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五十四 许彬想请我们几个吃顿饭

梅戈 收藏 2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size][/URL] 进了我爸他们那屋,我妈第一个问我:“韩永,谁找你?” 我看了看他们,道:“是我的一个同学,他没继续上学,顶他妈的班工作了,昨天发了工资,他今天来说想请我们几个不错的同学一起在外面吃顿饭,爸,妈,你们说我去吗?” 我爸听完这话,刚开始没言语,我妈道:“一群还在上学的孩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




进了我爸他们那屋,我妈第一个问我:“韩永,谁找你?”

我看了看他们,道:“是我的一个同学,他没继续上学,顶他妈的班工作了,昨天发了工资,他今天来说想请我们几个不错的同学一起在外面吃顿饭,爸,妈,你们说我去吗?”

我爸听完这话,刚开始没言语,我妈道:“一群还在上学的孩子,跑外面吃什么饭?!有那钱给家里省省不好吗?不许去!”

我爸这时有了不同意见,他想了想道:“这话也不能这么说,孩子大了也应当有个交往,也得接触接触社会,既然是同学工作了想请请他们,我赞同韩永去,只是不能喝酒闹事!”说到这里他又把头转向我妈::“我看咱们还是让他去吧,孩子大了总得慢慢走向社会!”

我妈看她反对,我爸倒同意了,就笑了笑道:“那你愿意让韩永去就让韩永去呗,我不就是怕给那孩子家浪费吗?现在挣钱都不容易,再者说我觉得他们又是还小!”

我一看我爸同意了,就笑着对我妈道:“妈,我哪里还小?!开学我就上高中了,咱们村里跟我一般大的那些孩子,不都早就下地干活儿了?!”

我妈白了我一眼道:“给你鼻子就上脸,再说其他的,你爸让你去我也不让你去了!”

我伸了下舌头,我爸道:“你去是去,可别惹事,不然就是这一回,再者绝对不许喝酒,大家聊聊天没什么,闹事可不成,你这回要不听话,以后可就别想出去!”

我急忙点了点头,道:“爸,我绝对不喝酒,也绝不会闹事!”

我爸点点头,把手一挥:“你那屋还有人,你回去吧!一会儿让韩峰给你们送点儿茶水!”

我看我爸这事答应了,连忙说了两句:“谢谢爸爸,谢谢妈!”

我爸瞧了我一眼:“谢什么谢?!一家子哪那么多事?快回去招待你的客人吧!”

我说了声,笑着回了屋。

许彬在屋里正等的有些急,一看我笑着回来了,就也笑着站起身:“你爸他们让你去啦?”

我高兴的点点头:“我没想到我爸今天答应的这么痛快,以前可不行,晚上是从来都不准我们出村去玩儿的,所以我刚才去问他们时,简直是没抱任何希望,只是你说让我去问问,我不得不去问问!没想到我爸居然答应了!”

许彬此时也是一脸的兴奋:“看哥儿们今天还真有福气,不然这事还真不好办,再请假班里未必会批,还会影响我转正,星期日你家也未必能让你出去!”

我点点头,看他还在炕前站着就指着炕对他道:“许彬,你坐,咱们别老站着说话!”

这时韩峰喊了一声:“三哥!”端着茶壶茶碗进来了。

我边去接茶壶茶碗边对韩峰道:“这是许彬,见过吧?还不叫哥!”

韩峰见我吩咐赶紧向许彬喊了一声大哥,许彬这时刚坐下,屁股还没坐稳,见韩峰进来又喊他,忙又站了起来,呵呵笑道:“这韩峰就是礼貌,每次我们来都是这么客气!”

韩峰脸一红,我冲他道:“这儿没你事了,你回屋去吧!”

韩峰点点头,又冲许彬笑了笑,转身出了我们的屋。

许彬这时重又坐下,我给他倒了一杯水,他接过去指着我刚才抄的书笑道:“韩永,你从哪里找的这宝贝?前几天我还听班上的人说过,看来你是想自己留一本?!”

我忙示意他小点儿声,同时低声道:“是我从六子那里借来的,还有一本《曼娜》,在力强那里抄呢,这两本书你看过没?”

许彬道:“没有,都只听说过书名,而且这本还是才听说的!”他一边说,一边指着我桌上的那本《蓝桃春梦》。

我笑着问他:“那我和力强、建国抄完了你看不看?”

“那怎么不看?《曼娜》不知道听说多少年了,就是没见着,现在有机会看我还不看看?”

“那好,等过几天我们抄完了你就先看,宋建国看这本,你先看《曼娜》!”

许彬高兴的点点头,转过话头问我:“韩永,那明天咱们都请谁?”

我低头想了想道:“你也不用刻意请谁,明天你下班就去力强那儿,有谁算谁,估计怎么也得有六七个、七八个人,剩下的以后对机会再说!”

许彬点点头,我又问他:“过几天樊胜利过生日,想请咱们过去热闹热闹,你能去吗?”

许彬摸摸脑袋道:“不是星期日,我去不了,现在不好再请假,你们帮我带个好吧!”

我点点头,两个人又说了几句闲话,许彬最后站起来道:“韩永,要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明天还上班呢!”

我见他要走也没拦他,也跟着站起身,许彬指着我父母那边问我:“韩永,我过去跟叔叔阿姨告个别,来时没打招呼,走时怎么也得说一声!”

我笑道:“这上班了就是跟上学时不一样了!”

许彬听我是赞同的意思,就率先走出来。

我急忙走快几步,走到我父母的屋前喊道:“爸,妈,许彬要走了,来跟你们告个辞!”

我父母一听我的客人要走,连忙走了出来,我母亲还连连让着许彬:“这位同学,叫许彬是吧?不忙,再坐会儿,刚才听韩永说你来了,我们怕影响你们说话,也就没过去看你,你现在再在这屋坐会儿!”

许彬连忙道:“阿姨,不了,我明天还上班,得赶紧回去了!”

我妈连连笑道:“这孩子,真懂事,懂得上进,比我们家韩永强!”

我站在一边笑着没答话,许彬又说了一声:“叔叔,阿姨,那我走了!”

我忙道:“我送送你!”

许彬说了声好,我爸妈也张罗着要跟着我去送许彬,许彬是硬给拦下了,他们俩只好在院里跟许彬说了再见。

等我把许彬送到我们家的胡同口,许彬道:“那我就先走了,咱们明天见!”

我说了声:“好,路上你小心点儿,慢点儿骑!”

许彬道:“没事儿,有路灯,咱们明天见!”说罢,他冲我又是一笑,紧走了两步,一蹁腿,飞身就上了自行车,功夫不大,他就消失在了远处的黑影里。


第二天吃完早饭,等家里人都上班去了,我也把东西收拾了收拾,和韩峰说了一声就走出家来,没想到才一走出村口,宋建国乐呵呵地骑着车迎了上来:“韩永,你怎么才出来?我都到邢立强家去了一趟了,看你没到就又出来迎你了!”

我紧走了几步,宋建国就骑到了我的面前,我道:“哪有你那么早的?又不是上学,我得等我爸我妈走了才能出来啊!”

宋建国把自行车掉了一个头,我跳上了他的自行车,宋建国说道:“你知道么?!邢立强半宿没睡,丫愣已经把《曼娜回忆录》抄了有半本了,可真有邪的,瞧那意思,最多今天晚上,也许还用不了,他就能把《曼娜回忆录》抄完!”

听宋建国这么一说,我嘿嘿笑道:“那咱俩还轻省了呢,我昨天回家就抄了一章,许彬还来了,不然最多也就抄一章半到两章,既然力强抄的快,就让他抄吧,还省得抄两遍!”

“许彬想请咱们吃饭啊?”机灵的宋建国听我说许彬来找过我,一猜就猜到了点子上。

“是,他意思是想都请请,我说让他今天下班到力强家来,有谁算谁!”

宋建国道:“也是,才上班,学徒工又没几个钱!”

“是啊,我也是那么想的!”说到这里我又问他:“胜利昨天过来了吗?”

“过来了,我到家时他已经来了,听说你们过去他特高兴!”

我点了点头:“胜利是个实在人,说到就得做到,这人真的不错!”

我们俩聊着天,说说笑笑地就到了邢立强家。

这邢立强为了节省时间,刚才宋建国出去时他是连门都没让宋建国关,所以我和宋建国回来后是直接就进了门。

当我们俩走进屋,邢立强抬头看了我们一眼,我一看邢立强,邢立强是满眼通红,一看就是熬了不少夜,桌子上除了那本《曼娜回忆录》和他用的那个本,还扔着一个盘子两个碗,另外就是两个方便面的空包装袋,不问就可以知道,他昨天晚上和今天早晨吃的就是方便面。这方便面是才在我们这里上市,两毛钱一包,对于大多数人家来说,也算是半奢侈品了,那时白面才一毛七八一斤,这方便面只能是孩子特馋时大人给买来解解馋的,一般孩子想吃可吃不到,不过这邢立强是家里的独子,奶奶和父母在经济上对他还是满宽松,想必是他奶奶走时怕他懒得做饭给买了一些。

“行啊你,力强,抄多少了?”明知道他抄了有一半多,我还是开玩笑似的问他。

邢立强揉了揉眼睛,瞧了我一眼:“有一半多了吧?!几点了?”

我替他看了看他们家的表道:“八点!你那速度够快的啊!”

邢立强伸了一个懒腰,宋建国给了他一支烟,又替他点上。邢立强道:“我昨天十二点多才睡,早晨不到四点就又起来了,饿了就吃方便面,刚才建国来我还以为有九点了呢,没想到现在才八点!你那书抄到哪里了?”

“我猜你就得问这书的事,连昨天下午建国和我一起抄的,一共抄了不到四章,比不了你!我看你再抄快点儿,这本剩下的也归你抄得了!”我半是玩笑半是讽刺地说他道。

没想到邢立强对这是满不在乎,“我抄就我抄,最多后天我就能全抄完,我豁出去这两天不睡了,反正你们俩抄的我也看不上!”

“那你丫那眼睛还要不要啊?!现在你才十六,眼睛还没定型,小心你丫把眼睛抄瞎喽!”宋建国看他有些废寝忘食的意思,毫不客气地骂了他几句。

我对他这么干也不满,故意道:“我和建国都还没吃饭呢,你请我们俩去吃早点吧,我们俩都没钱,你得请我们俩!”

邢立强抽了口烟,又伸了下懒腰:“我早晨吃过方便面了,抽屉里有钱,你们俩自己拿钱去吃吧!”他一边说,一边指着他床旁边的那张三屉桌,“中间那个有暗锁的抽屉!”

宋建国明白我的意思,走上去一拉他:“我们就让你跟着去,让你交钱我们吃的才高兴!”

邢立强坐在那里赖着道:“我真不想去,你们俩去就行了!”

我在他的枕头边找着他的钥匙后,道:“这也由不得你!”过去就和宋建国一起拉他,邢立强还是不想去,我和宋建国是连拉带架地把他拖出了他们家,回手又带上了他们家的屋门。


在邢立强他们楼群里的食堂,我们仨要了两个油饼,二两包子,三碗豆浆,找个一张临街靠窗的桌子,三个人就一起吃喝了起来。这些东西,我们主要是给邢立强要的,我和宋建国只每人喝了一碗豆浆。当买这些东西时,邢立强就已经知道了是怎么回事,所以在桌边坐下来以后,他也没客气,三口两口就先吃了一两包子。

邢立强一边吃,我就一边把许彬晚上要请大家吃法的事跟他说了,邢立强听完说道:“这给他帮忙都是大家该做的事,既然讲哥儿们义气,哪个哥儿们遇到事咱们都应该替他出头,不然咱们在一起混也就没什么意思了,所以这饭也不一定非要他请,刚上班,还在学徒,能挣几个钱?!干一个月不过就挣那么十来块,我看算了!”

昨天许彬找我时我也这么想了一下,只是没想太多,现在邢立强又如此说出来,我就有点儿拿不定主意了,一方面要考虑了许彬的收入,一方面还得考虑许彬对大家的心意,所以听完邢立强的话,我就犯开了犹豫,宋建国见状说道:“话是这么说,可咱们也得考虑考虑许彬的心意,韩永说的对,今天赶上谁算谁,谁来就让许彬在这里请大家一次!”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