封闭体内,因此不能得到上表面的低压。


目前在载人飞行器上出现的涡流中有益的主要是固定翼飞机机翼上表面的脱体涡(平面涡流),但脱体涡的缺点是损耗大,不能充分利用涡流的动能,并且只能在特定条件(如大迎角和大后掠角)下产生和利用,且无法控制。而在使用翼型机翼的飞机中,翼尖涡的存在产生了诱导阻力。另外流体在物体后部尾迹中形成的旋涡,造成物体的压差(形状)阻力。


所以如何充分利用涡流的动能或涡量,并由人工产生涡流和控制其升力及飞行参数,是个历史性难题。


“飞碟”在空中长久悬停时,可以让机体下部停转,并以部分正离子流混入下洗流,使其受到下部较为扁平构形的磁场的向下的“洛伦兹力”,可以诱导并改变全体下洗流的铅垂方向和水平方向的速度分量的分配比率,即减小下洗流的旋性并提高涡流对周围空气的诱导比,改善悬停时的升力效率和诱导损耗;


“飞碟”机体的旋转方向是可以改变的,其在大气层中飞行时和从太空再入大气层时,其机体下部的旋转方向就是相反的,为了在大气层中高速平飞时能得到下部的“激波升力”或“压缩升力”,有必要让下部的机体旋转,用旋转的磁场先一步将带有正离子流的下洗流向圆内收缩,则此收缩后的下洗流与前方来流再一步压缩后生成的激波将处于下部机体的圆面之内,使此圆面得到激波的高压力,而当其以高速再入行星的大气层时,为了减少表面的气动加热,有必要让下部机体反向旋转,用旋转的磁场排开和隔离等离子体;


“飞碟”中部推进器的离子加速器在向后喷射等离子体时,可先将“回旋加速器”中的辐射电磁波射出来预加热尾部等离子喷射束流的通道并使通道中的空气电离,再利用“托卡马克装置”的机理在等离子体中形成感生电势,而尾喷口附近的强正电场使后方喷流的由近到远处用高速电子流负电荷(电子)减速,并在喷射束流的通道的区域形成“空间负电荷区”,这个感生电势和正负电场让等离子体射流内部终于形成了强大的感生电流,即在喷流中形成圈向磁场,从而使得尾喷流强力箍缩,并且喷射的部分电子流的速度要远远高于正离子,而电子尺寸小容易逃逸的特性使其能追上后方远处的喷流,使已经中和变成中性的分子或原子受高速电子撞击产生“簇射”而重新电离,可以仍然保持等离子体态,从而保持高度的小直径箍缩状态,直到尾喷流速度减至亚音速时为止,从而完全消除了喷射激波和音爆,最终实现“无声”(在人耳听觉频率范围内消音)的超音速飞行;


“飞碟”尾部的等离子喷流是从多个小喷口以高速喷出,则仍然可在大气环境中产生“超声波”,而高速的涡流和下洗流的形成过程及在大气层内飞行时气流的各种扰动,都可能在其飞行流场中产生类似“大气湍流”的“次声波”,所以其在低空飞行时,极少发出人耳听觉的声音,但却往往令动物惊惧;


“飞碟”在大气层中超音速飞行时,整个机体表面都被一层激波面所包裹着,并且上表面最底层还有一个旋转的涡流层,涡流层与激波面之间是旋性下洗流层,机体上下表面的各处压力较为均匀和接近,因此压差(形状)阻力很小,激波因大部分被软化变厚减弱而激波阻力较小,机体的上表面以涡流层和旋性下洗流层隔离了激波面,并且由于上表面是个向上凸起的曲面而不是平面,则涡流本身向外扩散的离心趋势使得机体上表面的“附面层”很薄且密度低,而机体下表面是以“低密度隔离层”隔离了激波面,所以整个机体表面的摩擦阻力小且隔热效果好,则总阻力主要是较小的摩擦阻力、涡流的诱导阻力和不大的激波阻力;


“飞碟”在中低空悬停或升降时,上部和下部旋转舱都可以停止旋转,上部旋转舱内的离子加速器不工作,但仍用来产生旋涡磁场,而由中部推进器的边缘喷口沿圆周的环向喷出离子流,产生涡流而得到悬停升力,同时中部推进器可以受反作用力而旋转,如果要在高空气压较低处悬停,则可让中部推进器的众多边缘喷口向下喷射离子流产生反作用力;一般情况下中部推进器只有当转弯时才转动,而推进器边缘喷口是全部飞行范围的姿态调节系统,机动性可以通过减小机体转速或角动量和四周无数的推进器边缘喷口来调节,而“飞碟”的气动力、机体结构和姿态调节特性使其任何情况下(包括转弯)都可保证横侧、纵向稳定和涡流的气动稳定,都不用倾斜机体,并且机体飞行时的“动稳定性”也更易保证,甚至可主动利用纵向上的长周期振荡运动以波浪形式“打水漂”飞行,提高飞行效率,减小能量损耗,而且上下部分旋转的机体之间可以采用“主动阻尼装置”调节飞行时的“动稳定性”,调节机体的旋转速度可以调节飞行时的“静稳定性”;机体重心在中部推进器中心处,机体质量分布呈“不倒翁”形式,即上下两部分机体的重量相等,而其转动惯量也相等,但旋转方向相反,由于上下舱体的高速旋转产生的巨大角动量,使其在高超音速飞行时的稳定性得以保证;所有的导体都可以是超导体;各舱体之间都以磁悬浮轴承相隔离和联接;所有舱体的内壁都有超导体隔磁层,而外壳都有隔热层和静电层;


“飞碟”上部外壳的静电层带负电荷以吸引并承受正离子的撞击,下部外壳的静电层带正电荷以排斥正离子,中部推进器前缘带负电荷吸引正离子以改变前头激波面的形状,其后缘带正电荷以排斥正离子,防止喷射推进中的正离子回流,整个机体呈电中性或带正电性;


“飞碟”高速前飞时被等离子体包绕,等离子体可吸收电磁波,可对雷达探测隐身;


“飞碟”在低空飞行时,其上的内层和外层强大的磁场可影响一切“铁磁质”物质;


“飞碟”机体表面的静电层不但有利于在大气层中飞行,也同样有利于从太空再入大气层,则其在地面时会对周围物体有明显的电场效应,接触时有强烈的电击感;


“飞碟”的中部推进器的边缘喷口可把“托卡马克装置兼回旋加速器”中的可以具有高度的准直性和强度的辐射电磁波引出作为类“激光发射器”,又由于射出的等离子体束流是呈高度箍缩状态,则可作为全向的近程防御性“离子束武器”;


“飞碟”的“立体涡流”是在特殊构形的磁场中高速旋转的螺绕环状等离子体流,等离子体与磁场相对旋转运动时受“洛伦兹力”作用而具有向心加速度,离子将因“回旋辐射”辐射电磁波,成为UFO上常见的“光环”;


“飞碟”上可以是单个“立体涡流”(光环),但常见的现象是UFO上的“光环”有多个相互嵌套,并由内向外逐渐扩散损耗而最终破裂消亡进入“平面涡流”,这是因为“等离子体立体涡流”内含的圈向磁场是由感生的脉冲电流生成,其特性和寿命如同“托卡马克装置”内的等离子体环的相似,即每个“光环”存在的时间有限,所以可以由内向外不断生成多个的“光环”,新的“光环”在最内圈,旧的“光环”在外圈,而多个“立体涡流”(光环)中的流体都最终共同凝聚演化成为了其上的一个“平面涡流”和“中心涡管”;


“飞碟”掠地飞行且其下洗流速度较大时,可在机体下方形成一种类似“城市尘卷风”的旋风,即表现出UFO的升降或悬停时往往有狂风大作,当其在沙漠地带着陆时,会激起狂烈的沙暴,当其飞越大雪覆盖的雪原时,在其下方出现强烈的雪旋风暴等等;而加高加强“中心涡管”,可增大下洗流的质量并减小下洗速度,使其下部旋风的风力尽可能柔和;


“立体涡流”(光环)处于机体边缘且速度高则吸力强,通常会从周围甚至机体下部吸入少量的“涡流边缘吸入流”,如用溢出的离子流混和空气在机体下部经磁场控制形成一个下部的“中心涡管”,并加大上部涡流的强度和升力,则原来的涡流边缘吸入流就加强并聚集成了由下向上被旋转吸入的“吸管式龙卷风”,可将重物如人体、汽车、飞机等吸起,将树木连根拔起,当其悬停在大海上方时,海面会掀起巨浪和水柱,海浪直朝飞碟方向吸去;

“立体涡流”(光环)可经过下部锥形磁场的压缩和加速,以“等离子体压缩性小环”的形式射出,当这样一个等离子环生成后,在下部“锥形内层磁场”(磁场方向要调节好)作用下,从“锥底”(机体中部)往“锥顶”(机体下底)加速同时由大环收缩成小环,这个小环接着在另一个“锥形磁场”(即下部的“饼状外层磁场”的磁力线聚集区)的再加速后,将以一定速度向下方喷出,这个等离子小环有极大的压缩性能量,有强大的电流及磁场和极高的旋转速度,在近地面碰上物体如树木时,会产生“磁感应线重接过程”,小环爆裂,形成强力的小区域旋风,或强烈旋转的类“下击暴流”,成为UFO开辟着陆区的工具,或形成一种专门干扰目标飞行流场的等离子体陷阱式防御性武器


“飞碟”的中心感应线圈在等离子体环流中感应出了强大的感生电流,保证流体运行的稳定性,等离子体流的内外磁场的特殊构形让其成为“立体涡流”,但因此“飞碟”在低空飞行时也在地面的电子或电气回路中感应出强脉冲电流,可引发电路跳闸停电、信号干扰、烧毁电器,形成电磁干扰或电磁脉冲效应;


“飞碟”形成上部的“等离子体涡流”时,是让部分负离子(电子)流与正离子流相反的方向运动,即是用负离子流冲撞涡流的主体部分,以长时间保持其电离状态,使涡流受磁场约束,但因此产生了各种辐射,如可见光辐射、红外及微波辐射等,而当中部推进器的“托卡马克装置兼回旋加速器”回旋加速等离子体时,及反物质发动机直接从下部的粒子喷口喷出高速粒子时,也会产生各种辐射,如X射线、伽玛射线等,即“核能辐射”;


“飞碟”因为中部推进器的“托卡马克装置兼回旋加速器”是一个永远处于激发状态的“超极能量仓库”,其中的等离子体因含感生电流呈高密度压缩态,但也因其电流呈脉冲的形式而寿命有限,所以此动力系统往往是间歇工作的方式,特别是在需要高加速时,可以随时将等离子体在瞬时全部倾泄而出,得到“极度加速”,这种加速(或减速)是瞬时的,但却可以提供给UFO最好的机动性,特别是可在高速时瞬时减速为零,再往任意方向瞬时加速到高速,形成“直角转弯”或“锐角转弯”及“Z”字形机动,达到的加速度可以远超过人眼的跟踪能力,因此可以突然出现或消失,而其对激波的强大控制能力和磁场约束下的离子涡流完全适应飞行器瞬时停止或大幅增速时气流的冲击和流场的突变;


“飞碟”在中低空同在高空大气层边界一样都可以波浪式“打水漂”飞行,即整个飞行器的超音速飞行就象是水面上旋转的石片在打水漂或冲浪板的滑行,如同“气动弹道式导弹”的轨迹在高空周期性地进出大气层,是类似正(余)弦波的形状,有“波峰”和“波谷”,是以多个“弹道”代替了单个“弹道”,在同??谷”的一小段里发动机瞬时工作,即“二次点火”,这是UFO的用介质实现推力的主要特点,飞行时发动机的平常状态是额定或平稳地工作(输出功率或实现推力),但其中部推进器的“托卡马克装置兼回旋加速器”,可以瞬时全部倾泄的方式间歇式或脉动式状态工作,所以“波浪轨迹”的特征在中低空也有所表现,这是主动采用纵向上的长周期振荡运动;


“飞碟”的众多离子加速器是盘绕在机壳下的,很方便形成“旋涡磁场”,可以用相同原理在下表面形成两种涡流,把下表面变成上表面,则“飞碟”可以长期倒着飞,也可把其上中下各部分经过简单改造后成为碟形、环形、草帽形、球形和圆柱形飞行器,实现单独飞行,则一个大的飞行器就可由多个小飞行器组成,并可在空中实现稳定分离和组合,而涡流优异的气动、机械和调节特性使各飞行器之间不会造成不良的气动影响和安全问题;


“飞碟”的结构可以由电致变形材料和记忆合金等组成,包括各种运行时需要大量空间的仪器平时也可以折叠收缩存放,当其在空中作业如对地探测、超远距太空通信时,或在水中增减浮力等,需要进行包括外形和结构的机体变形,不但涡流不容易受影响变形,而且可以将“中心涡管”加强加高,使中心“风眼”处的气压大幅减低,可成为主要的升力区域,而极大减小涡流所占面积,即将涡流收缩,将更多的“涡量”集中于“中心涡管”,以保证机体变形时升力不受影响,而众多的离子加速器是由螺线管导体盘绕组成的,特别适应机体变形的恶劣情况,可跟随张缩或弯曲等;


“飞碟”特别适合在水中飞行,其上下表面都可形成多个相嵌套或单个的“光环”(立体涡流),但多个“光环”在同一个表面只能共同形成一个平面涡流,由其众多的边缘喷口在机体外辅助形成一个“高压气泡”或“超空泡”,最好是以多个“光环”(单个也可)为气泡的支撑体,而多个“光环”共同形成的单个平面涡流则可成为气泡的上半或下半部分的主体,机体和涡流不仅沿直径剖面和圆周方向上各向同性,边缘喷口也沿圆周均匀分布,即内层旋转的涡流可形成和支撑一个各向均匀稳定且同样性状的气泡外层,而各个方向的边缘喷口可在转动方向的任一侧喷出气体,补偿或调整气泡形状,使得在水中高速转弯时气泡不会变形,内层旋转的涡流使气泡的各向阻力始终对称,让压力均匀分配,在各种冲击中平缓过渡,而机体的高速旋转得到的巨大角动量更好防止了气泡变形引起的不规则运动和机体振动;高压“超空泡”的真正破裂点一般是在上下部的圆心或锥顶处,此处原来的“中心涡管”不再生成,而成为气体和液体的吸入口;通过机体的变形特性可调整内部空腔的体积,增减其在水中的浮力,调节潜深,同时机体的变形保证潜航时上下部形状相近及阻力相同;

“飞碟”的能源是核能,一般采用多种形式的核反应,但主要是正反物质湮灭的能量,其离子加速器和反物质发动机粒子喷口的推动力强大,加上众多优异气动和机动特性,令其可在水、空、宇三个领域有高速机动飞行和作战的能力(“三域通用”),在水中可以是超音速,在大气层中可以是高超音速,在太空中可以是亚光速,并成为未来终极战斗机


“飞碟”在太空飞行时最好同时使用直接和间接的推进方式,即一方面利用电能让离子加速器将介质电离加速后以接近光速速度喷射,同时将反物质发动机中的部分高速粒子由超密物质结构的反射体反射和磁场约束下从喷口喷出,都可得到高“比冲”的推力;如果能让普通氢(或首先改造成其同位素)在其“托卡马克装置兼回旋加速器”中先一步由反物质诱导进行核聚变反应,吸收了聚变能之后,再将核合成后的氦离子加速喷出,则可以更高效利用机体上的物质和能源;太空中通过辐射各种粒子(电磁波和中微子等)散热;


“飞碟”再入行星的大气层时,下表面呈大面积锥体状的凸起特别有利于减速,其表面的高速旋转(转动方向要与平飞时的相反)的锥形磁场和带正电荷的静电场,使其具有排斥等离子体的特性,也更有利于抵抗气动加热,机体高速旋转得到的巨大角动量也保证了再入时的姿态及方向稳定性,加上其涡流的优异气动特性,使“飞碟”能随意以高速进入如木星等巨型气态行星的恶劣大气中安全飞行;


“飞碟”在太空飞行时,气动力已经无用,则把上部锥顶指向前方,吸气口从前方进气,上部旋转舱外壳内的离子加速器向前方斜着伸出成为一倒锥体,加速器上的螺线管导体仍然通电流,可以形成一个倒锥形磁场,并让此锥形磁场旋转,利用“洛伦兹力”和“磁镜效应”,并用激光将前方星际气体先一步电离,则可往吸气口中吸附、聚集和冲压星际电离气(其中多条离子加速器螺线管导体可自动调节“磁瓶瓶颈”的宽度和强度,防止离子被“磁镜效应”反射),并液化储存后作为核反应剂和电离推进剂;为了提高反物质发动机的推进效率,有必要大幅增加其超密物质结构的正反物质湮灭室的纵向长度,使得部分长寿命粒子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完全衰变为伽玛射线光子,进一步提高粒子的喷射速度和“比冲”,提高对物质能量的利用率,更可以让飞行器机体采用有利于长期太空飞行的长、宽、大的“雪茄形”,从而真正实现星际旅行;未来一旦可在机体上用在太空中收集的普通氢产生的核能来生成大量反物质且能长期储存,并可核合成别的各种元素,则飞行器可以穿越宇宙。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